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七章 有病(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有病(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丫鬟稟告,孫媽媽驚訝了,心道,今兒還真是奇怪了,安郡王差了下人給三姑娘送養顏膏來,這才過去多會兒,逸郡王也跑來找三姑娘了?

這兩個郡王爺,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埃

老夫人頭疼的厲害,以往伯府想高攀都尋不到門,如今倒好,來了一個,又來一個。

「罷了,讓他們在清風亭見一面,」老夫人吩咐道。

孫媽媽沒有說什麼,桃花宴上,楚大少爺要逸郡王放棄比試,去給他釣魚,天不怕地不怕,連皇上的衣裳都敢用火燒的逸郡王照做了。

昨兒,三姑娘和若瑤郡主受驚時,除了楚大少爺和安郡王,逸郡王也在,他還是和楚大少爺一起的。

如此瞧來,逸郡王和楚大少爺應該是好友。

他求見清韻,還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見,不好回絕,也不敢回絕。

他貿貿然登門求見清韻,於禮不合,伯府答應清韻相見,也於禮不合。

不過暗處有鎮南侯府的暗衛守著,伯府不怕不能給鎮南侯府交代。

老夫人吩咐了,孫媽媽就走了出去,吩咐秋荷,讓她去通知清韻。

可憐清韻,剛回到泠雪苑,喜鵲沏了盞茶,冒著騰騰熱氣。

清韻有些口渴,等了半天,剛能入口。

好了,秋荷進來,稟告她道,「三姑娘,逸郡王求見你,老夫人讓你們在清風亭說話。」

聽到逸郡王三個字,清韻眼皮子不期然抖了兩下。

想到逸郡王的毒舌,說話毫不顧忌,清韻就腦殼一陣陣抽疼。不知道逸郡王特地來伯府找他是為了什麼事。

清韻沒有立刻就走,而是將手中茶喝了一半,方才起身。

清風亭。

是伯府最大的涼亭,它位於花園處,環境雅緻。

遠遠的,清韻就瞧見清風亭外,站了四個丫鬟。周總管帶著兩個小廝伺候著。

清韻走近。然後,她腦門就開始往下掉黑線了。

只見涼亭,石桌處。逸郡王正大快朵頤。

沒錯,他在大吃特吃。

清韻以為自己瞧花眼了,眼睛越睜越大。

一旁有小廝提醒道,「郡王爺。三姑娘來了。」

好了,小廝一提醒。

逸郡王噎著了。連連咳嗽起來。

小廝臉紅如猴屁股,趕緊端了茶給他,道,「郡王爺。您吃慢些。」

這裡不是王府啊,咱能顧著點形象么?

逸郡王喝了茶,還拍了胸口兩下。可見方才哽的不輕。

他看著清韻,指著桌子道。「別客氣,坐埃」

清韻,「……。」

小廝捂臉,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這裡是安定伯府,是三姑娘的家啊,哪有爺叫三姑娘別客氣的?

小廝尷尬的看著清韻,道,「三姑娘見諒,我家郡王爺昨兒在街上踹了安郡王一腳,回府之後,老王爺罰他三天不準吃飯,郡王爺餓了一天,才會這樣狼吞虎咽,形象全無。」

小廝說完,就聽逸郡王打著飽嗝道,「安定伯府的飯菜尾淮恚比王府的好吃多了。」

清韻扶額頭,笑道,「伯府的飯菜如何能跟王府比,郡王爺是餓極了,吃什麼都香。」

逸郡王端了茶,悠哉啜著,道,「閑著沒事,一會兒我們聊聊人生,談談理想,本郡王今兒說什麼也要蹭了晚飯,才回王府。」

清韻,「……。」

清韻抬頭,看了眼天上的太陽。

時值正午,她還沒吃午飯呢,逸郡王就想到蹭晚飯了,還聊聊人生?

逸郡王吃飽了,周總管過來,招呼丫鬟把飯菜端下去。

逸郡王見了他道,「你們都下去吧,這裡不用人伺候。」

周總管有些為難,他望著清韻。

清韻朝他點了點頭,周總管就告退了。

他走之後,逸郡王瞥頭看著他帶來的小廝成安,道,「你也離遠一點兒。」

成安看了逸郡王一眼,不敢忤逆他,乖乖的走了。

涼亭里,就剩下清韻和逸郡王,還有徐徐清風。

清韻望著逸郡王,問道,「逸郡王來找安定伯府找我,應該不只是蹭一頓午飯吧?」

聽到清韻這麼問,逸郡王笑了,他容貌俊朗,笑起來,烏黑的瞳仁里,眼裡深處有光芒綻放,恍若繁星閃爍。

他隨手一彈,青花瓷茶盞就發出清脆響聲,和他的笑聲混在一起,「本郡王來找你,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清韻挑眉,以逸郡王的身份和性情,能托他辦事的人不多。

恰巧,她認得一個。

就是不知道他托逸郡王來辦什麼事,直接讓暗衛傳話不就行了,何必繞這麼大一個彎子?

