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五章 綠綺(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綠綺(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不敢,」清韻低頭腦袋道。

沒辦法,皇上敢問,她不敢答埃

皇上一笑置之。

太後站在一旁,從進來起,她的臉色就沒有好看過,尤其聽皇上說話,幾乎可以說是當著她的面慫恿清韻刁難文武百官了。

太后心裡跟明鏡似的,免死金牌說是賞賜給沐三姑娘的,其實,還不是賞賜給鎮南侯府的,只是迂迴了下罷了!

太后臉色陰冷,語氣透著森森寒意,「哀家知道沐三姑娘才學廣博,能刁難的住文武百官,哀家賞識她,她的暗衛救駕有功,理當有賞,但免死金牌這等貴重之物,也該賞的文武百官心服口服,而不是以難題逼的他們不得不服,皇上受傷不輕,需要歇養,賞賜沐三姑娘這等小事,哀家代勞了。」

太后眼神堅定,不容人冒犯。

皇上眉頭輕沉了下,點頭道,「也罷,賞賜沐三姑娘的事就交由太后了。」

清韻暗撇了下嘴,交給太后,太后不賞賜她幾十大板,她就謝天謝地了,哪還敢奢望其他?

可皇上都應了,她能說什麼,再者,衛馳救皇上,可不是為了回報。

清韻抬眸,卻見皇上從枕頭下摸出半塊碎玉,上面還有明黃穗子。

皇上用指腹輕輕摩挲著,隨即抬眸望著清韻,道,「這塊玉是朕最喜歡的玉,今日碎了,只有這半塊還算完好,朕將它賞賜與你,他日若遇到難題,儘管拿著來找朕。」

皇上說著,孫公公站在一旁。怔怔的望著皇上。

要不是皇上喊他,孫公公都回不過神來。

孫公公雙手恭敬的捧過碎玉,轉身送到清韻跟前,他看清韻的眼神又不同了些,那是一種震撼。

清韻有些摸不著頭腦,不就是賞賜她半塊碎玉嗎,有那麼震驚嗎?

不過皇上賞賜。哪怕是一粒米。也得歡歡喜喜的接了,然後跪謝聖恩。

太后的眸光從那塊碎玉上劃過,並沒有說什麼。與免死金牌相比,這半塊碎玉根本就不算什麼。

皇上疲乏,擺手,眾人就福身告退了。

雲貴妃扶著太后離開。因為太后把賞賜清韻的事攬在了身上,所以清韻就跟著太後去永寧宮了。

若瑤郡主不放心她。尾隨陪同。

半道上,若瑤郡主輕拽了下清韻的雲袖,朝她搖頭,幾乎用乞求的語氣道。「一會兒,你膽子別太大,太后不是皇上。更不是皇后,你別嚇我。」

方才聽清韻要免死金牌。若瑤郡主就有些頭暈目眩了,有些東西可以求,有些東西那是提都不能提。

她雖然任性胡鬧,可比起清韻,那是小巫見大巫啊,她要免死金牌不算,還拿伴君如伴虎來刁難文武百官,這不是與滿朝文武為敵嗎?

得罪了滿朝文武,安定伯府就算恢復了侯爵,又如何在朝堂立足?

她膽子實在是大,大的若瑤郡主心肝亂顫,生怕她在太後跟前闖禍。

太后發怒,連皇上求情都沒有用啊,她喜歡清韻,不希望她出事。

聽著若瑤郡主的話,再看她S牽清韻暖陽一片,嘴角輕揚,輕點頭道,「你放心,我不會惹怒太后。」

「你發誓,」若瑤郡主不放心道。

清韻,「……。」

她是有多不靠譜,要發誓才讓若瑤郡主相信她啊?

不過,若瑤郡主此舉卻更讓清韻心暖,她當真發誓了,「我沐清韻保證不惹太後生氣,如有違背,就讓我嫁不出去。」

若瑤郡主撲哧一笑,「你都許了人了,哪裡還嫁不出去?」

清韻也笑了,「那可說不準,指不定人家會退親呢。」

她不信誓言,尤其是惹別人生氣這樣的誓言,簡直是小孩胡鬧,人家要生氣,就跟天要下雨一般,誰管的了啊?

而且,太后已經生氣了,都說太后不喜皇后,人,總是會遷怒,會愛屋及烏,自然會厭屋及烏,沒辦法的事。

這個話題,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永壽宮離的有些遠,走了一盞茶的功夫才到。

進了正殿,雲貴妃扶著太后坐下,又恭謹的端上茶水,孝順有加。

太后看雲貴妃的神情,溫和慈藹,笑道,「陪了哀家一上午了,你也坐吧。」

雲貴妃搖頭笑道,「太后不嫌棄臣妾話多,臣妾就是陪太後幾天幾夜也不覺得累。」

太后笑嗔了雲貴妃,「就屬你嘴甜。」

雲貴妃捂嘴笑,她看著站在殿內的清韻和若瑤郡主,笑道,「太后,臣妾有一事不明呢,皇上出宮,身邊不帶一個侍衛,就連孫公公都沒帶,沐三姑娘怎麼就派暗衛跟著皇上呢,還那麼湊巧的救了皇上一命?」

聽著雲貴妃的話,清韻心底咯一下跳了。

雲貴妃話語輕柔,可話里話外,都在指責她派衛馳跟蹤皇上,偏那麼湊巧,皇上還遇刺,叫衛馳救了,指不定就是有心為之。

這樣的罪名,她可承擔不起。

衛馳跟著進來了,他上前一步,回道,「屬下奉命保護三姑娘,在街上,屬下就認出了皇上,原也沒有在意,是三姑娘詫異說皇上怎麼出宮了,屬下就回頭看了一眼,無意中,發現有人跟蹤皇上,行為鬼祟,怕皇上有事,才跟了去。」

聽了衛馳的解釋,雲貴妃無話可說。

總不能看到有鬼祟之人跟蹤皇上,還坐視不理吧?

