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六章 亂摸(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 亂摸(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思岑片刻后,抬眸望著皇上道,「清韻覺得殺父之仇和奪妻之恨,都是不共戴天之仇,若是想單純的分出哪個更嚴重些,清韻覺得要看人,分情況。」

「對一個孝子來說,殺父之仇必然比奪妻之恨要嚴重,可一個人對父親感情不深,亦或者父親是個惡人,甚至是十惡不赦,那人不是愚孝,亦或者是大義滅親之輩,或許能做到一笑泯恩仇……。」

「一笑泯恩仇?」皇上笑了。

簡簡單單五個字,其背後承載了多少的難處和掙扎?

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做的到?

皇上眉頭低斂,擺手道,「不共戴天之仇,做不到一笑泯恩仇,那便是不死不休。」

清韻覺得,皇上是個有故事的人,而且和不共戴天之仇有關。

楚北上前一步,掀了錦袍跪下道,「皇上,請您給我和清韻賜婚1

他跪著,清韻還站著。

她反應過來,也跟著跪下了。

皇上沒有說話,只靜靜的看著楚北。

楚北望著他道,「清韻已經與我定親,縱然我身負劇毒,她也是我的人,安郡王和逸郡王公然和我搶人,我不想和他們為敵,請皇上賜婚,好讓他們息了不該有的心思。」

皇上坐在那裡,他看了楚北半晌,又望著清韻了。

他神情晦暗不明,眼眶通紅。

清韻被看的毛骨悚然,她偷偷的瞥了皇上一眼,見皇上那布滿血絲的眼睛,清韻嚇住了。

那眼神極其的恐怖,像是要殺了她似地。

清韻腳底心冰冷。後背在哆嗦。

清韻頭皮發麻,就聽皇上沉冷了聲音道,「你是不是也打算這輩子不再撫琴了?」

這話問的太突然了,問的清韻有些懵怔。

她茫然的搖頭,「清韻沒有這樣的打算過。」

她為什麼不再撫琴,沒道理埃

雖然她在桃花宴上,撫琴一曲。引得皇后吐血。安郡王對她存了愛慕之心,她當時是挺討厭撫琴的,可是過去了就過去了埃可要說這輩子不再撫琴,那對琴也太不公平了。

而且,那是「也」字,用的太奇怪。難不成指的是皇后?

正走神著,皇上擺手道。「你先退下。」

清韻忙站起來,跟皇上福身告退。

她退出門外,沒有走遠。

御書房很大,裡面說話。外面根本聽不見。

清韻站在大紅漆木柱子旁,有一下沒一下的扣著柱子,眼睛望著御書房。

她站了沒一會兒。那邊有丫鬟過來,福身道。「沐三姑娘,皇後有請。」

丫鬟是皇后的貼身丫鬟,珍珠。

清韻朝她一笑,看著御書房道,「楚大少爺還在御書房,皇上讓我先出來,沒說准許我走。」

珍珠也望著御書房,聽了清韻的話,她邁步走過去,和守門公公說了幾句話。

公公輕咳兩聲,然後孫公公就出來了。

孫公公聽了小公公的稟告,道,「皇後有請,三姑娘就去吧。」

清韻就跟著珍珠去了皇后住的長信宮。

皇後端坐在鳳椅上,她容貌端坐,氣質婉約,臉色比上一回見到要好了許多。

清韻上前,福身給她請安。

皇后把茶盞擱下,漂亮的鳳眸望著清韻,她的眼神也有些晦暗不明。

清韻有些無語,為毛啊,皇上看她也是這樣的神情,皇后也是,有話能直說么?

皇上的心思她猜不透,皇后的也一樣好吧。

清韻站在那裡,悶不吭聲。

皇后問道,「你和北兒進宮找皇上所為何事?」

清韻抬眸,望著皇后,回道,「請皇上賜婚。」

皇后笑了,安郡王相思成疾,逸郡王要落髮出家的事,皇后也知道,她笑道,「賜婚倒是個不錯的法子,不過僅憑你和北兒,分量還不夠,皇上不會給你們賜婚的。」

清韻訕然,其實,她也是這樣覺得的。

楚北自信,非得帶她來,她勢單力孤,還手無縛雞之力,反抗完全是白費力氣啊,她也不想來皇宮碰一鼻子灰。

清韻在心中腹誹,就聽皇後繼續道,「太后委屈誰,也不會委屈了安郡王,皇上也不會為了任何人,去違逆太后,尤其是因為女人。」

最後兩個字,皇后咬的格外的清晰。

「為什麼?」清韻下意識的問道。

皇后瞥著她,嘴角的笑,疏離冷漠,「為什麼?因為她是太后,因為她的霸道,因為她的偏愛1

「安郡王得不到的東西,她就是毀了,也不會讓旁人得到1

皇後有些激動,一張明媚如牡丹的臉,因為激動,更添了三分嬌艷。

清韻沒心情欣賞皇后的美,她直覺得脖子涼颼颼的,感覺有把刀懸在她腦門上。

皇后話里的意思,根本就是她要是不嫁給安郡王,就得死埃

要不要這麼嚇唬人啊?

