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四十二章 成全(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成全(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皇上的話,可不是隨便說的。

鎮南侯這麼火急火燎的闖進御書房,若不是十萬火急的大事,那他是要治鎮南侯不敬之罪。

這個治罪,說的嚴重,其實也就是罰鎮南侯一兩個月俸祿。

鎮南侯會把那一兩千兩銀子放在心上?

御書房內,其他幾人,都望著鎮南侯。

他們都注意到鎮南侯手上拿了東西。

而且,那東西甚是眼熟的很,那不是太后的懿旨嗎?

皇上自然也瞧見了,他端起茶盞,輕輕撥弄著。

沒人注意到,皇上嘴角有一抹笑,一閃而逝。

鎮南侯把懿旨遞上。

孫公公趕緊過來,雙手接了懿旨。

他是捧著捲軸的,懿旨打開,掉下一團白綢來。

孫公公倒吸了一口氣。

御書房幾位大臣,也都眼睛瞪圓了。

不是吧,太后給鎮南侯賜白綾了?

不可能啊,宮裡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約定俗成,賜后妃死罪,多用白綾和毒藥,賜男子死罪,用的是毒酒。

孫公公趕緊把白綾撿起來,把懿旨拿給皇上看。

皇上接了懿旨,他眼睛橫掃,眸光冰冷。

鎮南侯就道,「在北兒和沐三姑娘定親之後,我就給他們兩個合過八字,乃是天作之和,怎麼欽天監夜觀天象,就觀出她是災星來了,沐三姑娘雖然未迎娶進我楚家大門,但婚約已定。太后貿然處死沐三姑娘,未免也太不將我楚家放在眼裡了1

他說著,興國公就站出來道。「什麼叫貿然處死,太后處死安定侯府三姑娘,那是因為欽天監算是她是禍星,將來會禍亂我大錦朝,太后是為了大錦朝能免受戰亂,才不得不出此下策1

鎮南侯瞥了興國公一眼,冷笑一聲。「欽天監說的話,我怎麼從未聽聞過?1

興國公拳頭捏緊,他不看鎮南侯。轉而望著皇上道,「皇上,這事臣也知道,欽天監稟告事情時。臣就在太後宮里。鎮南侯若是不信,可以找欽天監來詢問。」

他語氣篤定,絲毫不懼皇上和鎮南侯的查問。

不等鎮南侯開口,皇上就吩咐孫公公道,「傳欽天監來見朕。」

欽天監,有好幾位大人,不可能全部傳來,孫公公只傳了說清韻將來禍亂朝綱的兩位大臣來。

很快。他們就來了。

進御書房時,兩人神情鎮定。從容不迫,不見絲毫膽怯。

兩人請了安,就站在那裡不動了。

皇上望著龍案上的聖旨,望著兩位欽天監,道,「是你們兩個夜觀天象,發現安定侯府三姑娘將來會禍亂朝綱的?」

兩人大人連連點頭。

其中一位李大人道,「是微臣發現的,安郡王傾慕沐三姑娘,相思成疾,太后命臣算兩人八字可否相配,臣和欽天監另外幾位大臣共同測算,八字確實相配,為了穩妥,還夜觀天象,無意中發現沐三姑娘乃禍國之命……。」

李大人說著,趙大人連連附和。

右相眉頭皺隴,「這麼大的事,兩位大人也不稟告皇上一聲?」

要是沐三姑娘真是禍國之命,她的生死,當由皇上和文武百官共同商議抉擇。

雖然,最後還是會賜死她。

可太后都下了懿旨了,要不是鎮南侯知道,只怕沐三姑娘被處死了,他們都還被蒙在鼓裡呢。

李大人忙道,「太后對安郡王的安危甚為關心,一早就傳了臣等去稟告測算結果,臣不敢隱瞞,臣也沒想到太后這麼早就下旨處死沐三姑娘,打算下午再來稟告皇上……。」

可不是他們不稟告,是太后做事太急了,不能怪他們埃

皇上聽著,瞥頭望著鎮南侯道,「欽天監查出沐三姑娘乃禍國之命,太后處死她,也不無道理。」

鎮南侯冷冷一哼,他望著欽天監,道,「你們所言句句屬實?」

兩位大臣,異口同聲道,「句句屬實。」

鎮南侯笑了,大喝一聲,「好1

一個字,讓兩位大臣心底一震。

鎮南侯望著皇上道,「欽天監的測算本事,臣並不相信,臣會請棲霞寺慧凈大師夜觀星象,若是和欽天監給的答覆一樣,太后要處死沐三姑娘,臣無話可說,要是欽天監所言有虛,他們信口胡謅,就害死我楚家人,這事,臣不會善了。」

他語氣霸道,字字透著殺氣。

皇上斂眉問道,「鎮南侯要殺他們?」

鎮南侯笑了,「殺他們?他們兩條命,在我眼裡,還比不上沐三姑娘兩根頭毛,臣會請皇上誅其九族,給臣的孫媳婦陪葬1

兩位欽天監大臣,面白如紙。

尤其是,鎮南侯說完,就要告退,他要去棲霞寺求慧凈大師。

鎮南侯求慧凈大師,慧凈大師不一定會拒絕啊!

