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三十九章 磨蹭(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磨蹭(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沐清柔的叫聲凄厲,讓人聽得一怔。

幾雙眼睛都望著她。

沐清柔從床上驚站起來,捂著屁股,一雙臉紅如晚霞。

沐清芷趕緊問道,「怎麼了?」

沐清柔咬了牙道,「有東西扎我1

她剛說完,沐清雪就指著床單道,「有針1

她指著,清韻便伸手要去拿。

結果周梓婷快她一步把針取了下來,驚詫道,「是銀針呢。」

沐清柔就火冒三丈了,「你把銀針放床上做什麼?1

偏白害她挨了一針!

有些人,就是喜歡把她的不幸強加在別人身上,清韻床上有銀針,礙不著旁人什麼事,又不是清韻請沐清柔坐床上的,倒霉被針扎了,能怪清韻?

沐清柔生氣,清韻沒理會她,只望著周梓婷。

周梓婷看著手上的銀針,望著清韻,問道,「三表妹,你哪來的銀針啊?」

清韻沒有絲毫的慌張,因為她說的是實話,她嫣然輕笑道,「鎮南侯府送來給我的。」

周梓婷這才想起來,鎮南侯府確實給清韻送過石碾等東西來,有銀針,也不足為奇了。

周梓婷把銀針放在小几上,望著清韻道,「銀針可不是鬧著玩的,三表妹怎麼隨便丟床上,也不擔心扎了自己。」

清韻訕笑一聲道,「我也沒想到會在床上,昨晚在藥房把銀針研究了會兒,最後發現少了一根。我讓丫鬟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誰想會在床上……。」

昨兒失眠,她無奈給自己扎了一針。

扎針過後。人疲乏的緊,眼皮就跟上了膠一半,根本睜不開。

她隨手把針別在了床單上,就睡著了。

說著,清韻望著沐清柔道,「多虧了五妹妹,不然我還找不到這根銀針。只是連累五妹妹被扎了一針。」

沐清柔一肚子邪火,無處彌散。

清韻又不是故意扎她的,丫鬟不許她們進屋。是她們自己要闖進來的。

丫鬟沒機會使壞,她也不知道她就會坐床邊,還這麼湊巧就被針扎。

越想,沐清柔越是火大。她幾乎跳腳道。「為什麼倒霉的總是我?1

清韻在佛堂受罰兩年,也沒有被老鼠驚嚇而毀容。

她去跪了一天,就出了事。

這針丟在床上一夜,清韻上床下床都沒事,她來坐一會兒,就被針扎了。

她天生是替她沐清韻擋災的吧?!

清韻靠著枕頭,眼睛橫掃,問道。「你們來找我,有事?」

沐清柔沒好氣哼了一聲。

沐清雪就笑道。「我們早早的就去春暉院給祖母請了安,遲遲不見三姐姐去,我們擔心你有事,就過來瞧瞧,我們來之前還擔心三姐姐生病了,卻沒想到你睡的極熟。」

說著,她眼睛瞟向窗戶,證實她所言不虛。

窗外,陽光明媚。

清韻臉大窘,道,「昨天憂心安郡王和逸郡王的事,翻來覆去睡不著,凌晨才眯眼睛,要不是你們來喊我,我估計會睡到下午。」

那時候,也差不多餓醒了。

清韻這樣解釋,她們幾個也沒有懷疑。

出了那麼大的事,夜裡睡不著,這是意料之中的事。

就連她們,昨晚都翻來覆去了好一會呢。

她們也好奇清韻會嫁給誰,嫁給楚大少爺,她們可不會嫉妒。

可要是安郡王和逸郡王,她們會妒忌的發瘋。

不過,她們也知道,清韻怎麼可能有那等好福氣,楚大少爺能多活幾年就是她福澤深厚了。

她們也沒有怪罪丫鬟。

雖然喊主子起床,是丫鬟的職責所在。

丫鬟會喊主子醒,但主子睡的香,丫鬟可不敢喊,擾了主子清夢,那是要挨罰的,要是碰到脾氣暴躁的主子,毒打一頓,賣了都有可能。

沐清柔還在揉屁股,她瞪了清韻道,「當真是憂心了一夜?楚大少爺有毒,隨便嫁給誰,也比嫁給他好,別是在安郡王和逸郡王之間,不知道選誰好,猶猶豫豫,權衡了一夜1

雖然眼神殺氣很大,但是說話聲並不大,刻意壓制著呢。

沒辦法,鎮南侯府有暗衛保護清韻。

沒準兒她們在屋子裡說什麼,暗衛都聽得見。

她說楚大少爺不好,這不是存心惹怒暗衛嗎?

沐清柔說著,清韻連打了兩個哈欠。

沐清芷過來,笑道,「我們不知道五妹妹睡的不好,將她生生喊醒了,我們該走了,讓五妹妹好好歇歇。」

清韻輕伸懶腰,笑道,「那我就不送你們了。」

沐清柔跺腳,轉身走了。

只是才走了兩步,外面,紫箋跑進來,喊道,「姑娘,太後派了公公來傳懿旨,老夫人讓你快去接旨1

沐清芷幾個互望一眼,都從彼此眸底瞧見一個意思:太後傳旨,絕非好事啊!

幾人迫不及待想去瞧熱鬧了。

只是清韻還躺在床上,蓬頭垢面,等她穿衣洗漱,再梳妝打扮,至少要一刻鐘。

沐清柔回頭催清韻道,「別跟昨兒似地磨磨蹭蹭了,祖母身子不好,著急傷身。」

她這樣說,清韻要還磨蹭,耽擱時間,那就是不把老夫人的身體健康放在心上。

清韻嘴角輕勾,有一抹冷笑忽閃而逝。

她會顧及老夫人的身子骨?

簡直是笑話!

明知道老夫人罰她跪佛堂,大廚房給她送吃的去,她要還記得侯府家規,記得老夫人的怒氣,那雞腿她啃的下去?

見沐清柔幾個有說有笑的出去。

清韻輕揉了下太陽穴,掀開被子下床。

梳洗打扮完,清韻便趕去前院。

正院內,丫鬟婆子小廝擠了一堆。

屋子裡,大小主子全到了。

瞧見清韻過來,坐在那裡喝茶的宣旨公公笑了,「早聽說沐三姑娘夠磨蹭,果真是名不虛傳呢。」

公公嘴角的笑,刻薄的很,瞧得人不舒坦。

清韻知道公公來,沒好事,所以對他也沒什麼好臉色,她笑道,「太後傳旨,乃是大事,按理該焚香沐浴,再來接旨,清韻為了早些來,只胡亂的重新梳了妝,公公瞧,可有失禮之處,若是不妥,我該去重新梳理。」

清韻語氣溫柔,但一雙眼睛清澈明亮,透著不卑不亢。

她輕飄飄兩句話,把傳旨公公咽的說不出話來。

好一張伶牙俐齒!

還想重新梳妝,好在多活一時半刻?

就算讓她再磨蹭半個時辰,她也免不了一死。

PS:求月票~~~~

趕緊碼二更,淚奔。

今天搬磚去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