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四十四章 慧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慧根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皇上擺手,孫公公就去傳太醫了。m.

很巧,又是錢太醫。

兩人一同出宮,去了安王府。

太后出宮不便,寧太妃早早的就出宮,去了安王府,她得幫太后看著啊,免得鎮南侯趁機對安郡王下黑手。

安王府下人,一路領著鎮南侯和錢太醫去見安郡王。

安郡王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熟睡安詳。

寧太妃站在一旁,她望著鎮南侯道,「鎮南侯果真有辦法讓安郡王醒過來?」

鎮南侯瞥了她一眼,望著安郡王。

錢太醫上前,幫安郡王把脈,他脈搏很虛弱。

鎮南侯從懷中掏出紙張來,錢太醫趕緊接了。

打開紙張瞧了一眼,眉頭便隴緊了。

寧太妃見了就道,「錢太醫,可是出了什麼問題?」

錢太醫沒有說話。

這方子太簡單了,能讓昏迷的安郡王醒來嗎?

他越看越不信埃

只是這字跡又格外的眼熟,那日在錦墨居,他給楚大少爺解毒的方子,和這藥方字跡如出一轍,想到開這藥方的大夫用藥之大膽,稀世罕見,莫非這藥方真的能讓安郡王醒過來?

錢太醫趕緊拿出銀針來,又吩咐丫鬟幫安郡王寬衣解帶,好讓他施針。

寧太妃見了就道,「錢太醫,安郡王身份尊貴,你有沒有十足的把握。」

寧太妃的意思,錢太醫明白。

大皇子是鎮南侯的外孫,安郡王是太后的嫡長孫,先太子嫡長子,加上太后和興國公府極力要求皇上立安郡王為太子。

鎮南侯應該巴不得安郡王死。

寧太妃擔心鎮南侯下毒手呢,亦或者做什麼手腳,給安郡王留下不能立儲的後遺症,比如絕子。

這事,錢太醫還真不敢保證。

他能做的,只是依照藥方來。保證不差分毫。

鎮南侯則望著寧太妃道,「找兩個小廝來,一同施針。」

他不怕安郡王誣陷,沒人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他讓人一起,也是為了堵太后的嘴,不留人話柄。

寧太妃到底沒有找小廝來,晾鎮南侯也不敢把安郡王怎麼樣,要是安郡王有什麼萬一。鎮南侯府可就完了。

寧太妃看著錢太醫道,「請錢太醫施針。」

錢太醫這才捻了根銀針,小心的找准穴位,扎了下去。

很快,四根銀針就扎完了。

過了半盞茶的功夫,安郡王還安靜的躺在床上,沒有絲毫醒來的跡象。

鎮南侯眉頭微斂。

不應該啊,北兒要回來的方子,怎麼可能沒有效果?

錢太醫擦汗了,他就懷疑這方子沒什麼效果。果不其然吧。

錢太醫望著鎮南侯,道,「侯爺,時間到了,我要將銀針取下來了。」

鎮南侯擺手道,「取吧。」

錢太醫麻溜的收了針。

安郡王還躺在床上,一動未動。

寧太妃望著鎮南侯,她眸底不悅,「鎮南侯說的信誓旦旦,太后信以為真了。你這叫我如何回稟太后?」

鎮南侯眉頭擰的緊緊的,他在皇上面前放了狠話,結果說到做不到,那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錢太醫想。可能那大夫沒有幫安郡王把過脈,就隨意開了個方子,難以做到對症下藥,就問鎮南侯道,「侯爺,可還有別的方子?」

