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一十八章 溫婉(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 溫婉(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半玩笑,半認真的態度,叫顧明川琢磨不透。

說她是認真的,她極其認真。

為了逼國公府答應他這輩子不納妾,只有清凌一個人,當時她的話說的有多重,就是現在想來,都猶言在耳。

他不否認,她說的對。

要不是清凌嫁給了他,他和她非親非故,她不是定國公府請去的大夫,也沒必要巴結定國公府,賣這個人情。

她給不給他治病,全看她的心情。

她救他,只是憐惜清凌,不忍心她過的辛苦,終日以淚洗面。

要是他病癒之後,納一堆的妾,左擁右抱,有事沒事給清凌添堵……

想到這場景,莫說她和清凌生氣了,就他自己聽著,都覺得他沒心沒肺。

當日了,現在還是虛的,可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這場景終有成真的一天,況且當日就是因為納妾一事起的爭執。

他沒想過納妾,甚至他躺在病床上,連嫡妻都不想娶,省的去禍害人家大家閨秀。

可婚姻大事,自古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他拒絕。

他慶幸,他沒有以死相逼,不然他怎麼能娶到清凌這樣賢惠溫婉的女子相伴一生?

況且,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能娶清凌,是因為安定侯府有求於國公府,到頭來,卻變成了國公府有求於安定侯府。

在母親心中,哪怕他中風偏癱了,也不輸給任何人的。

他,定國公府嫡長子,要不是有病在身。怎麼可能會娶一個被貶伯府的嫡女?

母親看不上清凌的身份,更希望他能留個后。

為此,才有給他納妾,氣的清凌提前小產的事。

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清凌有個性格強硬,說一不二的妹妹。

更叫人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還身負高超醫術!

當初將話說的那麼重。不答應她的條街,她絕不出手替他治玻

現在定國公府也算答應她了,更將承諾寫在紙上。蓋著國公府印章,父親、母親還有他都摁了手印,絲毫沒有迴轉的餘地。

方才瞧見紙張,沒有完全依照她的要求。她還氣勢洶洶。

怎麼一轉眼,又不要了?

她是真不要。還是故意試探?

顧明川心中百轉千回,盯著清韻手裡的紙不挪眼。

沐清凌站在一旁,她也不敢伸手。

她出嫁一年多,好像對清韻越發不了解了。她不收紙張,肯定還是為了那五年之約生氣。

清韻手舉了半天,見兩人緊張的看著她。

清韻嘴角微抽。她怎麼覺得她遞給他們的不是紙,而是一把要他們自刎的刀?

她有那麼殘忍可怕嗎?

清韻兩眼一翻。抓起沐清凌的手,把紙拍她手上了,笑道,「讓你收著,你就收著,這東西於我來說,不過是廢紙一張,對你才是寶貝,定國公夫人有些話說的我雖然生氣,可沒辦法,大家都是這樣想的,做妹妹的,管到姐姐姐夫屋子裡,管的太寬,況且,我已經定了親,遲早要出嫁,我總不好帶著這張紙出嫁吧?」

清韻這麼說,沐清凌心定之餘,有些羞愧。

她的事,她自己沒法處理,還要麻煩清韻,連累她被人詬玻

她握緊手裡的承諾書,小心貼身收藏。

想到清韻定親,許給楚北,沐清凌就望著清韻了,關心道,「那楚大少爺的病,你能治好嗎?」

她希望清韻也能過的幸福。

沐清凌問著,顧明川在心中補充了一句:治好楚大少爺的病,是不是也不許他納妾?

好吧,他沒膽量問出口,怕惹惱了清韻。

對於楚北的病情,清韻沒有多說什麼,她和他只是定了親,還沒成親呢,她對他太了解……不合適好么?

清韻訕笑一聲,「只要我出嫁前他不死,我總會想法設法救他,我可不想做寡婦。」

說完,趕緊岔開話題道,「快去給祖母請安吧,她肯定等著急了。」

沐清凌連連點頭,然後一行人進了二門,朝春暉院走去。

暗處,衛馳眉頭緊鎖。

他雖然離的遠,可他耳目聰明,還會觀人唇語,方才他瞧見了什麼?

對於清韻不許顧明川納妾的事,衛馳不敢置信。

男子三妻四妾,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么?

三姑娘怎麼能這樣要求定國公府大少爺呢?

而且,五年之內,定國公府大少奶奶未有身孕,就准許顧大少爺納妾,她都不大讚同?

