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二章 默哀(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默哀(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鎮南侯心情愉悅,「沒錯,我楚家男兒不少,可以聯姻的更是不下十個,可我只會讓北兒聯姻,絕無更改之意,至於其他,我就是說了你也不信,有什麼不明白的,你去問三姑娘吧。」

「我鎮南侯從來說話算數,說到做到,將來若是有虧待三姑娘地方,我這隻胳膊就是你的1

鎮南侯這話,叫江老太爺心底一震。

鎮南侯說話算話,同窗時就知道,也正是因此,他才登門提聯姻之事。

他拿一條胳膊許諾,他還有什麼不信的?

江老太爺沒法再提換人聯姻的事,只道,「安郡王和逸郡王要搶親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鎮南侯瞥了江老太爺一眼,笑道,「稀罕之物,才有人搶,不過想從我鎮南侯的手裡搶人,我只能說他們都很天真。」

江老太爺撫額了。

鎮南侯端茶輕啜,眸光帶笑,「我倒想瞧瞧他們能鬧到什麼程度。」

鎮南侯的笑,帶著滿意和欣慰。

才剛學制衡之術,就學以致用了,著實不錯。

他茶才喝了兩口,外面就傳來敲門聲,道,「侯爺,安定侯府老夫人求見。」

鎮南侯眉頭挑了下,笑道,「來的正巧。」

鎮南侯請江老太爺去正院。

剛坐下來,丫鬟端了茶來,丫鬟就把老夫人請了進去。

見江老太爺也在,老夫人有些驚訝,「親家公也在呢。」

老夫人心裡明白,江老太爺肯定是為了楚大少爺的病來的,就是不知道鎮南侯會不會答應換人聯姻?、

瞧臉色,沒有生氣,莫不是答應了?

老夫人心底騰出三分希望來。

江老太爺點頭笑道,「來了有一會兒了。」

老夫人向鎮南侯道謝,鎮南侯擺手道,「言謝就不必了。我鎮南侯府能娶到三姑娘那等聰慧機智的姑娘,幫這點小忙是應該的。」

老夫人笑道,「清韻能得鎮南侯府的看重,是她的福氣。」

鎮南侯端起茶盞。輕輕撥弄著。

江老太爺望著老夫人道,「我今兒來鎮南侯府,是聽說了楚大少爺的病來的,清韻是我的外孫女,我不會害她。她和楚大少爺聯姻之事也不會變,正巧今兒你也在,鎮南侯打算商議一番,早早的把清韻和楚大少爺的喜事辦了。」

老夫人聽著,她也知道江老太爺不會害清韻,他比誰都希望清韻過的好。

他都說不會變,她怎麼好反對。

早早的把清韻和楚大少爺的喜事辦了也好,也省的拖久了生變。

「只是安郡王和逸郡王……,」老夫人顧慮道。

鎮南侯放下茶盞,茶盞磕在桌子上。發出清脆響聲。

老夫人心頭微怵,怕說錯話,惹得鎮南侯生氣。

鎮南侯瞥了她道,「獻王府和太后那裡,自有我鎮南侯府去應付,安定侯府只要記得三姑娘已經許配給北兒就行了,至於其他事,安定侯府可以當沒看見,也沒聽見。」

話雖這樣說,可這事是能當沒看見。沒聽見的嗎?

安郡王要是死了,太后能饒了安定侯府?

逸郡王要是真出家了,獻王爺不得氣瘋啊?

鎮南侯是說會照應侯府,可他要是出去打仗了呢?

指望楚大太太嗎?

她還記得當初鎮南侯要她選的聯姻之人。不是楚大少爺,是她擅自做主。

鎮南侯還在京都,就敢將他的話當做耳旁風,遑論他不在。

鎮南侯斂了眉頭,他不喜歡和女人商議事情,磨磨唧唧的。他沒那個耐心,只道,「我問了欽天監,後天是黃道吉日,我鎮南侯府會送納采禮上門,五月二十八號是今年最吉利的日子,北兒就在那一天迎娶三姑娘進門。」

老夫人聽得一愣,下意識回道,「這不合規矩……。」

哪有納采禮還沒送,就定下過門之日的?

