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章 不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不爽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紫檀院。

院內,繁華盛開,春色融融。

清韻進院時,正巧見到兩丫鬟捧著花盆走過去。

盆內栽著瓜葉菊,花色繁艷。

葉子層層疊疊,竭力伸展自己的身軀,讓自己立得舒服點。

清韻喜歡瓜葉菊的青蔥如故,即便在蕭瑟的秋日,它依然保持自己蔥蘢的本色。

大夫人院子里,栽了不少的瓜葉菊,還有西府海棠、紫玉蘭。

清韻隨著丫鬟邁步上台階,進了正屋。

饒過屏風,清韻便見到大夫人坐在圓桌前,她手裡拿了幾張紙,瞧得仔細。

沐清芷、沐清雪還有周梓婷則站在一旁,像是怕打擾了大夫人似地,都沒說話。

見到清韻過來,丫鬟提醒大夫人道,「三姑娘來了。」

大夫人這才抬眸,那一瞬間,一抹凌厲冷芒掃過,射在清韻身上,有些刺骨的冷。

但是再眨眼,又好像是錯覺似地。

但清韻確定,那不是錯覺。

她上前,恭謹的請安,然後問道,「不知道母親傳清韻來,可是有什麼事?」

大夫人把紙放下,端起茶盞來。

沐清雪就過來,拉著清韻笑道,「三姐姐,是這樣的,五妹妹在桃花宴上,許諾要送給那些大家閨秀桃花木屋,還換了樣式送,可是府中下人在街上找了一上午,都沒見到有賣的,可是五妹妹許諾了,就不能食言,得想法子補救,那一天。我們也只是匆忙的瞧了桃花木屋兩眼,只憑著印象,大概的畫了個圖紙,桃花木屋是你的,你觀察的肯定最細緻,你將圖紙畫出來,讓府里下人照著做。至於樣式不同。表姐說,將下面的木桃花換成梅花,蘭花。做些細微變動,也算是做了更改。」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個好辦法。

雖然有些換湯不換藥的感覺,可沒別的辦法。只能這樣了,保證面子上過得去就成了。

不過沐清芷她們能幫忙。都盡量幫了,她再撇清,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清韻上前,將桌上的圖紙拿起來看著。圖畫的和她當日做的,有七八成像了。

清韻不好推脫,就提筆蘸墨。在圖紙上做了幾處修好,然後道。「我記得,木屋好像是這樣的。」

沐清雪就站在一旁看著,連連點頭,「對,就是這樣的。」

大夫人看了兩眼,就交給了丫鬟碧春,「拿去叫木匠照著這樣式做一百個。」

她剛吩咐完,就有丫鬟進來稟告道,「大夫人,尚書府大太太來了。」

大夫人眉頭微皺,她怎麼來了?

她還想問問養顏膏的事呢。

大太太登門,大夫人只能去迎接了。

沐清雪望著沐清芷道,「堂嬸娘來,肯定是有事,咱們去瞧瞧吧?」

沐清芷嘴角帶笑,尚書府來伯府,炫耀居多,再不就是存心的氣老夫人和大夫人,沒別的事了。

幾人帶著好奇,跟著大夫人出門,迎接大太太。

說是迎接,其實大夫人撲了個空,大太太沒等大夫人去迎接,她直接去了春暉院。

好在丫鬟及時稟告,不然大夫人要白跑一趟,非得氣死不可。

沒輒,大夫人又趕到春暉院了。

進門,大夫人就笑了,「堂嫂來,丫鬟稟告了我,我還特地去接你,誰想撲了個空。」

大太太站起來,跟大夫人互相見禮,笑道,「心急,就顧不得規矩禮節了。」

大夫人挑眉,「心急?堂嫂心急什麼呢?」

大太太嘆氣道,「還不是染兒,傷了下顎,傷疤遲遲不退,一日總要照個十七八回的鏡子,也氣上個十七八回,這不,聽說安郡王和逸郡王給清韻送了兩瓶子養顏膏來,非要我來討一瓶回去。」

老夫人眸底微沉,沐千染是傷了下顎,可伯府賠償了兩萬兩銀子,現在又來要養顏膏了,那點點傷痕,不細看,根本就瞧不見。

大夫人坐下來,笑道,「女兒家愛美,容不得臉上有瑕疵,咱們這些過來人,也理解她。」

大太太搖頭,無奈道,「我是被她吵的沒輒了,幸好清韻有兩瓶子養顏膏,不然我還真不好意思張這個口。」

她說著,大夫人就在心底冷笑了。

你不好意思張口?

