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四章 譏諷(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 譏諷(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陳媽媽的臉又蒼白了三分,額頭有細密冷汗,有些滑到眼睛里,火辣生疼。

陳媽媽忍不住,抬手擦了下,然後才道,「奴婢知道清淡小菜更能開胃,中午做的就是清淡小菜……。」

她話還沒說完,清韻就打斷她,盈盈笑問道,「不知道中午大廚房給五妹妹送的是什麼清淡小菜?」

清韻臉色溫和,眼神更清澈的能掐出水來,卻叫陳媽媽背脊發涼。

伯府,大夫人當家做主,五姑娘是她的心肝兒,大廚房對五姑娘的吃食是盡心儘力,是最精緻最好的,可能連大夫人都比不過些。

陳媽媽不說話,清韻催她道,「陳媽媽怎麼不說話了,是上了年紀記不得了嗎,大廚房有不少媳婦婆子,你要是不記得了,我可以找她們來問1

說到最後,聲音清冷如寒冬冽風。

老夫人臉沉如霜,重重的拍著桌子,呵道,「說!中午給五姑娘準備了什麼菜1

陳媽媽背脊一涼,冷寒順著臉頰滑進脖子,在老夫人冷眼逼問下,陳媽媽不敢不招認,她顫抖了聲音道,「大廚房中午給五姑娘準備的菜有雙味蹄筋、落葉琵琶蝦、炒桂花魚翅,還有兩個小炒素菜和一碗清湯銀耳。

陳媽媽說著,清韻笑了,「五菜一湯,三葷兩素,和祖母的份例一樣呢。」

周梓婷站在一旁,冷不丁介面道,「昨兒中午,我陪祖母用的午飯,還比不過五表妹吃的呢。」

這句話,無疑是火上澆油。燒的老夫人怒火叢生。

老夫人生氣喜歡拍桌子,她怒極時,則喜歡摔茶盞泄憤。

這不,老夫人氣極了,手一抬,就將桌子上秋荷才端上來的滾燙茶水給摔了。

當一聲傳來,一上等青花瓷茶盞就摔在了地上。瞬間碎成了好幾瓣。

那滾燙的茶水。濺在陳媽媽身上,燙的陳媽媽面容扭曲,悶疼出聲。

老夫人摔了茶盞。而後道,「把大夫人給我叫來1

丫鬟不敢耽擱,轉身就走。

只是丫鬟還沒走幾步,那邊大夫人就饒了屏風進來。

她神情焦灼。進來就道,「老夫人。不好了,外面傳聞清韻那幅對聯有人對出了下聯。」

老夫人臉色一滯,聲音有些顫抖,「當真對出來了?」

大夫人搖頭。有些緊張道,「我也不確定,下人是這麼稟告我的。我已經讓周總管出去打聽了。」

見老夫人擔憂,大夫人嘴角微揚。道,「那幅對聯關係著我伯府能不能恢復侯爵,媳婦昨兒就想焚香禱告,求列祖列宗保佑咱們伯府,只是清韻進宮,媳婦心中記掛,怕出事給忘記了,這會兒拜,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清韻坐在那裡,看著大夫人嘴角的笑,清韻心中冷笑。

陳媽媽是大夫人的心腹,她管著大廚房,一年不知道幫她撈多少的油水。

如今,陳媽媽被她逮了錯處不放,要是繼續追究下去,陳媽媽還能繼續掌管大廚房?

現在伯府有望恢復侯爵,老夫人肯定要收回部分權利。

她倒好,就在這關頭,拿伯府恢復侯爵的事擾亂老夫人的心思,和伯府恢復侯爵相比,大廚房給沐清柔多燒了幾盤子菜算的了什麼?

不得不說,大夫人心思縝密,會拿捏人的軟肋。

老夫人的心思全在了對聯上了,大夫人的提議,她贊同道,「是該焚香禱告,求列祖列宗保佑咱們沐家長盛不衰。」

沐清芷站在一旁,眼珠子一轉,上前一步,道,「祖母,三妹妹從宣王府回來,我就抄佛經祈禱伯府能恢復侯爵,我再回去多抄幾篇。」

聽沐清芷這麼說,周梓婷緊咬了下牙關,叫她搶先了一步!

她趕緊站起來道,「二表姐說的對,我們也抄佛經祈福。」

沐清雪也不落人後。

唯有清韻還坐著,對這幾個人的小心思,她一清二楚。

沐清芷抄佛經祈福?不過是嘴上說說,在老夫人跟前表孝心罷了。

沐清芷幾個這麼懂事,惹的老夫人一陣憐愛。

沐清芷望著清韻,道,「三妹妹,你不抄佛經嗎?」

清韻這才站起來,輕搖頭道,「我就不抄了,我對那幅對聯有信心。」

沐清芷不贊同道,「那幅對聯是難,可外面都有傳聞說有人對了出來。」

清韻把玩手中帕,語氣隨意道,「傳聞而已,咱們何必自己嚇唬自己?」

「萬一是真的呢?」周梓婷有些緊張道。

清韻望著她,笑道,「要是真的,咱們就是抄十年的佛經,長伴青燈古佛,也改變不了什麼。」

周梓婷啞然,不知道怎麼回駁清韻。

清韻低斂眉頭,繼續道,「我在佛堂抄了兩年佛經,也誠心祈求了兩年,最後幫我的只有外祖父和鎮南侯,我寧願相信他們。」

她抄佛經都抄膩了,今兒無論如何,她也不會抄佛經了。

沐清芷望著清韻,真想抱怨一句,要是昨天她不求什麼免死金牌,伯府早恢復侯爵了,又哪來這麼多擔憂,害的她們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聽清韻這麼說,老夫人手中佛珠又緩緩撥弄了起來,最後望著大夫人道,「罷了,等伯府恢復了侯爵,再焚香稟告列祖列宗吧。」

