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零八章 小氣(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 小氣(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怔了下,心中不解,楚北來江家做什麼

清韻懷疑江筱是逗她玩的,可是一抬眸,就見到江筱一臉懷疑她和楚北是約好的神情。

清韻臉騰的一紅,恨不得回道:那根本就是沒有的事。

要是知道他來江家了,她就直接回伯府了,省的當著一堆人見面尷尬。

知道清韻皮薄,江筱說了一句后,也就不說了。

進了沉香院,江筱拉著清韻進去給江老夫人請安。

江老夫人翹首以盼,看著清韻進來,都眼眶通紅。

她這一輩子就生了一兒一女,清韻的娘江氏出嫁前,江老夫人對她是寵溺至極,誰想到出嫁沒幾年,人就沒了。

聽到江氏過世的消息,江老夫人哭暈了好幾回。

清韻比沐清凌長的更像江氏,瞧著她走進來,江老夫人都恍惚覺得,是江氏來給她請安。

還不等清韻福身請安,江老夫人就將清韻摟在懷裡,叫著江氏的小名。

清韻聽著鼻子泛酸。

還是江大太太對江老夫人道,「娘,這是清韻呢,你抱得太緊了,快鬆開她。」

江老夫人這才鬆開清韻,正好清韻的紗巾卡在了江老夫人胸前佩戴的玉佩上。

清韻一起來,紗巾就摘了下來。

看著她的臉,江大太太一怔,「怎麼傷的這麼重」

方才清韻說不留疤,她也沒在意,沒想到這麼嚴重。

清韻摸著臉,趕緊把面紗罩上,道。「舅母,這傷的不重,不用三五日就好了。」

江大太太見江老夫人有些發怒,趕緊解釋清韻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江老夫人這才消了幾分氣,可還是心疼清韻。

她不止心疼清韻,她還罵江老太爺。「看他辦的糊塗事。說是幫你,結果呢」

這是不滿意清韻嫁給楚北,怕楚北短命。清韻下半輩子無依無靠。

清韻坐在一旁,也不知道怎麼接話好。

說楚北好,說不出口埃

說他不好,絕對是火上澆油。

江大太太怕江老夫人氣壞了身子。趕緊勸她別生氣。

江老太爺要鎮南侯答應聯姻已經不錯了,誰想到鎮南侯許諾的好好的。最後聯姻的變成了楚大少爺

這根本就是意料之外的事,到最後,也不知道該怨誰了。

江老夫人一肚子氣,偏還不能數落安定伯府的不是。

誰叫安定伯府被貶。是因為江家連累了,就因為這事,江家在安定伯府跟前都抬不起頭來。

越想。江老夫人是越氣。

清韻也寬慰她道,「外祖母。您別生氣了,清韻覺得這樁親事就很好了,至少比伯府給清韻挑的好上百倍了。」

江老夫人握緊清韻雙手,聲音哽咽道,「這樁親事好不好,外祖母心裡有數,只盼著楚大少爺的病能治好,能安穩的過一輩子,外祖母就是死了,也有臉去見你娘親,反倒是你大姐姐清凌。」

說著,江老夫人泣不成聲。

清韻反握緊江老夫人的手,道,「外祖母,我相信大姐夫的病也能治好。」

江老夫人拿帕子拭淚。

清韻的話,大家只是聽聽,根本沒人放在心上。

江大太太就有些生氣道,「清凌出嫁都一年多了,還沒來過江家,前些日子老夫人想她,我讓丫鬟給她傳了口信,結果丫鬟連定國公府大門都沒進去,遑論見一見清凌了,這些個人,當真是人走茶涼,以前老太爺還是太傅時,哪個不是上杆子巴結」

江大太太既生氣,又擔憂。

清韻的表哥江遠,都年滿十八了,還沒有議親,江大太太愁著呢。

娶小家碧玉,她不滿意。

娶世家貴女,人家看不上已經敗落的江家。

就這樣一直耽擱著,可江遠年紀漸長,總要娶妻生子,娶正妻不比納妾,得慎重又慎重。

要換做兩年前,以江家的權勢地位,江遠就是求娶公主郡主,都沒有娶不會來的。

如今,江家給他準備了一百八十抬聘禮,可抬去誰家呢

還有江筱,她比清韻還大幾個月,已經及笄了,到現在,都沒有人來江家提親的。

要是以前,只怕江府的門檻都被人踏破幾回了。

江遠還好些,就是二十娶妻,也不算太晚。

可江筱過了十七八,還不議親嫁人,往後還怎麼嫁

清韻挨著江老夫人坐著,她想說江家再派人去定國公府見沐清凌,一定能見到。

可是見江老夫人的神情,也知道,她說了沒人信,就打消了這想法。

正要說話,卻聽外面有丫鬟請安聲,「見過大少爺。」

清韻一聽,就知道江遠來了。

她趕緊起身。

只見屏風處,走進來一男子,穿著淡藍色錦袍,上面著高雅修竹,襯得他身量修長,背脊挺直。

他俊朗飄逸,風度翩翩,臉上掛著清淡笑意,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別看他年紀輕,卻深得江老太爺的真傳,他爹形容過他:急如風、靜如林、掠如火、不動如山,實乃將相之材。

