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零三章 保胎(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 保胎(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錢太醫從藥箱子,拿了瓶子葯出來,那就是尋常的葯,給了大夫人後,道,「五姑娘受驚不小,我給她開兩服藥,穩住心神,以免夜裡做噩夢。」

大夫人點點頭,道,「有勞錢太醫了。」

有丫鬟過來,請錢太醫去開藥方子。

那邊,沐清柔就道,「娘,快把藥膏拿來,給我先擦上。」

臉一個月不好,她就一個月不能出門,她忍不祝

大夫人拿了葯,坐到床邊。

沐清柔看著兩瓶子葯,嘴撅的高高的。

她伸手要拿錢太醫給的藥膏,比起花一萬兩銀子買一小瓶的葯,她寧願再府里多待一個月。

沐清柔手剛碰到藥瓶,大夫人就把兩瓶葯都塞沐清柔手裡了,道,「你仔細擦藥,別再哭了,傷口碰到眼淚,不容易好。」

說著,大夫人眸光從小玉葫蘆上掃過。

沐清柔點點頭,道,「娘,我知道了。」

大夫人把葯給了沐清柔,就站了起來,對老夫人道,「清柔倒霉,傷了臉,現在要買三瓶葯,媳婦身上實在沒那麼多錢,能不能從公中拿?」

清韻站在一旁,把玩著手中帕,她微低著頭,嘴角有一抹冷笑。

想當初,沐清柔借她之手傷沐千染,她背了黑鍋,賠償沐千染兩萬兩。

ps:~~o_o~~

呼喚月票。

那會兒,大夫人有多強硬,堅持不肯從公中拿錢,一定要從她娘的陪嫁里出。

如今,輪到沐清柔了。就從公中拿錢了?

她拿公中是她的呢!

心中腹誹著,清韻嘴角撇了撇。

公中雖然還不是她的,但遲早是埃

偌大個安定伯府,就沐青陽一個嫡子,將來分家,兩個庶子能分去多少,公中絕大部分還是沐青陽繼承。

公中的。在大夫人看來。那就是她的。

只是礙著老夫人的面,她不得不將陪嫁和公中區別開罷了。

清韻抬眸,看了老夫人一眼。

見老夫人鐵青的臉色。清韻嘴角微弧,她知道,大夫人這一次是碰釘子了。

犯了錯,不知道先認錯。還想著占公中便宜,私心太重。臉皮太厚。

老夫人轉身走了,沐清柔受了驚嚇,得歇養。

公中的事,也不合適在她一個姑娘家屋子裡說。

老夫人回春暉院去了。

沐清芷幾個跟著去看熱鬧。清韻就沒去了。

午飯被楚北蹭了,她到這會兒還沒吃呢,早餓的飢腸咕嚕了。

清韻帶著青鶯回泠雪苑。

半道上。青鶯忍不住道,「姑娘。你不去春暉院看看嗎?」

清韻聳肩一笑,「有什麼好看的,錢又不分高低貴賤。」

她總不能是大夫人掏錢,她就賣葯給她,公中掏的,她就不賣了吧?

