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一十五章 笑醒(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笑醒(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老夫人神情微愣,她和三老夫人做了大半輩子的妯娌,還是第一次聽她用這樣的語調說話。

她嘴角微揚,雖然知道沒什麼好事,但是老夫人還真好奇三老夫人要同她商議什麼事。

她瞥了清韻幾個,擺擺手,笑道,「去花園玩吧。」

清韻幾個就福身,退出屋外。

她們出了門,丫鬟也退了出來,把門關上。

沐清雪回頭望了一眼,笑問道,「你們說,三老夫人找祖母商議什麼事呢?」

周梓婷聳肩,搖頭,「不知道呢,但肯定是為了尚書府好。」

沐清芷捂嘴笑,「這是顯然的,不過,要是對咱們侯府沒有好處,祖母不會答應的。」

清韻站在一旁,聽得暗笑,就是有好處,尚書府得到的好處比侯府多,老夫人都不一定會答應。

可要讓侯府得更多的好處,三老夫人不會答應。

一半一半,又是三老夫人牽的頭,她不會滿意。

所以,這商議能有結果,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院門口,有丫鬟走進來,看著正堂緊閉的門,丫鬟愣了一愣。

周梓婷就問道,「有事稟告老夫人?」

丫鬟連連點頭,「是呢,忠義侯府大太太和大姑娘來了。」

沐清柔聽得一喜,「是舅母和表姐來了呢,我們去迎接她們。」

她喊沐清芷一起。

沐清芷有些不想去,那又不是她的舅母和表姐,她去迎哪門子埃

可是沐清柔喊了她,又不好不去。

這不,沐清芷把沐清雪拉著一起了。

沐清雪回頭望著清韻。問道,「三姐姐,你不去嗎?」

清韻連忙搖頭,笑道,「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今兒跑了一天。身子乏的緊。我都有些想回泠雪苑歇息了。」

清韻說的是實話,她今天進宮,又去了江家一趟。灤砭茫再加上走路,真的很累。

不過,就算她不累。她也不會去迎接忠義侯府大太太和大姑娘的。

她們是大夫人的娘家,是沐清柔的舅母和表姐。可不是她的。

而且,記憶中,忠義侯府大姑娘難纏的很,性子比沐清柔有過之無不及。她躲都躲不起,傻了才湊上去呢。

清韻不去,沐清雪還輕撅了下嘴。加上那邊沐清柔催,她就和沐清芷走了。

兩人才走到院門口。門吱嘎一聲打開。

三老夫人和大太太走了出來。

兩人臉色有些難看,一臉不高興的模樣。

兩人下台階,清韻和周梓婷福身見禮。

大太太瞥了清韻兩眼,扶著三老夫人走了。

周梓婷便拎了裙擺,走上台階,進了屋。

清韻緊隨其後,兩人走到屏風處,正好聽到大夫人說話,「老夫人,您真打算將清柔嫁給大皇子?」

她聲音里,隱隱透著喜悅。

周梓婷滯住腳步,靜靜的聽著。

清韻嘴角亂抽,她想到了那日桃花樹上斜著,貌美驚人的大皇子,老夫人居然想把沐清柔嫁給他……這不是禍害人家大皇子么?

要真是如此,清韻在心中替他默哀。

透過梅蘭竹菊四扇屏風,清韻瞧見老夫人在端茶輕啜。

她喝了兩口茶后,將茶盞放下,道,「我只是隨口說說,大皇子的親事,是皇上皇后做主,還輪不到鎮南侯管,大皇子的親事,必定是要給他帶不小的助力,我安定侯府和鎮南侯府已經聯姻,除了支持大皇子,已別無選擇。」

大皇子娶沐清柔,只能算是錦上添花,要說助力,還真沒有。

說著,老夫人勾唇一笑,「要是江老太爺沒有被貶,他的嫡孫女江筱該是太子妃的不二人眩」

江老太爺沒被貶,朝中勢力四分。

獻王爺、興國公、鎮南侯,還有江老太爺。

聯姻是最好的拉攏手段,大皇子娶江筱,江家背後的勢力,必定支持大皇子。

他的太子之位,必定穩如泰山。

可惜啊,江家落敗了。

要是江家依舊,江筱嫁給大皇子,將來就是皇后。

清韻又嫁進鎮南侯府。

江家和鎮南侯府好,安定侯府的前途能不好?

或許,她有生之年還能見到侯爺封為國公。

想著,老夫人輕聲一嘆。

大夫人坐在那裡,手中帕扭緊,笑道,「我看未必,清柔要是嫁給大皇子,怎麼就不能給大皇子帶去助力了?咱們侯府,還有尚書府,還有我娘家忠義侯府以及忠義侯那些盤根錯節的關係……。」

大夫人覺得,沐清柔嫁給大皇子,不是沒有可能。

老夫人卻冷笑一聲,「尚書府會幫侯府?方才你沒聽見,三老夫人想讓我從中拉線,讓千嬌嫁給大皇子,我回絕了她,她會幫清柔?」

當初,她只是隨口一說,想不到三老夫人竟然當了真。

想讓她幫忙,也不想想今兒清韻在議政殿,三老太爺可曾幫她說過半句話?!

