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二十二章 尷尬(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尷尬(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好吧,清韻只是開了個小玩笑。

但是,顯然,這些人都沒有幽默細胞,一臉驚悚的看著她。

清韻嘴角抽一下,再抽一下,繳械投降道,「別這麼看著我啊,治病而已,在大夫眼裡,根本沒有男女之別……。」

她說著,沐清凌打斷她道,「大夫給大家閨秀把脈,都搭一塊手絹。」

男女之別,區別的很明顯。

清韻,「……。」

清韻無話可說,撫額望天。

「可是給大姐夫治病,必須要寬衣解帶,我必須在他後背上施針……。」

沐清凌搖頭,「這會敗壞你的閨譽,我不能……。」

她不能只顧自己,不顧清韻埃

清韻心中有暖流滑過。

沐清凌哽咽了半天,道,「我不能連累你被退親。」

清韻腦門有烏鴉成群結隊的飛過去。

她給顧明川治病而已,又沒別的想法,楚北退哪門子的親啊?

再說了,她也給他施針過好么

「楚大少爺不會介意的。」

清韻斬釘截鐵道。

他也沒立場反對埃

她話都已經說出去了,還能收回來嗎?

清韻話音剛落。

身後就傳來一個聲音,「三姑娘,爺肯定會介意的。」

清韻,「……。」

清韻回頭,就見到衛馳站在她身後。

衛馳繼續道,「爺不止會介意,氣極之下,難保他不會掐死定國公府大少爺……。」

不許爺納妾,爺就生氣了。

她不止不許爺納妾。她還要看別的男人身體,還碰啊摸埃

別說是爺了,就是他聽著,都無法接受了好么。

三姑娘到底懂不懂什麼是女誡女訓啊,她簡直就不像一個大家閨秀,甚至連小家碧玉都比她更注重清譽。

清韻抬手撫額,轉身看著沐清凌。道。「這貨是鎮南侯府的暗衛,負責監視我的。」

清韻的聲音裡帶了三分怒氣。

監視就默默的監視,她和別人說話。他怎麼能忽然跑下來湊兩句?

她還沒出嫁呢,就管她治病救人的事了。

有多少病人施針需要寬衣解帶,難道只許她治他家主子,就不許救治旁人了嗎?

沐清凌和顧明川兩個相顧無言。

明知道有人監視她。她還那麼大膽的說那些話……她不是想故意惹惱鎮南侯府,好退親吧?

清韻越想越惱火。回頭看著衛馳,眼神閃著火苗。

衛馳覺得,清韻想殺他滅口。

他當沒看見,道。「三姑娘,你將救治定國公府大少爺的法子寫下來,屬下帶回去找爺想辦法。另外找太醫救治他。」

清韻兩眼輕翻,「你當我沒想過埃可是那法子是我的家傳絕學,沒有七……沒有足夠的功底,根本就做不到。」

清韻一時情急,說了家傳絕學幾個字,惹的沐清凌和顧明川都睜大眼睛看著她。

安定侯府祖上十七八代,都沒有學醫的,哪來家傳絕學一說?

衛馳有些為難了,「那怎麼辦?」

清韻沒好氣道,「你不說,你家主子怎麼會知道?」

「……可是欺瞞主子,會杖責五十大板。」

「……我有上等金瘡葯,只需五六天,再重的皮外傷也能生龍活虎。」

「……。」

衛馳拿清韻沒輒,可是他雖然被派來守護清韻,可楚北才是他正主埃

他分的清楚著呢。

衛馳搖頭,「三姑娘別為難屬下,這事屬下不敢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他的聲音透著堅決,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清韻氣煞了,指著顧明川問衛馳,「他是我大姐夫,我明明可以醫治他,卻要顧忌所謂的清譽,選擇袖手旁觀?」

衛馳頭疼了。

讓三姑娘袖手旁觀,那肯定是不行的。

定國公府都許諾不給大少爺納妾了,三姑娘要是不幫著他治好病,定國公府還不得給大少爺納十七八個的小妾,把三姑娘活活氣死啊?

