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三章 節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 節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忙到一半,丫鬟過來請清韻吃晚飯。

清韻頭也不抬道,「我不餓,你們去吃吧。」

青鶯笑道,「姑娘是吃了飯,可是白日里沒怎麼吃,晚上肯定會餓,飯菜先留著,晚上當夜宵吃。」

清韻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這一忙,從剛見晚霞,忙到華燈初上,再到繁星漫天。

清韻要忙的事多著呢,她得幫寧王妃調製安胎丸埃

等忙完,出藥房時,累的她是腰酸背痛。

喜鵲落鎖,青鶯則道,「一會兒回屋,奴婢幫姑娘捏捏,舒緩一下。」

清韻沒說話,喜鵲就嗔了青鶯道,「你別禍害姑娘,姑娘身上還有淤青。」

青鶯臉一燥,「誰禍害姑娘了?1

她聲音很大,在寂靜的夜裡,忽然響起來,嚇的喜鵲直拍胸口。

清韻邁步回屋。

打了帘子進屋,便聞到一股子飯菜香,叫人食慾大動。

銅火盆上,溫著飯菜。

喜鵲忙洗了手,幫清韻把飯菜端上桌。

晚飯很豐盛,醬醋排骨、醬燒鱸魚、醬炒雞心,還有一碗青菜老鴨湯。

等飯菜擺好,喜鵲站到一旁道,「大廚房說,今兒姑娘受了驚,要好好補一補,所以準備了雞鴨魚肉。」

清韻看著桌子上的菜,不得不說,和她平常吃的比,確實豐盛了。

可都是醬燒的,她現在臉受了傷,若是不想留疤,最好不要吃醬油,大廚房倒好。專給她燒用醬的菜,怕她不留疤呢。

清韻食慾全無,擺手道,「不吃了,把飯菜裝進食盒,明兒拎去給老夫人看。」

喜鵲和青鶯睜大眼睛看著清韻,拔高了聲音道。「菜里有毒?」

清韻嘴角一抽。撫額道,「沒毒。」

伯府還沒有恢復侯爵,暗處又有鎮南侯府的暗衛。誰敢毒死她?

清韻疲乏了,輿洗一番,便睡下了。

一宿安眠。

第二天醒來,身上的疼痛輕了許多。

洗漱梳妝。坐在銅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那傷疤有些刺眼。

青鶯站在一旁,她手裡捧著兩方紗巾。

一方鵝黃色,一方天藍色。

清韻穿著一身鵝黃色裙裳,腰間束腰天藍色。所以清韻拿了天藍色紗巾罩上。

再看鏡中人,眸含春水,臉如凝脂。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

罩一方紗巾,更添三分誘惑,讓人忍不住好奇紗巾之下,是何等傾城容貌。

早飯和以往一樣,並無區別,清韻吃了一碗粥,幾個玲瓏蝦餃,就帶著喜鵲去了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她去的有些晚,周梓婷、沐清芷她們已經在陪老夫人聊天解悶了。

瞧見清韻進來,喜鵲手裡還拎著食盒,周梓婷就笑道,「三表妹,你拎了什麼好東西來孝敬祖母?」

清韻上前,語氣尋常的,「我不是來孝敬祖母的,是來告狀的。」

周梓婷眉頭一挑,聲音綿長道,「三表妹要告誰的狀?」

「大廚房,」清韻回道。

周梓婷挑眉了,三表妹告大廚房的狀是假,告的是大夫人吧,大廚房不過是一群狗腿,聽人吩咐,看人臉色行事罷了。

清韻福身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臉色微沉,問道,「大廚房怎麼了?」

清韻瞥頭望著喜鵲,喜鵲就上前,把食盒送上。

孫媽媽過來,接了食盒,打開給老夫人看。

大廚房的飯菜做的不錯,即便是冷的,味道也很香。

看著食盒裡的菜,孫媽媽臉色就變了變,「三姑娘臉受了傷,大廚房怎麼能用這麼重的醬燒菜……。」

清韻望著老夫人道,「清韻和丫鬟年紀小,有許多事不懂,要不是暗衛說這菜我不能吃,我還傻乎乎的全吃了。」

原本老夫人看到那幾盤子菜,臉就沉了。

又聽清韻說這話,臉頓時拉的老長。

要是一盤子醬燒排骨,可以說是沒注意,可三盤子用醬燒的菜,說是巧合,誰信?

老夫人怒上心頭,吩咐道,「把大廚房管事的給我找來1

丫鬟去傳大廚房管事的來。

周梓婷就望著清韻,問道,「三表妹,一大清早,廚房就給你送這些吃的?」

清韻坐在那裡,搖頭,「是昨兒的晚飯。」

周梓婷又看了眼那些菜,道,「這些菜,像是沒動過,你昨晚沒吃?」

清韻搖頭,「不敢吃。」

老夫人坐在那裡,手中佛珠撥弄著,難掩一抹怒氣。

很快,丫鬟就將大廚房管事的請來了。

進來的是個模樣白凈的媽媽,夫家姓陳,是外院二等管事,所以大家喚她一聲陳媽媽。

她神情鎮定,一點也不慌亂。

她上前,給老夫人請安,問道,「老夫人找奴婢來是?」

老夫人指著桌子上的食盒,道,「這是大廚房給三姑娘準備的飯菜?」

陳媽媽看了飯菜一眼,然後搖頭道,「不是啊,昨兒我擬的菜單,這是給五姑娘準備的飯菜,五姑娘中午食欲不振,吃的不多,說是嘴裡乏味,奴婢打算用醬燒幾個菜,給五姑娘開胃。」

陳媽媽才說了一句,清韻就知道她接下來要說什麼了。

難怪進門時那麼鎮定,面不改色,不慌不亂呢,敢情早想好了說辭呢。

這些菜,其實不是給清韻準備的,是準備給沐清柔的。

計劃趕不上變化,沐清柔被老夫人罰跪佛堂,罰跪期間,是不能吃喝的,伯府提倡節儉,沐清柔不吃了,加上清韻受驚,老夫人吩咐廚房做些好的,給她調養身子。

正好,這些飯菜又開胃,又豐盛,就直接拎給了清韻,還不浪費,兩全其美。

大廚房有錯,錯在太節儉。

這樣的錯,當真是不好懲罰呢。

清韻心底冷哼一聲,面色卻笑的溫和,「原來是弄錯了啊,我還以為有人故意給我燒了幾盤子醬呢,沒頭沒腦的就想把事情鬧大,給大廚房一個警醒,免得伯府往後還粗心大意,在鎮南侯府跟前丟了臉,不過,我的份例是四菜一湯,兩葷兩素,想不到五妹妹的飯菜比我豐盛的多,雞鴨魚肉俱全,比祖母吃的都好呢。」

這一回,陳媽媽臉白了。

她在節儉上做文章,清韻就揪著沐清柔吃的太奢侈不放。

論身份,清韻比沐清柔更尊貴,吃的要比沐清柔更好才對。

結果她吃的是給沐清柔準備的,她吃不了,才輪到的她。

陳媽媽額頭有汗,辯白道,「大廚房不是頓頓給五姑娘燒這些飯菜,昨兒五姑娘食慾不佳,才會……。」

清韻好笑,「我只知道,食慾不佳,就更不應該做油膩的菜,而是些清淡小菜,更能開胃,陳媽媽做大廚房管事,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如何幫府中大小主子調養身子?」

清韻輕飄兩句話,直接把問題上升到陳媽媽能不能勝任廚房管事上了。

她節儉固然是好,可不能正確運用食材,更是浪費。

ps:求月票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