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零九章 制衡(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制衡(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試著喊了一聲,聽到自己的聲音,清韻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下。

太嘔心人了,自己都忍受不住了。

她望著江遠,見他一臉窘紅的表情,清韻問道,「這樣可以么?」

豈止是可以,他都能預感到楚大少爺殺人的眼神了。

江遠穩住心神,不怕死的點頭道,「可以。」

兩人朝前走。

靠近書房,清韻就婉轉著聲音,一聲一聲喊著表哥,然後嬌嗔著語氣道,「表哥,你別走那麼快,你等等我。」

清韻一邊說,一邊抖被自己嘔心出來的雞皮疙瘩。

別說,就這樣喊了兩聲。

推門進去之後,清韻就感覺到一道森寒冷芒射在她身上,像是一團烈火,恨不得將她燃燒成灰。

清韻覺得她是在花樣作死。

不過,有人比她作死的更快。

江老太爺瞪著江遠道,「怎麼做人表哥的,最起碼的謙讓都不會了,讓清韻在後面追。」

江遠那叫一個委屈,他和清韻並肩走過來的,也是清韻先進的屋,怎麼就不謙讓了?

清韻死扛著,望著江老太爺道,「外祖父,表哥從小就會謙讓,長大了更是個謙謙君子,和清韻又是表兄妹,哪像對外人那樣多禮啊?」

楚北坐在那裡,看著清韻,那火氣真是要多大就有多大。

跟他說話,嗓門要多大就有多大,不是瞪眼轟他走,就是輕哼,哪見女兒嬌態,他以為她就是那性子,誰想到她對江遠就不一般,那一聲聲表哥,嬌媚入骨,恨不得把人骨頭都叫酥了,當真是表哥表妹。青梅竹馬呢

她還說外人,明顯是在指他

越想,心中火氣燒的越旺,說出口的話。就越酸,「沐三姑娘和江大少爺,當真是兄妹情深。」

江遠繼續作死,「我和清韻從小一起長大,她……。」

話還沒說完。江老太爺輕咳一聲,打斷江遠的話,還瞪了他一眼。

自家的孫子,自己了解,有這樣做表哥,給表妹添亂的嗎?

清韻也是,哪有這樣順著表哥的,惹怒楚大少爺有什麼好的,喜歡挨瞪眼嗎?

被江老太爺瞪了兩眼,江遠不敢放肆了。

江老太爺轟他道。「我有兩本書,落在了沉香院書房桌子上,去取了來。」

江遠無語了。

不是吧,這樣的小事,讓丫鬟跑一趟不就是了,又故意支開他。

可做孫子的,祖父有吩咐,不得不聽埃

江遠走了,他是被楚北的瞪眼送走的。

江老太爺端茶輕啜。

清韻尋了個位置坐下,正好在楚北對面。

這位置超級不好。看著楚北抿緊的唇瓣,寒光閃閃的眼睛,清韻也狠狠的剜了他兩眼,沒好氣的道。「楚大少爺怎麼來江家了?」

楚北漂亮fng眸亮如星辰,眸光卻涼薄如水。

他唇瓣抿的緊緊的,沒有說話。

江老太爺笑道,「鎮南侯請我教他學識,我出了一題,打算考考他。他是來送答卷的。」

清韻愕然,她沒想到楚北是來求學的。

她勾唇輕笑,「方才表哥說外祖父對楚大少爺大加誇讚,想必他是通過考驗了?」

江老太爺位居太傅,雖然現在貶官了,可才學還在呢,他要是嫌棄楚北笨不教,誰也無話可說。

江老太爺輕點了下頭道,「還算湊合,勉強收之為徒。」

清韻捂嘴輕笑。

聽到清韻的笑聲,楚北臉都黑了,這女人,今天不氣死他,不罷休是吧?

感覺到楚北生氣,清韻輕咳兩聲,站起來,走到江老太爺身邊,笑道,「外祖父,你給他出了什麼題目?」

江老太爺望著清韻,笑道,「只是看看他對制衡之術了解多少。」

「制衡之術?」清韻驚訝。

楚北也站了起來,「不知道沐三姑娘對制衡之術有何高見?」

這是赤果果的挑釁。

清韻瞥了楚北一眼,道,「高見沒有,不過制衡之術,我倒是聽說過。」

江老太爺怔住,他知道楚北是故意刁難清韻。

誰想到清韻還真就接了,她一個姑娘家,誰跟他說制衡之術?

江老太爺來了興緻了,笑問道,「說說,你對制衡之術的理解。」

清韻輕眨眼帘,修長的睫羽如同蝴蝶雙翅,輕輕顫動,朱唇輕啟,笑道,「制衡之術,又叫帝王心術,制衡的目的是三權分立,穩固皇權,制衡之術主要分兩點,拉攏和離間,使得臣子不敢有大的作為,不敢犯上作亂,便是明君當政,也有清流一派和姦佞一派。」

清韻說的隨意,可是聽在江老太傅和楚北耳中,就跟平地起驚雷一般。

雖然清韻只說了幾句,可字字珠璣,說的是制衡之術的精髓。

尤其是拉攏和離間,還有三權分立,言簡意賅,透著權謀和殺戮。

她一個大家閨秀,誰會教她權謀之術?

江老太爺望著清韻,眸帶審度,問道,「誰教你的制衡之術?」

看兩人這麼盯著她,好像她說了什麼避諱之言似地,清韻都不知道她說錯什麼了。

楚北都能學制衡之術,她知道不行么?

清韻沒法解釋,她能說是前世到的么,只能撒謊道,「制衡之術,我是聽祖母說的,然後看史書琢磨出來的,祖母還說制衡之術不止帝王能用,就是小小後院,也能用得上……。」

清韻覺得她臉皮越來越厚了,就她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沐浴著**思想的陽光雨露,不看書能知道什麼是制衡之術?

江老太爺嘴角微弧,他望著清韻,眸底有笑,「改日,我應該去拜訪下老夫人,向她討教下制衡之術。」

清韻,「……。」

清韻臉窘了,外祖父這是不信她呢。

好像,確實沒什麼說服力。

江太老爺望著清韻,清韻輕咬唇瓣,就是不說是誰教的。

江老太爺也就不為難她了,笑道,「確實,制衡之術用到之處很多,官場之上最為常見罷了,你的說對,制衡之術最精妙之處,就是拉攏和離間,帝王擅用制衡之術,臣子多伴君如伴虎感慨……。」

皇上需要你,就多寵信你。

得皇上寵信,那些大臣就多巴結靠攏,就會聚攏一定的勢力。

可勢力過大,讓皇上感覺到了威脅,皇上就開始疏遠他,甚至殺了他,另外培植新的寵臣。

江老太爺滔滔不絕,給清韻和楚北說起制衡之術來。

說了一通后,江老太爺端茶要喝。

可是茶水涼了。

清韻趕緊用熱水重新沏了一杯。

江老太爺端起茶盞,用茶盞蓋輕輕撥弄著。

正要喝時,卻身子一怔。

因為清韻問他,「外祖父,皇上貶斥你,也是因為制衡之術?」

ps:

第三更,求月票 o 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