這是有兩瓶子,便是只有一瓶,你也會來分半瓶走。

當真是嘴長她身上,話隨她說了。

老夫人聽得不慍,端起小几上的茶盞,拿起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著。

氤氳霧氣,帶著茶香,抹去了三分怒氣。

老夫人呷了口茶,才道,「清韻已經定了鎮南侯府楚大少爺的親,安郡王和逸郡王送養顏膏給她,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都於禮不合,清韻收不得,那兩盒養顏膏,我叫人送去鎮南侯府了。」

大太太怔住,「全送去了?」

她的聲音透著些不愉快,她急巴巴的趕來,就是為了養顏膏,誰想養顏膏都沒了。

老夫人點頭,「沒有留下一點。」

大太太的臉,就拉的有些長了。

清韻站在一旁,見了就心裡不爽了,好像她沒給沐千染留一玉瓶養顏膏,就對不起沐千染似地。

清韻上前一步,望著大太太問道,「嬸娘,染堂姐臉上的傷當真那麼難消嗎?我賠償了她兩萬兩,夠不夠用?」

清韻語氣輕柔,態度虔誠,叫大太太不好甩臉色。

加上清韻臉也受了傷,還比沐千染的嚴重,算是遭了報應了。

她嘆氣道,「我也不知道夠不夠用,這才幾天,已經用了三千兩了,一點好轉的跡象都沒有。」

大太太說她的,一群人都翻白眼。

這明顯是假話好不好,這才幾天啊,就用了三千兩了?

不過,用了三千兩,還剩下一萬七千兩呢。

清韻看著大太太道,「昨兒,鎮南侯府給我送了一瓶子藥膏來,說是花了一萬兩買的,我用了一日,效果極好,染堂姐要不要試一試?」

大太太點頭,道,「那你將藥膏拿來,我拿回去給染兒試試。」

清韻無語,都說了是一萬兩買的,她毫不猶豫就要她拿來給沐千染,她說的出口。

葯給沐千染治好了,那沐千染不是憑白落下一萬七千兩?!

老夫人聽著,臉也沉的厲害,她道,「那怎麼行,清韻的葯,是鎮南侯府送的,給她恢復容貌用的,要是給了染兒,那清韻怎麼辦,左右染兒還有一萬七千兩買葯,拿一萬兩出來,叫清韻托鎮南侯府買一瓶,應該不是難事。」

大太太知道老夫人生氣了,但是她並不在意,染兒毀容,是清韻害的,她有那責任幫她恢復容貌。

她在乎的是葯有沒有效果。

「那藥效果當真好?」大太太有些不信。

清韻笑道,「我試過了,效果不錯,鎮南侯府送來的,我想差不了吧?嬸娘要是擔心錢花了,卻沒什麼效果,可以再等五日,五日後,我的臉就恢復如常了,我的臉傷的比染堂姐重,要是我都治好了,沒道理染堂姐的治不好不是?」

清韻語氣溫和,透著自信。

大太太有些信了,她就算不信清韻,也該相信鎮南侯府不是?

只是一萬兩銀子,買一瓶子葯,叫她如何捨得?

而且,沐千染的臉,恢復的差不多了,根本用不到一瓶子,買了也是浪費。

可她找清韻要,就算清韻肯,老夫人也不肯埃

大太太在權衡,房樑上,衛馳臉有些冷。

屋子裡的談話,他聽得一清二楚。

三姑娘傷了沐尚書府大姑娘的臉,還是傷在下顎,還比三姑娘昨天傷的要輕,居然賠償了兩萬兩?

她可知道兩萬兩能辦多少的事了!

賠償了錢不算,還要三姑娘把葯給她用?

而且,三姑娘性子溫和,不是喜歡惹事的性子,必定是被人冤枉了。

衛馳越想越氣,最後,他身子一閃,就消失在了屋內。

清韻說完,就坐下了。

大夫人的眸光一直打量著她,眉頭隴緊,眸底有一抹若有似無的狠辣之色。

當真是小覷她了,攀上了寧王府若瑤郡主,定了鎮南侯府的親,安郡王和逸郡王都上趕著給她送稀罕少見的養顏膏來。

清韻的本事,叫大夫人心驚。

大太太來,只是為了養顏膏,現在養顏膏沒了,她小坐了片刻,就走了。

大夫人送她出門。

清韻和沐清芷幾個陪著老夫人坐了會兒,老夫人乏了,她們也都福身告退了。

出了春暉院,清韻邁步下台階。

周梓婷嘆道,「時間過得真慢啊,還不入夜。」

沐清芷笑道,「入了夜,也會擔憂的睡不著覺。」

沐清雪就笑道,「要不我們去流韻苑針線吧,一朵牡丹下來,不晚也晚了。」

周梓婷點頭叫好,「不牡丹,下棋作畫也好啊,總要找些事做,打發時間。」

幾人約好,去流韻苑玩,沒有要算上清韻的意思。

幾人有說有笑的,沐清芷還挑釁似地撞了清韻一下。

青鶯鼓著腮幫子,氣撅了嘴,問清韻,「姑娘有沒有撞疼?」

清韻搖頭,正要說沒事。

那邊,秋兒火急火燎的奔進來,大喘氣道,「不好了,五姑娘出事了1

ps: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