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零二章 如初(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如初(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輕撫額頭,嘴角微唬

用膝蓋想,也知道這事就是衛馳乾的。

只是他這速度未免也太麻溜了些吧?

不過,這倒是給她出了口惡氣。

清韻走到窗戶旁,探出腦袋,左右望了望,最後眸光落到一棵大樹上。

然後,從樹上跳下來一黑影,一身黑衣勁裝在陽光下,氣勢凜然。

衛馳縱身一躍,就到清韻跟前停下了,問道,「三姑娘找屬下有事?」

清韻清澈明凈的眸底,閃著瑩潤笑意,問道,「沐清柔和沐千染臉受傷,是不是你……?」

清韻話未問完,衛馳就道,「尚書府姑娘是屬下乾的,府上五姑娘,是個意外,屬下還未出手,她就那樣了。」

衛馳敢作敢當。

是他做的,他認。

不是他做的,他不邀功。

不過,沐清柔倒霉,雖然他沒有直接出手,卻和他有脫不了的干係。

那在房樑上跑的老鼠,不是被沐清雪嚇掉下來,是被衛馳嚇的。

那隻倒霉老鼠正在房樑上爬啊啃啊,玩的不亦樂乎,衛馳縱身一躍,就上了房梁。

四目相對,衛馳眸光森冷,透著寒光。

那老鼠一驚,轉身要逃,結果倒霉的腳下一滑,就摔了下去。

老鼠受驚在前,沐清柔受驚在後。

衛馳還沒想好怎麼給沐清柔教訓,她就先摔了,還摔的那麼慘。

他雖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卻也不好火上澆油,雪上添霜。就轉身去了沐尚書府。

衛馳幫她出氣,清韻向衛馳道謝。

衛馳臉難得一紅,連忙搖頭道,「保持主子心情愉悅,是屬下應該做的。」

衛馳盡忠職守,他負責保護清韻,就不能讓清韻受絲毫的委屈。

只是清韻的委屈。沒法洗白埃因為伯府承認了,還給了賠償。

不然,今天大太太怎麼會那樣自然而然的就要清韻把葯拿給她。帶回去給沐千染試一試?

在人家心裡,清韻害沐千染下顎留疤,她有那麼責任幫她除掉。

可清韻是被人冤枉,替人背了黑鍋。

別說清韻氣了。就是衛馳聽著,也是一肚子邪火。

而且。他從清韻和大太太的話中,聽的出來,清韻想將賠償的兩萬兩銀子再要回來。

只是,憑著沐千染下顎上的傷疤。清韻想要回兩萬兩,根本不可能。

衛馳就小露一手了。

他不但要幫清韻出氣,還有沐尚書府承清韻的情。

恢復下顎的傷疤。就算是應當的,臉上的傷總和清韻無關吧?

衛馳看著清韻手上的藥瓶。笑道,「三姑娘的藥瓶還是略大了些。」

清韻笑了,沒看出來衛馳還有奸商的潛質。

一瓶子葯裝的分量少,就得多買一瓶啊,一瓶一萬兩呢。

清韻決定聽取衛馳的建議,只是她手頭上沒有更小更好看的玉瓶了。

衛馳就從懷裡掏出來一小玉瓶遞給清韻。

那玉瓶呈葫蘆狀,差不多中指那麼長。

小巧玲瓏的,叫清韻嘴角抽了又抽。

她手裡的葯,能裝兩瓶了……

清韻接了小玉葫蘆,衛馳就縱身離開了。

清韻將葯倒進小玉葫蘆里,然後去了芙柔苑。

她剛走到院門口,就有丫鬟急忙跑出來,和清韻迎面碰上。

丫鬟趕緊福身見禮,道,「三姑娘總算是來了,大夫人都等著急了。」

清韻在心底冷哼一聲。

這就等不急了啊?

當初,她咽下半根繡花針,嗓子疼的在床上打滾,可有誰這麼急過?

她當時性命堪憂,沐清柔至少沒有性命危險吧。

到底是沒娘的孩子可憐些。

清韻邁步上台階,進了院子,朝正屋走去。

屋內,濟濟一堂。

清韻進屋,就聽到丫鬟稟告大夫人道,「三姑娘來了。」

大夫人就站在床邊,神情緊張的看著太醫幫沐清柔處理傷口。

清韻走之前,屋子裡還有大夫,這會兒已經不在了,想必是走了。

清韻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很快,太醫就將沐清柔的傷口處理好了。

傷口更加的明顯,傷的很重,叫人瞧了心疼。

大夫人望著太醫,問道,「錢太醫,清柔的臉,能保證不留疤嗎?」

錢太醫望著大夫人,搖頭道,「想不留一點疤,除非有一瓶子養顏膏,若是用尋常藥物,難。」

大夫人臉一白,養顏膏,極品祛疤良藥,進貢之物,三年才得兩瓶,宮裡那些貴人都不夠分的,她哪裡去弄?

清韻倒是有兩瓶,可她叫人送鎮南侯府去了,老夫人也不可能為了清柔,得罪鎮南侯府,夾在逸郡王和安郡王中間難做人。

可要是臉上留疤,將來清柔還怎麼許人,豈不是毀了一輩子?!

