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七章 挨罰(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挨罰(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楚北救清韻,衛馳救若瑤郡主,逸郡王渾水摸魚,藉機踹了安郡王一腳。

若瑤郡主受驚不小,一張小臉,滿是淚珠兒,胳膊撞的發疼,見清韻倒在地上,她趕緊過來幫忙。

可是楚北抱的緊,哪是若瑤郡主掰的開的?

見逸郡王蹲在一旁看熱鬧,若瑤郡主沒好氣扭眉瞪著他。

逸郡王望著她,頗擔憂道,「瞪著我做什麼?撞出眼疾來了?」

清韻差點氣吐血。

若瑤郡王氣的胸口直起伏,逸郡王這才伸手掰開楚北摟著清韻的胳膊,若瑤郡主扶著清韻起來。

看到清韻臉頰有血,若瑤郡主眼淚又出來了,聲音哽咽道,「你的臉……受傷了。」

清韻輕抬皓腕,想碰傷口,最終忍了,搖頭道,「一點小傷,不礙事。」

清韻臉上的傷,是在馬車裡撞來撞去時,撞在了若瑤郡主頭上的金簪上,是金簪划傷的,傷口有小指頭那麼大,有些嚴重。

對愛惜容貌的女子來說,別說傷的這麼嚴重了,就是輕輕一點划痕,都急的亂跳腳了。

知道若瑤郡主自責,清韻寬慰一笑,道,「別擔心,一點小傷,真的不礙事,過幾日傷口就恢復了。」

說著,清韻趕緊去看楚北。

比起她臉上的傷,她更擔心楚北。

楚北一身的毒,毒素未清,本該悉心調養,他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運功,導致體內毒素亂竄,毒發吐血。

想到。方才那千鈞一髮之際,他忽然趕到,不顧身體,將她救下,清韻就鼻子泛酸,抑制不住的想哭。

心中焦急,也顧不得遮掩了。清韻抓起楚北的手。要幫著把脈。

才碰到楚北,衛風就道,「三姑娘。爺身子不適,屬下送爺去看大夫。」

說著,把楚北扛了起來。

清韻手還伸著,不知道做什麼反應好。

她幫楚北把脈。衛風怎麼不讓?

衛風朝清韻點頭,然後扛著楚北上了馬。騎馬離開。

衛馳沒有走,他在檢查被安郡王殺了的馬。

清韻轉身之際,衛馳正站起來。

他手中拿了根針,是從馬的眼睛里找到的。

是這根針。讓馬忽然發了狂,才有清韻和若瑤郡主驚魂一幕。

衛馳走過來,逸郡王從他手中接了針。哆嗦了聲音道,「好歹毒的人。居然借馬殺人1

那邊,有侍衛牽馬過來,道,「郡王爺,你被踹傷,該請太醫診治一番。」

安郡王胸前的鞋印早擦乾淨了,他翻身上馬。

他勒緊韁繩,掉轉馬頭,望著清韻。

清韻向他福身道謝,「方才謝安郡王出手相救,清韻感激不荊」

安郡王面色溫朗,道,「舉手之勞,不足言謝,告辭。」

說完,他一夾馬肚子,就騎馬離開了。

等他走後,若瑤郡主就剜了逸郡王道,「看你乾的好事,安郡王好心救我和清韻姐姐,你還踹了他一腳。」

逸郡王聳肩,嘴角噙著一抹笑,不以為然道,「安郡王救你們,並不妨礙我看他不順眼。」

一句話,嗆的若瑤郡主氣紅了臉。

清韻也無語了。

逸郡王看著腳下的木頭,隨腳一踢,笑道,「寧王府的馬車,當真是豆腐渣做的。」

若瑤郡主沒好氣罵道,「你才是豆腐渣做的1

若瑤郡主罵他,逸郡王也不生氣,「馬車不是豆腐渣做的,那就是你們兩個太沉了,把馬車撞散了架。」

若瑤郡主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清韻則眼神凝緊,她和若瑤郡主能有多重,履她們胳膊都快斷了,她們能把馬車撞散架?

衛馳撿起地上的斷木,眸光凝滯,望著逸郡王道,「麻煩郡王爺送若瑤郡主回寧王府,屬下護送三姑娘回伯府。」

逸郡王不滿意道,「還是本郡王送三姑娘回安定伯府吧,你家主子一直怪本郡王不善挖牆角,本郡王要讓他刮目相看。」

清韻,「……。」

衛馳頭大,作揖道,「還請郡王爺別為難屬下。」

他說著,那邊紅綃和秋霜趕過來,兩丫鬟心急如焚。

尤其是秋霜,見若瑤郡主髮髻凌亂,眼眶紅腫,說話聲都顫抖了,「郡主,你沒事吧,你別嚇奴婢。」

若瑤郡主捂著胳膊,道,「撞了好幾下,有些疼,別的事就沒了。」

秋霜趕緊道,「郡主撞傷了,快些回王府,請太醫醫治。」

若瑤郡主望著清韻,清韻朝她一笑道,「快些回去吧,別讓王妃擔憂。」

清韻怕了,明顯是有人想殺她,要是因此連累若瑤郡主,她真是萬死難辭其咎了。

若瑤郡主的馬車壞了,只能委屈她坐下人馬車了,逸郡王護送她回寧王府。

遠處有馬車過來,衛馳丟了塊銀錠子給車夫,車夫拿了銀錠子,連連道謝。

衛馳坐在車轅上,駕馬車過來,請清韻屈就一下。

紅綃扶著清韻上了馬車后,自己也上去了。

等上了馬車,紅綃才望著清韻,道,「三姑娘,你沒事吧?」

清韻揉胳膊,搖頭道,「沒事。」

紅綃就沒說什麼了,只是心底覺得清韻可憐。

三姑娘莫不是流年不利吧,最近出了三次門,就倒霉了三回。

棲霞寺,求到兩根簽,被慧凈大師說求籤姿勢不對,成為京都笑柄。

昨天,宣王府桃花宴上,贏了魁首,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一幅上聯為難滿朝文武,回府被大夫人責難。

