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二章 身份(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 身份(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若瑤郡主上前福身行禮,道,「母妃不放心,讓若瑤來看看您身子好轉了些沒有。」

皇後點頭笑道,「你母妃有孕在身,還為我擔憂,我身子已經無礙了,讓她安心養胎。」

若瑤郡主連連點頭,表示一定把皇后的話帶給她母妃。

然後,皇后的眸光才落到清韻身上。

清韻上前請安,皇后看著她,眸光瀲如碧波。

她擺了下手,屋子裡的丫鬟便退了出去,就連若瑤郡主也出去了。

清韻有些緊張,不知道皇后要說什麼。

在皇后開口之前,清韻趕緊把紅綢走之前遞給她的錦盒送上,跪下認錯向皇后俯首認錯,「昨天桃花宴上,您幫清韻解圍在前,清韻卻以一首琴曲害您吐血暈倒,罪該萬死,卻怎麼也沒想到您會給清韻十分,讓清韻和楚大少爺贏了魁首,這大東珠是桃花宴的獎賞,清韻愧不敢受,請皇后饒了清韻無心之失。」

看著清韻消瘦的身影跪在地上,皇后心生憐惜,道,「起來吧。」

清韻就起身了,她把錦盒擱在床頭小几上。

皇上瞥了錦盒一眼,眸底有抹笑意,「我可沒說收下你這顆東珠。」

清韻臉紅,她是占著屋子裡沒丫鬟,皇后又下床不便,把大東珠硬塞給皇后了。

收了大東珠,總不好再生她的氣了吧?

誰想她把大東珠都放下了,皇后還把話點名了,清韻望著皇后,有些惶恐不安。

皇后望著清韻,見她清澈明凈的雙眸。想到昨天桃花宴上,清韻撫琴,楚北舞劍的場景。

皇后的眼眶就有些紅,漂亮的雙眸里盛滿了淚水,隱隱泛著光澤。

但是沒有掉落下來,最終化為一抹欣慰笑容來,「我有幾年未曾見過北兒了。卻沒想。他會出現在桃花宴上,還和你舞劍,那孩子這些年吃了不少苦。我希望你能好好待他。」

清韻窘了,這話不應該對她說吧,楚北身子漸好,往後他應該好好待她才對。

不過皇后這樣說。顯然是不再生她的氣,或許從始至終就沒有生氣過。

就是不知道皇后找她來是為了何事?

正想著。就聽皇后問道,「你在棲霞寺求到兩支簽,那兩支簽上都寫了什麼?」

清韻求到兩根簽的事,傳遍京都。可大家笑的只是她求籤姿勢不對,並不知道她求的是什麼簽,當然了。他們也不關心。

想著皇后問起,清韻臉紅如霞。嗡了聲音道,「清韻抽到的是兩極之簽,一支是極凶之簽,一支是極貴之簽,簽我並沒有看到,慧凈大師把簽帶走了,小和尚倒是說了兩句。」

兩極之簽?

慧凈大師把簽文帶走了?

當初皇上也是不給她看簽文,莫非當初抽到的也是兩極之簽?

皇后忍不住問道,「小和尚說什麼了?」

清韻據實回答道,「極凶之簽指求籤之人命里凄苦,短命早夭,極貴之簽,說求籤之人長壽,平安和順,遇難可化險為夷……。」

聽到清韻說命里凄苦,短命早夭,皇后臉白如紙。

屋子裡,靜的落針可聞。

清韻大氣不敢粗喘,她知道皇后擔心什麼,是擔心那一對龍鳳胎也是兩極之簽。

一個早夭,一個長壽。

可兩個孩子,都是她心頭肉,誰夭折,她都捨不得。

清韻想,要真是兩極之簽,十有*應驗在和親北晉的端敏公主身上,和親公主,極少有好下場的。

清韻望著皇后道,「一個人,兩根簽,還是這麼極端的兩根簽,說什麼也不會靈驗啊,慧凈大師說我是求籤姿勢不對,沒準兒我真的姿勢弄錯了。」

說到最後,清韻語氣都帶了羞澀和苦惱,倒是把皇后逗笑了,那些胡思亂想也給沖淡了。

正巧這時,外面有擋路聲傳來,「還請雲貴妃留步,皇後身體不適,正床靜養,這幾日的請安就不必了。」

聞言,皇后眉頭一皺,眸底有抹不耐煩一閃而逝。

旋即,外面就傳來雲貴妃的笑聲,「本宮知道皇后昨兒吐血暈倒,傷了身子,本宮不想來打擾皇后靜養,但太後有事要找皇上,其他宮都尋過了,就差長信宮了。」

丫鬟回道,「皇上不在長信宮。」

「是嗎?」雲貴妃綿長一笑,「本宮可以不進長信宮,但太后問起來,本宮只好如實回答了,到時候耽誤了太后大事……。」

雲貴妃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有聲音傳來,「讓她進來。」

丫鬟擋著大門,聽皇后說話,這才把路讓開。

雲貴妃嘴角一抹冷笑,由著丫鬟扶著上台階,隨後進屋。

進了屋之後,瞥了眼站在一旁給她請安的清韻,然後給皇后請安,笑道,「打擾姐姐靜養了,妹妹也是奉命行事,姐姐莫要生氣。」

皇後面色尋常,不喜不怒。

雲貴妃就在屋子裡找起來。

皇后的內屋很大,可能藏人的地方也就那麼幾個,很快就找完了。

清韻就站在一旁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若瑤郡主也進來了,她拽了下清韻雲袖,輕聲道,「沒準兒皇上真的出宮了。」

清韻點頭,就聽那邊皇后帶著笑意問,「這就找完了,床底下要不要找一找?」

清韻瞬間凌亂,她怎麼也沒想到,這樣的冷笑話像是從皇后嘴裡說出來的。

別說清韻凌亂了,連雲貴妃都怔住了,不過她很快就怒道,「皇后說的什麼話,皇上九五之尊,怎麼可能躲床底下?1

她以為抓住了皇后低賤皇上的把柄,可皇后既然敢說,會怕她嗎?

