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九十九章 沒理(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 沒理(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打定主意好好氣一氣楚北,可是一進門,先受氣的卻是她自己。

站在珠簾外,便瞧見楚北正在她屋內用飯。

吃的差不多了,衛風在幫楚北盛湯。

清韻原就生氣了,乍一見人家將她的午飯吃了,那火氣蹭的一下就從心底燒到了眉頭。

唰的一下,清韻打了珠簾進去,怒視楚北。

楚北瞧見了,他一手接過衛風端給他的羹湯,拿湯勺輕輕攪著,隨口問道,「逸郡王惹到你了?」

清韻險些氣暈,不過她努力忍著,嘴角微揚,發自肺腑的笑道,「怎麼會,逸郡王風度翩翩,又爽朗大方,我們相談甚歡,他說要娶我,我答應了。」

清韻是看著楚北說的,她越說,楚北的眼神越沉,眸底深處有火苗在跳躍,似乎要灼燒她。

清韻還嫌他氣的不夠,笑道,「逸郡王說是你拜託他娶我的,也就是你不反對我嫁給他了,你幫我跟逸郡王牽紅線,我不知道該怎麼感激你,對了,這飯菜夠不夠,要不要我再叫廚房做幾個送來?」

清韻語氣溫和,清脆動聽,卻把楚北氣的夠嗆。

「我吃飽了1楚北語氣不慍。

連羹湯都沒喝一口,就擱在了桌子上。

清韻眸底劃過一抹淺笑,她坐在一旁的小杌子上,把玩著帕。

衛風站在一旁,眼睛睜大,緊緊的盯著清韻,想從她臉上看出真假來。

清韻嬌容溫婉,眼睛清澈如水,別說怒氣了。甚至還帶了一絲感激不荊

衛風心底就打鼓了,逸郡王行事古怪,喜歡率性而為,做事顧頭不顧尾,他說娶三姑娘,還真不一定是假的埃

逸郡王身份尊貴,甩爺好幾條街。整個京都。只有他不想娶的,還沒有他娶不到的。

可是三姑娘會是那等被榮華富貴迷住心眼的人嗎?

衛風在懷疑,卻聽楚北沉了嗓音道。「你先出去。」

「是。」

衛風應了一聲,就跳窗走了。

衛風走後,清韻瞥了楚北,轟人道。「你也吃飽喝足了,該走了吧?」

楚北有些來氣。他穩坐不動,一雙耀如星辰的眼睛,緊緊的凝視著清韻。

清韻也望著他,毫不退卻。臉上還寫了幾個字:我說的是真的,不信拉倒!

楚北笑了,那笑容從嘴角映到眸底。好像碧潭中,一朵幽蓮。清然綻放,看的清韻有些回不過神來。

擁有這樣漂亮的唇瓣,和一雙攝人心魄的眼睛,不知道容貌該是何等俊美?

想到衛風說看他的容貌,會死,清韻的好奇心瞬間熄了一半。

她哼了鼻子道,「有什麼好笑的?1

楚北的眸光沒有從清韻臉色移開,「我和逸郡王認識快十二年了,你以為你說的,我會信?」

聞言,清韻兩眼一翻,「別說認識十二年,有些人,你就是認識一輩子,你也不見得就了解他。」

她又沒有撒謊,逸郡王確實說要娶她,只不過她沒有答應罷了。

只是她沒想到,楚北和逸郡王認識快十二年了,他今年也才十八歲,也就是六歲的時候就認識逸郡王了?

這交情當真不淺啊,難怪能使喚的動逸郡王放棄比試,幫他釣魚了。

想著,清韻覺得眼前有些暗。

她抬眸,就見楚北站在她跟前,他在解腰間玉帶。

清韻見了一愣,忙站了起來,紅了臉道,「你想幹嘛?」

楚北瞥了清韻,賭氣道,「這不是很明顯嗎,將生米煮成熟飯,免得有人打你的主意1

清韻臉紅的能滴血了,方才進門故意氣人的氣勢早蕩然無存了。

她轉身要跑。

可是楚北身子一閃,就將清韻的去路堵住了。

清韻跑的急,一時剎不住腳,直接撞楚北懷裡去了。

這哪裡是逃啊,分明就是投懷送抱。

清韻又羞又惱,氣罵道,「想死,就死遠點兒,別死在我的泠雪苑裡1

都叮囑過他多少回了,安心養病,別有事沒事就動武功,不用武功會死啊!

楚北悶著聲音道,「你要再故意氣我,等不到毒發身亡,我就先被你氣死了。」

清韻用力掙扎,窘紅了臉,氣道,「那是你氣我在前,我只不過是禮尚往來罷了。」

楚北低笑,捏著清韻的臉,道,「嘴硬的很,你不是大夫嗎,不知道不應該氣病人嗎?」

清韻氣大了,「你還是男人呢,好男不跟女斗,你不照樣跟我一個弱女子一般見識?1

楚北愕然失笑,「牙尖齒利,叫人無從辯駁。」

他這算是服軟了。

清韻哼道,「你無從辯駁,那是因為你沒理1

楚北,「……。」

碰到清韻,他詞窮了。

被桎梏在懷中,清韻渾身不自在,她想掙脫開。

可是動了兩下后,清韻臉更紅了,她清楚的感覺到有東西頂著她小腹。

她不傻,知道那是什麼,更何況,耳邊還有低悶聲。

清韻嚇住了,他方才解腰帶,不會真的想來硬的吧?