今兒進宮,先是大膽求免死金牌,被太后呵斥,又得太后賞賜。好不容易挨到出宮回府,半道上又遇到馬車出事,怎叫一個心驚膽顫。

紅綃打定主意,往後說什麼,她也不陪三姑娘出門了,嚇都能被嚇死了。

清韻靠著馬車坐著,她掀起雲袖。紅綃就倒抽了一口氣。

只見清韻白皙如藕節的胳膊。此刻滿是紅紫淤青。

清韻一張臉崩的緊緊的,眸底泛著冰冷寒芒,她到底招惹上了哪個煞星。非要她的命不可,她是抽到了兩根簽又如何,又不是挖了誰的祖墳,要如此待她?!

紅綃看著清韻。被清韻臉色怔住,不敢說話。

一炷香后。馬車在安定伯府前停下。

衛馳下了馬車,拿了凳子來。

伯府門前,有守門小廝。

起先瞧見馬車停下,就站在那裡瞧著。也不過來幫個忙。

等瞧見紅綃下來,小廝態度瞬間變了,趕緊過來幫忙。殷勤的陪著笑臉,「紅綃姐姐回來了呢。」

紅綃沒理會他們。扶著清韻下來。

看見清韻,兩小廝直接傻眼了。

只見清韻髮髻凌亂,衣裳上有血,臉上有傷,紅綃扶著她,清韻嘴角呲疼。

等兩小廝反應,紅綃扶著的凄慘姑娘,是他們的三姑娘時,清韻已經進了伯府了。

清韻的凄慘模樣,一路上,不知道惹的多少小廝丫鬟注目揣測。

有機靈的丫鬟,趕緊跑去春暉院稟告老夫人。

春暉院,正堂。

氣氛有些微妙,丫鬟甚至不敢粗喘氣。

紫檀木羅漢榻上,老夫人在撥弄佛珠,臉色有些難看,三老夫人則在端茶輕啜。

大夫人也在,還有周梓婷、沐清柔、沐千嬌等,都在屋內。

三老夫人喝了兩口茶后,嘆道,「當真是看走眼了,清韻瞧著溫和柔弱,說話輕聲軟玉,甚至有些怯懦,卻不曾想,膽子比咱們沐家所有人加起來都大,昨兒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且不說了,那孩子孝順,只是這求皇上賞賜免死金牌,當真是膽大,連老太爺都不敢想的東西,她就敢開口要了,大嫂,你都不教教她什麼是分寸嗎?」

老夫人手中佛珠攢緊,瞥了三老夫人道,「清韻膽子有多大,我心裡清楚,免死金牌那東西,她想都不敢想,何況是要了。」

三老夫人挑眉,「不敢要,那還向皇上討要?」

清韻進宮,還是被皇后召見,老夫人擔心她在宮裡惹出禍事來,派了周總管盯著,一有什麼消息,就趕緊傳回來,是以,清韻向皇上要免死金牌,被太后和雲貴妃阻止的事,老夫人知道。

她不信清韻有那麼大膽,而且,救皇上的是鎮南侯府的暗衛,那暗衛能聽清韻的吩咐去救皇上?

昨天,清韻有那麼大的膽量,是因為有鎮南侯府幫著她撐腰,今兒定然也是。

只是鎮南侯到底想做什麼,他想要免死金牌自己向皇上要就是了,何必借清韻之手?

他到底是在幫伯府,還是存心害伯府埃

正想著,有丫鬟急急忙進來,湊到孫媽媽耳邊嘀咕了兩句。

孫媽媽臉色微變,老夫人就迫不及待問道,「又出什麼事了?」

孫媽媽望著老夫人,道,「三姑娘回來了,丫鬟瞧見她頭髮凌亂,臉上有傷,像是挨罰了。」

「挨罰?是太后罰的,還是雲貴妃?」大夫人語氣擔憂,但一雙眼睛帶了笑意。

清韻挨罰,她再高興不過了。

既然能從宮裡回來,顯然不會遷怒伯府,她不擔心。

老夫人則擰眉,「怎麼會挨罰?暗衛救了皇上,就算不賞賜,也不可能罰清韻埃」

沐清柔站在大夫人身後,忍不住介面道,「那可說不一定,三姐姐闖禍的本事格外的大……。」

老夫人臉色沉著,沐清柔就不敢再說了。

正巧這時,紅綃扶著清韻繞了屏風進來。

一屋子人,看見清韻,都睜大了眼睛。

連老夫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怎麼,怎麼就傷成這樣了?」

語氣急切,帶著濃濃的擔憂。

ps:下一章好戲on_no哈!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