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二十一章 便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便宜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聽著,眉頭微挑了下,庫房鑰匙,怎麼在徐媽媽手裡?

庫房,存放的都是一些珍貴食材。

鑰匙應該由大廚房總管陳媽媽收著才是,怎麼會輪到徐媽媽?

正想著呢,就聽沐清芷笑道,「徐媽媽好不容易才盼到做大廚房總管,這才第一天呢,就出了這麼大紕漏?」

清韻心下有三分明了了,她問道,「徐媽媽做了大廚房總管,那陳媽媽呢?」

沐清雪捂嘴笑道,「五妹妹罰跪祠堂,她擅自做主讓人給五妹妹送吃的去,連累五妹妹受驚傷了臉,她犯了這麼大的錯,祖母豈能不罰她?這不,打了她三十大板,貶去莊子上了,然後提拔了徐媽媽。」

清韻聽得恍然一笑,她瞥頭去看老夫人。

卻見老夫人臉色鐵青。

也難怪她臉色難看了。

徐媽媽是她提拔的,定然是她的心腹了,這才接手大廚房第一天,就丟了鑰匙,這不是打老夫人的臉嗎?

這才第一天,就出了這麼大的紕漏,大廚房再由她接管下去,遲早亂成一鍋粥。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這徐媽媽一把火,沒燒到別人,卻把自己點著了,也太倒霉了些吧?

清韻好笑,她站在一旁,饒有興緻的看大夫人和老夫人搶權。

大廚房,那可是油水最多的地方。

老夫人罰了大夫人的心腹,提拔了自己的心腹,就等於是接管了大廚房了。

大夫人手中的權,登時被老夫人划拉走了一半。

換做是誰,都會心裡不爽。

大夫人也清楚。老夫人當初放權,是有求於她,現在沒有事求她了,這侯府內院管家之權,老夫人想收回去了。

她要是讓老夫人起了這個心,那她以後還能有好日子過?

尤其是沐清柔傷了臉,她的私房錢少了一半。她就更不能缺了大廚房這塊的油水了。

要打壓老夫人。在徐媽媽上任的第一人,是最好的機會。

她會打擊的老夫人一蹶不振,從此息了這個心。

讓她清楚的認識到她已經老了。識人不明,往後委派總管這樣的小事,由她做就行了。

大夫人稟告完,忠義侯府大太太就站了起來。笑道,「府上有事。我就先回府了。」

大夫人臉帶歉意,「我送你出去。」

忠義侯府大太太就道,「你忙著呢,讓清柔送我出府吧。」

大夫人就讓沐清柔送忠義侯府大太太出去。

沐清凌和顧明川站在一旁。沐清凌還好,侯府是她娘家,這些事她聽著沒事。

可顧明川是外人埃他初次來,就聽這些事。太尷尬了。

他拽了下沐清凌的雲袖,沐清凌就望著老夫人道,「祖母,要不我們也回去,改日再來看您?」

老夫人心頭有怒火,但是對沐清凌,她又換了副笑臉道,「我讓大廚房準備了回門飯,你和明川難得回來一趟,怎麼也要吃了回門飯再走,大廚房管事丟了把鑰匙,還不妨礙準備一頓回門飯,你們要是嫌無聊,讓清韻陪你們去園子里逛逛。」

沐清凌連連點頭,福身跟老夫人告辭,然後推著顧明川出了屋。

清韻陪同在側。

沐清芷她們沒有出去,她們留下來看熱鬧。

出了春暉院,清凌推著顧明川往前走。

身後跟著兩個丫鬟,卉兒和青鶯。

另外,還有兩個粗使婆子,負責抬輪椅的。

走遠了些,沐清凌回頭看著兩婆子道,「遠遠的跟著,沒喊你們,不許上前。」

兩婆子連連點頭,高興的很。

她們知道,她們大少爺今兒來侯府,道賀還是其次,主要的還是求醫問葯,是來治病的。

只是來了這麼半天,也不見沐清凌提這事,她們著急呢。

等她們離的遠了,沐清凌才望著清韻,道,「清韻,你什麼時候幫明川治腿?」

她眼神明凈,帶了些渴望。

她希望顧明川的腿,能儘快治好。

清韻望著顧明川,掀唇輕笑,「我無所謂,就是今兒幫著治也行,只是……。」

沐清凌望著清韻,問道,「只是什麼?」

清韻瞥了四下一眼,道,「幫大姐夫治病,他得寬衣解帶,侯府可沒有合適的地方,萬一叫丫鬟撞見了,我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清韻說的雲淡風輕,臉白如玉。

可是顧明川的臉,就紅的跟遠處盛開的月季花一樣了。

還有沐清凌,她的臉也紅的厲害,甚至說話都不利索了,「還,還要寬衣解帶?不,不是只要扎腦袋……?」

她以為只要扎腦袋就行了。

清韻失笑,「哪那麼簡單,上回初見大姐夫,我是不好意思讓他脫衣服。」

清韻說著,沐清凌恨不得捂她的嘴了。

一個大家閨秀,把脫男人衣服,說的那麼雲淡風輕,就跟吃飯喝茶似地,她羞是不羞埃

沐清凌雙手攢緊,她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她自然是想清韻幫顧明川治病,可是她沒有想到需要脫衣服,這不是毀清韻的閨譽嗎?

顧明川是她丈夫,清韻是她親妹妹。

她捨不得顧明川,但她更捨不得清韻。

她望著清韻,咬了唇瓣問,「就沒別的辦法,一定要脫衣服?」

她聲音,弱的跟蚊蠅哼似地。

清韻沒聽見,問道,「你說的太小聲了,我沒聽清楚。」

沐清凌臉又紅了三分,加重聲音道,「有沒有不脫衣服的辦法?」

清韻窘了,「大姐姐,你怕我佔大姐夫便宜啊?」

沐清凌,「……。」

顧明川,「……。」

還有兩丫鬟,聽得是眼睛瞪圓,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好吧,這些人的震驚,都比不上衛馳。

他剛回來,正琢磨著怎麼把他家主子有小妾,小妾還懷了身孕的消息,不著痕的透露給清韻知道。

他知道,他家主子只是故意氣清韻的。

他是默默的撒個小謊,哄得爺高興,讓這事過去,還是真的告訴三姑娘,讓她憑白生氣一回。

正糾結著呢,結果就聽到清韻說這話,他沒差點直接從樹上摔下來。

太奔放,太孟浪了。

簡直有辱大家閨秀四個字!

ps:還有一更哈,一會兒送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