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七章 餓死(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餓死(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進了侯府,邁過二門,朝春暉院走去。

才邁步進春暉院,清韻就察覺了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丫鬟婆子看著她的眼神有些怪異。

清韻也沒在意,就徑直進屋了。

剛走到屏風處,清韻就凌亂了。

屋內,周梓婷在說話,她聲音發嗲,帶了羞澀道,「三表妹,膽子也太大了些吧,她和楚大少爺共乘一騎已經出格了,她怎麼,怎麼還非禮楚大少爺,這實在是,實在是……。」

實在了半天,也沒說出個下文來。

這就是說話的技巧了,尤其是背後說人壞人。

這樣說,才不容易留人把柄,而且大家都知道她要說的是什麼意思。

另外,這樣還體現了她的端莊守禮,瞧瞧,人家連說都說不出口,清韻可是做了呢,高下立見,清韻太過孟浪不要臉了。

清韻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能把她自己噎死過去。

清韻深呼兩口氣,邁步走進去,瞥了周梓婷道,「梓婷表姐,楚大少爺說我摸了他,你們都信,我說我沒有,你們信嗎?」

一句話,問的周梓婷啞巴了。

她不知道怎麼回答清韻了。

她說不信,那她就是相信外人,不相信自家人。

可她要說不信,那她方才背後說清韻,那就是自扇耳光。

這個問題太難回答,所以周梓婷選擇逃避了,她笑道,「你不是去見太后嗎,怎麼是楚大少爺送你回來的?」

她不回答。清韻也沒一再追問,只道,「太后在安王府,我不便去安王府見太后,所以楚大少爺送我進宮見皇上了,他求皇上賜婚,為了讓皇上信服。所以我們共乘一騎。」

老夫人望著清韻。聲音有些迫切的問,「皇上賜婚了嗎?」

清韻搖頭,「沒有。」

老夫人眸光瞬間黯淡了三分。

要是有聖旨賜婚。她就安心了。

大夫人眉頭隴緊,望著老夫人道,「太后召見,雖然在安王府。清韻不便去,可就這樣貿然違抗太后。恐怕不妥吧?」

老夫人有些不悅,瞥了大夫人一眼道,「清韻和楚大少爺一同進了宮,定然會將不便之處稟告皇上。皇上知道,太后那裡,就不算違抗了。」

大夫人眸光偏冷。

就算不算違抗太后。那太后心底肯定有氣,興國公也會惱了侯府。侯府四處樹敵,有什麼前途可言?

清韻姐妹出嫁了,侯府將來是她兒子的,她也是為了侯府好!

大夫人努力沉住心,望著清韻道,「幫清柔買的藥膏,你記得幫著催催楚大少爺。」

清韻眸光一沉。

沐清柔有一瓶子葯,足夠她用三天了,之前說三天後再送來,大夫人一點不急,如今卻催她起來了。

只怕她將葯送上,她們會真的逼她自荊

清韻沒有回答,老夫人就道,「侯府有求於人,清柔又不是沒有藥膏用,急什麼?」

大夫人賠笑道,「我這不是怕安郡王和逸郡王的事惹的楚大少爺心煩,怕他把藥膏的事給忘記了,提醒他一下,也放心些。」

她解釋了兩句,這事便沒人再繼續了。

老夫人見清韻眉間有疲色,便擺擺手,讓清韻回泠雪苑歇息。

清韻就盼著這一刻呢,她趕緊要福身。

外面,周總管進來了。

清韻就沒有福身了,等周總管上前稟告道,「老夫人,派去安郡王府和棲霞寺打聽的下人回來稟告,三姑娘沒有去安王府,太后震怒,皇上派了公公去傳了話,太后就火氣沖沖的回府了,據太醫說,安郡王還昏迷著,滴水未進。」

周總管說著,老夫人就問道,「那逸郡王呢?」

老實說,她還真希望上門求親的是逸郡王。

獻王府身份尊貴,手握重兵,而且他不涉及黨爭,不像鎮南侯府和安王府,萬一奪嫡失敗,那可就是滅頂之災。

安定侯府和他們是親家,也難逃責罰。

周總管回道,「下人去了棲霞寺,倒是沒瞧見逸郡王的人,不過今兒去棲霞寺進香的人,比以往初一十五加起來都多,尤其是多了不少大家閨秀和小家碧玉,部分人是想瞧瞧平素嘴巴很毒,一副天下閨秀皆不入我眼的逸郡王為了傾慕之人,形容憔悴,欲遁入空門的模樣,另外一部分,則想趁虛而入……。」

