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四十章 顫抖(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顫抖(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宣旨公公冷測測一笑。

他放下手中茶盞,站了起來。

一旁的小公公便將太后懿旨送上。

這是清韻第二次接旨了。

上一回是明黃的聖旨,上面著兩條龍,雙龍戲珠,活靈活現。

而太后的懿旨上則著一條一條鳳凰,栩栩如生,象徵著太后的身份。

清韻緩緩跪下,雙手交疊,很誠心的聽公公宣旨。

公公雙手接過太后懿旨,冷冷的瞥了清韻一笑,然後展開懿旨。

屋子裡,靜的落針可聞。

公公的公鴨嗓音,格外的刺耳。

他宣讀道,「太后懿旨:安定侯府三姑娘容貌俏麗,性格大膽,定親於鎮南侯府楚大少爺,卻在桃花宴上,一曲驚人,安郡王為之傾倒,相思成疾,逸郡王亦情根深種,非卿不娶,甚至要落髮出家,欽天監夜觀天象,占卜星卦……。」

公公宣讀了一堆。

開始開誇讚清韻,讓人覺得這懿旨或許不是壞事。

誰想到,後面話鋒一轉,就成欽天監給清韻算命了。

很不巧,清韻是紅顏禍水,不除之,恐會引起大錦朝動蕩不安。

欽天監幾位大人,跪求太后處死清韻,以絕後患。

然後,太后還很不要臉的說她不想清韻死,只是為了大錦朝的百年基業,為了大錦朝的百姓,免災戰亂,只能舍清韻一人來保全大錦朝了。

清韻聽得白眼直翻。

朝廷,果然夠不要臉的埃

明明想要她的命,還不直說,怕擔一個濫殺無辜的罵名,所以特地選了這麼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這理由好的……清韻是無言以對。

紅顏禍水,禍亂朝綱,那是寧可錯殺一萬,也不可放過一個埃

被扣上這麼大一頂帽子,她就是被太后殺了,也沒人會為了鳴一句不平。

指不定還會跟著唾罵她。定了親,還四處招蜂引蝶,惹的安郡王和逸郡王,病的玻要出家的出家,這要是由著她活著,還真說不一定,會有人為了爭她搶她,兵臨城下。

不過是一個女人。死了就死了,為了朝廷安危死,死得其所。

就這樣,清韻被太后賜死了。

太后賜了她一條白綾,要宣旨公公看著她自縊。

公公宣旨完,道,「沐三姑娘接旨。」

清韻跪在那裡,她沒有猶豫,伸出雙手,接了太后懿旨。

她接旨后。一旁有公公端了托盤過來、

托盤裡,正是一方白綾,白如雪,疊的齊整。

宣旨公公一擺手,那公公就拿了白綾,踩著凳子,把白綾往空中一拋。

然後把白綾拉好,打上結。

然後從凳子上跳下來道,「沐三姑娘,請。」

宣旨公公就笑了。「沐三姑娘,咱家出來宣旨,可都半天了,太后還急著咱家回去復命呢。」

清韻拿了太后懿旨。就站了起來。

老夫人還跪在地上,她臉色蒼白,是孫媽媽扶著她,她才站起來。

她望著宣旨公公,她想說話。

可是太后懿旨以下,也給了處死清韻的理由。而且是即刻處死,連求情的機會都沒給她。

沐清柔站在一旁,她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似地。

清韻不能死埃

清韻要是死了,楚大少爺還會幫她買葯,祛除臉上的傷疤嗎?

就算最後答應買,那也是鎮南侯答應,那她要多花兩萬兩銀子啊!

清韻瞥了白綾一眼,望著宣旨公公道,「我不能死在安定侯府。」

宣旨公公眉頭一沉,「不能死在安定侯府,這話是什麼意思?」

清韻笑道,「我已經定了親,昨日在皇上跟前,也跟他表明了,我生是鎮南侯府的人,死是鎮南侯府的鬼,就是死了,我也會埋在鎮南侯府的祖墳里,我要拿著這根白綾去鎮南候府自縊。」

清韻說著,宣旨公公一張臉真是臭到不行。

真是事多,就連死,都要換地方死,她還能更折騰人一些嗎?

