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一章 溫婉(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 溫婉(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PS:求月票,爭取追上第六!!!

清韻的臉,本來就夠冷的了,聽了小廝的話,她的臉就像是被冰塊凍了三天三夜一般。

安郡王太過分了,這是不整死他,不罷休是不是?!

定國公夫人也無語了,安郡王未免也太仗勢欺人了,安定侯府就算拿他沒辦法,還有鎮南侯府呢,沐三姑娘已經許配給了楚大少爺,就算沒過門,也可以說就算是鎮南府的人了,安郡王派人來接清韻算什麼,一輛馬車拉回去做妾嗎?

清韻望著定國公夫人道,「原本我還打算送你出侯府,如今瞧來,我只能送你到這兒了,抱歉。」

定國公夫人笑道,「三姑娘可千萬別做傻事,有些事邁出去一步,就沒有了回頭路可以走。」

她話未說明,但顯然是叮囑清韻別上安王府馬車。

這點分寸清韻還是有的,況且,暗處還有楚北的暗衛在呢。

清韻福身,跟定國公夫人道謝。

定國公夫人輕嘆一聲,由丫鬟領著出府。

清韻則轉身回春暉院。

小廝知道這事清韻做不了主,又趕緊跑春暉院去告訴老夫人。

清韻進了屋,站在屏風處,有些不想進去。

屋內,大夫人再說話,她道,「安郡王吐血昏迷,一直不醒,太醫說心病還需心藥醫,安郡王能不能醒來,全看清韻了,侯府要是不讓她去,安郡王要是有什麼萬一,侯府擔待不起……。」

真是事多,要不是清柔還要鎮南侯府的葯祛除臉上的傷疤,她真恨不得買一斤砒霜,喂她吃下去。

看還爭個什麼勁!

還堂堂郡王爺呢,也不知道眼睛是不是長在了後腦勺上,清柔比她溫柔聰慧百倍,偏喜歡她。還不顧身份的要去搶。

老夫人愁的頭都大了,裡面像是有小人在交戰。

讓清韻饒是鎮南侯府。

不讓清韻去,要是安郡王真出了事。侯府就是有多少腦袋,都平復不了太后的怒氣。

這廂,老夫人還猶豫不決,不知道怎麼辦好。

那邊,矛盾升級了。

逸郡王的貼身小廝趕了馬車來。要拉清韻去棲霞寺阻攔他們家郡王爺落髮出家,時間緊迫,刻不容緩。

清韻聽小廝稟告,她嘴角微微上揚。

逸郡王為了楚北,當真是豁出去了啊,她都忍不住要往歪了想了……

總覺得逸郡王要娶的不是她,是楚北。

她對楚北和逸郡王的關係好奇的不行,不問清楚,清韻決定不嫁給楚北了,輸給女人窩囊。輸給男人,那真是要氣吐血。

清韻想著,忍不住抬手撫額。

事情都鬧成一鍋粥了,她居然還有心情捉趣自己。

那邊,沐清柔笑了,「三姐姐可真是人見人愛呢,要是她會分身術不就好了,一人一半,也省的大家爭來搶去。」

她嘴上說著,心裡補充道:兩位郡王爺的品味還真是重。他們要搶的是個稀罕寶貝也就算了,搶一坨大糞,腦子進水了吧。

老夫人坐在那裡,她糾結不安的臉色好轉了不少。

要是不去安王府。安郡王怎麼著了,侯府擔待不起。

可獻王爺唯一的寶貝嫡孫要是真出家了,侯爺更擔待不起。

不許清韻出門正好,誰都不得罪。

這時候,清韻默默的邁著小碎步進去。

老夫人見了她道,「你回泠雪苑。沒有我的准許,不許邁出泠雪苑一步。」

清韻就這樣被禁足了。

不過清韻不生氣,她知道老夫人這是在保護她。

因為老夫人接著道,「準備馬車,侯府恢復爵位,鎮南侯府幫了我大忙,我要去鎮南侯府道謝。」

這是昨兒就說好的,大夫人不詫異。

三老夫人就道,「門外,安王府和逸郡王的人都在呢,兩人都不管了?」

老夫人瞥了她,笑道,「怎麼管?我活了大半輩子了,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棘手的事,我是束手無策,聽之任之了,三弟妹有好的解決辦法可以教我?」

她隨口一反問,問的三老夫人張口無言。

老夫人在心底輕哼一聲,不能幫忙出個主意,就別跟著起鬨,給她添堵!

清韻被禁了足,她默默的帶著丫鬟回了泠雪苑。

院門一關,該忙什麼忙什麼。

老夫人要去鎮南侯府,雖然昨天就說去道謝,但是今兒裙是其次,商議三姑娘的婚姻大事才是首要之事。

要說三姑娘,當真是可憐,本來嫁給外室所出庶子,就夠憋屈了,偏這庶子還一身的毒,行房即死。

這樣了,還娶個毛線的媳婦?

