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一十六章 投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投降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老夫人笑著吩咐秋荷道,「上好茶。」

秋荷點頭應下,轉身沏茶去了。

忠義侯府大太太坐下,笑看著老夫人道,「侯府恢復侯爵的事,整個朝野都知道了,老侯爺下朝回來,茶都還沒喝上一口,就讓我來道賀,老侯爺說,本來該他來的,只是府上侯爺還離京辦差,尚未歸來,他匆忙登門,是給府上添麻煩。」

招待賓客,也是有禮節的。

貴夫人和大家閨秀由內院招呼,那些男賓客,則在外院接待他們。

偌大個伯府,竟沒個可以招待人的。

老夫人聽得有些心酸,江氏若是生了兒子,也能獨擋一面了,偏她福薄,不但早早的去了,還只生了兩個女兒。

大夫人嫁進來,倒是進門孕,偏又是個女兒。

兜兜轉轉快十年,才得了陽哥兒一個嫡子。

老夫人輕嘆一聲,道,「侯爺也沒個親兄弟,尚書府又分了家,伯府恢復侯爵這樣的大事,侯爺不在,那些大臣來道賀,我們這些婦道人家不好去招待,若只讓下人招呼,實在失禮。」

大夫人也坐了下來,道,「侯爺雖然沒回來,可恢復侯爵的聖旨已經接了,滿朝文武也知道了,明兒又正好是休沐,登門道賀的只怕會不少,方才……。」

方才她們把三老夫人和大太太得罪了,現在又要托尚書府幫忙招呼那些來道賀的大臣。

這臉皮得多厚,才張的開這個嘴。

她倒是有心想讓她兄長來幫襯一二,可惜,人家姓王不是姓沐。

老夫人坐在那裡,手中佛珠撥弄著。

她倒不擔心尚書府會不答應幫忙。只要她拉下臉面去求,她知道三老夫人會翹著尾巴得瑟,可要說不幫忙,她還真不敢。

尚書府必須幫侯府,這是面子問題。

三老太爺官居尚書又如何,不照樣是從侯府出去的,在外面瞧來。尚書府和侯府是一家。

侯府有難。尚書府不幫忙,就是忘本。

侯府復爵,三老太爺沒出一點力。現在又是喜事,他不幫忙,說的過去?

再說了,來道賀的是滿朝文武。這可是拉攏那些大臣的好機會,三老太爺在官場混了多少年。會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

可要是讓尚書府幫忙,三老夫人肯定會來,以女主人的身份,來辦宴會。

她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將三房分出去,就是現在,府里還有三老夫人的眼線。

一場宴會下來。她不敢想象,有多少人被尚書府拉攏了。

只要想到她的一舉一動。三老夫人都知道,老夫人就如鯁在喉。

這宴會,她寧肯不辦!

秋荷幾個丫鬟過來奉茶。

紅綃也給老夫人換了杯新茶。

老夫人端起茶盞,輕輕掀開茶盞蓋,便嗅到一股茶香。

那邊,忠義侯府大太太就贊道,「好茶!這是今年新摘的碧螺春吧?」

清韻也端了茶盞,她看著茶杯,杯中白雲翻滾,清香襲人。

碧螺春茶,條索緊結,捲曲如螺,白毫畢露,銀綠隱翠,葉芽幼嫩,沖泡后茶葉徐徐舒展,上下翻飛,茶水銀澄碧綠,清香襲人,口味涼甜,鮮爽生津。

看著杯中茶,老夫人微微怔住,望著孫媽媽,「這是江家送來的碧螺春?」

孫媽媽連連點頭,笑道,「是江老太爺親自送來的。」

老夫人驚訝,「我怎麼都不知道?」

孫媽媽啞然,江老太爺統共也沒來幾次,為的都是三姑娘的親事,老夫人在氣頭上,哪顧得上江老太爺送了新茶來?

忠義侯府大太太有些震驚,江家敗落,門庭冷落,卻沒想到新摘的碧螺春早早的就喝上了。

要知道,忠義侯府還沒喝上呢。

老夫人笑道,「老太爺在世時,就喜歡喝茶,說來,他和江老太爺結緣,也是因為一杯香茗,後來結了親,江老太爺得了什麼好茶,總會送一些來,如今老太爺過世多少年了,他倒還是和以前一樣……。」

忠義侯府大太太臉色尷尬了,端著茶盞的手,覺得格外的燙人。

大夫人臉也難看的緊。

江家和忠義侯府都是侯府的親家,老夫人當著忠義侯府的面誇讚江家,這不是打忠義侯府的臉嗎?

忠義侯府大太太把茶盞放下,笑道,「聽說,今兒侯府復爵之後,獻王爺曾當眾求皇上准許江老太爺官復原職,氣的皇上甩袖走了,江家起複怕是難呢。」

大夫人神情凝重道,「侯爺重情重義,要是今兒他在朝堂之上,獻王爺提這事,他肯定會跪求皇上的,獻王爺位高權重,是皇叔,皇上不會動他,咱們侯爺可就……。」

老夫人喝了兩口茶后,把茶盞放下,聽大夫人這麼說,她眉頭擰緊了。

清韻站起來,笑道,「外祖父說了,他過了兩年閑雲野鶴的生活,人也懶散了,恢不恢復太傅身份不重要,讓父親好好做他的侯爺,不必記掛他,哪一天皇上的氣消了,他自然而然就官復原職了。」

要是侯爺再為江老太爺求情,然後又被貶了。

清韻覺得她會哭暈在茅廁。

當然了,那時候她可能已經出嫁了,眼不見為凈。

可沒必要啊,父親這不是吃力不討好嗎,壞皇上的算計,不貶斥你貶斥誰?

