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三章 中計(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 中計(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聽得懵懵的,不明白孫公公好好的提免死金牌這四個字做什麼,還只說四個字,也不解釋兩句,她就是想猜都不知道從哪猜起。

她想問兩句,偏孫公公朝她輕搖了下頭,就繼續帶路了,好像他壓根就沒跟她說過話似地。

孫公公說話夾一半,卡在清韻喉嚨里,是不吐不快,偏只能忍著,帶著疑竇跟著孫公公往前走了。

走到寢殿前,有丫鬟麻溜的打了珠簾,讓孫公公進去。

清韻腳步輕滯了下,只見遠處站在龍床邊,有一穿著黑衣勁裝的男子,如勁松般挺直的站在那裡,不苟言笑。

清韻眼睛輕眨,再三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就是衛馳。

只是,他怎麼進宮了,還在皇上的寢殿里?

寢殿,入目皆明黃,那是帝王尊貴身份的象徵,紗帳,錦被上面用金絲銀線著龍,威武生動。

龍床前,有太醫在幫皇上把脈,一旁還站在兩名太醫,神情焦灼,略有不安。

清韻輕著腳步上前,原是想請安的她,越靠近龍床,眼睛越睜越大。

皇上臉色如常,沒有因為受了傷,就面色蒼白,他衣袖上擼,裹著紗布,有星星點點的血跡。

這不是重點,清韻不是沒見過人受傷,她詫異的是皇上的胳膊。

皇上的胳膊上,有好多傷疤,粗略瞥了一眼,就有七八條了,都是些陳年舊傷,因處理不當,留下了難以去除的傷疤。

龍體啊,損毀一分。那都是舉朝震驚的大事,皇上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傷疤?

清韻看著那些傷痕走神,太醫站起來,正要回稟皇上,結果皇上擺了擺手,太醫就閉嘴不言,退到一旁了。

皇上望著清韻。眸底有笑。

那笑。很溫朗,像寒冬飄雪數日,清晨推開窗柩。射進屋來的一縷暖陽,又像夏日晨露,在荷葉上搖滾,圓潤如東珠。

皇上的眸光透著喜悅和欣慰。可清韻只覺得背脊發麻。

有問題啊,昨兒在宣王府桃花宴上。她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皇上的臉色很難看,尤其他還是甩袖走的,才不過一日。他又去棲霞寺被人刺傷,火氣該很大才對,怎麼對她笑啊?

還對她笑成這樣。清韻有一種,皇上要把她賣了。還下旨要她幫著數銀票的憋屈感。

希望是她感覺錯了。

清韻又上前了兩步,給皇上請安。

皇上點頭,抬手道,「平身吧,今日你讓衛馳去保護朕,救了朕一命。」

清韻,「……。」

她什麼時候讓衛馳去保護皇上了,沒有的事埃

清韻望著衛馳,衛馳望著清韻,什麼話都沒說,但己饗裕核就是奉命行事。

清韻凌亂了,救皇上一命,他可知道這是多大的恩情啊,加官進爵,不在話下啊,居然就往她腦門上推了?

這不是天上掉餡餅,直接砸她腦門上了嗎?

清韻心中感動,她知道衛馳是在幫她,楚北幾名暗衛救她,幫她,這恩情……難還埃

清韻望著皇上道,「皇上福澤深厚,就算沒有衛馳,皇上也一樣……。」

清韻話還沒說完,就被皇上抬手打斷了,「今兒若是沒有衛馳,朕早魂歸九泉了。」

斬釘截鐵,毋庸置疑,叫清韻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當皇上的,要賞罰分明,救命之恩,那賞賜能少了?

皇上是要賞賜衛馳的,讓他任禁衛軍副統領,但是衛馳拒絕了,他把功勞往清韻腦門上一推,皇上就只好賞清韻了。

皇上便笑了,「昨兒在桃花宴上,朕就見識了沐三姑娘的大膽,不知道今兒沐三姑娘要朕賞賜的物什會不會再讓滿朝文武震驚一回?」

清韻臉頰緋紅,想到昨天桃花宴,她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卻是膽量夠大。

現在可是絕好機會,可以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皇上肯定不會再拒絕。

但是清韻甘心嗎?

且不說她對那幅對聯有足夠的信心了,就沖昨兒從宣王府回伯府,那麼多質問聲,她現在想起來,心頭火還大著呢,要不是為了江家和父親,她會做那等吃力不討好的事?

她會看著她們站的高,摔的慘。

只是這會兒要些什麼賞賜合適呢?

要錢?太俗。

要地?更俗。

要官?可惜生做了女兒身。

清韻抬眸,想搖頭,可正巧看到孫公公給皇上端茶。

清韻眉頭幾不可察的跳了下,她想到了進屋前,孫公公跟她說的四個字:免死金牌。

孫公公莫不是要她向皇上討要免死金牌吧?

可免死金牌是那麼好要的嗎,多少大將軍,為朝廷立下戰馬功勞,也沒能得到皇上賞賜的免死金牌,她找皇上要免死金牌,皇上會給嗎?