稍微有點自知之明,都該上門退親了吧?

老夫人要出門了,二老太爺和三老太爺他們也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也都要回府了。

一群人剛走到大門前,然後看了一出好戲。

安王府的車夫和逸郡王的小廝打起來了,打的那叫一個慘烈埃

兩人來接人的馬車,已經被砸壞了,有一輛馬車的馬都跑了。

兩個小廝都忠心為主,那打架的勢頭,好像誰輸了,誰家主子的命就沒了一般。

周總管站在一旁,額頭在顫抖,望著老夫人道,「老夫人您看,這該怎麼辦?」

老夫人擺擺手道,「一會兒把侯府大門關了,眼不見為凈。」

說著,丫鬟打了帘子,老夫人坐進軟轎。

鎮南侯府,外書房。

書桌前,鎮南侯在從容不迫的呷茶。

江老太爺站在他前面,臉色鐵青,怒不可抑,「楚老兒!你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不會虧待我的外孫女,你讓病歪歪的大少爺娶她,我也認了……。」

他說著,鎮南侯笑道,「既然認了,還這麼生氣做什麼?」

江老太爺瞬間炸毛了,「大少爺那是病嗎?!那是毒!行房即死,我找了兩個太醫,太醫都說是真的1

鎮南侯把茶盞擱下,冷笑一聲,「太醫院那群庸醫的話,你也信?」

江老太爺氣的胸口疼,太醫的話不可信,難道他要相信他說的嗎?

鎮南侯望著江老太爺,見他氣的恨不得暈過去了,想到他一心為清韻。

清韻也一心為他,明明都是她的功勞,偏摁在江老太爺的頭上,讓安定侯府對江家改觀。

要是知道他把江老太爺氣出個好歹來,肯定會惱他。

鎮南侯笑道,「有話坐下再說。」

江老太爺甩了手道,「不用坐下,我只想清韻這一世安穩無憂,其他我不強求。」

鎮南侯站起來,斂了眉頭道,「安穩?我鎮南侯府是皇后的娘家,大皇子若是不能登基為帝,我楚家上下,幾百口人不會有活路,當初你來求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江老太爺瞥了鎮南侯,道,「別人不了解你,你我同窗三年,同朝為官三十年,我還能不了解你?大皇子乃嫡長子,他繼承皇位乃是正統,若是將來繼承皇位的不是大皇子,以你鎮南侯的心性霸氣,不論這大錦江山誰來繼承,都是殘垣斷壁。」

「皇上要是真有心立安郡王為太子,他要想大錦朝世代安穩下去,首先要除掉的就是皇后和你。」

這麼多年,皇上都沒有動手,任由興國公府和鎮南侯斗。

只要不太過分,他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見,皇上心底根本就是想立大皇子為太子。

聽江老太爺的話,鎮南侯笑了。

大笑不止,酣暢淋漓。

「江老太爺把我看得透徹,不知道你對自己的外孫女又了解幾分?」鎮南侯笑問道。

鎮南侯的話,叫江老太爺眉頭微隴,「我對清韻有幾分了解,我從小看著她長大,她性子溫婉……。」

說到這四個字,江老太爺嘴角抽了一抽。

性子溫婉的人,怎麼可能會挖狗洞?怎麼可能有那膽量跪求皇上恢復侯府爵位,又怎麼敢在議政殿說那些話?

還有她對制衡之術的理解……

江老太爺忽然發現,他好像不了解自家外孫女了。

鎮南侯笑了,「她性子溫婉,還有呢,怎麼不說了?」

江老太爺臉有些紅,怒道,「就算清韻有些潑辣,也是我的外孫女1

鎮南侯無語了,難怪清韻潑辣了,根本就是隨了外祖父,「你的老寒腿,颳風下雨就疼,太醫治不了,回頭讓三姑娘給你瞧瞧。」

「你還記得我的老寒腿,當初要不是你,我……。」

江老太爺開口指責。

他的腿,是當年求學時,和鎮南侯他們一起闖了禍,被先生罰跪的。

冰天雪地里,跪了一夜。

他身子骨差,落了腿寒的毛病,鎮南侯身體強壯,什麼事都沒有。

當年,兄弟情深,為彼此擋刀都可以。

只是入了官場,他是文官,鎮南侯是武官。

文武之斗,斗的天翻地覆,哪還記得兄弟情分?

如今提起來,江老太爺希望鎮南侯還念著惋惜,換個楚家男兒跟清韻聯姻。

可是說著說著,就好像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什麼叫讓清韻給他瞧瞧?

「這話是什麼意思?」江老太爺問道。

鎮南侯哈哈大笑,「不當太傅才兩年,江老太傅聞弦音而知雅樂的本事似乎全忘了,沒聽出來我那話是讓你別想太多的意思嗎?」

江老太爺氣洶洶的。

PS:第二更送上啦~~~繼續碼第三更~~~~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