鎮南侯脾氣很臭道。「沒了。」

寧太妃心中冷笑一聲,吩咐丫鬟道,「進宮稟告太后,就說鎮南侯沒能讓安郡王醒過來。」

丫鬟得了吩咐,福了福身子,就趕緊告退了。

丫錢太醫站在那裡,望著鎮南侯,不知道怎麼辦好。

鎮南侯自信十足的來,遇到這事,真是夠窘迫的,可要是不走,身上又沒別的方子,留下來做木頭樁子也沒意義埃

他勸鎮南侯道,「侯爺,咱們先回去,再想別的法子,來醫治安郡王……。」

他話還沒說完,就聽床上傳來翻滾的動靜。

安郡王歇斯底里的吼叫聲。

那聲音,極其的疼痛,穿透力極強,驚的空中掠過的白鴿,嚇的忘記撲騰翅膀,掉進了荷花池中。

「醒了,郡王爺醒過來了1錢太醫高興道。

只是才說了一句,就被寧太妃冰冷狠辣的眼神給瞪住了。

寧太妃心疼的坐到床邊,她要伸手去抓安郡王,可是卻被疼的在床上翻滾的安郡王給嚇住了。

她聲音急切道,「罹兒,你這是怎麼了?」

安郡王沒有回答,他只在床上翻滾,一下又一下的撞擊,那聲音,聽得寧太妃心如刀絞。

她轉身望著鎮南侯,呀呲欲裂,道,「鎮南侯!你到底對安郡王做了什麼?1

鎮南侯瞥了寧太妃道,「安郡王昏迷了兩日,如今人醒過來了,本侯爺也算是能跟皇上有個交待了。」

至於痛成這樣,倒是出乎鎮南侯的意外了。

不只是鎮南侯意外,錢太醫更意外,他眼睛睜圓,不敢置信。

不過只扎了四個穴位,就能讓人疼成這樣,這大夫對人體穴位的研究之透徹,太叫人匪夷所思了。

寧太妃臉色冰冷,透著紫色,像是被霜打的茄子。

她拳頭捏緊,道,「鎮南侯,你要郡王爺活活疼死不成?1

鎮南侯望著錢太醫,問道,「方子上沒寫怎麼緩解疼痛?」

錢太醫,「……。」

方子上寫了些什麼,鎮南侯你沒看埃

都沒弄清楚,你就敢胡亂給安郡王治病,膽子實在是大。

不過再大,也大不過開方子的大夫,簡直用針如神。

錢太醫搖頭如搗蒜。

就在他搖頭的時候,安郡王歇了,他滿身是汗的倒在床上,粗喘著氣。

寧太妃坐回床邊,幫安郡王擦汗,道,「罹兒。你說話啊,別嚇唬我。」

安郡王蜷縮著身子,有氣無力道,「身子像是被無數條毒舌撕咬一般。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

鎮南侯見他能說話了,就轉身走了。

錢太醫留下,幫安郡王把脈。

確定安郡王沒事後,他也告辭了。

等他們走後,寧太妃把屋子裡其他人都轟了出去。望著安郡王道,「皇上答應給楚大少爺和沐三姑娘賜婚了,她不會嫁給逸郡王。」

安郡王臉色陰鷙,「皇祖母就不能讓她嫁給我?」

寧太妃眉頭蹙緊,「郡王爺說的什麼胡話,她什麼身份,如何配的上你?」

就算太后答應了,她也不會同意。

安郡王緩緩閉上雙眸,道,「我不是和逸郡王賭氣。才要娶她,而是她抽到兩支簽……。」

寧太妃笑了,「她抽到兩支簽的事,我也知道,這麼蠢笨的姑娘,娶回來能管什麼用?」

安郡王望著寧太妃,道,「兩極之簽,一支是極凶之簽,一支是極貴之簽。遇難可逢凶化吉,有扶龍之氣。」

這意味著,清韻將來是要做皇后的。

這也是為什麼,皇上動了讓清韻嫁給大皇子的心。

這樣的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寧太妃笑了,拍著安郡王的手道,「扶龍之氣?沐三姑娘有這等本事,我是不信。」

安郡王望著寧太妃道,「皇上相信。」

寧太妃嘴角的笑慢慢僵硬。

安郡王從枕頭下摸出來一張紙,遞給寧太妃看。

寧太妃帶著疑惑接過。紙上寫了三個名字:楚北、沐清韻、蕭瑞宸。

這是皇上的筆跡。

蕭瑞宸,正是大皇子的名諱。

名字下面,還寫了兩個生辰八字。

另有四個字:天作之合。

大皇子出生時,她就在皇宮,她記得大皇子的生辰。

大皇子和沐三姑娘是天作之合埃

皇上想把沐三姑娘許配給大皇子啊!

皇上都信了,她沒理由不信埃

安郡王道,「皇上還找太醫查問了楚大少爺的病情,問他還能活多久。」

這明顯是想等楚大少爺死後,把沐三姑娘賜婚給大皇子,以她許過人的身份,想做正妃估計難,可是做個側妃不成問題。

寧太妃望著安郡王道,「現在該怎麼辦?」

安郡王搖頭,「我也不知道,本來最好的結果,是我能娶她,最次就是要她的命,現在皇上退步,把她賜婚給楚大少爺,倒也不算最壞。」

只要聖旨賜婚,即便楚大少爺明兒就毒發身亡了,沐三姑娘也要嫁進鎮南侯府,守寡一輩子。

她這輩子和大皇子不會再有任何瓜葛。

寧太妃望著安郡王,見他疲乏的閉上眼睛,她眸光投向窗外。

她眼神冰冷,透著殺意。

她站起來,望著安郡王道,「你好好歇息,我要即刻進宮一趟。」

錢太醫拎了藥箱出安王府,然後便回宮跟皇上復命。

皇上望著他,問道,「安郡王當真醒了?」

錢太醫連連點頭,「安郡王醒了。」

皇上這才放心,端了茶盞,道,「鎮南侯呢?」

錢太醫搖頭,「不知道呢,許是去了棲霞寺。」

解決了安郡王,還有逸郡王呢。

不過逸郡王應該好解決,因為除了獻王爺,就沒人相信他會出家。

京都上下,誰不知道逸郡王最愛吃肉啊,無肉不歡。

讓他頓頓吃素,清湯寡水,就是落髮出家了,過不了幾天,也會還俗的。

不過他選擇出家,倒是可見他想娶沐三姑娘的一片真心了。

錢太醫這麼猜測,皇上覺得也是。

不過事實上,鎮南侯沒有去棲霞寺,而是去了獻王府。

對待逸郡王,可不能用尋常之法,得用極端之法。

只是得和獻王爺通個氣,免得他誤會。

鎮南侯去的時候,獻王爺正在大快朵頤,豪爽的喝著酒,心情很不錯。

鎮南侯見了,嘴角微微抽,不是說獻王爺被不孝逆孫氣的吹鬍子瞪眼,進宮求賜婚,又被皇上拒絕了,氣的病在床了嗎?

鎮南侯上前,笑道,「老王爺心情不錯。」

獻王爺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笑道,「方才慧凈大師來找我,說逸兒慧根不錯,想收他為徒。」

ps:on_no哈哈~

求月票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