周總管說著,遠在棲霞寺禪房的逸郡王連打了兩個噴嚏。

他捂著肚子,一臉憔悴神情。

門,吱嘎一聲打開。

他立馬從蒲團上一躍而起,可見是小廝端著托盤來,他眼睛微微眯緊。

那托盤上有兩個小菜,一個青菜豆腐,另外一個不知道是什麼菜,但素的很。

還有一碗白米飯。

他看清楚菜,兩眼一耷,又轉身走了回去。

他胳膊一伸,就直接倒下了。

小廝見了,就道,「郡王爺,這菜雖然是清湯寡水了些,好歹吃兩口墊墊肚子埃」

逸郡王苦了張臉,「這菜嘴裡都淡出鳥來了,這棲霞寺,好歹是皇家寺廟,每年朝廷撥多少錢給他們,沒錢買鹽嗎,等爺回了王府,買幾大車的鹽送來1

說著,逸郡王又坐了起來,道,「不對勁,我不是第一次來棲霞寺吃齋菜,以前吃覺得味道極好,怎麼這回這麼敷衍我?」

小廝囧了臉,道,「爺,咱們是來出家的,不比來遊玩品齋食菜,而且,這些菜,是老王爺吩咐棲霞寺做的。」

逸郡王拿了木魚在手裡,瞪了眉頭道,「我就知道是祖父乾的好事,想以此逼我就範。」

小廝把齋菜放下,望著逸郡王道,「爺,奴才知道您和楚大少爺關係極好,都好過大皇子,但奴才不明白,關係好歸好,不用什麼忙都幫吧,您這不是把名聲都搭上了不算,還吃苦受累。」

幫忙總要有個度量吧。

逸郡王手中木魚錘,一把敲在了小廝腦門上,道,「有些事,你不懂就不要說,你只要記得,你爺我從不會無緣無故的幫人就行了。」

這一點,小廝倒是贊同的很。

一般人,能求爺幫忙?

那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只是就是不知道楚大少爺怎麼就有這麼大的臉面了,要知道有時候大皇子找他幫忙,郡王爺都還要看心情呢。

逸郡王捂著肚子,在蒲團上焉著。

他眸光哀怨,肚子里餓的咕咕叫。

真是欠的,遲早要還埃

少時不懂事,貪玩偷吃,結果闖了大禍,幸好被楚北所救,才逃過一劫。

這把柄,被他一捏就是十年,心酸埃

要是那時候不貪吃,現在也不至於餓肚子埃

楚北有求於他,只要他能幫的,他都盡量幫。

將來,他要是沒事求他,他也要找兩件事為難他一下,不然心底不舒坦啊,好餓。

他正想著,就聽到外面一陣騷動。

他那愛湊熱鬧的性子,頓時憋不住了,他起來道,「外面鬧什麼?」

小廝望著他,道,「爺,不少世家少爺想來一堵你光頭時的英俊模樣。」

逸郡王眉頭一挑,笑了,「想看我的熱鬧?他們很閑埃」

小廝點頭如搗蒜。

逸郡王陰陰一笑,摩拳擦掌道,「去,把他們叫來,我出家前,陪他們再耍耍,也不枉相識這麼多年。」

小廝望著逸郡王嘴角的笑,心顫抖了下。

小廝開門出去,把逸郡王的話轉達給那些世家少爺聽。

那些世家少爺聞言,頓時做鳥獸散。

楚北拎了食盒走過來,看那群世家少爺像是被惡狗攆似地,不由嘴角上揚,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來。

他朝前走去,還沒進門,就聽一陣有氣無力聲道,「好餓……。」

楚北推門進去。

他剛邁步,然後一道身影閃過來,將他手裡的食盒搶了過去。

等他進屋,逸郡王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飯菜端上小几了。

筷子拿起,狼吞虎咽。

一邊吃,一邊含糊其辭道,「還好,都是我喜歡吃的菜,要不我餓死了,真是死不瞑目。」

小廝在一旁無語,郡王爺真是不忌諱。

楚北坐下,道,「最多後天,你就能回王府了。」

逸郡王啃著燒雞,望著楚北道,「這麼快就能把事情解決了?」

他都做好了在棲霞寺受苦受累十天半個月的打算。

楚北點頭道,「越拖,麻煩越多。」

逸郡王笑了,「遇上我,你是走了狗屎運,遇到安郡王,算得上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楚北抖了抖錦袍,沒有接話。

逸郡王繼續啃雞腿,一邊夾了獅子頭往嘴裡塞,道,「我聽說皇上和皇后給大皇子物色皇子妃了,是真的?」

楚北點頭,「確有其事。」

說著,他頓了頓,又道了一句,「應該要不了幾天就定下了。」

逸郡王丟了雞骨頭,瞥頭讓小廝出去。

等小廝出去,把門帶上,逸郡王這才道,「你身上的毒能解,真的就那樣放棄了?」

楚北沒有說話。

逸郡王就道,「我承認沐三姑娘確實不錯,她很聰慧,也很大膽,說話也有趣的很……。」

他說著,楚北扭頭望著,眸光微眯。

逸郡王撫額了,這還是他認識的楚大少爺嗎?

他不過是誇了沐三姑娘幾句啊,至於那樣看著他嗎,還這樣看,他真搶了!

ps:月初,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