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四章 進宮(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進宮(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江老太爺說著,起身告辭。

大夫人忙笑道,「江老太爺別急著走,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提提。」

江老太爺又坐了回去,問道,「什麼事?」

老夫人也望著大夫人,不懂她有什麼事和江老太爺提的。

大夫人笑道,「清韻和楚大少爺聯姻,全是江老太爺一手促成,侯府知道您是疼愛清韻,不過疼愛歸疼愛,好歹給我侯府留些臉面吧,您讓鎮南侯派了暗衛守著清韻,寸步不離,清韻走到哪,暗衛跟到哪,將我偌大侯府當做東門街市,想來便來,想走便走,有時候,我想和老夫人商議些事情,處有人看著。」

大夫人說著,江老太爺訝異,「鎮南侯派了人保護清韻?」

大夫人一口血,卡在喉嚨里,不上不下,臉都哏紅了。

她以為是江老太爺托鎮南侯保護清韻的,誰想,江老太爺壓根就不知道這事!

鎮南侯這是有多看重清韻啊?!

楚大少爺娶不了媳婦嗎,生怕清韻被人害了!

想到楚北一身的毒,行房即死,要不娶清韻,還真沒人會嫁給他了。

老夫人坐在那裡,沒有說話。

說實話,侯府畢竟是侯府,清韻是侯府嫡女,在自家府里,還要外人來保護,這不是大侯府的臉嗎,說出去,侯府還有臉面?

只是想到有人刺殺清韻,要不是鎮南侯府的暗衛,清韻找被殺了。

老夫人擺手道,「既然江老太爺不知道,也不用和鎮南侯府說了。就讓暗衛守著清韻吧。」

大夫人臉色有些難看,道,「老夫人……。」

老夫人抬手打斷她道,「清韻在侯府也待不了多久,不過兩個月就出嫁了,忍忍也就過去了。

大夫人暗氣,就算江老太爺不知道。這事他也可以去和鎮南侯說一聲吧。

可是老夫人蚰蝦罡的暗衛守著清韻了。江老太爺怎麼可能會去和鎮南侯提?!

清韻站在那裡,臉紅如霞,什麼叫兩個月就出嫁了?

她怎麼都不知道?

雖然侯府。她不怎麼喜歡待,可跑去鎮南侯府,她不一定喜歡埃

想到有膽量將鎮南侯的話當耳旁風的楚大太太,清韻就頭疼。

那邊。老夫人叮囑她,「一會兒進了宮。要小心應付。」

清韻點頭,「祖母放心,清韻會小心應付的。」

說完,清韻福身。和江老太爺一同出了春暉院,朝外院走去。

宮裡來傳懿旨的公公有些坐不住了,清韻去的時候。公公臉色有些難看,他來侯府都快半個時辰了。三姑娘才姍姍來遲,簡直不將太後放在眼裡。

清韻見了公公,她抬手抹臉道,「臉上有傷疤,抹葯耽誤了些時間,公公久等了。」

那公公笑了,笑意未達眼底,「奴才就是等上一兩天都不妨事,就怕太后等急了會生氣。」

恐嚇她呢,清韻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她犯不著和一個跑腿公公耍嘴上功夫,倒是太后……

只能一會兒見招拆招了。

清韻邁步往前走,送江老太爺坐上軟轎,她才坐上馬車。

清韻才鑽進馬車,小公公便坐在了車轅上,手中鞭子一抽,馬就跑了起來。

清韻身子往前一栽,腿撞在了馬車裡的小几上,要不是她趕緊抓著車窗,只怕要摔倒。

清韻臉沉如霜。

她忍著,沒有發脾氣,小心坐好。

公公趕馬車,速度極快,清韻不知道他是存心報復,還是真怕太後生氣,想早早的進宮。

清韻抓著窗戶,馬車太晃蕩,她頭暈的厲害。

不過,到了鬧市,馬車慢了許多。

清韻也不知道這是哪條街,只盼著能早到皇宮,能下地自己走。

又行了一盞茶的功夫,清韻瞧見了皇宮。

可是馬車沒有往皇宮駛去,而是從皇宮前,一直往前走。

清韻眉頭隴緊,心底有了不好的預感。

半盞茶后,馬車忽然停下來,停的太快,清韻腦門磕在了馬車上,疼的她直呲牙。

外面,傳來衛馳說話聲,「三姑娘?」

清韻忙挪到一邊,掀開車簾,就見到被打暈了丟在一旁的公公。

清韻斂眉道,「這公公是要帶我去安王府吧。」

衛馳點頭,「太后在安王府。」

公公說太後傳召清韻,他也以為是進宮,尤其是這條路也確實往宮裡頭去,他沒有在意。

可是過了皇宮了,馬車不進宮,還往前走,衛馳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清韻可不能進安王府,那不是給自己找事嗎,她望著衛馳道,「現在怎麼辦,太後傳旨,我不能不去埃」

這確實不好辦,衛馳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他只能攔著不讓清韻去安王府,可是其他的,他沒輒了。

