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零一章 抗拒(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抗拒(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一句話,怔住了多少人。

丫鬟婆子都停下手中的活,望著秋兒。

沐清芷上前兩步,問道,「五妹妹出什麼事了?」

秋兒臉有些紅,但紅著透著一絲的慘白,像是受到了驚嚇。

周梓婷催她,秋兒不敢隱瞞,就道,「大廚房給五姑娘送了些吃的去,五姑娘就在佛堂內用飯,她越吃越生氣,將手裡的雞腿丟了,砸到供桌的燭台,燭台滾了下來,驚了房樑上過路的老鼠,老鼠掉了下來,摔死了……。」

老鼠摔下來,死的那叫一個慘埃

沐清柔嚇的一跳,再不敢多待,轉身就跑。

可是跑的太急,踩到了自己的裙擺,絆倒了門檻,直接摔了下來。

她的臉從粗糙地面滑過,傷的有些嚴重。

周梓婷幾個聽呆了,她們還以為沐清柔是罰跪,太累扛不住暈了。

誰想到,她罰跪,大廚房還給她送吃的去,還有雞腿?

跪了一夜,膝蓋酸疼不止,哪有力氣跑啊?

可見她罰跪根本就是假的!

在佛堂吃葷,那是大不敬,活該受驚摔倒!

幾人心裡幸災樂禍,巴不得沐清柔就此毀了容,可嘴上都在擔憂,「五妹妹怎麼這麼倒霉,我們去瞧瞧她吧。」

說著,幾人就邁步朝佛香院走去。

青鶯有些興奮,望著清韻道,「姑娘,我們去不去看?」

清韻用行動答覆青鶯,她去看熱鬧。

她不去,那是不關心府中姐妹,還不知道怎麼被人數落呢。

不等她們走到佛香院。半道上,清韻就聽到了沐清柔的哭聲。

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埃

兩婆子抬著她,急快著腳步走過來,都沒停,就直接抬走了。

匆匆一瞥,只見到沐清柔右邊臉,滿是血。身上都是灰土泥巴。有些凄慘。

婆子腳步快,清韻是追不上的,但也轉身跟著走。

只是才走了兩步。身後就有陰陽怪氣聲道,「都怪有些人心太硬,要是早早的免了五妹妹的罰,五妹妹怎麼會這麼倒霉?要是就此毀了容。不知道某些人會不會因此良心不安?」

是沐清芷的說話聲。

清韻轉身看著她,冷笑一聲。「我還從未想過,二姐姐是這樣是非不分的人,五妹妹倒霉,你不怪那隻老鼠。不怪大廚房給她送飯菜,偏偏怪到我頭上來,你怎麼不說五妹妹不該將我的桃花木屋據為己有。不然什麼事都不會有?1

沐清柔倒霉,是她自己造成的。是大夫人對她的寵愛造成的!

她們不敢怨大夫人,不敢說沐清柔的不是,就把矛頭對準了她,才在老夫人跟前給了她一次教訓,還不夠呢。

這一回,不知道老夫人作何想。

沐清柔傷了臉,她固然心疼,但是沐清柔為什麼受傷,說出去叫人笑話埃

罰跪佛堂,居然還能吃雞腿,這是哪門子的罰跪?

這是陽奉陰違!