她有錢掙就好了。

況且,不論錢從哪裡拿,大夫人都心疼。

青鶯捂嘴笑,看大夫人心疼她就高興,那葯是姑娘調製的,藥材也是現成的,不用花一錢銀子就掙回來三萬兩,簡直就跟做夢似的。

而且,還不止三萬兩呢。

還有大堂姑娘呢。

青鶯望著清韻道,「五姑娘要三瓶葯,大堂姑娘怎麼也要兩瓶吧?」

清韻笑了,搖頭道,「傷口越深,傷疤更難去掉。」

沐清柔的傷,看著嚴重,其實傷口很淺,沐千染就不同了,她的傷口,是金簪劃破的,傷口淺不了。

青鶯就咪咪笑了,雙眼泛金光。

好多錢埃

主僕兩往前走。

身後有丫鬟輕喚,「三姑娘。」

清韻頓住腳步,轉身回頭,就見沐清柔的丫鬟春香走過來,她雙手拿著小玉葫蘆。

她上前,福身道,「三姑娘,你的葯先還你,五姑娘暫時用不到。」

春香將葯遞上,清韻伸手接了。

春香又福了福身子,就轉身走了。

她的腳步比來時更快,像是身後有惡狗攆她似地。

清韻把玩著小玉葫蘆,嘴角噙著一抹笑,有些冷寒。

她知道春香為什麼跑的那麼急。

因為玉葫蘆里的葯,只剩下了一半。

這葯,在清韻眼裡,只是葯,可在大夫人和沐清柔眼裡,她是白花花的銀子。

半瓶葯,五千兩銀子呢。

這便宜,不佔白不佔。

半瓶子葯,清韻也懶得去說理了,她就轉身回泠雪苑了。

喜鵲等在院門口,見清韻過來,忙道,「姑娘回來了,奴婢去大廚房叫了幾個小菜,還熱著,姑娘趕緊吃。」

清韻回屋,凈手吃飯。

等吃完了飯,就鑽進了藥房。

她給寧王妃制的安胎藥,還沒有弄完呢,這事不趕緊弄好,心底總不放心。

半個時辰后,清韻將藥丸裝好,吩咐喜鵲道,「你將這葯送寧王府去,交給寧王妃……。」

喜鵲怔然,「交給寧王妃?不是給若瑤郡主的啊?」

清韻搖頭,「不是給她的,切忌一定要親自送到寧王妃手裡。」

清韻這麼慎重,喜鵲有些害怕了,「奴婢一個小丫鬟,能見到寧王妃么?」

「見不到,就將東西帶回來。」

聽清韻這麼說,喜鵲就放心了,「那奴婢去了。」

喜鵲走後,清韻就一個人在屋子裡忙,青鶯那丫頭出去湊熱鬧去了。

清韻原是想給沐清凌調製些藥丸,給她調補身子。

可是翻翻藥材,有一味藥用光了。

清韻坐下,將需要添補的藥材寫下來,打算讓衛馳幫著買回來。

才寫到一半,青鶯就推門進來了。

清韻瞥頭看了她一眼,笑問道。「打聽到些什麼?」

青鶯昂著脖子道,「全打聽到了,給五姑娘買葯的三萬兩,大夫人拿一半,公中拿一半,因為當初姑娘賠給大堂姑娘的錢,公中也出了一半。」

清韻驚訝。她沒想到。老夫人當初還逼著大夫人答應從公中拿一萬兩,她還以為公中拿個五千兩就頂天了。

清韻嘴角譏諷一笑,繼續提筆沾墨。

外面。有丫鬟敲門,「姑娘,老夫人讓你去春暉院一趟。」

清韻應了一聲,放下手中筆。就去春暉院了。

正屋內,老夫人端茶輕啜。

大夫人臉色有些難看。望著清韻,問道,「那葯,當真是一萬兩銀子一瓶?」

這是懷疑清韻撒謊騙大太太的。

清韻搖頭道。「我不確定,暗衛是這樣說的。」

周梓婷就問道,「鎮南侯府給你送葯。怎麼還告訴你價錢啊,是要你付錢嗎?」

清韻搖頭。「那倒不是,暗衛把葯交給我,那麼小一玉瓶,我見了詫異,就說怎麼這麼少,暗衛就說,別看這葯少,就這麼一小瓶子,要一萬兩呢,而且效果極好,就那麼一小瓶子,去我臉上的傷疤綽綽有餘了,要是不夠,他還會再送來。」

周梓婷聽著,暗咬了下唇瓣,羨慕道,「鎮南侯府真有錢。」

前些時候,鎮南侯府給三表妹送了那麼多東西來,她受傷了,又趕緊送葯來,一萬兩銀子一瓶的葯,說送就送,不夠還送。

鎮南侯府是不是錢堆埃

沐清芷笑道,「鎮南侯,征戰沙場,為朝廷立下赫赫戰功,每回班師回朝,皇上都賞賜他不少東西。」

賞良田,賞奇珍異寶,可就是不封為國公。

清韻站在那裡,道,「母親找我來,應該是托我幫五妹妹買葯的吧,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直接去鎮南侯府啊,我也不好意思麻煩……。」

清韻才說到一半,老夫人抬手打斷她,然後望著大夫人道,「還是讓清韻買吧。」

安定伯府在鎮南侯那裡,根本就沒什麼面子。

鎮南侯對清韻好,全因江老太爺那一跪。

大夫人攢緊雙手,瞥頭望著丫鬟。

丫鬟就將銀票送到清韻跟前。

厚厚大一沓銀票,拿在手裡,感覺舒暢埃

但清韻臉色未變,錢又不是給她的,她高興,惹人起疑埃

大夫人咬了牙吩咐清韻道,「務必儘快將葯買回來。」

清韻望著大夫人道,「我盡量催暗衛,但能不能儘快,我也不知道。」

大夫人氣的端茶輕啜,然後道,「千染不是也傷了臉嗎,怎麼不見堂嫂來?」

她花了錢,心裡不爽。

可是有大太太陪著,她心裡會好受一些。

她說著,外面有丫鬟進來,道,「奴婢去尚書府打聽了,堂姑娘的臉,錢太醫說至少要四瓶子葯呢。」

沒有對比,就沒有落差。

大夫人心裡舒坦多了,甚至嘴角都勾起了一抹笑來。

她花了三萬,好歹公中拿了一半。

大太太買四瓶子葯,那可是要自己掏的。

她那豐厚的陪嫁,快空了吧?

看她以後還拿什麼得瑟去!

從春暉院出來,回了泠雪苑。

清韻倒床睡了,今兒來來回回走了好幾趟,有些疲乏了。

一覺醒來,天邊晚霞絢爛。

丫鬟都在擺晚飯了。

見清韻鑽出被窩,喜鵲笑道,「姑娘可算是醒了,奴婢都打算叫你起床了。」

清韻掀開被子下床,看著小几上有個包袱,清韻訝異,「這是什麼?」

喜鵲就笑道,「奴婢將東西送給寧王妃,寧王妃高興,就賞賜了姑娘兩套頭飾。」

青鶯湊過來,笑道,「寧王妃定是喜歡極了姑娘,都送姑娘好幾套頭飾了,再加上太后賞的,鎮南侯府送來的,姑娘出嫁,都不用打頭飾了。」

兩丫鬟都很聰慧,她們猜的出來,寧王妃重賞清韻,定有緣由,加上清韻又給寧王妃送藥丸,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清韻是幫寧王妃保胎了。

清韻臉頰為酡,嗔瞪了青鶯,「連我都敢打趣了。」

青鶯捂嘴笑,「奴婢哪裡打趣姑娘了,明明說的是實話埃」

一邊笑,一邊伺候清韻起床。

洗了把臉,清韻就吃晚飯了。

用了晚飯後,在院子里溜了一圈。

再回屋時,梳妝台上多了七個小玉葫蘆。

在燈燭照耀下,玉葫蘆泛著溫潤光澤,叫人挪不開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