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二十七章 相思(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 相思(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不要臉」清韻氣哼哼道。

這三個字,衛馳不敢說,但他內心是贊同的。

爺說這話,居然臉不紅氣不喘,這不是昧著良心說話嗎?

衛馳是站在清韻這邊的。

可是很快,他又改主意了。

因為清韻也不是吃素的,她比楚北更狠。

只見清韻望著大樹,笑臉盈盈道,「楚大少爺親自來我泠雪苑,莫不是小妾懷了身孕,特地來求安胎藥的吧,一千兩銀子一粒,謝絕還價。」

一句話,差點把楚北氣的摔下樹來。

這女人,明知道他是騙她的,她還故意說話氣他

衛馳默默的把書放到窗戶旁,縱身一躍,消失不見。

主子大戰,做屬下的圍觀湊熱鬧,那註定是城門失火,被殃及的無辜池魚。

書放在窗戶上,風一吹,書翻動的颯颯作響。

楚北縱身一躍,就從樹上下來了。

清韻看見他,雙眸火花四溢。

青鶯和喜鵲也臉紅的厲害,想到方才的窘迫,兩丫鬟是呆不下去了。

兩人互望一眼,屏氣凝神的退了下去。

楚北走過來,他耳根窘紅,尷尬不已。

清韻火氣上涌,把書拿起來,再丟一回。

楚北伸手接了,望著清韻道,「這是你外祖父的書。」

言外之意,就是叫清韻別亂丟。

清韻哼了鼻子道,「外祖父的書,能自己長腳跑我泠雪苑來嗎?」

楚北詞窮。

說完,清韻剜了楚北一眼,要把窗戶關上。

可是楚北把手伸了過來。也不摁哪一邊,就由著清韻夾著。

清韻狠狠的用力,她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可是楚北就是不走。

半天之後,楚北道,「消氣沒有?」

清韻鬆了手,望著楚北道。「你怎麼不把腦袋湊過來?」

楚北嘴抽。「夾手可以,腦袋不行,往後你要罵我腦袋被窗戶夾了。我怎麼反駁?」

清韻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隨即把臉崩緊了。

暗處衛風和衛馳兩個撫額捂臉。

這絕對不是他們沉穩睿智的爺啊,為了哄三姑娘高興。臉皮都不要了?

楚北見清韻笑了,覺得方才的尷尬算是化解了。

其實看了也沒什麼埃她不也瞧過他?

再說了,他們已經定親了,早看晚看不都是看。

這話,楚北敢想不敢說。不然清韻非得瞪死他不可。

清韻見他不走,沒好氣道,「還不走呢?」

楚北舉了手中的書。道,「有事相求。」

清韻隴眉。問都沒問,便拒絕道,「不樂意幫忙。」

拒絕的那叫一個果斷乾脆啊,半點迴轉的餘地都沒有。

楚北正要說話,有一暗衛縱身過來。

湊到楚北耳邊低語了兩句。

清韻豎著耳朵,也只勉強聽到幾個字:相思病求娶行房即死……

清韻清晰的感覺到,楚北的怒氣,幾乎是瞬間被點燃。

楚北望著清韻,把書一丟,道,「我晚間再來。」

說完,便縱身一躍,消失不見。

可憐那本書,被清韻丟了兩回都沒事,楚北一丟……就掉地上去了。

窗外,清韻不好撿。

暗衛把書撿給清韻。

清韻問道,「誰得相思病了?」

「安郡王。」

暗衛回了一句,便跟清韻告辭,縱身離開。

清韻拿著書,有些懵怔,心底還有些莫名的惴惴不安。

不是她自我感覺太好,實在是楚北的怒氣,來的太快,安郡王又送過養顏膏給她,讓她心慌。

千萬千萬別告訴她,安郡王是要娶她埃

清韻覺得她肯定是想多了,她幾時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了?

她肯定是想多了

清韻深呼兩口氣,把這事拋開。

把窗戶關上。

清韻走到小榻上,坐了下來。

她把書放在小几上,揉太陽穴。

外面,青鶯推門進來,見清韻坐在小榻上,還訝異了下,她以為楚被還沒走。

青鶯走過來,賣關子道,「姑娘,春暉院又熱鬧了。」

清韻瞥頭看著她,有些心不在焉的問,「又有什麼熱鬧了?」

青鶯咯咯笑,道,「衛馳大哥辦事麻溜呢,李媽媽從紫檀院出來,下台階時,滑了一跤,把胳膊摔斷了。」

清韻聽得一怔。

喜鵲推了青鶯一把,把話補齊了,「台階上有油,李媽媽是踩了油摔倒的。」

清韻笑了。

她知道衛馳不會往台階上撒油,那樣會傷及其他無辜之人。

但是李媽媽摔倒,十有**還是衛馳的手筆。

李媽媽明面上是老夫人的人,今兒才上任,還不到一個時辰,就在紫檀院摔了,借大夫人幾張嘴,她也解釋不清。

她要怎麼解釋?

徐媽媽丟了鑰匙,可以說是她馬虎。

可李媽媽是踩了油滑了腳,才摔倒的。

老夫人連著提拔了兩個管事媽媽,一天之內,兩個都倒了霉。

還一個比一個倒霉。

老夫人能不懷疑是大夫人在背後搗鬼?

這個啞巴虧,大夫人是咽也得咽,不咽也得咽。

見清韻高興了,青鶯就道,「春暉院熱鬧,奴婢去瞧瞧。」

清韻嗔了她一眼,她知道青鶯喜歡湊熱鬧,便道,「快去吧。」

喜鵲提醒她道,「外面天一會兒就黑了,你仔細些看路,別摔了。」

青鶯連連點頭道,「我知道呢,我帶紫箋一起去,對了,姑娘要吃宵夜嗎?奴婢一起帶回來。」

「不必準備宵夜。」

清韻回道。

青鶯清脆脆應了一聲,便跑出了屋外。

清韻見了搖頭,眸光落在書上。

她拿起來,翻閱著。

她正好翻到《逢遇篇》。

「操行有常賢,仕宦無常遇。賢不賢,才也;遇不遇,時也;才高行潔,不可保以必尊貴;能薄操濁,不可保以必卑賤。或高才潔行,不遇,退在下流……,」清韻輕誦出聲。

喜鵲在一旁看著,她忍不住道,「姑娘,這是什麼意思?」

清韻笑道,「書上說一個人能否做官,官階的高低,並不憑他才能的大小,品德的好壞,而要看他能否投合君主長官個人的好惡和利益。」

「只要能投合,即使是竊簪之臣雞鳴之客,也可以飛黃騰達;即使毫無才能,單憑形佳骨嫻,皮媚色稱,也能受寵。」

喜鵲聽得似懂非懂,「那皇上豈不昏庸?」

清韻搖頭一笑,「誰都喜歡聽好聽的,這是人之常情,忠言逆耳,良藥苦口,說得對,不一定就招人喜歡。」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