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四章 感悟(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 感悟(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太后說完,雲貴妃就皮笑肉不笑的介面道,「她沒有直接找皇上要玉璽,就算不錯了。」

太后冰冷的語氣,就凍的清韻不知道怎麼辦了,雲貴妃還火上澆油。

清韻對皇上的埋怨,又增加了三分。

看來,真的有必要一塊免死金牌護身埃

古代,家規嚴厲,皇權霸道,人命低賤如螻蟻,就她出一次門,就倒霉一次,沒免死金牌,還不知道能活多久。

既然話已經說了,如同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不過皇上拿她當槍使,她怎麼能由著他舒服坐在龍床上看熱鬧?

清韻望了皇上一眼,然後嗡了聲音道,「昨兒清韻膽大了一回,讓滿朝文武和皇上都認定清韻膽大,清韻怕欺君,不敢膽校」

皇上,「……。」

世上有一種無奈,就是明知道她說的是假話,你還拿她沒輒。

清韻隨口一推,就把膽大要免死金牌的事推到皇上身上了。

她剛剛可是說自己膽小的,是皇上說她膽大,還說文武百官都知道,她敢膽小么?

要是膽大,開口找皇上要的東西能隨便了?

要免死金牌,很正常了好不好!

清韻理直氣壯,雲貴妃笑了,笑容冰涼,未達眼底,「當真是牙尖齒利,膽大至極,居然把事情往皇上身上推,是占著救了皇上一命,皇上不會怪罪你吧1

清韻望著雲貴妃,溫和了聲音道,「貴妃娘娘太高看清韻了,清韻正是因為膽小怕死。才會求皇上賞賜一塊免死金牌,以保自己周全。」

一句話,堵的雲貴妃啞口無言,一時間,竟知道怎麼反駁清韻了。

說清韻膽大,她確實膽大,不然怎麼敢開口要免死金牌。

可她說自己膽小也對。不膽小怕死。要免死金牌做什麼?

太后望著清韻,見她肌膚嬌嫩如花瓣,吹彈可破。白裡透紅,凈潤無瑕,眼神澄澈如泉,一看就不是膽小之人。而且說話嚴謹,不留破綻。

太后眸底流露一抹讚賞。很快就被冰冷代替。

她望著皇上,問道,「皇上怎麼不帶一個侍衛,就獨自出宮。還險些遭遇不測,你要是有什麼萬一,大錦朝的江山社稷怎麼辦?」

雖有擔憂。但更多的還是責怪。

皇上神情淡淡,有些疲乏道。「只是出宮散心罷了,勞太后憂心了。」

語氣疏遠,並沒有親生母子之間該有的親厚。

也難怪,太后那話,明顯江山社稷比皇上的安危更重要。

太后臉色鐵青,顯然不滿皇上疏遠態度,她雙手攢緊道,「沐三姑娘護駕有功,理當賞賜,但免死金牌過於貴……。」

太后說著,皇上抬眸望著太后,道,「免死金牌確實過於貴重了,朕登基快二十年,也只在前年賞賜了安郡王一塊免死金牌,沒曾想沐三姑娘會膽大找朕要免死金牌,她的暗衛救了朕一命,朕賞賜她一塊免死金牌,也無不可。」

聽皇上這麼說,清韻就默默的把埋怨皇上拿她當槍使的話收了回來,看來皇上是真的想賞賜她一塊免死金牌。

可是為什麼呢?

她和皇上非親非故,皇上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沒理由埃

清韻抬眸,正好見到太后鐵青的臉色,好像比之前臉色更差了。

清韻微挑了下眉頭,她也聽聞太后和皇上關係不睦,太后寵溺先太子,更寵溺安郡王,甚至有流言說,皇上遲遲不立太子,就是太后希望皇上立安郡王為太子,傳位於他。

皇上不是沒有兒子,有不少呢,卻傳位給侄兒,那些皇子會怎麼想?

是,安郡王出生高貴,他有個前太子的爹,可惜他爹短命啊,連帶著他身份尷尬。

太后憐惜安郡王年幼喪父,養在膝下,悉心照顧,自然比其他皇孫親厚些,可因為偏疼,就讓皇上棄子立侄,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而且於朝綱不利。

太後面容威嚴,不像是那等拎不清的人埃

太后臉色青沉,她望著皇上,語氣嚴厲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身為大錦朝臣民,救皇上是應當應分的,若是憑著救命之恩,就要皇上賞賜她免死金牌,往後人爭效仿,難保不會有人因此生出不該有的心思。」

皇上靠著大迎枕,面如如常,他的眸光從太後身上挪到清韻身上,嘴唇輕揚,道,「既然有膽量要朕賞賜你免死金牌,就該預料到文武百官會阻止,想必三姑娘早想好了應對之策。」

清韻,「……。」

皇上,你又坑我!