心中好奇,清韻望著逸郡王問道,「不知道楚大少爺托郡王爺來辦什麼事?」

逸郡王睜大眼睛看著清韻,「果然聰慧,本郡王都沒說是他,你就猜到了,不過,你肯定猜不到,他托我辦什麼事。」

說到最後,逸郡王嘴角噙著一抹邪笑,笑的清韻有些毛骨悚然。

清韻笑道,「我自然猜不到楚大少爺托郡王爺辦什麼事,但我想,這事必然很難,只有郡王爺能辦到。」

這句話,略帶奉承,捧的逸郡王眉開眼笑。

他站起來,不知道何時手中多了把紅玉骨扇,搖頭道,「事要說難,倒也不算難,只是本郡王內心有些抗拒。」

這麼說,清韻就更好奇楚北托逸郡王辦什麼事了,她問道,「什麼事叫郡王爺抗拒,還願意幫他?」

「他讓我搶他媳婦,也就是搶你,」逸郡王語不驚人死不休。

末了,還踩楚北一腳。「你說他是腦子有病,還是真的要不久於人世,在努力安排後事了?」

清韻,「……。」

逸郡王的話,讓清韻覺得頭暈的厲害,嘴角僵硬,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清韻不說話。逸郡王就看著清韻。從上到下打量。

那模樣,像是看清韻做他媳婦合不合適。

要說模樣,那是極美。雖然帶著面紗,他知道是因為臉頰有傷,他記得她的容貌。

要說性情,爽直大方。臉頰毀容這麼大的事,也不曾責怪過若瑤郡主。這份大度,難能可貴。

最最重要的是膽量,桃花宴上跪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就不說了,昨天驚馬。還被甩出馬車,命懸一線,若瑤郡主嚇的打擺子。臉色蒼白,回到寧王府。抱著王妃就一陣痛哭,昨天晚上,還做了噩夢,發起了高燒……再看她,還在大街上,就面色如常了,這樣子,也不像做過噩夢,膽大不怕死。

叫他欽佩的地方,當真是不少。

逸郡王點點頭,笑道,「我決定娶你了。」

清韻,「……。」

清韻凌亂著,她站起來,扯了嘴角道,「他為什麼要你搶我,還有我還沒答應呢。」

本來親事她就做不了主,就夠窩囊的了,誰叫她的親事是江老太爺求回來的,她退親,那是無情無義。

現在倒好,楚北還求別人來搶他未婚妻,清韻賭氣的想,他那腦袋,肯定是進門被門夾,爬窗被窗戶夾!

正氣著,偏逸郡王又澆了一把熱油,「他要權沒權,要勢沒勢,還是外室所出庶子,身份叫人笑話,你都願意嫁了,本郡王要權有權,要勢有勢,還有一副健壯的身軀,要說有什麼地方比楚北差一點,就容貌略差了一厘,這你都不願意,那本郡王可就要生氣了。」

一番話,聽得清韻又氣,又好笑。

什麼叫容貌比楚北就差了一厘?

能讓逸郡王承認這一厘,那楚北比他只怕要俊美十分了。

清韻煙眉淡掃,眸光閃亮如辰,她笑道,「就這樣一個要權沒權,要勢沒勢,還是外室所出庶子,身份叫人笑話的楚大少爺,郡王爺卻能受他之託,願意娶我,可見有他的人格魅力……。」

清韻還沒說完,逸郡王就打斷她道,「屁的人格魅力,那是本郡王有同情心1

清韻,「……。」

沒法溝通了有沒有?

清韻揉著太陽穴,不知道說什麼好。

正巧這時,有人來了。

周梓婷帶著丫鬟走過來,詫異道,「周總管,你站在這兒做什麼?」

周總管便給周梓婷行禮,回道,「三姑娘在涼亭陪逸郡王說話。」

周梓婷就望著涼亭了,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知道逸郡王來伯府的事,更知道他和清韻在清風亭說話。

方才故作驚訝,只是顯得她來這裡只是湊巧。

周梓婷邁步要過去。

周總管阻攔她,道,「表姑娘,郡王爺不許人靠近涼亭。」

周梓婷就有些不悅了,壓低聲音道,「是外祖母叫我過來的。」

周總管愣了一下,是老夫人叫表姑娘來的?

老夫人怎麼會叫表姑娘來見逸郡王呢,就是伯府嫡姑娘,嫁給郡王爺,身份都差了,何況是個表姑娘了?

周總管心中有疑,只是周梓婷說是老夫人叫她來的,他不敢再阻攔。

畢竟,不排除這樣的可能,要是逸郡王真的喜歡上表姑娘,要娶她,這對伯府來說是好事。

周總管將路讓開,周梓婷就走了過去。

她的丫鬟就沒有過去了。

周梓婷娉娉裊裊的上台階,進了涼亭,福身給逸郡王請安,「見過郡王爺。」

她聲音發嗲,逸郡王聽著,身子不自主顫抖了下,好像要炸毛。

瞧見他那樣子,清韻偷偷捂嘴笑,故意跟逸郡王作對似地,站起來迎接周梓婷道,「表姐來了,快坐。」

周梓婷點頭輕笑,順勢坐了下來。

然後抱歉道,「我是不是打擾了三表妹和郡王爺說話了?」

清韻訕笑,你都說服了周總管讓你過來,還坐下了,再問這話,是不是過於虛假了些?

她知道周梓婷打的什麼盤算,可是她失算了。

逸郡王性子爽直,還有些毒舌,她說話發嗲,還虛的很,逸郡王能看得上她才怪了。

正要回答周梓婷,逸郡王卻站了起來,道,「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說完,趕緊跑。

身後,清韻笑道,「郡王爺不留下吃晚飯了?」

逸郡王擺手,「不吃了,再不走,我剛吃的午飯都要被熏出來了。」

清韻愕然,沒明白逸郡王話中意思。

一旁周梓婷也炸毛了,「什麼東西,這麼臭?」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