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零四章 覲見(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覲見(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那一溜煙,還不同顏色的小玉葫蘆,清韻幾乎捧腹。

清韻笑的太肆意,丫鬟也笑的合不攏嘴。

不過丫鬟笑的是七萬兩銀子。

清韻笑的是……葫蘆娃。

想到前世惡搞葫蘆娃的表情,清韻是笑的腮幫子疼,她坐下來,擺手道,「裝一玉葫蘆,其他的收起來。」

青鶯望著清韻,「葯能裝三個玉瓶子,不全裝嗎?」

清韻搖頭,笑道,「不用。」

葯這麼昂貴,必然少見,要是一次送三瓶,就談不上物以稀為貴了。

大夫人會覺得錢花的不值,然後就有事沒事拿冷眼看她。

她雖然不在乎,可能被少瞪兩眼,總是好的。

第二天,清韻就帶著一玉葫蘆去紫檀院給大夫人請安。

清韻去的不算晚,可是撲了個空,大夫人不在紫檀院,而是去芙柔苑看沐清柔去了。

清韻只好改道芙柔苑了。

屋內,大夫人正陪沐清柔用早飯。

清韻還以為沐清柔受了驚,心情不好,會食不下咽,大夫人來是勸她多用些的。

可是站在珠簾外,瞧見沐清柔大快朵頤,哪有食欲不振啊,食慾比她都好呢。

大夫人笑道,「吃慢些,仔細噎著。」

沐清柔嘴中塞滿了,含糊其辭的應著。

丫鬟上前,稟告道,「大夫人,三姑娘來了。」

大夫人給自己夾了個玲瓏蝦餃,放入碗中后,才瞥了眼珠簾外。

她放下筷子,拿帕子輕拭嘴角。道,「進來吧。」

清韻這才打了帘子進去。

沐清柔的好食慾,見到清韻,登時就沒了一半,她氣不打一處來的把筷子重重的磕在桌子上。

可是再抬眸時,瞧見清韻手裡的玉葫蘆,她一肚子火氣又不好朝清韻發了。

誰叫她現在還有求於清韻了。萬一清韻不給她買葯了。她臉上豈不是要留下疤痕了?

清韻上前,給大夫人見禮。

大夫人輕點了下頭,她瞥著清韻手中小玉葫蘆。手攢的緊緊的。

清韻請過安后,將小玉葫蘆放下,道,「昨兒回去。我便囑託暗衛幫五妹妹買葯,一大清早。剛起來,暗衛就把小玉葫蘆放我書房裡了。」

大夫人接過小玉葫蘆,望著清韻,問道。「就一瓶?」

清韻點頭,「就一瓶,暗衛說這是最後一瓶了……。」

好吧。清韻話還沒說完,沐清柔就炸毛了。「最後一瓶了?」

她聲音尖銳,刺的人耳膜生疼。

清韻隴了下眉頭,解釋道,「是鎮南侯府的最後一瓶,畢竟這葯昂貴,一次買下兩瓶,已經不錯了,這一瓶,起先也是給我準備的,怕我不夠用,因為我催,所以暗衛趕緊送來了,餘下的兩瓶,鎮南侯府派人去買去了,最快三天之內才能送到。」

聽清韻這麼說,沐清柔這才放心,她從大夫人手裡接了小玉葫蘆,打開看著。

見小玉葫蘆是滿的,她就放心了。

她昨天倒了清韻半葫蘆葯,生怕清韻又倒回來,好在是沒有,不然要她好看

沐清柔看了小玉葫蘆半天,然後抬眸望著清韻,道,「一會兒,要是尚書府找你買葯,你就說買不到了,聽到沒有」

清韻背脊發涼。

好一對心腸歹毒的母女,自己的臉恢復不了容貌,就火急火燎的,又哭又鬧。

現在她能恢復了,還阻止她,不要她幫沐千染,讓她臉留著疤痕,她可知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埃

沐清柔說這樣的話,大夫人坐在一旁,竟然也不阻止。

清韻看著沐清柔,道,「不用這葯,又沒有養顏膏,那染堂姐的臉豈不是恢復不了了?」

沐清柔瞪了清韻一眼道,「她的臉能不能恢復,關你屁事,伯府被貶,尚書府沒少袖手旁觀,三老夫人和大太太沒少來伯府炫耀,惹老夫人生氣,大姐姐嫁給定國公府大少爺,顧家和咱們沐家早就是姻親了,尚書府還把大堂姐嫁給顧三少爺,說白了,不就是大姐夫中風偏癱了,定國公府將來由三少爺繼承嗎,一想到大姐姐將來得看大堂姐的臉色過日子,我心裡是一百個不爽,她的臉要是恢復不了容貌,我就不信定國公府不退親」

清韻心中冷笑。

當真是一點不長記性,都說了不要拿她當傻子,想忽悠便忽悠,你直說不想看沐千染恢復容貌,嫁的好就是了,何必將理由說的那麼冠冕堂皇的?

