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一章 進來(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進來(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衛風語氣略帶乞求,求清韻別讓他為難,他只是依照吩咐辦事,他知道清韻不同,楚北為了她能不顧性命。

可有些事,對誰都沒有例外。

清韻臉色難看,她坐回小杌子上,手拿帕,望著楚北臉上的面具,笑看著衛風,「將來我嫁給他,只能終日對著個面具?」

衛風沒接話,他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

清韻覺得無趣,也就不說了。

在她看來,終日戴面具的無非兩種人,一種是長的太丑,丑到羞於見人的,這樣的人,萬中無一。

而且,這樣的人,無一例外的很自卑,楚北絕非是個自卑的人,他甚至給人一種從骨子裡就很高貴的感覺。

一個外室庶子,哪來的膽量直面皇上,據理力爭,不屑宣王妃和雲貴妃?

清韻一直當他是毀了容,想幫他治療,結果好心被當成驢肝肺。

第二種,就是那張臉不能見人,見不得光。

這樣的人,就更少見了,容貌是爹娘給的,有什麼不能見人的?

還看一看就要死,他當他是誰呢。

不讓看拉倒,誰稀罕啊!

想著,清韻重重一哼,站起身來,要走。

衛風望著她,有些尷尬道,「三姑娘生氣了?」

清韻沒好氣道,「不敢生氣,比起看你主子的臉,我更愛惜自己的命。」

衛風一張臉漲紅的發紫,偏偏無話可說。

清韻走了,青鶯還瞪了衛風兩眼,「沒良心!我家姑娘看你家主子的臉怎麼了,是看沒了他的命。還是少了幾塊肉啊,居然還想殺我家姑娘1

衛風嘴唇抿著,一肚子憋屈無從說起。

他也知道,他那話,對於三姑娘來說,太重了些,也太傷人。

可他說的已經是最輕的了。爺的臉。能要的不止是他的命,還有一堆無辜之人的性命,他不敢懈擔

清韻氣出了藥房。青鶯罵了一句后,也跟著出來了,勸清韻道,「姑娘別生氣。咱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們一般見識。」

清韻深呼兩口氣。她不是驕縱蠻橫之人,她想看楚北的臉,和衛風說那話,她承認是在賭氣。

不過衛風的為人。她心裡清楚,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他不會說的那麼決然。毫無迴轉的餘地。

而且,清韻相信。沒有人喜歡終日戴著面具。

想著,清韻又是一嘆。

她會醫術的事,鎮南侯府的都知道,她卻連楚北容貌都不知道,真是越想越憋屈。

越憋屈,肚子越餓。

「有飯菜沒有,好餓啊,」清韻望著青鶯道。

青鶯,「……。」

她還以為她家姑娘在生氣呢,結果人家的心思全在肚子餓上了,虧得她還在絞盡腦汁的想法子勸她想開點呢。

只是泠雪苑沒飯菜啊,青鶯趕緊道,「姑娘進宮,我們都當姑娘和若瑤郡主在宮裡吃,就沒準備了,屋子裡有糕點,姑娘吃些墊墊肚子,奴婢去大廚房端飯菜來。」

清韻點點頭。

青鶯轉身去了內屋,這會兒早過了午飯時辰,離晚飯又早了些,這時辰讓大廚房準備飯菜,那是要另外加錢的。

青鶯去端飯菜,喜鵲留在藥房外,繼續守著。

清韻回了內屋。

屋內,有兩個面生的丫鬟在擦桌子。

見了清韻,兩丫鬟忙放下手裡的活,過來請安。

兩丫鬟年紀不大,才十三歲左右,模樣清秀,皮膚白凈,尤其是一個嘴角還有淺淺梨渦,笑起來,梨渦淺陷,俏麗活潑。

清韻一邊呷著茶,一邊問道,「叫什麼名字?」

「奴婢叫梅兒,」梨渦丫鬟回道。

另外一個則道,「奴婢叫蘭兒。」

看兩人穿戴,又能進內屋幹活,顯然是二等丫鬟。

清韻有兩個二等丫鬟,一個叫紅箋,一個叫冬荷。

清韻便看著梨渦丫鬟道,「以後你就叫冬梅。」

說完,又望著另外丫鬟道,「以後你叫紫箋。」

兩丫鬟忙道,「奴婢謝姑娘賜名。」

兩丫鬟很機靈,清韻給她們重新賜名,兩人趕緊表忠心,為清韻馬首是瞻。

清韻一邊喝著茶,等兩丫鬟說完,她才道,「忠心不是嘴上說說,我會看,你們忠心,辦事誠懇,我不會虧待了你們,若是為了些小恩小惠,就賣主求榮,我也不會輕饒了她。」

最後一句,清韻聲音凌厲。

兩丫鬟背脊一涼,連連磕頭,恨不得舉天發誓,「奴婢們不敢存小心思,如對姑娘不忠,就讓我們不得好死。」

兩人的態度,清韻還算滿意,便道,「都起來吧。」

兩丫鬟這才敢爬起來,清韻讓她們忙自己的去了,她則靜靜的啃著糕點。

吃了兩塊糕點,清韻就沒吃了,而是去看今兒太后賞賜給她的東西。

這些東西,周總管登記造冊,然後派人送了來,就擺在屋子裡,沒人敢碰。

清韻將賞賜之物,都翻看了一遍,青鶯還沒有回來。

清韻幾次看門口,百無聊奈,繼續看賞賜。

等了好一會兒,青鶯才回來,進門就道,「讓姑娘等著急了。」

清韻望著她,問道,「怎麼要這麼久?」

青鶯一手拎著食盒,一手拿了個大銀錠子,笑道,「回來的路上,正巧碰到大夫人院子里的丫鬟給姑娘送桃花小屋的銀子來,拉著奴婢說了會兒話,耽擱了些時間,她讓奴婢把銀子帶回來,