清韻說的是大實話,可聽在老夫人耳朵里,就很刺耳了。

當了一輩子官,哪過的慣閑雲野鶴的生活。

就算他過的了,江家其他人呢。

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而且,侯府為了幫他,被貶成了伯府,她怨他惱他,甚至遷怒他的兩個外孫女。江老太爺可能不寒心嗎?

他不是不要侯爺幫忙,是不敢要了。

老夫人眉頭低斂,神情晦暗不明。

大夫人則是輕哼一聲,算江家有自知之明,侯府好不容易恢復了爵位,要是因為江家再貶一次,她和老夫人能被活活氣死了。

正說著呢。外面丫鬟跑進來道。「老夫人,大姑奶奶和大姑爺回門了1

老夫人聽得一怔,她扶著小几。問道,「誰回門了?」

丫鬟趕緊再道,「是大姑奶奶回門了,大姑爺也來了。」

沐清凌出嫁一年多。顧明川還是第一次陪她回門,這麼大的事。老夫人能不震撼?

清韻高興極了,她站起來道,「我去迎接大姐姐和大姐夫。」

說著,也不等老夫人點頭。胡亂一福身,就轉身帶著青鶯去了。

身後,老夫人吩咐孫媽媽道。「吩咐廚房,半個時辰後用晚飯。」

本來出嫁之女回門。要提前打招呼,娘家好準備回門飯。

吃了回門飯,最多在耽擱半個時辰,就要回門。

可是今天,有些特殊埃

伯府恢復侯爵了,沐清凌趕著回來道賀,不算失禮。

再者,這時辰離晚飯還要一個多時辰,要是等吃了晚飯再回定國公府,又太晚了。

可是顧明川陪沐清凌回門,總不能不吃飯就走。

沒輒,只能將晚飯提前了。

清韻輕快著腳步,出了春暉院,朝前院走去。

剛走到二門,就瞧見迴廊上,傳來咕嚕咕嚕,輪椅滾動的聲音。

清韻瞥頭,就見沐清凌推著顧明川走過來。

然後是沐清凌的喚聲,「清韻。」

清韻咧嘴一笑,三步並兩步走了過去,然後臉繃緊了,訓斥沐清凌道,「才小產沒幾天,身子骨又差,跑回來做什麼?」

清韻柳眉倒豎,嬌眸帶怒。

沐清凌沒想到她回門,清韻會罵她。

不過她心底暖暖的,她知道清韻是關心她的身子。

她只望著清韻笑,笑的眸底晶瑩,有了淚珠兒。

這裡是二門,清韻訓斥沐清凌的聲音不校

驚住了來往的丫鬟小廝,都停了腳步,獃獃的看著清韻。

三姑娘這是怎麼了,大姑奶奶回門是好事,她罵她做什麼?

雖然大姑奶奶是小產了,可小產又不是坐月子,哪那麼多的顧忌埃

況且,是大姑爺陪大姑奶奶回的門,三姑娘怎麼能當著大姑爺的面罵大姑奶奶呢。

侯府這麼欺負大姑奶奶,定國公府就更不會疼惜她了埃

沐清凌鬆了輪椅,握著清韻的手道,「清韻,大姐知道愛惜身子,也一直在調養,今兒實在是高興……。」

清韻嗔了她一眼。

正要說話呢,坐在輪椅上的顧明川從袖子里掏了張紙出來,遞給清韻。

清韻微微挑眉,清澈明凈的眸底有一抹琉璃般璀璨的光。

顧明川臉有些紅,就那麼舉著,也不知道說什麼話好。

總之,很尷尬。

尤其,清韻還半天不接,他就更加的尷尬了。

她就是不伸手,她故作茫然的瞥了沐清凌一眼。

沐清凌臉頰緋紅,清雅如七月盛開的芙蓿

清韻低笑一聲,這才伸手,把紙張接了過來。

青鶯捂嘴笑。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紙上寫的是什麼埃

這是定國公府的投降書。

定國公府不熄了給大姑爺納妾的心,三姑娘就不給他治病,讓他一輩子中風偏癱在床上。

她拿大姑奶奶要挾三姑娘,可三姑娘根本就不搭理她。

青鶯想,定國公夫人放棄,肯定是被她家姑娘的膽大嚇住了。

別說,青鶯還真說對了。

定國公夫人一直覺得,清韻不會不顧及沐清凌。

只要說服了沐清凌,清韻那兒好辦。

定國公府眾人輪流給沐清凌講三從四德,講丈夫納妾是天經地義,甚至為了說服沐清凌,定國公夫人還給定國公納了兩個小妾。

沐清凌聽著,很受教,可要問她聽懂沒有,她就回一句話,「清韻說了,她是在幫我,我若是不識好歹,我以後是死是活,都和她無關。」

一句話,差點把定國公夫人氣死。

她死扛了幾天,也打聽了不少清韻的事。

從桃花宴跪求皇上恢復伯府侯爵,到馬車出事,再到今天……

清韻在議政殿的表現,定國公親眼所見。

那叫一個大膽埃

他下朝回去之後,對定國公夫人就說了一句話,「你還是趁早放棄給明川納妾,讓他治病啊,和三姑娘比硬,你硬不過她。」

ps:求月票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