堂堂伯府,就是這樣執行家規的,當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

有些人,當真是不作不死埃

再說,大夫人送大太太出府,兩人一路說話,走的很慢。

才走到二門呢,就有丫鬟將沐清柔受驚傷了臉的事稟告大夫人。

大夫人當時就丟了大太太,趕緊去看沐清柔。

大太太今兒來伯府,沒討到好,心裡有氣,誰想到臨走,還能看一回熱鬧。

尚書府也沒什麼急事,她就索性留下來看熱鬧。

大夫人三步並兩步趕到芙柔苑。

還沒進門,就聽到沐清柔的哭聲,心疼的她心都揪到了一處。

她趕緊進屋,坐到床邊。

沐清柔撲到她懷裡,大夫人安慰她道,「別怕,不會有事的。」

沐清柔不擔心會死,她只哭著問,「娘,我會不會毀容,我不要毀容……。」

沐千染傷了下巴,都急的跳腳,這麼多天還不好。

她臉火辣辣的疼,她方才照鏡子了,傷的有沐千染的十倍重,她肯定會毀容的。

清韻站在一旁,她身側是周梓婷。

她捂著胸口,疼的呲牙。

方才她們進來時,沐清柔正照鏡子,對著鏡子大發脾氣,桌子上的東西,一陣亂摔。

好巧不巧的,胭脂盒砸在了周梓婷胸前,當時就疼的她只叫。

只是沐清柔氣頭上,又傷的那麼嚴重,她也不是故意砸她,有氣都沒地方出。

大太太隨後進屋,看著一地的狼狽,眉頭皺緊。

她走近,看見沐清柔臉上的傷,她倒抽了一口氣,「怎麼傷的這麼重?」

她語氣驚訝,帶著同情。

可憐大夫人,剛哄的沐清柔別哭,聽大太太一說這話,沐清柔的哭聲更大了。

大夫人瞥頭狠狠的瞪了大太太一眼。

大太太沒有說什麼,但眸底有笑。

當真是報應,清韻推倒染兒,她沐清柔才是始作俑者,幹了壞事,不知道悔過,還去染兒跟前湊熱鬧,沒想到她也有摔了的一天吧。

大夫人安慰沐清柔別哭,然後吼道,「大夫呢,怎麼還沒來1

丫鬟顫巍巍的回了一句,「已經去請了,一會兒就來。」

大夫人一肚子火氣,見清韻她們杵在屋子裡,火氣更旺,「都給我出去1

聲音冰冷,眼神如刀。

沐清芷幾個還從未見大太太這樣憤怒過,不敢再留,胡亂福了福身,就都出了屋子。

大太太知道大夫人生氣,她是長輩,不好在小輩傷口上撒鹽,也出了屋子。

不過,她沒有回去,而是在芙柔苑正堂喝茶。

清韻幾個也在正屋。都沒有走。

一盞茶后,丫鬟就將大夫請了來。

來的有些急,大夫有些氣喘不止。

大夫進屋后,老夫人也來了。

她一來,正巧聽到大夫道,「五姑娘的臉傷的有些嚴重,怕是要留疤。」

老夫人心提了起來。看大夫人的眼神。要多冷,就有多冷。

沐清柔為什麼受傷,老夫人一清二楚。

她更知道。沒有大夫人的命令,大廚房不敢違逆她,給沐清柔送飯。

大夫人知道,她惹怒了老夫人。可是現在她顧不了那麼多了,問大夫。「當真沒辦法了嗎?」

大夫搖頭,「或許太醫院太醫有辦法。」

老夫人就吩咐孫媽媽道,「拿伯爺的請帖,去請太醫來。」

孫媽媽趕緊去辦事了。

沐清柔在哭。大夫人趕緊安慰她。

碧春在一旁,提醒道,「大夫人。養顏膏肯定能恢復五姑娘的容貌。」

大夫人聽得一怔,她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

只是養顏膏。清韻給了鎮南侯府埃

大夫人望著清韻,吩咐道,「快將養顏膏討回來1

聽著大夫人的命令,清韻心中不慍。

安郡王送的養顏膏,天知道他什麼目的。

逸郡王送的只是清水,有屁用埃

拿人家的手短,用了養顏膏,後果誰承擔,她能指望沐清柔嗎,還不是她自己?

清韻望著老夫人。

老夫人眉頭緊鎖,她沒有大夫人那麼衝動,那養顏膏不是清韻的,可以隨意碰。

只是沐清柔的臉受傷,總不能看著她毀容。

老夫人望著清韻道,「將鎮南侯府給你送的藥膏先拿來,看看有沒有用。」

清韻看著老夫人,臉上有些抗拒。

老夫人看了清韻一眼,眸光落到沐清柔身上,道,「若是清柔能用到,伯府會給你再買一瓶。」

有這話,清韻就滿意了。

她福身道,「清韻這就回去給五妹妹拿藥膏。」

清韻出了屋子,青鶯緊隨其後。

等出了院門,青鶯四下瞧瞧,才不滿道,「為什麼要幫五姑娘,又不是什麼好人1

清韻輕嘆,哪是她想幫啊,是不得不幫。

誰叫她話說在前頭了,能幫沐千染買,還能不幫沐清柔買?

不過想到一萬兩,或許還不止一萬兩,清韻心情又好了不少。

她邁步往前走,青鶯撅著嘴,四下張望。

遠處,有一米分裳丫鬟,拎著裙擺跑過來,神情焦灼。

青鶯眼睛眨了下,道,「那不是大堂姑娘的貼身丫鬟喜兒嗎,她怎麼跑的那麼急?」

聽青鶯這麼說,清韻也瞥頭看了眼。

確實是喜兒,那樣子,像是沐千染出了什麼事似地。

清韻聳聳肩,邁步回泠雪苑。

她回了內屋,把梳妝台前,一胭脂盒拿在手裡。

看著胭脂盒,清韻眼角跳了下。

一萬兩銀子的藥膏,用這樣普通的胭脂盒裝,太不搭調了。

她吩咐青鶯道,「將昨兒若瑤郡主送我的葯倒下來,把瓶子洗乾淨,拿來。」

青鶯點點頭,就忙去了。

清韻等了半天,青鶯才拿了瓶子跑進來。

她一臉笑容,道,「姑娘,你猜大堂姑娘出什麼事了?」

清韻從她手裡接藥瓶,笑道,「能出什麼事?」

青鶯捂嘴笑,「她也毀容了,聽丫鬟說,大堂姑娘午睡起來,對鏡梳妝,手中金簪一抖,就劃破了臉頰,傷的有些嚴重。」

清韻怔住,「這麼巧?」

青鶯連連點頭,「可不是就這麼巧了。」

可憐大太太還有些幸災樂禍,誰想轉過臉,堂姑娘也出事了。

喜鵲站在一旁,聽得眼神微閃。

清韻轉身,正好見到她不對勁,不由得問道,「怎麼了?」

喜鵲湊到清韻耳邊,咕嚕道,「今兒衛馳問奴婢,姑娘你傷了堂姑娘,賠償兩萬兩銀子的事……。」

提起這事,喜鵲就來氣。

當著衛馳的面,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

然後,五姑娘就傷了臉。

再然後,堂姑娘也毀了容貌。

她能相信這一切跟衛馳無關嗎?

ps:第三更送到了哈,繼續求月票~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