而且哪一天出嫁,該她定才是埃

而且,這已經是三月末了,清韻兩個月就出嫁,這也太急了吧。

她還要一個月才及笄呢。

老夫人說規矩,鎮南侯知道,他不在乎道,「規矩是人定的,只要你我同意,江老太爺不反對,用不著管其他人。」

武將就是這樣乾脆利索,要依照他的意思,那些什麼繁文縟節,能省就省,幾天後就迎娶清韻過門才好。

只是這樣做,倒像是他怕三姑娘被人惦記,搶回來才放心似地。

再者,那一天確實好。

嫁娶之人,夫妻和順,舉案齊眉,白首偕老,兒孫滿堂。

他沒理由不選那一天,再者楚北的毒還要半年才能解,也沒那麼著急。

老夫人還能說什麼,除了答應,還是答應。

剛商議完,外面楚總管進來了,道,「侯爺,右相來了。」

鎮南侯點點頭,吩咐道,「在書房等我。」

江老太爺就起了身,要告辭。

老夫人也要回府。

鎮南侯讓人送他們出府。

江老太爺沒有回江家,坐著軟轎也去了安定侯府,他還記得鎮南侯的話呢,有什麼事,直接問清韻。

泠雪苑,書房。

清韻坐在書桌前看書。

她溫柔而靜謐,淡雅又乾淨,纖細的手指宛若一把子水蔥似的,一頁一頁翻書,旁人瞧了,都羨慕那書有福氣,得美人青睞。

她又翻了一頁。

那一頁,有些墨跡髒亂,有好幾個字模糊不清。

看的正起勁,被幾個字打斷了,那感覺就跟一口氣沒喘上來,憋得人難受。

正猜測那幾個字是什麼。

門吱嘎一聲被打開,青鶯進來道,「姑娘,江老太爺來看你了。」

清韻嘴角一笑,「外祖父肯定知道這弄髒的字寫的是什麼。」

說著,清韻拿了書,就去找江老太爺了。

走到門口,清韻就見到江老太爺走過來,她三步並兩步走過去。

江老太爺見清韻神采奕奕,跟他想象中清韻該有的焦灼不安絲毫不符。

江老太爺搖頭一笑,道,「心情不錯?」

清韻臉窘了,道,「外祖父來看我,清韻哪有不高興之理。」

江老太爺失笑,見清韻手裡拿著本書,他一眼就瞧見了書名。

他微微挑眉,「這書怎麼在你這裡?」

清韻扶著江老太爺進屋,給青鶯使眼色,讓她守門。

等江老太爺坐下,清韻才道,「書是昨晚楚大少爺送來的,我閑來無事就翻看著,越看越有趣,只是書有些損毀,看不清楚字。」

說著,清韻把書翻給江老太爺看。

江老太爺很詫異,《論衡》這類書,筱兒連碰都不會碰,清韻居然看的津津有味,甚至覺得有趣?

等他見到那弄髒的字,江老太爺的臉黑了。

清韻見了,有些納悶,「外祖父,怎麼了?」

問完,清韻嘴角抽了。

她好像忘記外祖父惜書如命的性子了,錢財他不看重,哪怕撕毀他千兩銀票,他無所謂,但要撕毀他一本珍藏的書,他會發飆的。

外祖父不可能把書弄髒,更不會把弄髒的書借給楚北。

不會是他把書弄髒了吧?

要真是這樣,那可真要替他好好默哀了。

PS:O∩_∩O哈哈~

可憐楚北,求清韻幫忙想辦法,結果清韻幫了倒忙,替他默哀三分鐘,然後……

求三分鐘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