只是她詫異了,「奉命保護三姑娘?奉誰的命?」

「鎮南侯。」

衛馳好不含糊,直言相告。

雲貴妃就挑眉了,她望著太后,笑道,「臣妾還詫異呢。以安定伯府怎麼會培養出這麼武功高強的暗衛,原來是鎮南侯府的暗衛,看來鎮南侯對未來的孫媳婦當真是喜歡至極,唯恐她受人欺負呢。」

最後一句話,雲貴妃有些陰陽怪氣。

清韻是怎麼和鎮南侯府結親的事,雲貴妃一清二楚,不單是她。京都不少人都心知肚明。

安定伯府將嫡出大姑娘嫁給定國公府中風偏癱的大少爺。為的就是聯姻,恢復伯府侯爵,如今把主意打到沐三姑娘身上。人家外祖父心疼了,放下身段,去求鎮南侯,碰巧鎮南侯又重信守諾。這才有了這樁親事。

要說沐三姑娘也真是可憐,一樁親事。迂迴波折,最後嫁的還是個有病在身的外室孽種,將來註定是守寡的命。

不過俗話說的好,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當真是不假。

安定伯府欺她至此,她還不忘記豁出自己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當真是愚不可及。爛泥扶不上牆。

太後端茶輕啜,著個臉道。「江老太傅,見識廣博,文采斐然,深得先皇賞識,一身傲骨,又固執倔強,讓他放下身段去求鎮南侯,當真是不容易。」

雲貴妃介面笑道,「鎮南侯重信守諾,臣妾倒是知道一二,可江老太傅和鎮南侯沒少爭執,能讓鎮南侯放下心中芥蒂,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太后瞥了雲貴妃一眼,沒有說什麼。

鎮南侯要是真的放下了心中芥蒂,怎麼不讓楚彥聯姻,而是拿個病歪歪的外室庶子來打發人?

這些事,她沒興緻知道。

太后輕呷了兩口茶,將茶盞擱下,然後望著清韻,道,「皇上金口玉言,言出必行,這是為君之根本,你很聰明,抓住皇家重臉面,更知道如何逼迫文武百官退讓,昨天的事,哀家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安定伯府能不能恢復侯爵,全看難不難的住文武百官了,但免死金牌,哀家不會准許皇上輕易賞賜人,不止是你,就是文武百官也一樣,朝廷大事,不是兒戲,可以任由皇上胡鬧。」

清韻站在那裡,低著腦袋看著地上的大紅地毯,上面著的牡丹,雍容華貴。

等太后說完,清韻抬眸,道,「清韻知錯了,謹遵太后教誨。」

認錯態度良好,太后也沒說什麼了,皇上已經把賞賜清韻的事交給了她,她也說了不會賞賜免死金牌,再揪著這事不放,倒顯得她這個太后太小家子氣。

清韻的暗衛衛馳救了皇上一命,這是事實,有功不賞,還挨罰,往後誰還敢救皇上?

賞清韻,這是必須的。

太后就算對清韻不滿,因為鎮南侯府和皇后遷怒,這賞賜也不會輕了。

這不,太后賞賜清韻黃金三兩,良田六百畝,頭飾六套,手鐲六對,雲錦六匹,蜀錦六匹。

這樣的賞賜,雲貴妃的眸光都帶了些妒忌之色,可見賞賜不輕。

雲貴妃也缺錢啊,二皇子想謀儲位,就要拉攏朝臣,花錢如流水,她手頭並不寬裕。

如此重的賞賜,清韻都詫異了,她跪下謝恩。

太后語氣平淡,道,「起來吧。」

那邊,有青衣丫鬟捧著一架琴過來。

雲貴妃看著那紫檀木琴匣,微微怔住,「那是……綠綺琴?」

太后瞥了眼那琴匣,面無表情道,「是綠綺琴,哀家將它賞賜給沐三姑娘了。」

聞言,雲貴妃當即不贊同道,「太后,不可……。」

她只說了幾個字,太后臉就沉了下去。

雲貴妃就不敢再說什麼了,只是心中懊悔不已。

她經常陪著太后,綠綺琴就放在太后寢殿內,她經常看見,她也是愛琴之人,對名琴更是鍾愛。

她向寧太妃打聽過,那綠綺琴是皇上鍾愛的,有一次離京辦差,跟太后說起,太后就記在了心裡,派人花了重金買了回來,原是打算賞賜給皇上的,只是後來不知道什麼緣故,沒有賞賜給皇上,而且太后一怒,還將綠綺琴的琴弦全部扯斷,後來,又讓人重裝了琴弦。

是以,這麼多年,她沒見太后碰過綠綺琴,也沒有賞賜給皇上,只擱在那裡,有丫鬟日日擦拭。

她想要,卻不敢開口討要。

誰想,太后竟捨得將它賞賜給清韻?

太后都捨得賞賜給清韻了,那她開口要,不早就是她了?!

清韻瞥頭看著琴匣,那古樸氣息,就註定裡面的琴不簡單,況且要是尋常之物,雲貴妃會那樣震驚嗎?

清韻覺得她有些摸不透太后了,一邊不許皇上賞賜她免死金牌,又送她貴重的古琴,到底是鬧哪樣啊?

ps:更新晚了些,抱歉哈。。。。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