宣旨公公不耐煩,道,「咱家不管你死後埋哪裡,看著你上吊自縊,是奉太后懿旨辦事,不要為難咱家1

說著,宣旨公公一瞥眼,讓兩個小公公幫清韻自縊。

兩人過來,要抓清韻去上吊。

青鶯和喜鵲攔著小公公不讓,然後求老夫人救命。

老夫人知道,清韻那是在拖延時間,是找鎮南侯救命。

可欽天監扣下那麼一個罪名,鎮南侯有什麼辦法救她?

可是眼睜睜的看著清韻死,老夫人做不到。

她趕緊吩咐周總管拿銀票給宣旨公公,求公公通融一二。

可是宣旨公公根本不接銀票,他冷笑道,「錢是好東西,可錢再多,沒命花,也是廢紙一堆。」

兩個太監,把青鶯和喜鵲推開。

一個撞在了小几上。

一個摔在了地上。

兩丫鬟哭成了淚人兒。

清韻被拖著走。

只是還沒碰到白綾,一個黑影閃身出現。

正是衛馳。

他站在凳子上,手拽著白綾,那樣子,像是尋死的是他。

宣旨公公見衛馳武功高超,有些害怕道,「好一個膽大妄為的安定侯府,太后賜死,竟敢阻攔1

衛馳瞥了他一眼道,「我是鎮南侯府的暗衛,太后找人算賬,別找錯了人,白綾跟聖旨,我拿走了。」

說著,他將白綾取了下來,又走過來要那清韻手中的懿旨。

宣旨公公讓人攔下衛馳。

那幾個小公公,衛馳手輕輕一提,就把那公公拎了起來。

他往前一丟,那公公就被拋出了門外。

衛馳腳步依舊,宣旨公公嚇的臉色大白,連連後退。

衛馳接了懿旨,笑道,「三姑娘別急著死,要是真死,侯府會派馬車來接你去鎮南侯府。」

清韻。「……。」

會不會說話啊,誰急著死啊?

清韻輕點頭,笑道,「我急著死什麼。我就算要死,臨死前,怎麼也要拉上一兩個墊背的。」

說著,她的眼睛輕飄飄的瞟過宣旨公公。

那樣子,明顯是想拿他們做墊背的。

身在侯府。又有武功高超的暗衛,想殺一兩個公公,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幾個公公嚇的背脊發涼,再不敢耽擱,趕緊逃命,回宮告狀去了。

只是他們,就想這樣走了,哪那麼容易。

衛馳縱身一躍,就踩著幾個公公的肩膀,出了屋。

幾個公公被衛馳踩了肩膀。兩腿一酸,就那麼跪了下去。

好半天爬不起來,當然了,也沒人幫他們。

不止沒幫,宣旨公公爬起來時,青鶯還故意踩了他衣裳。

他剛爬起來,就又往前一跌。

腦袋重重的磕在了青石地板上,額頭磕出來個大包。

宣旨公公趾高氣揚的來,最後灰頭土臉被人扶著,一瘸一拐的走。

那樣子。好笑極了。

可是,卻沒人笑的出來。

因為太后要賜死清韻。

老夫人望著清韻,看著她白裡透紅的膚色,嘴角還掛著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老夫人見了心疼,她以為清韻是被嚇傻了,憐惜的把清韻摟在懷裡,哽咽了嗓子道,「好孩子,會沒事的。」