可惜,江家敗落,不少人避江家唯恐不及。

江老太爺若是不起複,江遠肯定會被埋沒。

清韻上前,福身道,「見過表哥。」

江遠挑眉一笑,作揖道,「見過表妹。」

見兩人禮多,江老夫人都嗔怪了,望著江遠道,「怎麼過來了,楚大少爺走了」

江遠搖頭,「楚大少爺沒走,祖父和他相談甚歡,也不知道說什麼,借口讓我來請表妹過去,將我轟了出來。」

「相談甚歡」江老夫人笑了。「你祖父走之前,還說要好好刁難刁難他呢,放過他了」

江遠笑了,「祖父言出必行,哪會放過他,只是楚大少爺才思敏捷,不但將祖父的刁難一一化解。還連累我挨了祖父一通訓斥。讓我多跟楚大少爺學習學習。」

江遠說著,聲音透著一絲哀怨。

江老夫人和江大太太互望一眼,眸帶驚訝。

江筱更是睜圓了眼睛。「大哥,祖父當真讓你跟楚大少爺學習」

江遠白了江筱一眼,「我敢撒謊騙祖母和母親嗎」

江筱想想也是。

只是她有些不敢置信。

大哥是祖父一手教大的,雖然對大哥很嚴厲。但大家都看的出來,對這個嫡長孫。江老太爺是極滿意的。

今天讓他跟楚大少爺學習,能讓江老太爺說這話,可見楚大少爺不一般埃

江筱站起來,拉著清韻道。「走,我們去瞧瞧他去。」

江遠抬手,攔下江筱。笑道,「祖父只讓清韻去。」

江筱瞪了江遠道。「我去看看怎麼了」

江遠聳肩,「祖父說的,我也不知道。」

江筱氣的暗跺腳。

江遠只笑了笑,然後著清韻,道,「表妹,請。」

清韻就朝江老夫人福身,然後和江遠去前院。

等出了沉香院。

江遠望著清韻,笑問道,「表妹和楚大少爺很熟」

清韻臉窘了,「只是見過兩面,算不上熟。」

江遠輕笑,「我倒是聽說在宣王府桃花宴上,你撫琴,他舞劍,是一對璧人,在街上,馬車出事,他奮力相救,甚至吐血。」

清韻臉頰又紅了三分,「表哥,你有話不妨直說。」

她說不俗,那是不好意思。

你何必這樣舉例說她和楚北很熟埃

熟又怎麼了

江遠輕咳兩聲,道,「那表哥就有話直說了,表哥和楚大少爺也就今兒見了一面,不得不說,這廝小氣的很。」

清韻,「。」

清韻嘴角開始抽了,江遠行事穩重,從不說人壞話,今兒說楚北小氣,那廝到底怎麼了

清韻實在好奇,忍不住問道,「他怎麼了」

江遠望了眼清韻,繼續朝前走,邊走邊道,「起先見面,倒是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可是外祖父一說,當初替我求娶過你,好了,他連瞪了我七八眼,瞪的我背脊發涼。」

天可憐見,他只當清韻是妹妹,和江筱一樣,從未有過任何旖念。

當初江老太爺讓他娶清韻,他還反對來著。

只是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清韻往火坑裡跳,才勉為其難答應的。

就這樣,還要挨瞪。

江遠心底有些不爽,所以找清韻告他一狀。

你以為告狀就算完了

江遠不爽了,他會讓楚北更不爽。

這不,江遠望著清韻,拜託道,「一會兒,還請表妹幫忙,幫表哥出了這口惡氣。」

清韻凌亂了,這就是爹說的將相之材

這氣腦紫嘍搶錟糯呢

還有那廝,也太霸道,太明目張了,只因江遠求娶過他,就瞪人家,也太野蠻了。

想到江遠的請求,清韻紅著臉,猶豫了會兒,還是點頭答應了。

表哥有事相求,做表妹的,怎麼能不欣然答應

只是,「我要怎麼幫你」

江遠壞笑,假咳兩聲道,「其實,只要多喊幾聲表哥就可以了,最好是聲音婉轉動聽一點,當然了,能讓人起雞皮疙瘩最好。」

清韻,「。」

青鶯,「。」

還有暗處的衛馳,「。」

還說爺小氣,江大少爺明明比爺更小氣好么

不過爺也真是的,都和三姑娘定親了,你何必瞪江大少爺,這不是沒事找氣受么

剛想著,衛馳就聽到一聲酥麻入骨的輕喚,「表哥~。」

衛馳沒差點直接從樹上栽下來。

ps:onno哈哈~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