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二章 自殺(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自殺(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抬眸望著楚北。

他幽深的瞳仁裡面,閃著期望的光芒,清澈得如水一般不摻任何雜質,又好似水晶似的透明乾淨。

那炙熱的眼神盯著她,一眨不眨。

清韻臉微紅,哪還記得賭氣,只如實回道,「是皇上賞我的。」

「不可能。」

她話音未落,楚北就斬釘截鐵回了她這三個字。

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溫度,在清韻耳畔炸開,如同一把火,將清韻點燃了,她抬眸剜著楚北道,「什麼叫不可能?!就是皇上賞賜我的,衛馳親眼所見,不是皇上賞賜我的,難不成是我偷來的?1

清韻也生氣了,追著問她,她說了又不信,還問她做什麼?!

楚北眸光從清韻帶著嗔怒的臉上落到手中碎玉上,看著碎玉走神良久。

清韻想轟他走,卻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問道,「你見過這碎玉?」

楚北點頭,「我小時候就見過它。」

清韻愕然,「不是吧,皇上說這是他最喜歡的玉佩,今兒碎了,所以賞賜給了我,讓我以後有了麻煩,拿著碎玉去找他求助……。」

說著,清韻聲音就弱了。

這碎玉,稜角平滑,怎麼可能是今天才碎的呢。

那皇上為什麼撒謊?

而且楚北小時候就見過,一塊碎玉,再珍貴,也只是一塊碎玉,能讓皇上留了十幾年?

想著,清韻抬眸,想問楚北兩句,卻見楚北看她的眼神有些怪異,像是妒忌她。

清韻眼睛越睜越大。再三眨眼,確定她沒有看錯。

楚北就是妒忌她。

清韻腦門有黑線,卻見楚北直接把碎玉踹懷中了。

清韻徹底無語,「那是皇上賞賜給我的1

我兩還沒熟到不分彼此吧,就算將來嫁給你了,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埃

楚北哼了鼻子道。「我跟它有仇。」

清韻。「……。」

不是吧,大哥,說好的心胸開闊。你至於和一塊碎玉一般見識嗎?

楚北要將碎玉據為己有,清韻怎麼會同意,她伸手道,「那不行。祖母要我收好碎玉,萬一哪天心血來潮要見一見怎麼辦?」

清韻不傻。要不是好東西,皇上會收藏十幾年,楚北會要嗎?

你要就要,好歹告訴我這是什麼吧?

清韻的想法很簡單。就算把她賣了,她也要知道她價值多少。

「你就說是我拿走了,沒人會怪罪你。」楚北雲淡風輕道。

清韻瞥了楚北,翻白眼道。「是沒人會怪罪我,還是沒人敢怪罪你?」

楚北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璀璨笑容來,「結果一樣,不是嗎?」

「不是1清韻嗡了聲音,指著楚北胸前道,「別糊弄我,我知道它不尋常,它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楚北坐下來,抬眸望著清韻,搖頭道,「你說的對,碎玉很重要。」

要是不重要,他也不可能因為它挨了一頓打。

他這輩子,就被打了那麼一頓,印象深刻,這一輩子都忘不掉。

「至於它為什麼重要,我並不知道。」

聽著楚北的話,清韻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伸手道,「既然不知道,那就還我。」

楚北看著清韻白皙無骨的手,道,「我會去查。」

「我也會去查1清韻氣道。

楚北雙眸嶄亮,比夏日星辰還要明亮,他挑眉笑問,「你怎麼去查?」

清韻瞬息啞然,是啊,她怎麼去查,她根本無人可用,難道讓青鶯和喜鵲去查嗎?

要是拜託衛馳和衛風,那和直接把碎玉交給楚北有什麼區別?

清韻有些泄氣,結果楚北站起來道,「我不知道皇上為什麼把碎玉交給你,但它留在你手裡,只會給你帶來危險。」

他聲音醇厚如酒,站的又近,呼出的滾燙氣息噴在清韻頸脖上,帶起陣陣酥麻癢意。

聽著楚北強勁有力的心跳,鼻尖是他身上縈繞的淡淡葯香,清韻覺得呼吸有些急促,忙後退一步。

她紅著臉,望著楚北道,「你要,給你就是了。」

楚北極少見到清韻這麼害羞模樣,只覺得好玩,饒有玩味的問道,「當真捨得給我?」

清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得了便宜還賣乖,不捨得,難不成要將他砸暈,將碎玉取出來嗎?

