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八十八章 在乎(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在乎(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孫媽媽說了,清韻頭髮凌亂,臉上有傷,老夫人只當是髮髻亂了,額頭撞出來淤青,卻沒想過會傷的這般嚴重。@樂@文@小@說

尤其是那嬌艷如牡丹的臉,血痕觸目,比當日沐千染撞傷下巴嚴重的多。

清韻站在那裡,她清澈眸光掃過眾人,將眾人神情都納入眼底。

若說伯府還有誰對她有三分真心,只有老夫人了。

其他人,都把關心掛在麵皮上,眸底閃亮,帶著幸災樂禍的笑。

清韻心底發涼。

周梓婷走過來,擔憂道,「三表妹,你這是怎麼了?」

清韻望著她,她知道周梓婷過來,不是真心想問她怎麼了,只是靠近了,才能看清她的臉傷的嚴不嚴重。

清韻的容貌,在整個沐家,她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平素,她就容易招人羨慕妒忌恨,如今容貌受損,清韻相信,她們剛才在心裡拍手叫好,大呼快哉了。

清韻沒有理會她,轉身上前,恭謹的給老夫人還有三老夫人她們請安。

老夫人注意到,清韻走路的姿勢,不像是挨了板子,怎麼的傷成這樣了,要說在宮裡被罰掌嘴,可臉上只有那一道血痕,並沒有淤青埃

老夫人瞥頭吩咐孫媽媽道,「快去請大夫來。」

孫媽媽點頭應下,轉頭吩咐秋荷。

老夫人則沉聲問紅綃,「到底出了什麼事?」

紅綃不敢耽擱,忙將清韻從坐上若瑤郡主的馬車到寧王府說起,有些事她不知道,所以略了過去。

清韻找皇上要免死金牌,和被太后阻止的事。老夫人知道。

卻沒想到清韻被太后喚去,賞賜了一堆東西,那些東西,聽得老夫人斂眉,大夫人眸露寒芒,沐清柔幾個妒忌的扭緊香羅帕。

紅綃繼續道,「從宮裡出來后。不知道怎麼的。有人用暗針射傷馬的眼睛,馬就癲狂了起來,安郡王出手相救。楚大少爺趕來,救下了三姑娘和若瑤郡主,只是楚大少爺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吐血暈倒了。三姑娘身上的血,就是楚大少爺吐的。三姑娘臉上的傷,是在馬車晃蕩時,被若瑤郡主頭上的金簪划傷的……。」

紅綃說完,就退後兩步。

老夫人看著清韻。眉頭皺緊。

昨晚,有刺客闖進伯府,欲刺殺清韻。今天又射傷了馬的眼睛,這顯然不是意外。是有人要清韻的命。

她今兒還找了清韻的大丫鬟來問,丫鬟說刺客殺清韻,是因為清韻抽中了兩根簽,這樣的理由荒誕不羈,可丫鬟指天發誓,她豈能不信?

清韻求到兩根簽,到底是因為抽籤姿勢不對,還是大有玄機?

清韻站在那裡,髮髻凌亂,她抬手輕碰。

老夫人就吩咐紅綢道,「帶三姑娘下去梳洗一番。」

清韻就福了福身子,隨著紅綢走了。

只是才轉身,就聽到大夫人發難道,「救命之恩,怎麼要免死金牌那等遙不可及的東西,怎麼不繼續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

大夫人不放心啊,那對聯難度很大,她知道。

可萬一被人對了出來,那伯府就不能恢復侯爵了,她比誰都期望能恢復侯夫人的身份。

老夫人手中佛珠撥弄,神情微動。

三老夫人就笑了,「清韻不是在宮裡被罰,還得了一堆賞賜,咱們沐家也安心了,只是她到底年紀小,做事少分寸,今兒可是恢復伯府侯爵最好的機會,比起侯爵身份,那些賞賜就是再多一倍,也不值得埃」

屋子裡,議論揣測。

清韻在偏屋,換下髒了衣裳,重新梳理髮髻,臉上的傷,丫鬟倒是拿了葯來,但是清韻沒用。

約莫一盞茶功夫,清韻又回了正堂。

老夫人看著她,對臉上的傷口,她是怎麼看都不順眼,「沒抹葯?」

清韻搖頭,「一碰就疼,等結痂了再抹葯。」

那些葯,效果並不好,擦了也沒什麼效果。

沐千染站在一旁,嘴角彎起一抹笑來,旋即又抿緊了,「我下巴撞傷,到現在疤痕還在,你的臉……。」

「一條傷疤而已,我沒染堂姐那麼在乎,」清韻無所謂道。

沐千染臉色一僵。

她聽出清韻弦外之音了,當初她被清韻推倒,要清韻賠禮道歉了,還賠了兩萬兩銀子。

她傷的還只是下顎,若不盯著看,根本看不出來,清韻傷的是臉,傷口比她的大,她說不在乎,就是不找若瑤郡主賠償,甚至不責怪若瑤郡主。

沐千染在心中冷哼一聲,到底是不在乎,還是不敢在乎?

就是借伯府幾個膽子,又有誰敢要寧王府賠錢,不過是嘴上說的好聽罷了!

沐千染受了嗆,冷笑道,「清韻堂妹當真豁達,換做任何一個大家閨秀,估計都做不到。」

她說著,沐千嬌就捂嘴一笑,「清韻堂妹許是真不在乎。」

都說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被楚大少爺當眾救了,還吐了一身的血,如何在乎的起來?