清韻下了馬車,站在風中,撫額凌亂。

方才上馬車,有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感覺,這會兒又換成天下之大竟無容身之處的憋屈感了。

很快,侯府的律俠礎

青鶯下馬車,拎了裙擺跑過來,她髮髻凌亂,臉色還有些蒼白。

清韻望著她,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青鶯快哭了,「方才馬車跑太快,撞到了人家的糧草,差點翻了。」

清韻幫她抹眼淚道,「好了,沒事了。」

青鶯背脊發涼,舉目四望道,「姑娘怎麼沒進宮?」

清韻搖頭,「太后在安郡王府。」

青鶯怔住,之前安王府馬車來接,定國公夫人可是叮囑姑娘別去安王府的,沒想到小廝接不到三姑娘。太後派人來接,這不是仗勢欺人嗎?

只是太後傳召,不去,太后肯定會震怒。

怎麼姑娘就那麼的倒霉呢,被人喜歡明明是一件值得人偷偷躲被窩裡笑的合不攏嘴的事,怎麼她都想哭了。

清韻抬眸四十五度望天,眸底有憂傷。

怎麼才能不見太后。好像想來想去。都只有她出不了門才行。

現在站在大街上,要是有刺客來刺殺她就好了。

受驚,受些輕傷。太后總不至於不顧及她的死活,一定要她去安王府吧?

萬一,她受傷了,太后還要她去。那她不是白受傷了?

清韻兩眼一翻,瞥頭望著衛馳。問道,「你家爺呢?」

衛馳回道,「爺應該在棲霞寺。」

「他在棲霞寺做什麼?」清韻不解。

「屬下也不知道,應該和逸郡王有關。」

清韻撫額。「別告訴我,逸郡王要是真出家,會拉著你家主子一起。」

「……顯然。」

清韻。「……。」

逸郡王從來不做吃虧的事,他會答應幫爺的忙。他也很詫異呢。

衛馳猜,他家爺肯定是答應了逸郡王什麼條件,不然他不可能那樣爽快。

清韻笑了,「真想看他們一起敲木魚……。」

衛馳,「……。」

青鶯,「……。」

兩人看著清韻,見她高興,兩人眸光望著一旁走過來的楚北,見他唇瓣抿的緊緊的。

青鶯想提醒清韻一聲,可是她不敢說話,因為楚北瞟了她一眼。

青鶯就把腦袋低下了。

低下之後,她眼睛眨了下,方才楚大少爺手上拿的是什麼來著?

正想著呢,就聽到清韻啊的一聲叫了起來。

清韻捂著腦袋,回頭,就見到楚北望著他。

他手裡還拿了個木魚槌,顯然方才就是木魚槌敲的她腦袋。

楚北拿了木魚槌,又在清韻腦袋上敲了下,眸底璀璨,有些似笑非笑道,「見我敲過木魚了,要是嫌棄木魚槌小了,回頭我可以換大的來,每天敲給你看。」

清韻臉紅如霞。

她不傻,聽得出來楚北是在罵她木魚腦袋!

「你才是木魚腦袋1清韻羞罵道。

背後人壞人,被人逮了正著,真真是倒霉。

還每天敲她腦袋,你還不如一悶棍,直接把我敲死算了。

衛馳過來,望著楚北道,「爺,太後傳召三姑娘,現在該怎麼辦?」

楚北瞥了馬車一眼道,「進宮。」

清韻驀然抬眸,望著楚北道,「進宮做什麼?」

暗衛牽馬過來,楚北翻身上馬道,「求皇上賜婚。」

清韻臉原就紅了,聽了這話,臉更是大紅。

他們已經定過親了好么。

不過,不否認,這是一個好辦法。

皇上下旨賜婚,便是太后,也不能抗旨,遑論安郡王和逸郡王了。

只是,「皇上會賜婚嗎?」

皇上精明的很,現在這樁親事不只是她和楚北的事了,還夾著獻王府和太后呢,皇上會偏私他嗎?

清韻站著沒動,楚北騎馬過來,手一伸,就把清韻拎了起來。

等清韻回過神來,她已經坐在馬背上了。

她臉紅的能滴血,「放我下去,我坐馬車。」

楚北摟著清韻,他笑聲歡快道,「真是木魚腦袋,不如此情深,皇上怎麼會給你我賜婚?」

清韻掙扎著,「皇上不會給你賜婚的。」

「他會。」

楚北聲音鎮定,毋庸置疑。

清韻不信,她堅持要下馬。

可是她掙扎,馬兒忽然揚起蹄子,要將兩人掀翻。

楚北一夾馬肚子,馬兒就飛馳了起來。

青鶯這回是真哭了。

馬車就夠快的了,這騎馬,她在後面追,還不得顛簸死埃

青鶯爬上馬車,緊趕慢趕。

好不容易趕到皇宮前,侍衛攔門,不許她進去。

青鶯撅了嘴道,「我家姑娘剛剛進去1

侍衛冷了聲音道,「他們有皇上的令牌,可隨意進出,你有嗎?有也讓你進。」

青鶯氣鼓了腮幫子。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