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二十八章 困意(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困意(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靜靜的看著書。

喜鵲點了燈燭,讓清韻看的亮堂些。

然後端了簍子過來,坐在小杌子上荷包。

了一朵蘭花,才聽見有腳步聲傳來。

那腳步聲歡快,一聽就知道是青鶯的。

她抬眸望去,正見青鶯打了珠簾進來,臉上笑容燦爛,比撿了銀子還要高興。

說到撿銀子,喜鵲就拍腦門了,她咋呼道,「我差點忘了,楚大少爺拿銀錠子丟衛馳大哥,那銀錠子沒人撿埃」

青鶯咯咯笑,「有銀子都不知道撿呢,一會兒我陪你去撿。」

喜鵲笑著點頭,然後問道,「對了,你打聽到什麼了?」

青鶯昂著脖子,猶如一隻鬥勝的公雞,道,「李媽媽在紫檀院門口踩了油,滑了一跤,摔的極慘,只是那油是個意外,大廚房送油紫檀院小廚房,台里有小石子,送油的婆子腳滑了下,油罐就潑了些油出來,她讓丫鬟把油掃一下,丫鬟沒搭理她,結果李媽媽出來,倒霉的踩了油滑了……。」

不過,李媽媽說她滑倒時,腳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砸中了,疼的厲害。

不用說,肯定是衛馳打的石子。

「那送油的婆子挨了二十大板,那清掃丫鬟打了三十大板直接賣了,李媽媽送出府修養了,老夫人把春暉院小廚房管事派去掌管大廚房,嚴令她不許再出一點紕漏,否則嚴懲不貸,徐媽媽接替她掌管小廚房,」青鶯笑道。

聽到這處罰,清韻嘴角有了抹笑意。

春暉院小廚房的管事和徐媽媽是姐妹。都是老夫人的心腹。

大夫人的手再長,她也伸不進春暉院小廚房裡去。

有徐媽媽和李媽媽的先例在,新接手的柳媽媽肯定會警醒再警醒。

而且,徐媽媽和李媽媽接連出事,大夫人的嫌疑最大,她也不敢再這風頭上,再生事端。

如此一來。大廚房算是捏在老夫人手裡了。大夫人肯定氣的夠嗆。

想著,清韻嘴角的笑愈發明媚,璀璨生輝。

紫檀院。內屋。

地上狼藉一片,桌子上空蕩蕩的。

一套精緻的茶盞,在大夫人的憤怒下,變成了地上七零八落的碎片。還有幾個花瓶,也被大夫人摔了。

一旁還站在兩個丫鬟。

兩丫鬟都低著腦袋。其中一個還捂著臉,像是被打了一巴掌,在嚶嚶抽泣。

方媽媽打了帘子進去,瞅著一地的髒亂。吩咐道,「趕緊把地上清理乾淨,免得戳破繡鞋。傷了大夫人的腳。」

丫鬟聽著,趕緊蹲下來收拾地上的碎片。

方媽媽走過來。扶著大夫人坐下,道,「您先消消氣,別為了些小事氣壞了身子,不值當。」

大夫人氣的胸口起伏不定,她咬了牙道,「需要我時,讓我掌管內院,不需要我了,就要把管家權再收回去,叫我如何能不氣?」

方媽媽輕嘆一聲,她道,「伯府恢復侯爵,全是江家出力,忠義侯府也沒有幫什麼忙,哪怕幫著求兩句情都沒有,也不怪老夫人太生氣。」

大夫人拳頭攢緊,眸光狠辣。

她巴結著忠義侯府,是因為出嫁之女,若是沒有娘家撐腰,她在婆家難以立足。

她心裡哪裡不明白,忠義侯府根本就不希望伯府能恢復侯爵。

尤其是她大嫂

她雖然是繼室,好歹是侯夫人,忠義侯府大太太出嫁前是嫡女又如何,忠義侯府的爵位她想繼承還早著呢。

侯府被貶成伯府,她那好大嫂來過幾次?

今天才恢復侯爵,她就巴巴的跑了來,打的什麼算盤,她還能不知道?

不過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罷了。

大夫人在悶氣,方媽媽重新端了杯茶給她,笑道,「江家出力,幫伯府恢復了侯爵,說實在話,他不過是心口堵著一團氣順開了,在老夫人跟前腰杆子挺直了,要說好處,江家可得不到半分,得好處的還不是大夫人您,大姑奶奶已經出嫁了,三姑娘又定了親,莫說鎮南侯府幫了侯府這麼大的忙,就算沒幫,老夫人也不敢退親,江老太爺兩位外孫女嫁的可不如意,伯府恢復了侯爵,咱們安定侯府背後又有鎮南侯府撐腰,只怕過些日子,上門求娶五姑娘的人會把咱們侯府的門檻踏破。」

方媽媽是大夫人的陪嫁媽媽,伺候她十幾年,對大夫人的心性了如指掌。

她一通勸,大夫人的臉色好轉了許多。

她繼續笑道,「老夫人是惱了大夫人您,藉機敲打您呢,她上了年紀了,府里有沒有其他的太太,這內院她就算管,又能管幾年,還不得仰仗大夫人您,咱們以靜制動,老夫人管個大廚房也就差不多了,到時候侯府辦宴會,大夫人您稱病抱恙,撒手不管……。」

舉辦宴會,要操心的事就多了,大夫人撒手不管,就得老夫人事事操心。

上了年紀的人,操心的多,夜裡就容易失眠少覺,到時候精神不濟,大廚房的管家權自然而然的不就又回來了?