她信,除非腦袋被門夾了。

清韻看著沐清柔,搖頭道,「就算定國公府退了大堂姐的親事,顧三少爺還是要娶別人,大姐姐終究還是要看別人的臉色過日子,大堂姐嫁給顧三少爺,就算她不願意,為了臉面,也不會對大姐姐太差,再者,我昨兒已經說幫她買葯了,豈能食言而肥,我想大堂姐承了我的情,就更不好意思對大姐姐不好了。」

聽著清韻的話,沐清柔呲笑一聲,「不好意思?你覺得她們會不好意思嗎,拿了伯府賠償的錢,不照樣怪罪你弄傷了她的臉,算了,你都不顧大姐姐了,我還說什麼。」

其實,沐清柔也在糾結。

她既希望沐千染恢復不了容貌,又希望她花四萬兩銀子。

不論哪個,她都高興。

清韻沒事,就朝大夫人福身道,「不打擾母親陪五妹妹用早飯,清韻去給祖母請安。」

出了芙柔苑,清韻朝春暉院邁步走去。

剛到院門口,便瞧見沐清芷幾個走過來,幾人有說有笑,議論的是沐千染臉上的傷。

清韻微微驚訝,「你們去尚書府了?」

沐清芷輕哼一聲,邁步走了。

沐清雪笑看著清韻,便走便笑道,「三姐姐好睡眠,我們幾個這幾日,天不亮就醒了,早上閑來無事,就去探望了下大堂姐,她臉上的傷,比五妹妹嚴重的多,五妹妹用了三姐姐的葯,臉都結痂了,她還沒有。」

周梓婷點頭道,「傷的那樣重,我見了,都心裡發,不敢戴金簪了。」

她今兒容妝淡雅,頭上只帶著兩支青玉簪,可見是真怕了。

沐清柔和沐千染毀了容,有錢買葯。

她要是毀了容貌,誰給她錢買葯,指望伯府嗎,就算外祖母同意,大夫人也不會同意。

三人邁步往前走,剛饒過屏風,就聽沐清芷道,「祖母,嬸娘不打算托三妹妹買葯的,說是三老太爺會直接托鎮南侯買。」

老夫人聽得一笑,笑意淺薄,未達眼底。

她哪裡不明白,尚書府覺得那葯不值一萬兩,擔心清韻騙她們呢。

更怕欠伯府一個人情,到時候她有事相求,不好拒絕。

她端起茶盞,道,「不找清韻也罷,也省的她還未出嫁,就給鎮南侯府一再添麻煩。」

清韻幾個上前,福身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見了清韻,眸帶笑容,道,「過來,讓祖母瞧瞧,臉上的傷恢復的如何了。」

清韻邁步上前,挨著老夫人坐下后,才將臉上罩著的紗巾取下。

她臉白如玉,新長出來的肉嫩偏紅,像是胭脂沒有抹勻,分外惹眼。

老夫人看的仔細,點頭道,「葯確實不錯,才兩天,就落痂了。」

老夫人看完,幫清韻把紗巾罩起來。

此時,外面走進來個丫鬟,上前道,「老夫人,宮裡來人了,說是皇上傳召三姑娘進宮。」

又要進宮?

清韻輕撅了下嘴,不樂意道,「恢復伯府侯爵,直接下聖旨不就好了,傳我進宮做什麼?」

老夫人嗔了清韻一眼道,「皇上傳召,不得抱怨,快去吧,莫叫皇上等著急了。」

說完,又叮囑清韻道,「進了宮,切忌不要衝撞了皇上和宮中那些貴人。」

清韻輕點應下,這才隨著丫鬟離開。

她一轉身,老夫人的臉色就從溫和變成了擔憂。

神情緊張,口中直念佛號,求列祖列宗保佑。

伯府門前,有公公駕著馬車等候著。

那公公清韻還有些面熟,她在孫公公身邊見到過。

見了清韻,小公公臉上一笑,給清韻請安,道,「三姑娘,請上馬車。」

清韻朝小公公一笑,由著青鶯扶著上馬車。

青鶯也鑽了進來,等馬車動起來,青鶯吐了下舌頭,俏皮道,「老夫人忘記讓紅綃姐姐陪姑娘進宮了。」

她能進宮,算是撿了個大便宜。

看著青鶯一臉偷著樂,就跟撿了錢似地,清韻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皇宮,不是那麼好進的埃

天知道,進宮之後等著她們的是什麼?

馬車汩汩朝前,很快就進了皇宮。

清韻還以為馬車會在停車處停下,誰想到馬車直接朝前駛去,好一會兒,才停下來。

清韻掀開車簾,望著窗外。

她見到的是巍峨的宮殿,青磚碧瓦,瓊街玉台。

這好像是議事大殿?

見清韻望著大殿走神,小公公笑道,「三姑娘,您快下馬車吧,耽擱了這麼久,皇上和滿朝文武該等著急了。」

清韻怔住,心就撲通亂跳了。

青鶯麻溜的下了馬車,然後扶清韻下來。

小公公前面領路。

清韻邁步,朝議事殿走去。

一通台階走下來,清韻有些粗喘氣。

她朝前走著,就聽孫公公粗啞的公鴨嗓音傳來,「傳三姑娘覲見」

ps:強烈呼喚月票只差幾票就追上第五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