大夫人望著清韻,伸手道,「快將藥膏拿來。」

清韻用的葯,是她和沐清柔最後的救命稻草。

清韻伸手,將藥瓶子遞了上去。

大夫人看著那小玉葫蘆,眉頭皺緊,「就這麼一小瓶,就要一萬兩銀子?1

清韻輕點了點頭,「暗衛是這麼說的,我也不知道。」

清韻這麼說,大夫人沒再理會她,將小玉葫蘆遞給錢太醫,道,「錢太醫看看,這葯可能讓清柔不留疤?」

看著大夫人手裡的玉葫蘆,錢太醫眉頭挑了下。

這小玉葫蘆怎麼瞧著那麼的眼熟啊?

那不是他裝金瘡葯給楚大少爺用的嗎?

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說金瘡葯還能祛除疤痕的呢,楚大少爺這是逗三姑娘玩的吧?

錢太醫在心中腹誹,還是伸手接了小玉葫蘆。

他掀開蓋子,輕輕嗅了下。

鼻尖一股清香縈繞。若有似無。

他眉頭又挑了下,倒了些葯在手心,又嗅了下,眸光大亮。

他有些激動道,「這藥膏極好,就算不能跟養顏膏媲美,也差不了多少了。」

言外之意。就是能保證沐清柔臉上不留疤了。

大夫人聽了高興。坐到床邊,握著沐清柔的手,道。「娘說不會讓你留疤,就一定不會讓你留疤的。」

沐清柔連連點頭,太醫說的話,她聽見了。

能不留疤。她就安心了。

老夫人眉頭擰緊,問太醫道。「保證清柔臉上不留傷疤,需要幾瓶子這樣的葯?」

錢太醫看著手中玉瓶,有些窘了,用這樣小的玉瓶裝葯。還要一萬兩銀子一瓶,誰制的葯啊,心這麼黑。

錢太醫在心中嘀咕。清韻站在一旁,打了個噴嚏。

錢太醫挑了下眉頭。多看了清韻兩眼。

他眸底微動,有光芒閃爍。

這藥膏,用藥之法,和上回給楚大少爺開的藥方,應該出自同一個人的手。

那藥方,他記得真切。

用藥之獨特,堪稱膽大妄為,他生平僅見,他可是將藥方熟記於胸,回去仔細研究。

那藥方上的字,娟秀有力,但難掩一抹溫婉之氣,應該是出自女兒家之手。

正巧,安定伯府三姑娘,以膽大妄為出名。

那藥方,不會是沐三姑娘開的吧?

錢太醫猜測著,然後他訕笑一聲,覺得自己糊塗了。

三姑娘,乃大家閨秀,擅撫琴唱曲,小小年紀,又居於深閨,從哪裡習得高超醫術,根本就不可能埃

而且,這葯應該是楚大少爺送她的。

當初,聽說她嫁給楚大少爺,他還在心裡小小的同情了她一把。

他認識楚大少爺也有六年了,他被毒素纏身,受驚折磨,是他親眼所見。

那一身的毒,用盡辦法都去除不掉,根本熬不了兩年。

沐三姑娘嫁給他,必定是守寡的命。

誰想到,才和沐三姑娘定親沒幾天,楚大少爺就尋得了解毒之法,不出半年,身上的毒就能除荊

可見三姑娘是個有福之人啊,也難怪鎮南侯府如此看重她了。

錢太醫望著老夫人,道,「這葯,三瓶都不一定夠用。」

聞言,老夫人倒吸了一口氣。

三瓶不夠,那就要四瓶啊,四萬兩銀子啊!

大夫人咬緊銀牙,她積攢了這麼多年的陪嫁也才五萬兩,要是給沐清柔買葯治病,就不能讓她風光大嫁了。

想著,大夫人手攢緊了,她瞥頭掃視清韻,眸光深處有殺意。

若是眼神能殺人,清韻早千瘡百孔了。

大夫人和沐清芷想的一樣,沐清柔會傷了臉,都是清韻的錯,是她阻攔沐清柔出佛堂,不然現在什麼事都不會有。

清韻知道大夫人會遷怒她,有些人,生來就不知道反省兩個字怎麼寫,她從來不會做錯事,因為就算是錯了,也會強摁到別人頭上,她始終是無辜的那個。

可是,有些事,不是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還有個公道人心。

沐清柔為什麼會傷了臉,伯府上下,人盡皆知。

要是這一次,老夫人還是非不分,偏袒大夫人,那從今以後,她沐清柔絕對不會再遵守伯府家規,更不會對她有半分敬重。

錢太醫將玉瓶還給大夫人,道,「若是五姑娘不急著去掉傷疤,可以用一般的葯,等傷口結痂,露出疤痕再用藥,那樣,三瓶葯就夠用了,只是要多花些時間。」

大夫人忙問道,「那要多久?」

錢太醫思岑了幾秒,回道,「用這葯的話,十一二天就能恢復如初了,若是用一般的葯,要一個多月。」

不管怎麼節省,都是要買三瓶葯的。

清韻感覺到三萬兩銀子再朝她招手了,心情那叫一個爽歪歪埃

ps:更新有點晚,抱歉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