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六章 制衡(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 制衡(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衛律望著楚北的手,道,「安郡王要是真搶,爺搶不過他。」

衛律潑的一手好冷水,氣的衛風差點揍他。

但不能否認,衛律說的是實情。

楚北只是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若不是靠著鎮南侯府,他要權沒權,要勢沒勢。

安郡王是先太子所出嫡子,是皇上的親侄兒,太后最寵愛的嫡長孫。

最最重要的是,太醫院那麼多的太醫都知道爺一身的毒,不久於人世。

三姑娘聰慧大膽,嫁給爺,在大家看來,那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衛風越想越氣,安郡王怎麼那麼喜歡搶人東西。

太子之位,他要搶。

爺的女人,他也要搶。

感覺到身子有些冷,衛風哆嗦了下,望著楚北。

楚北戴著面具,看不清他的容貌,但他唇瓣抿成一條線,眼神冰冷,有殺氣。

幾個暗衛不敢動,也不敢吭聲。

半晌之後,楚北站了起來。

衛風忙問道,「爺,你要去哪兒?」

楚北沒有說話,縱身一躍,就踏著湖面,離開了錦墨居。

衛風急壞了,三姑娘可是叮囑過,爺要安心養身子,不能隨便動武啊,還要不要命了?

春暉院,正屋。

清韻坐在椅子上,喜鵲站在她身後,她手裡捧著錦盒。

錦盒裡裝的正是安郡王送來的養顏膏。

這盒養顏膏,伯府是不好給安郡王還回去,加上清韻提及鎮南侯府暗衛,所以老夫人讓清韻把養顏膏交給暗衛,讓暗衛帶回去給鎮南侯。

此事最後怎麼解決,全看鎮南侯府的意思。

清韻接了錦盒,沒有急忙離開,她要等孫媽媽回來。

左等右等,等的清韻覺得屁股都坐僵硬了,孫媽媽才回來。

她進來。不等她見禮,老夫人就迫不及待的問道,「江老太爺當真對出了下聯?」

孫媽媽搖頭,有些生氣道。「沒有的事,江老太爺根本就沒對出下聯,不知道怎麼街上就有這樣的流言了,而且,奴婢去江家的時候。鎮南侯也在。」

聽孫媽媽說江老太爺沒有對出下聯,老夫人就大鬆了一口氣,隨即又氣道,「到底是誰胡亂嚼舌根,說江老太爺對出了下聯,憑白害我伯府擔憂」

周梓婷挨著老夫人坐著,幫老夫人道,「胡說八道,四處散播謠言,遲早要爛舌根」

聽她那麼說。大夫人的臉色有一瞬間的青。

不過很快,她又恢復如常了,笑道,「既然是謠言,那就說明沒有人對出下聯,媳婦還有事,就先下去了。」

老夫人心鬆了,擺擺手道,「都別杵在這裡了,該幹嘛幹嘛去吧。」

清韻就站起身來。和沐清芷她們一起給老夫人行禮告退。

等退出去,沐清芷就咬牙切齒的剜著清韻,「害我在祖母跟前沒臉,算你狠」

她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像是跟清韻有深仇大恨似地。

清韻冷冷的瞥著她。

沐清芷像是不願意和清韻多說話似地,扭頭就走。

她走後,沐清雪望著清韻道,「三姐姐,雖然我們都知道你說的是實話,你也受了不少的委屈。可如此明目張的拆二姐姐的台,跟大夫人作對,對你並沒有什麼好處,我若是你,就算一肚子委屈,忍無可忍,我也要忍下,現在想法子補救,或許還能消了大夫人的氣,既往不咎。」

補救?

清韻笑了,話都說出口了,她要怎麼補救?

這會兒回去求老夫人,免了沐清柔的罰嗎?

她沒那份閑心。

清韻隨手,摘下一朵開的嬌艷的月季,笑道,「四妹妹,你當真覺得我回去跟祖母求情,放了五妹妹,大夫人就會既往不咎了?」

沐清雪啞然不語。

清韻輕輕一笑,「連你自己都不信,又何必做這個說客,我理解你們的難處,但我不是你們的墊腳石,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自然相安無事,但誰要拿我當傻子,想算計便算計,我不介意叫她嘗嘗我的手段。」

清韻語氣溫和,但那股氣勢卻叫沐清雪怔了一怔。

等沐清雪回過神來,清韻已經轉身走了。

看著清韻的背影,沐清雪嘴角勾起一抹譏笑來。

她倒是自信,也不看看是不是真有那等手段,要是真有手段,又怎麼會被大夫人和老夫人罰住佛堂兩年,連丫鬟都敢給她臉色看,還咽下繡花針,差點變成啞巴。

不過是有鎮南侯府這個靠山,背靠大樹好乘涼罷了。

她原還想奉勸她一句,別小看了大夫人,大夫人現在忍著,不過是想求鎮南侯府幫著恢復伯府侯爵。

一旦伯府恢復侯爵了,她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她倒是好奇,鎮南侯府的暗衛有沒有那本事護她周全。