也省的再跑一趟。」

看著那銀錠子,清韻失笑道,「是向你打聽桃花小屋是在哪條街買的,那老者又長的是什麼模樣吧。」

青鶯捂嘴笑,「姑娘就是聰明。一猜就准。」

清韻只笑不語。

青鶯麻溜的把飯菜擺好,三菜一湯,一葷兩素。

清韻凈了手,坐上桌,吃飯。

青鶯站在一旁,看著那一堆的賞賜,笑的是見牙不見眼。自打姑娘定親之後。姑娘的私房錢是蹭蹭蹭的長,甩五姑娘好幾條街,引得其他姑娘羨慕妒忌恨。

尤其是這會兒五姑娘還在佛堂罰跪。

沐清柔罰跪。是讓青鶯最高興的事,誰叫五姑娘誣陷她家姑娘,還讓她家姑娘幫她背黑鍋,還賠了堂姑娘不少銀子。想想就生氣,如今總算是老天有眼。輪到她倒霉了。

讓她倒霉的,還不止這一件呢。

那桃花小屋是姑娘畫的圖,她出去找木匠定製的,她可是叮囑那木匠小哥。不許泄露一句,圖紙也帶了回來。

把桃花木屋裝好,上色都是姑娘做的。沒有假手於人。

想在外面買到一模一樣的,那是做夢。

想著。青鶯忍不住道,「姑娘,十兩銀子買一個桃花小屋,咱們要不要掙這筆錢?」

清韻正吃菜,聽著青鶯這話,直接嗆了起來。

青鶯臉微微紅,清韻瞥了她道,「你把事情想得簡單了。」

十兩銀子,買一個桃花木屋,她相信,大夫人為了沐清柔會買。

可是,以大夫人的精明,她只會買一個。

府里有木匠,照著做,只需一些木頭,哪裡需要十兩銀子?

讓她為了那十兩銀子,勞心勞力,她吃飽了撐著呢,又不是缺了那十兩就不行了,萬一漏了餡,大夫人還不知道怎麼責罰她欺瞞長輩,不顧念姐妹之情。

她就靜靜的看熱鬧就好了,她沐清柔不是會畫圖,會做桃花木屋嗎,讓她自己畫就是了。

清韻吃著菜,吩咐青鶯道,「將這些賞賜鎖進箱子里,好生收好了。」

青鶯應了一聲,就忙活去了。

一刻鐘后,清韻歇了筷子。

青鶯把賞賜也收好了,過來道,「姑娘,皇上賞賜你的碎玉也收起來嗎,奴婢沒瞧見。」

清韻就去摸腰間,然後她窘了。

碎玉不知道去哪兒了……

這東西是不是跟她無緣啊,才到她手裡,就丟兩回了。

她記得孫媽媽給了她碎玉之後,她就進了藥房,然後……

她顧著給楚北取銀針,隨手放在了小榻上。

這麼半天過去了,他應該醒了吧?

想著,清韻就邁步朝藥房走去。

喜鵲依然蹲在藥房外,做著針線活。

清韻推門進屋。

然後,她臉騰地一紅。

屋內,楚北正在穿衣裳,聽到聲音,他回頭,清韻正好瞧見他未系好的衣裳,露出胸前肌膚。

別看楚北一身的毒,弱不禁風,時不時的暈倒。

他肌肉結實,還有腹肌,強勁有力。

這一幕,讓清韻直接傻眼了,臉倏然大紅,幾欲滴血。

她頓住腳步,轉身要走。

卻被楚北喚道,「進來1

他說話語氣霸道,叫清韻很不爽。

這是她的地盤,在她的地盤上吆五喝六,他真當自己是根大蔥呢。

清韻想走,偏腳步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清韻只好轉了身,他的身體,她不但看過,還摸過,有什麼好害羞的。

想通,清韻就進屋了。

彼時,楚北已經將衣裳穿好了。

清韻臉上熱度褪去,道,「叫我有事?」

楚北望著清韻,他手一伸,就掉下來一塊碎玉。

明黃穗子輕輕搖曳。

「這是你的?」楚北問道。

清韻伸手,要去搶過來。

楚北一手握緊,清韻撲了個空,沒好氣道,「是我的1

「從哪得來的?」楚北再次問道。

「要你管1清韻哼了鼻子道。

楚北神情凝重,問了第三遍。

那樣子,像是不問出來,就不罷休似地。

清韻眉頭微皺,楚北問這話,怎麼聽著怪怪的?

像是以前見過這碎玉似地,它不是今天才碎的嗎?

ps:求月票啊!!!

嗚嗚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