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五章 奪妻(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奪妻(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再說,楚北和清韻騎馬進宮。

清韻有多巴不得被侍衛攔下啊,她可不想進宮丟人現眼去。

可是楚北亮了塊令牌,侍衛就畢恭畢敬的把路讓開了。

那令牌清韻也只瞥了一眼,上面雕刻了條龍,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

清韻越發看不懂楚北了,皇宮重地啊,雕刻了有龍的令牌啊,是隨便一個人就能有的?

外室所出庶子,這樣的身份,京都那個世家望族看的上眼,怎的在皇宮裡,他還吃香起來了?

清韻在走神,楚北發現了,他摟著清韻腰的胳膊緊了緊,低醇嗓音在她耳畔響起,「在想什麼?」

那灼熱的呼吸,扑打在她的耳際,吹進頸脖子里,有些痒痒的。

清韻忍不住縮了縮脖子,道,「方才那能隨意進出皇宮的令牌,是皇上給你的?」

楚北低笑,「想要?」

清韻呲牙,什麼想要,就是好奇問問好不好,說的好像她惦記他東西似的,再說了,皇宮裡又沒有她的親戚,她沒事進宮做什麼?

清韻不說話。

楚北笑道,「令牌是大皇子的。」

難怪,她就說楚北怎麼可能得皇上寵溺至此,敢情是大皇子的呢。

只是令牌這樣貴重的東西,大皇子也敢隨便給楚北?

這要是被人彈劾一下,楚北不得連累他一起倒霉啊?

清韻想回頭,只是動不了,她笑道,「我很好奇,你和大皇子,還有逸郡王的關係,大皇子給你令牌,你找逸郡王幫忙,一些奇葩的忙,他居然都不拒絕。」

清韻剛說完。楚北就勒緊了韁繩。

駿馬停蹄。

風刮在臉上,像是有刀從跟前劃過似地。

在馬背上顛簸了許久,忽然停下來,要命的居然不適應。竟覺得有些天旋地轉。

楚北抱著清韻翻身下馬。

站在地上,清韻的心才踏實,騎馬太嚇人了。

「沒事吧?」楚北有些擔心道。

清韻搖頭,「沒事。」

楚北望向遠處巍峨的宮殿,握著清韻的手。朝前走去。

清韻就跟著走了,她望著楚北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楚北瞥了清韻一眼,見清韻臉上,一雙明凈水眸寫滿了好奇,他道,「我會不遺餘力扶大皇子登基,至於逸郡王,我十年前救過他的命。」

清韻聽得點頭。

楚北和大皇子是表兄弟,他又不遺餘力的扶持他登基。難怪大皇子會那麼信任他。

還有逸郡王,楚北居然十年前就救過他的命,那楚北有事相求,逸郡王肯定要幫忙的。

不過,十年前,楚北才八歲,逸郡王勉強七歲。

那時候他就能救逸郡王的命了?

清韻內心有些好奇,只是不好意思再打破砂鍋問到底,又不關她的事,問太多招人煩。

然後。清韻又有了新的困惑。

因為,她發現楚北對皇宮的熟悉,就跟回自己家一樣。

好吧,清韻對侯府的熟悉。都比不上楚北對皇宮的熟悉程度。

沒有公公領路,楚北帶著清韻去了御書房。

守門公公見兩人走過來,微微愣了下,「楚大少爺?」

楚北輕嗯了一聲,「稟告皇上一聲,就說我有要事求見。」

守門公公連忙點頭。轉身進屋稟告了。

清韻和楚北站在御書房外等了片刻,公公出來,搖頭道,「皇上說不見。」

清韻囧了。

之前誰信誓旦旦的說皇上會給他賜婚來著,結果連皇上的面都見不到。

皇上的心思你別猜啊,猜來猜去,你都猜不到好么。

清韻憋著笑,肩膀直抖。

楚北用眼角餘光瞥著她,都不知道她傻笑什麼,賜婚是他的事,也是她的事好吧,皇上不見他,她居然偷笑?

簡直敵我不分。

楚北無奈一笑,望著公公,他神情肅然,「告訴皇上,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他語氣醇厚,卻帶著凜凜殺戮之氣。

公公背脊有些發涼。

宮裡宮外的大事,他守在御書房,知道的別旁人多。

安郡王和逸郡王在搶楚大少爺的女人啊,奪妻之恨,叫誰咽的下去?

尤其是他一身的毒,行房即死,好像和他們也沒什麼區別了。

不對,還是有區別的,至少他們只要不犯錯,不惹怒主子,至少能平安的過一輩子。

楚大少爺指不定哪一天就毒發身亡了。

想著,公公臉上就流露了同情之色。

他轉身再次進御書房,轉達楚北的話。

清韻抬手,拍了拍楚北的胸口,憋笑道,「公公同情你呢。」

楚北,「……。」

清韻說完,就見楚北的嘴角抿成一條線,渾身還在冒著汩汩寒氣。

清韻額頭顫抖了好幾下,身子就覺得有些涼,然後沒骨氣的改口了,「他更同情我。」

不是她沒骨氣,實在是被楚北抓著的手快要被他捏碎了。

公公很快就出來了,道,「楚大少爺,沐三姑娘,皇上讓你們進去。」

清韻在齜牙咧嘴,楚北腳步一邁,把清韻拽了進去。

御書房內,皇上坐在龍椅上,他神情冷肅的看著楚北和清韻走進來。

楚北戴著面具,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他一雙眼睛,像是夏日夜空最閃耀的星辰,他身長如玉,就那麼走進來,像是一個天生的王者。

和楚北相比,清韻身量嬌小,也柔弱的多,她的個頭勉強到楚北下顎,但她膚如凝脂,螓首蛾眉,見之忘俗。

兩人上前,恭謹的給皇上請安。

皇上沒有讓他們平身,只笑道,「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他在笑,清韻很確定。

只是那笑聲,像是帶了些譏諷。

不像是譏諷楚北和她,倒像是嘲弄他自己。

楚北直起身子,望著皇上,道,「是,不共戴天。」

皇上望著楚北,半晌之後,他眸光落到清韻臉上,問道,「是殺父之仇嚴重些,還是奪妻之恨更嚴重些?」

清韻被問的好生無語。

這有什麼好比較的,都是不共戴天,為毛要分出個上下高低來?

分出了高低來,有獎賞嗎?

清韻看著皇上,她能感覺到皇上在不高興。

現在是考驗她揣測聖意的時候了……

PS:求月票哈,親們再加最後一把勁,爭取上前六!!!

另外,推薦好友南鳶北舞新書《嫡驕》——

這是一個溫婉萌妹紙,一不小心就被馴養的很剽悍,然後被楠竹想辦法再馴回溫婉萌妹紙的故事,楠竹表示:鴨梨有點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