也不知道她哪來的自信,覺得她真的會蠢到幫尚書府牽線搭橋,捧沐千嬌做大皇子妃,好讓尚書府踩著侯府的腦門,她三老夫人整日騎在她腦門上耀武揚威?

簡直做夢!

見不得三老夫人痴人說夢,老夫人才說她打算碰沐清柔做大皇子妃,讓三老夫人和尚書府支持她。

結果三老夫人的臉當時就青了。

大夫人依舊不死心,道,「我也知道三老夫人不甘心幫侯府,可真走到那一步,她自會權衡輕重……。」

她說著,老夫人抬手打斷她道,「我還沒那麼大的臉,去跟鎮南侯開這個口。」

她的聲音冰涼。透著三分凌厲。

大夫人嗓子一噎,到嘴邊的話,硬是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雙手攢緊,雙眸暗冷,像是蒙了一層寒霜。

有些事,連嘗試的膽量都沒有,又怎麼知道一定不會成功?!

江老太爺和鎮南侯在朝堂上爭鬥了那麼多年。最後不也聯姻。成了親家?!

凡事沒有絕對,試過才知道。

孫媽媽站在老夫人身邊,她看向屏風。見下面有兩雙繡花鞋。

她輕咳一聲,示意老夫人瞧。

老夫人眉頭一沉,喝道,「出來1

周梓婷和清韻嚇了一跳。兩人互望一眼,低著個腦袋走了出去。

大夫人一心盼望著沐清柔能嫁給大皇子。將來能母儀天下,光耀門楣。

可是被老夫人否決了,她正一肚子邪火。

又碰到周梓婷和清韻偷聽,她甚至感覺到周梓婷和清韻嘴角的淡笑。是在譏笑她。

當然了,她沒有感覺錯。

那就是譏笑。

火氣上涌,正好碰到兩個倒霉的。大夫人呵斥道,「大家閨秀。躲在屏風后偷聽長輩說話,成何體統?1

周梓婷臉一紅,聲音柔弱發嗲道,「舅母息怒,我和三表妹沒有偷聽,只是方才進來,舅母正和外祖母說話,不敢上前打擾,就站那裡了,而且,我覺得五表妹做大皇子妃極好,三表妹,你說呢?」

大夫人的怒火,周梓婷不想招架,再者,偷聽的不止她一個,憑什麼清韻站在一旁,可以裝聾作假不答話埃

這不腳一踢,就把這破事踹清韻身上了。

清韻暗翻白眼,抬眸笑道,「當然是極好了,我希望五妹妹做大皇子妃,二姐姐她們嫁給親王世子或者郡王,以及公侯世子,那樣我安定侯府背後有好幾個鎮南侯這樣的大樹撐腰,那時候,祖母跺一跺腳,京都都抖三分。」

一句話,惹的老夫人眉開眼笑。

她嗔瞪了清韻道,「胡說八道,口沒遮攔。」

清韻俏皮的吐了下舌頭。

不就是說好聽的,比誰的嘴更甜么,她不比誰差。

她才這樣想,然後就默默的改口了,她比孫媽媽還差一點。

因為孫媽媽笑道,「三姑娘之前說伯府能恢復侯爵,真的就恢復了,嘴巴靈得很呢。」

雖然沒有明說,但清韻說話靈,自然包括這一句了。

老夫人也笑了,「要真是那樣,我做夢都能笑醒了。」

她說著,就聽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

腳步聲中夾著銀鈴叮噹聲,清脆悅耳。

清韻瞥頭望去,只見一貴夫人走進來。

她穿著一身刻絲泥金銀如意雲紋緞裳,梳著雲鬢高髻,頭上簪著金鑲翠挑簪,耳朵上垂著金鑲紅寶石耳環,脖子上掛著珍珠項鏈,圓潤光澤。

穿戴不俗,但姿容略顯的平庸了些,唇瓣偏薄,顯得有些刻保

她就是忠義侯府大太太。

她身側跟著一姑娘,穿著碧綠的翠煙衫,下罩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披帛,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

她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

正是忠義侯府大姑娘王婉婷。

忠義侯府大太太走進來,笑道,「侯府喜事連連,老夫人容光煥發,竟像是比上一回見年輕了二十歲似地。」

她說著,福身給老夫人見禮。

誰都喜歡聽好聽的,老夫人也不例外,她笑道,「一把老骨頭了,年輕二十歲,還是老骨頭一把,倒是你,氣色紅潤,跟婉婷站在一起,不像母女,倒像是親姐妹一般。」

忠義侯府大太太也聽得直笑。

大夫人在一旁,笑道,「可不是,上回我就說她和婉婷像姐妹,偏說我打趣她,這回老夫人也這麼說,該信了吧?」

說著,請忠義侯府大太太落座。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