她抱的很緊。清韻有些透不過氣來。

她連忙道,「祖母,我會沒事的,你別擔心。」

方才,在那樣情況下,老夫人幫她求情,她還是很感動的。

當然了,更讓她感動的,還是她的兩個貼身丫鬟。

那樣子,好像她上吊,她們就跟著一起去了似地。

老夫人拍了清韻的肩膀,道,「你先回泠雪苑。」

太後下了懿旨,欽天監說清韻是紅顏禍水,鎮南侯要想太后收回懿旨,可不簡單。

她得想個法子幫幫忙才是,就算幫不了大忙,可要是什麼都不做,會良心不安。

雖然清韻許配給了楚大少爺,可到底沒過門,還是安定侯府的女兒。

清韻也不想多待,就福身回泠雪苑了。

兩丫鬟眼眶通紅,出了門,一直問她,「姑娘,你會不會被賜死?」

清韻望著她,篤定道,「放心,不會死的。」

兩丫鬟決定相信清韻,鎮南侯府肯定會救她們姑娘的。

清韻回了泠雪苑。

她進屋,才走到珠簾處,便見到楚北坐在那裡,好整以暇的喝茶。

清韻嘴角輕抽,要不是這是她的泠雪苑,她還懷疑走錯房間了。

她在前院被人賜死,他居然還有閑心思在她屋子裡喝茶。

對了,誰給他泡茶的?

清韻上前,就發現楚北端著的茶盞,沒有一絲冷氣,是冷茶。

虧得他還喝的有滋有味的。

清韻望著他,道,「衛馳去鎮南侯府了。」

楚北放下茶盞,輕點頭道,「我知道。」

清韻挑眉,他衛馳拿了白綾和太后的懿旨走?

看來他也在暗處盯著呢。

「然後呢?」清韻好奇問道。

楚北望著清韻道,「我是來問問你,若是有人假裝昏迷,用什麼辦法都不醒,你有什麼辦法弄醒他?」

清韻微微一愣,很快嘴角就被笑意取代,她笑道,「你是說安郡王?」

楚北點頭。

清韻笑了,那笑聲詭異,叫楚北背脊都有些發毛。

清韻磨拳擦掌,道,「別說弄醒他了,我會讓他這輩子都不敢在昏迷1

說著,清韻讓青鶯端筆墨紙硯來。

青鶯趕緊去拿。

楚北望著清韻,問道,「可有辦法改變一個人的容貌?」

清韻眨眼,「易容術?」

「不是,是徹底的改變容貌。」

聽楚北這麼說,清韻望著他,笑道,「你要變臉?」

楚北沒有說話,「沒有辦法?」

清韻遲疑道,「有是有,只是要分情況,對了,那人是要變美,還是要變醜?」

變美叫整容,變醜叫毀容,都能叫一個人容貌巨變,要區別對待。

楚北想都沒想道,「不能比江遠差。」

清韻囧了。

這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見清韻不說話,楚北望著她,問道,「怎麼了?」

清韻訕笑道,「以我的醫術,變美太難,只能往丑了變。」

聽他這麼說,楚北就放心了。

他的容貌,豈是江遠能比的?

只是還有些不放心,他問道,「像大皇子那樣的,能變得和江遠差不多嗎?」

清韻嘴角就開始抽了,「那人腦袋被門夾了嗎?」

有大皇子的容貌不要,要差兩分,成江遠那樣。

「他腦袋被門夾,我可沒那本事,」清韻聳肩道。

楚北斂眉,「不行,還得更丑?」

清韻,「……。」

清韻只覺得胸口憋的慌,江遠那叫丑嗎,那是能用丑形容的嗎,他長沒長眼睛啊,他以為他是天仙呢。

就是天仙,還得分人呢,沒準兒就是天蓬元帥了。

清韻望著楚北,不等她說話,楚北就問道,「有多醜。」

清韻只能告訴他四個字,「無法估量。」

楚北,「……。」

這四個字,讓楚北的心在顫抖。

他無法想象,更改容貌之後,會有多醜。

但是很快,清韻就給他解疑答惑了,「我沒給人整容過,沒有經驗,不過我能勉強保證他鼻子還是鼻子,眼睛還是眼睛,至於嘴斜不斜,我就不敢保證了。」

清韻很抱歉的說著。

楚北把臉捂住了。

要變成那樣,他寧肯死了算了。

PS:~~o_o~~

可憐的楠竹,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需要月票填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