那樣的身子骨,就算熬,又能熬幾年?

沐千嬌還是第一次幫清韻,沐千染望著她,沐千嬌別有意渦Α

沐千染也笑而不語了。

然後,性急的沐清柔就忍不住質問清韻了,「是誰讓你要免死金牌的,你怎麼不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

聽她說這話,清韻冷淡的瞥了沐清柔一眼,道,「昨天桃花宴上,我已經豁出去求過皇上了,回府之後,沒人認為我做的對,生怕我將伯府推入萬劫不復,我又不是傻子,事情做錯了,不知反省,還一而再。再而三的明知故犯。」

沐清柔臉一哏,氣的恨不得撕了清韻。

明明是她別有居心,居然把過錯推到她和她娘頭上來!

「那你為什麼要免死金牌?1沐清柔氣問道。

清韻沒有看她,而是走到老夫人身邊,俯身在老夫人耳邊低語了兩句。

老夫人身子一怔,抬眸望著清韻,「當真?」

清韻點頭。眼神明凈堅定。

老夫人手中佛珠輕輕撥弄著。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她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是皇上要清韻討要免死金牌的,她還以為是鎮南侯呢。

皇上要賞賜清韻免死金牌。大可以直接賞賜,何必繞這樣的彎子呢?

可清韻是她看著長大的,就算這兩年受了些委屈,性子有所改變。可也不會膽大包天。

清韻說完,就退回了原位。

感覺到老夫人看她的眼神和以往都不同了。那是一種重視。

清韻低著的腦袋,微微上揚。

她要的就是老夫人重視她。

皇上要她開口求免死金牌的事,她原不打算說的,但是告訴老夫人。對她有好處。

只有皇上重視的人,才會賞賜免死金牌,皇上都重視的人。誰敢輕視慢待了?

現在,大家都責怪她沒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而是擅自做主要免死金牌,這樣的責怪,聽多了嫌棄煩。

她能違逆聖意,一意孤行嗎?

老夫人抬頭,掃視眾人,沉了聲音道,「清韻向皇上求免死金牌的事,伯府上下,不許多言半句1

責怪清韻,那就是責怪皇上不對。

萬一因此惹怒皇上,伯府可吃罪不起。

等老夫人說完,清韻就出動出擊道,「衛馳救了皇上一命,皇上要賞他官做,做禁軍副統領,他不願意,說是奉清韻的命保護皇上,太后賞賜了清韻不少東西,其實都是他的功勞,那些東西,清韻受之有愧,不知道是留下好,還是給鎮南侯府送去……。」

清韻說著,三老夫人倒抽兩口氣,「禁軍副統領,他都不願意當?」

清韻點頭。

老夫人也無語了,禁軍副統領,又對皇上有救命之恩,可以說是一步登天,居然甘心做個小暗衛,把功勞讓給清韻?

他是當暗衛當傻了吧?

心裡這樣想,老夫人卻贊同道,「鎮南侯府的暗衛果然非同一般,盡忠職守,不慕權勢,只是那些賞賜,當真是不好處理,抬去鎮南侯府肯定不行,暫且收好了,將來當做嫁妝抬去。」

清韻紅著臉,點頭應下。

老夫人又道,「昨兒楚大少爺助你贏了桃花宴第一,今兒又救了你一命,還吐血暈倒,咱們伯府理當去探望他一番。」

既然探望,就要備下禮物,這事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大夫人身上。

大夫人不願意,也得去辦,她望著老夫人道,「今兒時辰不早了,等備下禮物,再去鎮南侯府已經晚了,我明兒上午去。」

老夫人點頭,表示同意。

清韻站在那裡,肚子有些餓,想回泠雪苑吃飯了,可是老夫人請了大夫,她得見了大夫才能走。

走不了,清韻站的腿酸,就找了個椅子坐下。

這時候,老夫人才望著三老夫人道,「三弟妹來半天了,也沒說來伯府所為何事呢。」

方才三老夫人來,正巧下人稟告清韻在宮裡的事,老夫人憂心忡忡,也沒顧得上問,這會兒才有空。

不過三老夫人遲遲不提,顯然不是什麼大事了。

三老夫人笑道,「我來伯府能有什麼大事,只是呆在府里悶的慌,來找大嫂閑聊解悶。」

老夫人點頭道,「確實悶的慌。」

三老夫人端起茶盞,輕撥弄茶盞蓋,她知道老夫人悶什麼,是擔心那對聯被人解出來。

她笑道,「清韻那幅上聯,難度不小,聽我家老太爺說,就這幅上聯,翰林院幾位老學士琢磨了一夜,都難出了幾根白頭髮,他是斬釘截鐵的說,伯府這回恢復侯爵大有希望。」

這事,老夫人也聽說了,她笑道,「話說的太早了,伯府能不能恢復侯爵,後天才能知曉。」

周梓婷就挨著老夫人,嘟著腮幫子,嗲聲抱怨道,「平常,一天一眨眼就過去了,今兒當真是度日如年。」

她說著,沐千染就點頭道,「當真比尋常時候慢的多,這不,聽祖母說來伯府,我們也跟來了。」

說著,沐千染望著沐清柔道,「五堂妹,昨兒你送給玉萱郡主的禮物,她喜歡,我們也喜歡呢,你能不能也送我們一個?」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