這姿勢太危險了,清韻忙道,「我口渴,想喝茶。」

楚北也尷尬著,他方才解衣,是被清韻氣壞了,也存心的氣氣她,逗她玩的。

誰想到,清韻多動了兩下,他就有反應了,只是她一個大家閨秀,應該不懂吧?

想著,楚北就鬆開了胳膊。

從楚北懷中出來,轉身時,清韻輕呼了兩口氣,趕緊端起茶盞,猛灌了兩口。

然後把話題岔開,道,「是你讓逸郡王給我送的養顏膏?」

楚北也坐下了,耳根通紅。和銀色面具對比鮮明,他給自己倒茶,點頭道,「是我讓他送的。」

清韻無語,「你送葯就算了,有必要給我送一瓶子水來嗎?」

楚北將茶壺放下,才抬眸望著清韻。道。「養顏膏用完了,就裝了些清水送來。」

清韻撫額,沒有就算了。她又不是一定要養顏膏,可用完了,就送一瓶子清水來,她倒是要問問了。「你們是送葯來,還是存心來氣我呢?」

就那一玉瓶的清水。洗臉都嫌不夠好不好!

楚北也知道這樣做太過分,只得解釋道,「送養顏膏不是目的,目的是叫人知道。逸郡王也給你送了養顏膏。」

清韻抬眸望著天花板,不讓楚北瞧見她腦門上成摞的黑線。

她到底遇到的是怎樣一個奇葩啊,送葯不是送給她用的。而是送給別人看的,她怎麼覺得心肝胃疼的厲害。要氣出內傷來了。

還說他會被她氣死,還不知道誰先氣死誰呢。

深呼兩口氣后,清韻的眸光從天花板上挪到楚北身上,問道,「讓大家知道逸郡王也給我送來養顏膏之後呢?」

楚北搖頭,「我還弄不明白,安郡王為何好端端的給你送養顏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清韻在心中一嘆,她就知道逸郡王送她養顏膏和安郡王有些關係。

天知道,安郡王怎麼好端端的給她送養顏膏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埃

「過幾日,就知道安郡王打的什麼算盤了,」楚北聲音有些飄忽。

清韻點頭,然後望著楚北,問道,「安郡王和你有仇嗎?」

楚北正端茶盞,聞言,手滯了下,搖頭道,「我只是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如何招惹的上安郡王,和他有仇的是大皇子。」

清韻心中瞭然,笑道,「關於立儲謠言,我也有所耳聞。」

有人的地方,就難免爭鬥,更何況是皇家,爭的是君臨天下的位置,哪怕爭個頭破血流也在所不惜埃

楚北望著清韻,眸光微暗,「那些謠言,並非空穴來風,你覺得,皇上應當立大皇子為太子,還是應該傳位給安郡王?」

清韻聳肩一笑,「按理自然是立嫡長子了,可要都依理來,也就沒爭鬥了,不過,不論皇上立誰為太子,和我關係都不大。」

清韻答的隨意,楚北笑了。

笑容肆意歡愉。

只是說出口的話,就不那麼歡愉了,「有時候,你不想爭,也不想斗,卻被形勢逼著,不得不去爭鬥。」

清韻臉紅了,她剛剛說話,好像直接把大腦饒了過去。

自古成王敗寇,若是將來登基的是安郡王,鎮南侯府能有好下場?

只怕整個鎮南侯府都會被滿門抄斬,很不幸,她是未來的鎮南侯府大少奶奶。

她如何能倖免,關係如何不大?

她想的太簡單了啊,可對朝廷爭鬥,她不感興趣埃

她望著楚北,問道,「那安郡王送我的養顏膏,我該怎麼辦?」

楚北望著清韻道,「我先帶走。」

清韻就去拿轉著養顏膏的錦盒,遞給楚北。

楚北剛要接,門吱嘎一聲打開。

喜鵲進來道,「姑娘,大夫人找你有事。」

清韻眉頭皺緊,有些不耐煩,不知道大夫人找她有什麼事。

她不想去,可是大夫人派了人來請,不去又不行。

拜託,她還沒吃午飯好不好!

清韻帶著不悅,邁步朝前走。

走到珠簾處,她再回頭,屋內哪還有楚北的人影,早不見了。

神出鬼沒的!

屋外,有一個青裳丫鬟等在那裡,見了清韻,福了福身子,就在前面帶路。

清韻帶著青鶯去紫檀院。

路上,青鶯殷勤的拉著丫鬟說話,笑道,「不知道大夫人找三姑娘是有什麼事?」

丫鬟嘴巴緊的很,搖頭笑道,「奴婢也不知道呢,不過二姑娘和四姑娘,還有表姑娘都在大夫人那裡。」

ps: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