可孫公公提免死金牌四個字做什麼呢,總不會無緣無故吧,他是皇上的近身公公,跟隨皇上幾十年,是皇上的心腹,要是沒有皇上的准許,他不可能幫和他無緣無故的自己,當然了,不排除孫公公和鎮南侯是一夥的。

不管怎樣,她都應該賭這一把。

旁的東西她不需要,要是皇上真有心賞賜她免死金牌,還讓孫公公提醒她了,她還讓煮熟的鴨子飛了,那她腦袋絕對被門夾了。

打定主意,清韻窘紅了臉望著皇上,道,「其實,清韻膽量不大,只是當時能贏得魁首,心情激動,加上心中有所求,沒有多想,就豁去了。」

「當著幾位大臣,還有那麼多貴夫人和大家閨秀的面,清韻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卻沒想到他們會嚴詞厲色,嚇的清韻背脊都發涼。只能退縮給自己找台階下,只是經過昨兒那麼一嚇,清韻膽量越發膽小了……。」

清韻說著,眸底有委屈之色,那樣的情況下,換成是誰,都嚇的不輕。

皇上端茶輕啜。茶水氤氳中。難掩他嘴角一抹淺笑。

昨天清韻的鎮定,和幾位大臣爭辯時,口舌伶俐。不卑不亢,叫人刮目相看,她說自己膽小,他會信?

皇上把茶盞放下。好整以暇道,「你那台階不好下。不少大臣都順著台階掉坑裡去了。」

清韻,「……。」

寢殿內其他人,都憋紅了臉,不敢笑。

衛馳不苟言笑的臉。都有了一絲絲皸裂。

孫公公實在憋不住了,掩嘴抖肩膀,心中微動。看來皇上今兒心情不錯呢,他跟在皇上身邊有二十年了。對皇上極了解,自打登基后,就極少從皇上臉上看到他那發自肺腑的笑。

至於開玩笑,那更是少之又少,一年裡能有一兩回就不錯了,今兒獨自出宮,去了棲霞寺,遇到了刺客,本該龍顏大怒,心情卻出奇的好,看來他是沒有揣錯聖意。

清韻臉紅如霞,絢爛旖旎。

皇上大笑,道,「行了,你的膽量有多大,朕清楚,文武百官也清楚,膽大心細不是壞事,說吧,要朕賞賜你什麼?」

「免死金牌。」

皇上話音還在寢殿內蕩漾,清韻就麻溜的接上了。

皇上眉頭一挑,幾位太醫就望著清韻,眼神驚秫,不敢置信。

清韻是看著皇上說的,見皇上挑眉,而不是詫異,她就知道皇上有心要她開口要免死金牌。

清韻嘴角就開始抽抽了,至於么,衛馳救了你,你要賞賜我免死金牌,直接賞賜我不就成了,何必要我提呢,這樣繞彎子好么?

要是她膽量不大,不敢提,豈不是辜負了皇上一番美意?

清韻覺得,一塊金光閃閃的免死金牌再朝她招手,有了免死金牌,在伯府她能橫著走了,她就不信,免死金牌她們也敢要!

清韻想的很美,但是一聲呵斥傳來,嚇了她一跳。

「混賬1

聲音肅冷,帶著凌厲之氣。

清韻腳底心一涼。

皇上寢殿,沒有皇上的准許,不許外人進來,可是偌大皇宮,有一個人是例外,那就是太后。

太后駕到,就是借那些太監幾十個虎膽,也不敢將太后攔在門外埃

清韻暗叫倒霉,用膝蓋想,太后那一聲混賬罵的是她,她怎麼就混賬了,她又沒有找她要金牌。

清韻抬眸,打算找皇上求救,卻見皇上嘴角噙著笑,有些疏遠,有些冷沉,更多的還是瞧熱鬧的笑。

清韻的心拔涼拔涼的,還以為免死金牌是天上掉來的餡餅,誰想皇上拿她當槍使……

太后和皇后不合,舉朝皆知,她要免死金牌,遲早要帶到鎮南侯府去的,太后能同意才怪了。

清韻暗瞪了皇上一眼,默默的轉了身,就見到雲貴妃扶著走進來的太后。

太後年約五十五,穿著一身鳳袍,容貌端莊,氣勢威嚴,眼神透著冷漠,眼角有皺紋,但依稀可見她年輕時的驚艷殊色。

雲貴妃年輕貌美,膚白如玉,甩太後幾條街,但氣勢上輸了太后好幾籌,她掃視了清韻兩眼,呵斥道,「當真是膽大妄為,身為大錦朝臣民,救皇上是本分,居然敢要免死金牌1

清韻想撫額,卻只能不吭聲的屈膝給太后請安。

太后望著清韻,冷冷一笑,「哀家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膽大妄為的大家閨秀,因皇後偏頗,贏了桃花宴魁首,就膽大妄為的當眾要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本以為這就是你的極限了,哀家當真是小瞧你了,你居然敢找皇上要免死金牌。」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