可任由她治病救人,爺會不高興埃

衛馳望著清韻道,「總能想到兩全其美的辦法的。」

清韻重重哼了一聲,「你去想吧,給你一天時間想,明天下午,我會去定國公府給他治玻」

顧明川忙道,「也沒那麼急,過三五日也行的。」

他不能為了治病,讓楚大少爺惱了清韻埃

清韻輕嗯了一聲,隨即狠狠的瞪了衛馳一眼。

衛馳生受了,道,「三姑娘,有件事,屬下要告訴你。」

清韻挑眉,「什麼事?」

衛馳走遠幾步,清韻只好跟了過去。

等確保沐清凌他們聽不見,衛馳才道,「三姑娘不許定國公府大少爺納妾的事,屬下知道,只是爺他……。」

清韻煙眉輕挑,「只是什麼?」

凡是說了只是,然後停頓不語的,十有**都不是好事。

清韻猜的出來,這事肯定跟納妾有關。

莫非他要納妾?

他要真納妾,她是阻止呢,還是不阻止呢?

衛馳尷尬一笑,「三個月前,侯府給爺納了兩個小妾,前兩日,還有一個小妾診出了喜脈……。」

清韻眼珠子瞪圓了,「喜脈?」

衛馳點頭。

「真的是喜脈?」清韻聲音驚詫。

衛馳繼續點頭,「是喜脈。」

清韻嘴角抽了,她撫著額頭,道,「我知道了。」

聽清韻這麼說,語氣平緩,是絲毫不見怒氣,衛馳有些驚訝,他望著清韻,問道,「三姑娘,你不生氣嗎?」

清韻好笑,「我為什麼要生氣?」

不生氣,怎麼可能呢?

爺就是故意氣你的啊,你不生氣,那爺要被氣死了。

衛馳覺得清韻是裝的,「你都不許定國公府大少爺納妾,爺納妾,你不生氣?」

清韻兩眼輕翻,聳肩笑道,「其實,我不僅不生氣,我內心甚至是同情他的。」

衛馳,「……。」

他肯定是聽錯了,爺納妾,三姑娘居然同情爺?

「為什麼?」衛馳覺得他要不問清楚,他會好奇死的。

清韻望著衛馳,笑道,「喜當爹的人,誰都會同情他的。」

喜當爹?

這是一個衛馳聽不明白的詞。

從字面理解,當爹了,當然高興了。

可他總覺得,三姑娘說這三個字,不是什麼好詞。

「三姑娘,喜當爹是什麼意思?」衛馳不恥下問。

清韻無語,這又不是什麼好事,說的含蓄點,聽不明白就算了,還刨根問底做什麼?

清韻深呼一口氣道,「喜當爹的意思,就是你家爺被人戴了綠帽子了。」

衛馳,「……。」

天可憐見,爺是存心氣三姑娘的。

誰想到居然惹出來一頂綠帽子……

奇恥大辱啊,比懼內更恥辱。

「為什麼?」衛馳還是不明白。

清韻徹底無語了,她望著衛馳,一字一頓道,「就你家爺那一身的毒,和女人行房,比吃砒霜死的還快,他能活著,必定是童子之身,然後他當爹了,這意味著什麼?」

衛馳,「……。」

衛馳在心底發誓,他以後再不騙三姑娘了。

太尷尬了。

「可是太醫沒說不許爺和女人行房啊?」衛馳斂眉道。

清韻臉微微紅,「因為太醫知道,他心有餘力不足,沒必要提。」

衛馳,「……。」

衛馳撫額,道,「三姑娘,沒事,屬下就先告退了。」

清韻輕點了下頭。

衛馳縱身一躍,以極快的速度消失不見。

他一走,清韻輕哼一聲。

小樣

對自己都不了解,就敢來撒謊騙我了,氣不死你。

ps:onno哈哈~

第三更,愉快的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