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八章 蹭飯(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 蹭飯(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周梓婷說著,驚站了起來。

然後,清韻也聞到一股臭味。

臭的她當時就作嘔,趕緊把鼻子捂緊了。

那味道,她知道是什麼,是臭蟲的味道。

清韻趕緊離的遠遠的。

周梓婷見她走,也跟了過來,那股臭味又格外的明顯了。

那臭味,像是周梓婷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般。

周總管聽到涼亭動靜,趕緊過來。

嗅到臭味,他也把鼻子捂住了。

丫鬟也過來伺候。

周梓婷的丫鬟書蘭,剛站到周梓婷身後,就指著周梓婷的裙子,道,「臭蟲在姑娘裙子上1

一句話,引得周梓婷跳腳。

可是她能把臭蟲跳下來才怪了,她一屁股把臭蟲坐死了。

周梓婷臉紅如血,恨不得鑽了地洞好。

她怎麼會那麼倒霉,遇到臭蟲,還把逸郡王熏走了,他肯定以為她是個臭姑娘了!

想著,周梓婷就捂著鼻子跑了。

她得趕緊回去換衣裳,不然她要被熏死了。

周梓婷一走,逸郡王的小廝成安又回來了,他手裡拿著個錦盒,有些眼熟。

之前安郡王送來的錦盒,不正是長這樣的么?

成安望著清韻道,「郡王爺走的匆忙,他來伯府,也是給三姑娘送養顏膏的。」

清韻,「……。」

不是說養顏膏,極其珍貴,三年才得兩瓶嗎?

怎麼這些郡王送起來,就跟尋常人家送大白菜似地?

這是炫富呢還是炫富?

清韻遲疑不接,成安捧著錦盒。走到青鶯跟前,直接塞了過去。

然後對清韻道,「老王爺只許郡王爺出府兩個時辰,我得看著爺,怕他溜了。」

說著,胡亂一行禮,趕緊追著逸郡王走的方向跑去。

青鶯看著手裡的錦盒。望著清韻。「姑娘?」

清韻撫額,將青鶯遞過來的養顏膏接了,邁步朝春暉院走去。

逸郡王忽然來伯府。老夫人肯定想知道他來做什麼。

而且,他和安郡王一樣送了她養顏膏,這事該怎麼辦,還得老夫人拿主意才行。

只是。一會兒老夫人要問起來,她要怎麼回答呢?

說楚北拜託逸郡王跟他搶媳婦?

楚北做的出來。逸郡王也說的出口,可是她臉皮沒那麼厚埃

一路上,清韻都在想搪塞之詞,可是等她饒過屏風進屋。都沒想到好理由。

屋內,老夫人正在喝茶。

紅綃在幫老夫人捶腿,見清韻請安。老夫人擺手,她便退到一旁站著。

老夫人把茶盞放下。望著清韻,問道,「逸郡王忽然來訪,找你何事?」

老夫人看見了清韻手中錦盒,她沒有在意。

清韻眸光落到錦盒上,紅著臉,望著老夫人道,「逸郡王來,也是給我送養顏膏的。」

老夫人眉頭一皺,「也是送養顏膏給你?」

清韻點頭,表示她沒有聽錯。

老夫人眸光就凝緊了,「除了送養顏膏,就沒說點別的?」

清韻就嗡了聲音道,「他說昨兒在街上救我和若瑤郡主時,不小心踹了安郡王一腳,被獻王爺罰三天不許吃飯,他是借著送養顏膏的機會出王府,來伯府蹭飯……。」

逸郡王餓的事,老夫人知道。

丫鬟領著他去清風亭,給他端茶,他就問丫鬟,「有飯菜沒有,端兩盤子來。」

丫鬟就趕緊來稟告她了,正巧是午時,大廚房在做菜,沒有耽擱逸郡王用飯。

只是,逸郡王辛苦跑這一趟,只是為了蹭飯嗎?

為了蹭一頓飯,就送養顏膏這等貴重之物?

清韻這麼說,老夫人是不信的。

只是清韻一臉真誠,絲毫看不出來她在撒謊。

老夫人就在心中揣度了,安郡王送養顏膏送的莫名其妙,逸郡王更是莫名其妙。

要說安郡王是存了傾慕之心,難道逸郡王也有這樣的心?

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自己的孫女,她清楚,還沒那麼大的魅力,能讓兩位郡王都為之傾倒。

清韻見老夫人不說話,就出聲道,「祖母,這藥膏怎麼辦?」

老夫人望著錦盒,眸底有抹無奈,「祖母也不知道怎麼辦,全交給暗衛吧。」

清韻點點頭,然後就福身告退了。

出了春暉院,青鶯就忍不住咕嚕道,「姑娘,你說兩位郡王爺到底想做什麼呢?」

清韻搖頭,「我要知道就好了。」

雖然逸郡王是說楚北要他搶她,可她並不相信。

青鶯跟著清韻走,走到半道,她又憋不住了,「姑娘,你說這傳的神乎其神的養顏膏到底長的什麼樣呢,比姑娘調製的藥膏還要好么?」

別說青鶯好奇了,清韻也好奇著呢。

三年才進貢兩瓶的極品祛傷疤葯,是進貢給皇上用的,偏偏皇上還一身的傷疤,這不是打臉么?

她倒,這藥膏是不是空有虛名。

清韻打開錦盒,把玉瓶拿出來。

青鶯拿著錦盒,清韻打開瓶塞,置於鼻尖輕嗅。

她眉頭皺了皺,怎麼什麼氣味都沒有?

不應該埃

清韻又嗅了幾下,還是沒聞到一點氣味。

要不是她能嗅到一旁的花香,真懷疑她是不是沒了嗅覺了。

清韻將玉瓶傾倒,將裡面的東西倒在手心。

白皙無骨的手,像清晨蓮葉,托著露珠,在晨曦照耀下,散發著光澤。

青鶯瞧的驚呼,「姑娘調製的藥膏晶瑩剔透,泛著淡淡的葯香,這藥膏,純凈的不見一點雜質呢,嗯,也聞不見香味,太神奇了,難怪三年才得兩瓶呢。」

清韻嘴角猛抽。

這笨丫鬟,這哪是葯埃

根本就是水好不好!

逸郡王巴巴的跑一趟,就送她一玉瓶的水?

他和楚北到底玩的什麼把戲?

還只是純粹的逗她玩,亦或者真的只是來伯府蹭一頓飯?

清韻想不透,她把手一抖,將手心的水抖乾淨。

青鶯驚呆了,「姑娘,這是葯啊,你怎麼……。」

清韻腦門有黑線了,「有這麼笨的丫鬟,我需要靜一靜。」

說著,清韻把玉瓶裝錦盒裡,拿著錦盒便走。

身後,青鶯摸不著頭腦,她怎麼笨了?

清韻邁步進泠雪苑,才邁過院門檻,就見喜鵲在內屋前踱步。

一旁紫箋端著銅盆,苦著張臉道,「喜鵲姐姐,你還讓不讓我進屋擦桌子埃」

喜鵲紅著臉道,「現在還不行,姑娘沒回來……。」

說著,她就瞧見了清韻,心上一喜。

瞧喜鵲那高興勁,用膝蓋想,清韻也知道楚北在她屋內。

他還敢來!

一會兒,看她不氣死他!

ps: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