屋內,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神情平和的撥弄著手中佛珠。

孫媽媽端茶過來,老夫人伸手接了,嘆息道,「這兩日,我是越發疑神疑鬼了,還比不上清韻一個姑娘家想事周正,險些錯怪了江老太爺。」

孫媽媽笑了笑,擺擺手,讓屋子裡其他丫鬟退出去。

老夫人正喝茶,瞧見孫媽媽此舉,她的眉頭不期然挑了下,笑道,「有什麼事要偷偷告訴我?」

孫媽媽走到老夫人身後,幫老夫人捏肩膀,嘆道,「有件事,奴婢覺得有必要告訴老夫人一聲。」

老夫人把茶盞擱下,輕擦拭嘴角,笑問道,「什麼事?」

孫媽媽瞥了四下一眼,湊到老夫人耳邊嘀咕了兩句。

老夫人身子一怔,她扭頭看著孫媽媽,不敢相通道,「真下跪了?」

孫媽媽點頭,聲音哽咽道,「為了三姑娘的親事,江老太爺犧牲太多,如今伯府能恢復侯爵,就算他能對出下聯,只怕是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會吭半個字。」

老夫人心沉了,她怎麼也沒想到鎮南侯府願意娶清韻,是江老太爺下跪求的鎮南侯。

那樣一身傲骨的文臣,為了外孫女的親事,大半夜的登門求見,甚至不惜下跪相求……縱然鎮南侯是鐵打的心,只怕也軟了。

老夫人緩緩回過身來,孫媽媽繼續幫她捏肩。

「奴婢也是無意中聽到的,今兒鎮南侯去江家,是給江老太爺賠罪,江老太爺避過身子不讓,鎮南侯就笑道,怎的,還要老夫給你跪回來不成?老夫可是直說了,不跪你真要人給你下跪,趕明兒讓北兒來給你磕幾個響頭。」

「當時江老太爺就氣道,我還沒死呢,他給我磕哪門子的頭?鎮南侯也不生氣,只笑說,當然不是白磕頭的,北兒聰慧敏捷,只是這些年,久病於身,我怕他勞心傷神,也沒給他請過先生,都是他自己看書,你閑著也是閑著,就勉為其難的教教北兒為人處世的道理,這外孫女婿滿不滿意,你自己看。」

孫媽媽學起鎮南侯和江老太爺說話來,是學的有模有樣。

老夫人嘆道,「楚大少爺有病在身,以前不能勞心傷神,現在就能了?」

想到昨天,楚北救清韻,還吐了清韻一身的血,老夫人就高興不起來。

替江老太爺不值。

江老太爺位居太傅,皇子見了他都要恭謹行禮,見了皇上可以不下跪,卻跪鎮南侯,放下了尊嚴,就換回來這樣一樁親事,她要是江老太爺,都能氣吐血。

孫媽媽搖頭,「這奴婢就不知道了,鎮南侯堅信楚大少爺的病能治好,讓江老太爺對楚大少爺嚴厲些,該打打,該罵罵,不用心疼。」

「能治好,自然是好,」老夫人聲音透著惋惜。

孫媽媽繼續幫老夫人捏肩,說著話,打發時間。

老夫人閉著眼睛聽著,聽到什麼,老夫人眼睛猛然睜大,問道,「你說鎮南侯讓江老太爺教楚大少爺什麼?」

老夫人忽然說話,嚇了孫媽媽一跳,她趕緊回道,「制衡之術。」

老夫人心裡驚起驚濤駭浪來。

帝王之道,制衡之術。

制衡的目的是用來穩固皇權的,這是未來儲君才學的埃

鎮南侯怎麼讓江老太爺教楚大少爺學這個?

老夫人心中納悶,就聽孫媽媽繼續道,「鎮南侯原是想江老太爺教大皇子的,只是他被貶,不能入宮,大皇子又不能天天出宮,就教楚大少爺,將來由他扶持大皇子,給大皇子做謀臣,謀個從龍之功,封王不在話下,鎮南侯想的極好,卻被江老太爺笑了一頓,說他這個做祖父的,孫子還沒學會爬,就拿鞭子趕他跑了。」

老夫人聽得恍然,「原來如此,只是鎮南侯怎麼不讓江老太爺教楚二少爺?」

孫媽媽就捂嘴笑了,「楚二少爺是鎮南侯府嫡孫,可誰讓楚大少爺是江老太爺未來的外孫女婿,親疏有別。」

老夫人也笑了,「要是楚大少爺的病能治好,又能學得江老太爺幾分本事,加上鎮南侯府的權勢,何愁在朝中站不穩腳跟?」

孫媽媽也在笑,「想的都好,只是江老太爺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收學生的,要是楚大少爺他瞧著不滿意,只怕鎮南侯給他下跪,他都不一定教。」

主僕兩個,在屋子裡閑聊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有敲門聲傳來。

「老夫人,逸郡王求見三姑娘。」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