清韻斂眉,尋由頭轟人走,免得見了生氣。

結果楚北抬起手,輕撫清韻的臉,那帶著老繭的指腹摸在她的臉,楚北只覺得滑膩,如同摸在綢緞上,清韻卻覺得刮的皮膚生疼。

一張嬌嫩如山茶花的臉,瞬間如漫山盛開的映山紅。

屋子裡,靜的有些可怕,落針可聞。

衛風站在一旁,驚呆了,他沒有想過他家主子有如此孟浪之舉,敢調戲三姑娘。

怕站在一旁礙眼,衛風躡手躡腳的跳窗走了。

清韻連忙後退,誰想不小心踩到了裙擺,身子往後仰,險些摔倒。

楚北上臂一攬,就將清韻攬在了懷中。

清韻努力掙扎,楚北只是輕輕用力,清韻卻怎麼也掙脫不開他的桎梏,只能氣咻咻道,「快放開我1

只是聲音透著軟嚅,別說殺傷力,簡直跟春風一樣柔軟。

楚北低聲悶笑,心情愉悅。

可是很快,笑容就僵硬在了臉上,清韻一腳踩在他的腳上,還狠狠的碾了碾。

清韻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可楚北就是不放手,還故意和清韻作對似地,將胳膊抱緊了些。

然後清韻就悶疼出了聲,煙眉隴緊,眸帶痛色。

楚北怔了下,趕緊把胳膊鬆開了,有些緊張道。「怎麼了?」

清韻揉著胳膊,發飆道,「本來就撞疼了,你還故意勒緊我1

楚北耳根通紅,他見清韻氣色紅潤,一時間,將清韻驚馬的事給忘記了。在馬車裡撞來撞去。肯定撞傷了。

看著清韻的臉,他心疼道,「一會兒我讓衛風給你送些祛淤青和傷疤的葯來……。」

他說著。清韻撲笑出聲,「這裡是藥房。」

簡短五個字,叫楚北脖子紅透。

他是關心則亂,他自己的病都要清韻幫著治。難道清韻還能祛不掉臉上的傷疤?

說到祛傷疤,清韻就有話說了。「今兒,我在皇上寢宮,瞧見皇上胳膊上有好些傷疤,有些嚇人。他經常遇到刺客嗎?」

清韻睜著一雙清澈水眸望著楚北,裡面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楚北眸光有些深遠,有些事。他不想說。

可他怕不說,清韻會在懵懂無知時。闖下大禍,桃花宴上那首曲子,不就連累皇后吐血暈倒?

他注視清韻良久,最後搖頭道,「皇上十四歲就跟隨獻王爺和祖父征戰沙場,他驍勇善戰,屢建奇功,後來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他就跟瘋了似的,一心尋死,聽祖父說,先皇賞賜給皇上一件天蠶護甲,他上戰場前,會偷偷脫下來,兩軍對壘,他會直接衝進敵人陣營,每次都帶一身的血回來,別看現在皇上模樣儒雅,他有『瘋王』稱呼,叫敵人聞風喪膽,因為太瘋狂,祖父怕他真的會戰死沙場,和獻王爺擅自做主將他打暈,送回京都,後來,先皇過世,留下遺詔,傳位給皇上,到如今已經十九年了,至於那一身傷疤,宮裡無人敢提起。」

清韻驚呆,她怎麼也想象不到,楚北口中的皇上和她見到的皇上是同一個人。

見清韻一臉詫異,不敢置信,楚北望著她道,「這就詫異了?還有許多事,是你我不知道的,甚至連祖父,查了許多年,都弄不清,當年是什麼事導致皇上性情大變,想戰死沙場,就連皇后,都曾割腕過,我不希望你對那些事太好奇,它可能會害死你。」

清韻震驚的嘴巴張大,幾乎能塞進去一個雞蛋了。

皇上想死就算了,皇后居然割腕想自殺?

本來她還不好奇,他這麼說,她能不好奇嗎?

可俗話說的對,好奇害死貓,她再好奇,也不敢拿性命開玩笑。

清韻抬眸望著楚北,正要說話。

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喜鵲喚道,「姑娘,若瑤郡主派人給你送了葯來。」

清韻轉身,應了一聲。

等她再回頭時,屋子裡哪還有楚北的人影。

楚北走了,清韻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屋外,喜鵲在那裡,除了她,還有若瑤郡主的丫鬟秋霜。

秋霜手裡捧著個錦盒,福身給清韻請安,然後道,「今兒馬車出事,連累三姑娘受驚了,郡主心愧難安,特派奴婢送了些祛淤青的葯來,郡主讓奴婢轉告三姑娘一聲,三姑娘臉上的傷疤儘管放心,郡主一定會幫你治好,不會留下一點傷疤的。」

說著,秋霜將錦盒送上。

看著錦盒,清韻心裡真不是滋味,馬車出事,還不知道是誰連累誰呢。

她伸手接了錦盒,對秋霜道,「我的臉划傷,只是意外,郡主不必愧疚,也不必將祛除傷疤的事放在心上,等過五六日,我臉上的傷好了,我再和郡主去棲霞寺玩。」

秋霜連連點頭,「奴婢一定將三姑娘的話送到,沒事,奴婢就告辭了。」

清韻讓喜鵲送秋霜出府,她則拿著錦盒回了內屋。

若瑤郡主送的葯,祛淤青效果不錯。

清韻沐浴了一番,抹了葯,然後又鑽進藥房,給自己調製祛傷疤的葯。

ps:召喚親們手裡的月票。。。。。

遁走,繼續碼字。。。。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