要知道,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埃

衛馳覺得這事有必要弄清楚,這關係著他家主子的將來埃

衛馳縱身一躍,在陽光下,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不見。

他回了泠雪苑。

喜鵲在收拾藥房。

缺少的藥材,清韻列了單子給衛馳,早早的,衛馳就將藥材買齊送來。

喜鵲把藥材一一倒進抽屜里。

正忙著呢,忽然聽到窗戶晃動聲。

她瞥頭,正好瞧見衛馳進來,嚇了她一跳。

她連連拍胸脯,想罵衛馳兩句,偏又不敢,只好睜著一雙哀怨的眼睛望著他。

衛馳走過來,問她道,「三姑娘幫定國公府大少爺治病了?」

喜鵲輕點了下頭,「是埃」

「三姑娘幫定國公府大少爺治病,是不是不許他納妾?」

衛馳繼續問,喜鵲繼續點頭,「是啊,不過定國公夫人不是很高興,還沒答應呢。」

喜鵲不知道定國公府已經答應了,衛馳也沒說,只坐下來道,「將三姑娘替定國公府大少爺治病的經過說與我聽聽。」

他這樣說,喜鵲就扭眉了。她家姑娘幫大姑爺治病,又不妨礙楚大少爺什麼事,他打聽那麼多做什麼?

想到衛馳問她清韻推倒沐千染的事,然後沐千染和沐清柔兩個臉都受了傷,然後還得找清韻買葯,讓清韻掙了一大筆的錢,喜鵲就咧了嘴笑。

她想。衛馳肯定是覺得清韻在定國公府受了委屈。要幫清韻。

然後,喜鵲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

衛馳靜靜的聽著,聽喜鵲說定國公府下人掐她。還差點把她和清韻轟出去,衛馳很氣憤。

但後來,情勢逆轉了,清韻露了把醫術。讓定國公府大少爺的腿有了些知覺,定國公夫人千般挽留清韻。

可是清韻卻不再理會她。直言她不會做給她人做嫁衣裳的事,也就是不會治好定國公府大少爺,然後讓他娶一堆小妾來給沐清凌添堵。

衛馳自動自覺的往他家主子身上帶。

爺的病是三姑娘治好的啊,要不是他。爺一森人能解?

將來,爺要是納妾。三姑娘能同意?

不許男人納妾,這樣的女人實在霸道。他的爺怎麼可能懼內?

衛馳望著喜鵲,問道,「那三姑娘可說了也不許我家爺納妾?」

喜鵲,「……。」

喜鵲搖頭,「沒說啊,我家姑娘沒說不許未來姑爺納妾,她還說他喜歡納妾,給他納十個八個,然後讓他不舉,她和那些小妾也不爭風吃醋,沒事搓搓麻將,打打牌,偶爾結伴逛街,日子爽的不要不要的。」

衛馳,「……。」

衛馳凌亂成風。

喜鵲不以為然,因為她根本不知道不舉是什麼。

雖然她和清韻在定國公府受了不少的氣,但喜鵲還是覺得清韻不許顧明川納妾有些不妥,在回來的馬車上,她勸清韻改主意。

可是清韻不為所動,喜鵲就問她,「那未來姑爺呢,也不許他納妾嗎?」

然後,清韻就眉眼含笑的回答了她。

喜鵲覺得,這世上沒有人有她家姑娘那麼大方了,她賢惠的給未來姑爺納十個八個的小妾,讓他能左擁右抱,享受齊人之福。

至於那麼要求定國公府,那是因為她家姑娘被惹惱了火。

總之,定國公府大少爺不能納妾,那是他活該。

喜鵲想著,抬眸想幫清韻解釋一下,免得她被誤解了。

結果見衛馳腦門黑線成坨,她眨眼道,「怎麼了?雖然我家姑娘溫婉賢惠,但楚大少爺可別真的納那麼多小妾,三兩個懂事聽話的,我家姑娘應該能接受。」

衛馳嘴角都快抽僵硬了,他努力擠出一抹笑來,「是啊,三姑娘溫婉賢惠……。」

她溫婉賢惠的叫人害怕!

她知不知道不舉對一個男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不舉比一身的毒更能擊垮一個男人啊,簡直生不如死。

要是一般人,衛馳會笑她異想天開。

可偏偏清韻醫術超群,她說要誰不舉,那還不是幾根銀針的事?

衛馳驚站起來。

他得趕緊把這事告訴主子,好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錦墨居,書房。

楚北正在看書,他看的很認真。

窗戶微微顫動,他眉頭不抬,翻了一頁書。

衛馳站在書桌前,眉頭扭緊。

楚北又翻了一頁,抽空瞥了他一眼,「她有事找我?」

衛馳搖頭,「沒有,是屬下覺得有件事,有必要跟爺說一聲。」

楚北輕嗯了一聲,不在意道,「什麼事,說吧。」

衛馳思岑再三,望著楚北問道,「爺,你對納妾什麼看法?」

楚北眉頭輕挑了下,眼睛從書本上挪開,落在衛馳身上。

他的暗衛,從來不管這些事。

今兒,衛馳巴巴的跑回來,問他這話,顯然是跟清韻有關。

她還沒嫁給他呢,就關心起他納妾的事來了?

「她打算給我納妾了?」楚北笑問。

衛馳,「……。」

爺,你想的有點美好。

ps:更新晚了,抱歉o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