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八章 煽風(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煽風(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逸郡王伸手,要拍楚北的肩膀。

楚北伸手,攔下了他。

他還不了解逸郡王,拍肩膀是假,目的是想把手上的油擦乾淨。

逸郡王囧了,他已經擦習慣了,便把手收回來,道,「雖然我們不是親兄弟,卻比親兄弟更親,只要是你的東西,你的人,我寧死不搶。」

楚北輕嗯一聲。

逸郡王就道,「你托我查的事,有消息了。」

楚北瞥頭望著逸郡王,他眸光璀璨,有些迫切道,「接進京了?」

逸郡王輕輕聳肩,搖頭,「不巧,人死了。」

他輕輕嘆氣。

楚北望著他,半晌沒有眨眼。

但他的眸光變得黯淡了許多,像是夜明珠,罩上了黑綢緞。

他沒有挪眼,是在懷疑逸郡王逗他玩。

逸郡王嘴角就開始抽抽了,「這麼大的事,我騙你做什麼,人真的死了。」

他這人雖然有些沒正行,大事小事,高興事糟心事,他都能開玩笑,可是這事,他怎麼開玩笑,這不是往他心口上撒鹽嗎?

逸郡王在心底輕嘆,好不容易,才有那麼一米米的希望,卻被這樣狠心扼殺,上天跟他有仇埃

也不知道,他跟他走的這麼近,別哪一天跟著倒霉了埃

逸郡王伸手輕彈了下楚北的面具,登時傳來一陣清脆之聲。

「可能真的要戴一輩子了,這還得保證沒人忌憚你。」

天下之大,只有那一個位置容的下你的一張臉。

只是那位置容的下他一張臉,卻容不下他這個人。

倒霉,絕對是投胎前。拔了閻王爺的鬍子,不然不會這麼倒霉。

楚北眼神暗淡無光,眸底深處有一抹絕望。

祖父尋了十八年,他也尋了十年,還有逸郡王在不遺餘力的幫他,本以為他能過正常人的生活,誰想到竟是奢望。

他寧願要一張尋常的臉。他也不願意終日戴著面具。

楚北站了起來。道,「明日我再給你送吃的來。」

說完,他邁步便走。

身後逸郡王在叫。「我要風滿樓的松子桂花魚和醋雞,還有狀元樓的紅斑二吃,要是不麻煩,再給我帶一隻醉霄樓的金龍乳豬……。」

楚北走後。小廝走進來道,「郡王爺。佛門重地,忌葷腥埃」

逸郡王白了他一眼,指著齋菜道,「全部吃乾淨。一滴別剩。」

小廝眼睛登時直了,看著那清湯寡水,別說有食慾了。就是食慾旺盛,見了也會沒了食慾的菜。他艱難的咽了下口水。

再嗅著鼻尖肉香,小廝欲哭無淚,口水直言。

再說,楚北出了禪房,一路往前走。

暗衛衛風,閃身出來。

他尾隨楚北身後,神情有些扼腕,怎麼趙神醫就死了呢,爺一直盼著他進京埃

衛風看著楚北的面具,在暮陽下,泛著冰冷的光。

趙神醫死了,不知道還有沒有別人會……?

想著,衛風眼睛一睜,快步上前,道,「爺,三姑娘醫術不凡,或許可以找她試一試?」

楚北沒有回頭。

他何嘗不想找清韻試一試,只是,他不想清韻知道。

他寄希望於趙神醫身上,可千算萬算,卻沒算到他會死。

這事,終究瞞不過清韻。

可是,她真的醫術高超到什麼都會嗎?

雖然楚北有這樣的懷疑,但是心底有七八分的篤定。

他翻身上馬,馬鞭一揚,馬兒便朝前奔去。

他沒有去泠雪苑找清韻,而是直接回了錦墨居。

他走到湖邊,衛律就站在小船上等他了。

楚北走了過去,問道,「太后發火了?」

衛律笑了,「爺料事如神,太后不止發了火,還和皇上吵了起來,皇上拉不下臉面去賠禮道歉,讓人把寧太妃請進了宮,讓她勸慰太後去了,後來,獻王爺得知爺求皇上賜婚的事,他也進宮了。」

衛風聽得,兩眼一翻,「寧太妃會勸慰太后?她不煽風點火就好了。」

想到煽風點火四個字,衛風恍然一笑。

煽風點火好啊,不煽的太后憤怒,失了理智,她不會把事情做絕,那老侯爺怎麼逮著把柄不放,好以此要挾皇上下旨賜婚?

皇上總歸是幫爺的。

楚北站在船頭,沉默不語。

迎著晚風,他錦袍輕動。

泠雪苑,內屋。

清韻進了內屋,就往小榻上一倒,道,「心力交瘁了一天,好累。」

喜鵲端了茶過來,道,「姑娘,要喝茶嗎?」

清韻問道,「有冷的嗎?」

喜鵲搖頭,「剛泡的。」

清韻搖頭,「冷一會兒,我再喝。」

喜鵲就把盞茶放下,過來幫清韻捏腳脖子,腳肚子。

她手很靈巧,清韻很酸的腿,經過她的手一捏,就舒服多了。

一忽兒后,青鶯端茶過來給清韻喝。

清韻接了茶盞,剛掀開茶盞蓋。

好了,她一個噴嚏打了。

那噴嚏有點大,打的她身子哆嗦,手一斜,等了半天才涼的茶水,唰的一下掉地上去了,碎成了好幾瓣。

清韻,「……。」

都說人倒霉,喝口水都塞牙縫。

她倒好,連水都喝不進嘴裡去。

青鶯趕緊又給清韻倒了杯茶,然後把碎盞茶片收拾乾淨。

等茶涼,清韻喝了一杯后,就到吃晚飯的時辰了。

清韻食慾一般,吃了半碗飯就歇了筷子。

在花園溜達了一圈,就去書房看了會兒書,便泡熱水澡。

這一回,清韻把窗戶關的嚴實,還上了鎖。

不過等她沐浴完,也沒人來打擾她。

清韻打著哈欠,上床歇息。

本以為沾床就能睡熟,誰想到愣是翻來覆去睡不著。

一夜,睡睡醒醒,醒醒睡睡。

天邊泛著魚肚白,清韻沒輒,怕明天還有事,她睡不好,沒有經歷應付。

愣是抽了根銀針,給自己扎了兩下,然後才睡過去。

第二天,她是被丫鬟叫醒的。

醒來時,窗外已經日上三竿了。

還不是青鶯和喜鵲喊她起來的,是沐清柔她們叫醒她的。

清韻醒來時,覺得臉皮疼的緊。

她睜開眼睛,就見到沐清柔再捏她的臉,道,「睡的跟個死豬似地,叫都叫不醒。」

清韻臉崩的疼,她能感覺到臉頰被她捏紅了。

沐清柔拍拍手,道,「沒心沒肺,吃飽就睡,出了那麼大的事,你居然還睡的這麼香,我也是服了你了。」

清韻從被子里爬起來,眼神冷淡,不見一絲的慵懶。

她摸著臉,語氣疏離,問道,「找我有事?」

沐清柔撇了她道,「沒事,就不能來找你……。」

話還沒說完,她便啊的一聲驚叫了起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