清韻有些懷疑,皇后也知道她不信,她只道,「我知道你沒錯,好好活著,若是太後送什麼給你,你拿不定主意,就送去給鎮南侯吧。」

太後會送東西給她嗎?

還送給鎮南侯,那鐵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清韻囧,她都「害」安郡王相思成疾了,太后可能會送她好東西,不送她鶴頂紅就不錯了。

清韻忙道,「清韻謹記皇后叮囑。」

皇後點點頭,擺手道,「下去吧。」

清韻又福身告退。

然後由領路公公領著她去御書房。

她剛走到御書房,楚北正好出來。

清韻左右上下掃了他幾眼,問道,「聖旨呢?」

楚北望著清韻,他見清韻嘴角上揚,脖子昂著,像是鬥勝的公雞。

楚北覺得好笑,「我沒要到聖旨,你很高興?」

「……誰高興了,我只是覺得我更有自知之明,我都沒有這麼奢望,」清韻紅了臉道。

楚北雖然沒要到聖旨,但是他依舊很自信,「放心,聖旨會有的。」

清韻白了他一眼,才碰了釘子好么,真不知道他哪來這麼大的自信。

「不要吹牛,」清韻勾唇道。

楚北望著清韻,「你不信?」

清韻兩眼望天,她只差把不信兩個字寫腦門上了,還有再問一句的必要嗎?

楚北搖頭,他自然而然的抓起清韻的手。

清韻白皙的手,柔弱無骨。

楚北的手,有些重繭,他輕輕的摩挲著。

他笑道,「我來求賜婚只是第一步,我知道求不到,但是這一步必須要走。」

第一步?

清韻挑眉,「那誰來走第二步?」

「祖父。」

鎮南侯?

清韻恍然笑了,要是鎮南侯,那她信七分。

不過鎮南侯和興國公府一樣,都只有十萬兵權,勢均力敵,能不能力壓太后,還不好說。

走了一盞茶功夫,有公公牽馬過來。

楚北扶著清韻上馬後,自己也翻身上去。

兩人騎馬來,又騎馬走。

在三從四德,閨譽清白重於天的情況下,她不嫁給楚北,也沒人會娶了好吧,居然還有人搶著要娶她?

簡直匪夷所思。

她真想說,她肚子里懷了楚北的孩子了,看安郡王還要不要娶她。

不過這辦法,她也只能想想,畢竟大家都知道楚北那啥啥不行,她懷孕,那是給楚北戴綠帽子。

一路騎馬出宮。

宮外,青鶯翹首以盼,幾乎望穿秋水。

見清韻和楚北騎馬出來,她真哭了。

可是楚北沒理她,直接騎馬走了。

青鶯撅了嘴,恨不得能長雙翅膀去把馬蹄抱住,把清韻拖下來才好。

楚北把清韻送到安定侯府。

侯府守門小廝站在那裡,看的有些呆愣。

清韻臉紅如霞,她伸了手,在楚北大腿上掐了一下。

都說了停遠一點,非得停在侯府門口,不知道侯府人多嘴碎埃

一會兒,還不知道傳成什麼樣了。

不過,好在大家都知道楚北心有餘力不足,不會往歪了想。

清韻是用力掐的,楚北呲疼一聲,他抓住清韻的手,嘴角一抹壞笑道,「不要亂摸。」

清韻,「……。」

兩小廝,「……。」

兩小廝臉紅了,想不到三姑娘那麼孟浪,非禮楚大少爺。

清韻見兩小廝那模樣,心底就跟長了雜草似地,能長點腦子么,她明顯是掐好吧,掐和摸隔了十萬八千里呢!

清韻有殺人滅口的衝動了,她要不滅了這兩個小廝,不出一盞茶的功夫,她非禮楚北的事,准能傳的整個侯府人盡皆知。

見清韻一臉抓狂的模樣,楚北心情好的想哼哼。

只是時辰晚了,他還得買了吃的,去棲霞寺,耽誤不得。

他抱著清韻,翻身下馬。

清韻站到地上,看都沒看他一眼,就邁步上了台階。

她望著兩小廝,眸光帶笑的問,「方才看見什麼了?」

她在笑,但是兩小廝卻背脊發涼。

有一個詞,叫笑裡藏刀埃

兩小廝連忙搖頭,「我們什麼都沒看見。」

清韻輕哼一聲,邁步進侯府。

兩小廝抹著額頭上的冷汗,面面相覷。

想到什麼,兩小廝忙道,「壞了,二姑娘的丫鬟方才躲門後面,她肯定聽到了,她要是亂說,三姑娘不會算在我們頭上吧?」

三姑娘以膽大出名,連楚大少爺都敢調戲了,方才那瞪眼和說話的語氣,脾氣暴戾的很,萬一要罰他們,豈不是太無辜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