不焚香禱告了,沐清芷她們自然也就不用抄什麼佛經了。

清韻又把眸光落到了陳媽媽身上,陳媽媽就跟跪在針板上,不敢動,甚至連氣都不敢粗喘。

本以為大夫人來,她能逃過一劫,誰想到事情又繞到了她身上來,她今兒怕是逃不過去了。

陳媽媽望著大夫人,向她求救。

大夫人臉沉的厲害。在來之前,大夫人就知道陳媽媽幹了什麼好事,她知道陳媽媽對她忠心不二,可是她做的事,實在愚蠢。

三盤子醬燒的菜,她還不如直接在飯菜里下砒霜呢!

可是大廚房太重要,她無論如何也要保住陳媽媽。

大夫人望著陳媽媽。詫異道。「這是怎麼了?」

她一臉的茫然,好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沐清芷殷勤的把事情經過稟告大夫人知道。

等沐清芷說完,大夫人就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清柔多吃兩個菜,是我吩咐大廚房的。」

聽大夫人這麼說,清韻有些怔祝老夫人還沒有逼問,她居然先招了?

她望著老夫人。老夫人眸光有些凌厲,她在等大夫人解釋。

大夫人眸光森冷的掃過清韻,走到老夫人身側,在她耳畔低語了兩句。

老夫人臉上的怒氣散去。轉而變成了擔憂。

大夫人說完,直起身子,道。「老夫人別擔心,經過一段時間的食補。清柔身子骨好了不少,這段時間,媳婦違背伯府家規,擅自叮囑大廚房多用了兩分心,也沒事先稟告老夫人一聲,實在不該,媳婦認罰。」

食補?身子骨大好?

清韻嘴角有一抹冷笑一閃而逝。

好一個大夫人,先是轉移老夫人的注意力,被她打岔了過去,又拿沐清柔做擋箭牌,她吃的好,那是因為她身子有病,需要調理。

還食補了一段時間,身子骨好了不少。

這麼說了,她就是想找大夫來給沐清柔看看,戳破她的謊言都做不到!

當真是心思縝密,說話做事滴水不漏。

想到什麼,清韻眸光又凝了三分。

嘴角的笑愈加深,她還是太小瞧大夫人了,她說這話,是為了救陳媽媽,更是為了救沐清柔。

人家身子骨弱,好不容易才食補好,如今又被罰跪佛堂。

佛堂偏僻清冷,寒氣重,跪一天一夜,誰受的住?

老夫人不是鐵石心腸,又疼沐清柔,要是她身子骨好,罰了也有就罰了,要是身子骨差,罰就害她。

清韻腦袋飛快的轉著,想著有什麼辦法戳破大夫人的謊言。

清韻聰慧,陳媽媽也不傻。

瞧老夫人的神色,就知道不會怪罪大廚房給五姑娘多燒了兩個菜,那她就沒事了。

大夫人救她,她感激,有些話誰說都合適,偏大夫人不行,她連忙道,「老夫人,五姑娘瞧著氣色紅潤,其實身子虛的很,調理了許久,好不容易才好了一些,佛堂寒冷,容易寒氣入體,還請老夫人免了五姑娘的罰……。」

她說著,沐清芷也趁機討好大夫人,幫沐清柔求情道,「祖母,我們都不知道五妹妹身子不適,如今好不容易調養好了,沒得罰跪佛堂又病了,她換掉三妹妹的桃花木屋有錯,不過三妹妹不追究,五妹妹也知道錯了,您就饒了她這一回吧。」

沐清芷一求情,沐清雪和周梓婷也只能幫著求情了。

老夫人心就軟了,她看著清韻。

其他人她無所謂,沐清柔挨罰是因為將清韻的桃花木屋據為己有,清韻幫沐清柔求情,她才能放了她。

清韻臉上沒笑,眸底一抹嘲諷不加遮掩。

沐清芷瞧見了,忍不住道,「三妹妹,你怎麼不說話,我們幫五妹妹求情,你是不是不高興,咱們都是親姐妹,血脈相連,又沒有深仇大恨,你……。」

清韻聽得不耐煩,她求情就算了,還要拉上她一起,睜著眼睛說瞎話不算,還要她認同?

清韻站起來,譏笑道,「二姐姐和五妹妹姐妹情深,我是瞧見了,至於和我,恕我眼拙,當真沒看出來,我在佛堂住了兩年,二姐姐幾時替妹妹我求過情?有過嗎?更好笑的是,到今兒,我才聽說佛堂寒冷,容易寒氣入體,還是說,從我走了后,佛堂就沒了人氣,變冷了?」

清韻越說,嘴角的笑越加的嘲弄。

沐清芷一張臉青紅紫輪換了變,手中帕狠狠的撕扯著,一雙眼睛迸發寒芒,恨不得將清韻活活掐死。

清韻不在乎,她還氣死人不償命的望著沐清芷道,「對不起,我說話太沖了,我和二姐姐你們說過,我討厭聽到連累兩個字,姐妹情深四個字也一樣,我聽著連累,背脊會發涼,聽到姐妹情深,就容易起雞皮疙瘩,控制不住,我想,我應該找個大夫瞧瞧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