方媽媽越說,大夫人嘴角的笑愈發肆意。

她喝了口茶后,望著方媽媽道,「我總覺得李媽媽摔倒的事和三姑娘有關。」

方媽媽愣住,「和三姑娘有關?」

大夫人捏了拳頭道,「李媽媽摔倒,我出去瞧了,台階上確實有油,可還沒有手掌那麼大,要想滑倒一個人根本不容易,而且,李媽媽也說了,她摔倒時,感覺有東西砸她的腳腕……。」

大夫人認定害李媽媽摔倒的是那粒石子。

雖然她開始覺得那石子是李媽媽在撒謊,為的是幫她擺脫嫌疑。

可是細細一想,李媽媽摔倒,在那樣的情況下,疼都疼死了,哪還會考慮那麼多?

可能憑著一石子,就讓一個人摔倒,必定是習武之人。

侯府可沒有這樣的人……除了清韻的暗衛。

只是大夫人想不通,鎮南侯府的暗衛是負責保護清韻的,他可能會管侯府的閑事嗎?

還有李媽媽雖然是她的人,可明面上是老夫人的人,還是因為她提建議,老夫人才讓李媽媽管大廚房的。

大夫人心裡清楚,她堅持要用陳媽媽,老夫人堅持要用徐媽媽,雙方僵持不下,只能換人。

她只有陳媽媽一個心腹,她不會退縮。

沐清芷她們不敢提這話,是因為她們都知道李媽媽是老夫人的人,不敢得罪她。

老夫人主動提換人,臉面上會過意不去,像是被她逼得不得不換人似地。

偌大個侯府,只有清韻敢反駁她,以清韻的聰慧,她肯定會提這個建議。

這是給老夫人送台階,也是老夫人故意為之。

因為清韻的建議,李媽媽才能做大廚房管事,提攜之恩,總要報答吧?

往後,大廚房不會再剋扣清韻的吃食,甚至還會比以前豐盛些。

清韻算是得了不小的好處,她沒有理由害李媽媽埃

方媽媽望著大夫人道,「三姑娘自從定了親,有了鎮南侯府做靠山,就越發有恃無恐了,她要不橫加阻攔,五姑娘也不會被罰跪佛堂,還傷了臉,害夫人憑白花了那麼多銀子,這口氣,奴婢想想都心裡不順,也活該三姑娘定了鎮南侯府大少爺的親,下半輩子過的凄涼。」

越說,方媽媽的聲音越森冷。

大夫人眸光狠毒,「要不是鎮南侯府的暗衛,我……。」

方媽媽笑道,「也不知道三姑娘惹上了什麼人,有人進侯府要殺她,那次在街上,三姑娘坐寧王府若瑤郡主的馬車,險些出事,聽說也是刺殺……。」

聞言,大夫人眼前一亮。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來,透著殺意。

既然有人想要殺她,府內府外都動過手,那她有事沒事就讓她出門溜兩圈,她就不信她逃過一次兩次,能命大的,每次都能確保安全無虞

泠雪苑,內屋。

正在看書的清韻,忽然覺得身子一涼,凍的她打了個寒顫。

窗戶開著,有風吹來,燈燭搖曳。

窗外,青鶯高興的笑,「找到了,在這裡呢」

喜鵲看著那二兩的銀錠子,也笑的合不攏嘴。

青鶯咯咯笑道,「前些日子,我在街上瞧見一對銀簪,可漂亮了,要二兩銀子,要不我們買下,一人一支?」

喜鵲點頭贊同。

兩人提著燈籠回來,高興的眉飛色舞的。

清韻哈欠連天,眼皮都快黏在一起了。

喜鵲見了就道,「姑娘困了,先睡吧?」

清韻搖頭,「一會兒再睡。」

說著,她端茶輕啜,借茶去困意。

青鶯不明白了,明明都困成那樣了,還死扛著做什麼,就算,也不用這樣廢寢忘食吧,明兒再看不行嗎?

青鶯搖了搖頭,走過去幫清韻鋪被子,又塞了暖爐在被子里。

清韻很困,那種困不是喝茶就能清醒的,她望著鋪著暖和被子的床榻,恨不得立刻鑽進去,呼呼大睡。

可是楚北說晚間來找她,她怎麼能睡啊?

上回,安郡王送了養顏膏了,楚北找了逸郡王幫忙,之前那麼急的離開,十有**還是去找他。

想到上回楚北找逸郡王幫忙,逸郡王跟著送了養顏膏。

這一回,楚北再找他幫忙。

逸郡王不會跟安郡王一樣得相思病吧?

只是想想,清韻就先凌亂了。

別說,逸郡王那性子,真的做的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