那他們豈不是死定了?!

他們死也就罷了,只是他們的家人何其無辜,被他們所牽累?

人都是有弱點的,一般人,親情那就是一把刀。

只要捏著這把利器,那是無往而不利。

鎮南侯用兵如神,對付兩個小小欽天監大臣,那還不是大材小用。

鎮南侯瞥了兩人道,「如實招來,我留你們一命1

兩位大臣快哭了。

皇上拍了龍案,問道,「到底是真是假?1

李大人白了臉,哆嗦著身子回道,「皇上,臣依照沐三姑娘的生辰八字,找到了她的命星,發現和她牽引的,有兩顆星,靠的很近,一明一暗,牽引盡頭,直指皇上……。」

李大人說到這裡就停了。

這兩句,他們說的是實情。

他們以為,那一明一暗,是安郡王和逸郡王。

兩人爭奪清韻,清韻只有一人,她許給誰,誰活。

另外一人,必死無疑。

他們不確定,那黯淡的星辰是誰。

總覺得是安郡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安郡王是真病了,逸郡王還在棲霞寺,他只是出家了而已,還活著呢。

且不管是誰了,安郡王是太后的眼珠子。

逸郡王是獻王爺的命,他們誰死都不行埃

那隻能清韻死了。

皇上聽著,臉色極差,他望著李大人,問道,「也就是說,沐三姑娘不論嫁給安郡王,還是逸郡王,將來都會謀反了?1

李大人嚇的腿軟,忙道,「沒有,臣沒有這意思……。」

他越說越遭了,他這不是找死嗎?

說安郡王和逸郡王會謀反,獻王爺和太后能饒了他?

皇上再次大怒,他拍著龍案,龍案上的茶盞拍的砰砰響,「到底有還是沒有?1

李大人差點嚇尿,忙道,「皇上饒命,臣也不知道,是寧太妃讓我們這麼說的。」

他們饒不回去了,只能想法子保命了。

他們也是被逼無奈,寧太妃讓他們這麼說,他們不得不照做。

鎮南侯臉色冷如冰霜,他沉了聲音問,「寧太妃何時讓你們這麼做的?1

李大人扯了嘴角道,「昨兒下午在太后寢宮。」

宮裡宮外,誰人不知道寧太妃是太后的人,唯太后馬首是瞻,太后說一,她絕不會說二的人。

她做什麼都是為了太后好。

又是當著太后的面吩咐的,說白了,不就是太后的意思。

欽天監也知道寧太妃也不是軟柿子,可是比起太后,寧太后這個柿子好歹軟綿些。

再者,他們確信,寧太妃會幫太後背這個黑鍋。

鎮南侯笑了,笑意森冷,幾乎咬牙切齒道,「好一個太后!為了救安郡王的命,不惜要他人的命1

右相聽得撫額。

這事,太后做的確實不夠厚道。

滿朝文武都知道太后寵安郡王,寵的沒邊了,可安郡王傾慕沐三姑娘,不怪沐三姑娘吧,她又不曾拋過媚眼,勾引過安郡王,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恪守本分,入了安郡王的眼,他相思成疾,太后怎麼怨起了沐三姑娘來。

為了救安郡王,不惜讓欽天監捏造流言,要沐三姑娘的命……

這不是草菅人命嗎?

興國公望著鎮南侯道,「太后不止是為了安郡王,也是為了逸郡王,不忍他落髮出家1

鎮南侯哼笑一聲,「興國公,你自己傻就算了,別把人都當成是傻子,若是太后真為了逸郡王好,她怎麼不勸安郡王放棄,成全了逸郡王?」

「你1興國公氣的面紅耳赤。

可沒法,誰叫他空口白牙,說話不經過大腦呢。

太后那麼做到底為了誰好,不是他說就是,大家都長了腦子。

鎮南侯望著皇上,他道,「太后隨意欺凌我楚家人,這事要不給臣一個滿意的答覆,臣不會善罷甘休1

鎮南侯這是公然威脅皇上了。

他手握十萬重兵,他要是真想做什麼,誰也抵抗不祝

皇上臉青一片。

興國公站出來道,「皇上,臣懇請您處死沐三姑娘,先太子生前,最疼愛的就是皇上您這個弟弟了,他只留下安郡王這麼一根獨苗,太后呵護有加,唯恐他有事,逸郡王又是獻王爺的眼珠子,他要是有事,獻王爺會瘋的……。」

興國公說著說著,聲音就沒了。

因為皇上將手中的墨玉鎮紙給捏碎了。

這是一種怎樣的憤怒,沒人能想象的出來。

皇上把鎮紙丟了,帶著滿腔怒氣站了起來,道,「擺駕永寧宮1

PS:從明天起三更啦,求月票,推薦票也要,是票都要,已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