清韻想哭了,她也遇到過大大小小的坑,可還沒哪個坑有皇上挖的坑這麼大,這是要坑死她呢。

皇上,你要再坑我,信不信我裝傻充愣把你和孫公公賣了。

清韻賭氣的想,那邊雲貴妃就看著清韻,譏笑道,「昨兒你以一幅對聯以退為進,今兒本宮倒你要如何難得住文武百官。」

她就不信,她有那麼多難對聯為難文武百官!

雲貴妃說著,殿內其他人都望著清韻,那樣子,像是在等她出對聯為難他們。

清韻想哭了,千古絕對她就記得那一幅啊,倒是還記得幾個對聯,可是都有上下聯,既然有人對出來,她敢拿出來刁難人嗎?

好在,只要難得住文武百官就成了,不是一定要用對聯。

清韻望著雲貴妃道,「對聯我今兒就不出了,只是有個問題,清韻有些想不明白。」

清韻說著,眼睛從幾位太醫臉上掃過,有太醫就很上道的問了一句,「什麼問題?」

清韻嘴角上揚,問道,「縱觀史書,不論是聖明君王,還是無道昏君,為臣者都謹記一句話,叫伴君如伴虎,鮮少有人敢跟皇上推心置腹,以至於皇上稱孤道寡,清韻不明白,什麼是伴君如

伴虎,又為何聖明君主,也有朝臣如此感慨?」

她的聲音空靈悅耳,卻如同一塊巨石,被人粗暴的丟進湖裡,激起數丈高的水幕,又狠狠的砸落湖面。

幾位太醫臉白如紙,尤其是順著清韻話問什麼問題的,恨不得把舌頭咬斷才好,他後退幾步,低著腦袋,唯恐清韻點名叫他回答。

清韻望著雲貴妃,虛心求教道,「貴妃娘娘,可否給清韻解釋一二?」

雲貴妃望著清韻,看著她那精緻如玉的臉龐上,笑容明媚如春陽,帶著如沐春風的笑,誠懇的想叫她抓花她的臉。

伴君如伴虎,這幾個字,大家心知肚明,可沒人敢捅出來,更沒人敢在皇上面前提。

要是單說幾個字,別說解釋了,她還能藉機奉承皇上兩句,說皇上聖明,可偏偏清韻把聖明君王也一併提了。

君王無非兩種,一種是聖明,一種是昏庸,怎麼繞都繞不過去。

雲貴妃真恨不得皇上當即發飆,一張口要人砍了清韻的腦袋,讓她體會一下什麼叫伴君如伴虎!

雲貴妃拿眼睛狠狠地剜著清韻,就是不提一個字。

雲貴妃不說,她是不敢回答,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有丫鬟機靈的把清韻的問題傳到門外,去問大臣,看他們怎麼回答清韻。

這個問題,問的那些大臣滿頭冷汗,只覺得清韻刁鑽,這是問問題嗎,這根本就是借刀殺人!

一個回答不好,失了帝心,毀了仕途不說,指不定連命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別說回答問題了,那些大臣,恨不得抬腳就走,生怕被皇上點名進寢殿回答問題。

雲貴妃沉了個臉,因為丫鬟進殿,朝她輕搖了下頭,雲貴妃氣的攢緊手,只能轉了話題道,「都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三姑娘縱觀史書,可找到答案了?」

清韻撲哧一笑,「若真的女子無才便是德,那昨兒的桃花宴,豈不是明著比才鬥豔,實則比誰最道德敗壞了?清韻有幸贏得第一,豈不是堪稱道德淪喪了?」

好吧,清韻是拿自己打趣,無所謂。

可寢殿里其他人,聽了腮幫子都憋疼了。

連皇上都笑了,他問道,「三姑娘既然問伴君如伴虎,想必心中有所感悟吧?」

清韻,「……。」

感悟?!

就方才,她感悟夠了!

感悟的她快憋不住要發飆了,讓她刁難文武百官的是皇上,她照著吩咐做了,現在又轉過頭刁難她,皇上,您老到底想做什麼,能直說嗎?!

被皇上坑,清韻只能搬起石頭砸自己腳,自己出的難題,自己回答了。

清韻苦笑一聲,回道,「清韻認為這是一句氣話,人有七情六慾,朝臣自然也一樣,哪怕面對君王,總有心中憋悶的時候,要是尋常人,大可以數落爭執兩句,可皇上是九五之尊,手握生殺大權,誰敢和皇上爭執?唯有一句伴君如伴虎寬慰警醒自己罷了,正如女子無才便是德,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都是一樣的,是在生氣時說的話。」

皇上輕點了下頭,表示認同清韻的回答,隨後笑問道,「想必方才,三姑娘也想說一句伴君如伴虎吧?」

清韻,「……。」

皇上,你既然心知肚明,又何必問的這麼一清二楚呢。

ps:呼喚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