皇后冠絕無雙的臉上,薔薇色唇瓣上揚。勾起一抹不懼譏笑來,「不論躲哪裡,都有失他九五之尊的身份1

皇上,天下之主,有什麼事需要他藏起來的?

長信宮雖然大,可還沒有哪個角落是公公公鴨嗓子到不了的地方。

知道太後傳召,還故意不出來。這是一個君王應該做的嗎?

雲貴妃一定要進來找人。就是個錯。

皇后更知道雲貴妃心裡清楚皇上不在她屋裡,是故意進來鬧她清凈的,要是皇上真的躲著不見太后。她雲貴妃不會傻到為了巴結太后,得罪皇上。

雲貴妃氣紅了臉,手中帕緊扭,偏一個字說不出來。

誰讓她認定皇上藏在皇后屋子裡。皇后指出床底下,那是因為床底下是最好藏人的地方。

跟在雲貴妃身側的丫鬟。忙上前一步,打圓場道,「娘娘,皇上不在長信宮。太后又急著找他,咱們還是去別處再找找吧?」

雲貴妃臉色不慍,卻也只能順著台階下了。正要說話呢,外面有丫鬟急急忙進來道。「不好了!皇上出事了1

皇后臉色一變。

雲貴妃趕緊問道,「皇上怎麼了?」

丫鬟就道,「皇上出宮,遇到了刺客,胳膊被劍划傷了。」

雲貴妃聽完,邁步就往外走,腳步飛快,還撞上了端著葯碗進屋的丫鬟。

碗摔落地,發出清脆刺耳聲。

清韻站在一旁,她轉頭望著皇后。

不知何時,皇后已經下了床了,一身明黃綢緞**,透著皇室尊貴,她臉上有焦灼之色,但是她沒有吩咐丫鬟更衣,去探望皇上,而是坐回床上了。

珍珠望著皇后,道,「娘娘,咱們是不是也去……?」

皇后臉上絲毫不見擔憂之色,好像方才的焦灼是錯覺,她擺手道,「不必了,端燕窩粥來,本宮餓了。」

清韻,「……。」

不是吧,皇上受傷,后妃應該擔心的食不下咽才對,皇后還食慾大開了?

明明很關心皇上,不然方才怎麼會那麼急,只是聽說皇上受的是輕傷,又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了?

這和昨天,皇上對她的態度,倒是如出一轍了。

有事,焦灼不安。

沒事,漠不關心。

真是奇怪。

若瑤郡主拽了拽清韻的雲袖,然後上前福身,對皇后道,「皇上受傷,若瑤去看看他有沒有大礙。」

皇後點點頭,笑道,「去吧,早些回王府,免得你母妃擔憂。」

清韻也上前行禮,她是若瑤郡主帶進宮的,自然要一起走的。

皇后也沒有留她,就這樣,若瑤郡主和清韻去探望皇上去了。

皇后的長信宮和皇上住的含元殿離的很近,走路,半盞茶的功夫就到了。

皇上受傷,這可不是小事,得知此事的大臣都進了宮,把含元殿門口堵的是水泄不通,還有些正急快著腳步走來,生怕落後了一步。

不過他們都沒能進殿,就連雲貴妃都在門外等候。

兩人知道進不去,就站在大紅漆柱旁,看諸位大臣交頭接耳,揣測非非。

清韻豎著耳朵聽到兩句,讓她眉頭蹙攏,因為皇上是在棲霞寺遇刺的。

皇上孤身去棲霞寺做什麼?

清韻對棲霞寺三個字很敏感,求到兩根簽,被慧凈大師黑,她恨埃

而且,直覺告訴她,皇上去棲霞寺和兩根簽有關。

正想著呢,走過來個公公,有些眼熟,是皇上身邊的總管太監孫公公。

他過來道,「沐三姑娘,皇上讓你進內殿說話。」

清韻怔了下,看了眼站在一旁鼓著腮幫子的若瑤郡主,訝異道,「只找我?」

孫公公點頭一笑,「只找三姑娘,隨我進去吧。」

說著,便轉了身,在前面帶路。

清韻有些惴惴不安,皇上遇刺,殿外一堆大臣他不找,獨獨找她做什麼?

難不成和皇后一樣,是問兩根簽的事?

帶著疑竇,清韻跟著孫公公往前走,一群大臣自覺讓開一條道,眸光落在清韻身上,帶著探究和審度。

清韻臉紅如霞,恨不得抬眸瞪了:看什麼看!

邁過門檻,進了寢殿。

走了幾步后,孫公公忽然頓住腳步,回頭看著清韻。

清韻嚇了一跳,清澈水潤的眸底望著他,微帶驚詫。

孫公公朝她一笑,把聲音壓得低低的,吐了四個字,「免死金牌。」

ps:~~o_o~~

趴地上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