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四十五章 神棍(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神棍(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鎮南侯聽得有些怔祝

逸郡王可是獻王府的獨苗,他要出家,獻王爺都差點氣出病來,會捨得讓他真出家?

可是要是不答應,獻王爺不可能這麼高興啊,他坐下來,道,「老王爺答應了?」

獻王爺當即回了一個,「屁1

他又飲了杯酒,才道,「我就那麼一個孫子,他要是出家了,我獻王府一脈豈不是斷了后,要出家,怎麼也得等逸兒娶妻生子了。」

鎮南侯,「……。」

獻王爺豪爽飲酒,笑道,「那老神棍,有事求他,就沒有爽快時候,喜歡故弄玄虛,還端架子,他沒想到,他也有求我的一天。」

鎮南侯腦門有黑線,獻王爺望著他,問道,「來找我有事。」

鎮南侯頭疼了。

他來是想跟獻王爺打聲招呼,合謀演一齣戲,嚇唬嚇唬逸郡王。

獻王爺答應了,他才好去求慧凈大師,求他幫逸郡王剃度,收他為徒,誰想他還沒提呢,慧凈大師就有這想法了。

這法子,顯然是行不通了。

鎮南侯笑道,「聽說老王爺身子不適,特來看看你。」

獻王爺笑道,「幾個小孩胡鬧,我豈會放在心上。」

獻王爺不了解旁人,還不了解自己的孫子?

楚大少爺登門兩次,他的孫兒先是給沐三姑娘送養顏膏去,又是非她不娶,鬧著要出家。

顯然是在幫楚大少爺埃

他一直知道逸郡王和楚北關係好。很聽他的話,以前小打小鬧,他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誰還沒兩個兄弟。

可是什麼忙都幫,半點分寸沒有,獻王爺很生氣。

逸郡王進宮求皇上賜婚,無果后,柳香閣買醉。

其實那不是買醉,那是因為逸郡王怕去了棲霞寺,好多天不能吃肉。要一次性吃個夠。

那些假象,騙的過別人,可騙不過他。

獻王爺給鎮南侯倒酒。笑道,「本王怎麼不知道,楚大少爺救過逸兒的命?」

鎮南侯聽得一怔,「北兒救過逸郡王?」

獻王爺黑線了。「你不知道?」

鎮南侯搖頭。「從未聽說過。」

獻王爺的給鎮南侯倒酒的手又收了回來,他眉頭緊鎖了,「莫非那小子撒謊騙我?」

逸郡王去棲霞寺,還把要出家的事鬧的人盡皆知,獻王爺哪容得了他那麼胡鬧,這不就要去抓他回來。

逸郡王抱著柱子不撒手,道,「祖父。做人不能沒良心啊,楚兄救過我的命。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媳婦被人搶,要是真被人搶,還不如我搶呢。」

獻王爺問逸郡王,「他救過你的命,什麼時候?誰要殺你?」

他語氣透著殺氣。

敢殺他寶貝孫兒,嫌命長了不成!

哪怕逸郡王現在沒事,獻王爺也不打算放過那人。

獻王爺一再追問,逸郡王連忙搖頭,「不能說,祖父,我現在不都沒事了嗎,冤冤相報何時了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多麼懂事的孫兒啊,好像一夕之間長大了許多。

獻王爺為了幫孫兒報恩,還特地進宮為這件事,添了把熱油。

獻王爺是這樣跟皇上說的,他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他孫子搶人媳婦是不對,是他教孫無方。

不過,原本他孫兒也沒打算搶清韻,怎麼說,逸郡王和楚北也是有兩分交情的,搶兄弟的女人,那是要被人唾棄死的,只是安郡王搶,他什麼都不做,豈不是任由心上人嫁給他人。

他這輩子也沒求過皇上什麼事,如果清韻能嫁給他孫子,那是最好不過的事。

如果她依然嫁給楚北,他也無話可說,畢竟搶人媳婦,太不佔理,他孫子要死要活的要出家,他不認也得認,總不能和鎮南侯打起來吧,只是獻王府一脈,就算斷了根,只能請皇上過繼個兒子給他當孫子。

要是清韻嫁給安郡王,那他也顧不得太后的情面,替他孫子搶人了。

不然,事情還真演變不到這程度。

這會兒,見了鎮南侯,他忍不住問問,誰想鎮南侯也不知情。

鎮南侯驚詫,「我還納悶呢,郡王爺和北兒關係好的跟親兄弟似地,沒曾想,北兒曾經救過他。」

獻王爺笑道,「只要他不是真的要出家,他怎麼胡鬧,我都隨他,來,喝酒。」

鎮南侯笑了,「那郡王爺什麼時候回來?」

獻王爺大笑,「就逸兒那性子,偶爾去棲霞寺吃個齋菜還行,連住幾天,他能忍著就不錯了,只要楚大少爺一句話,他就屁顛屁顛的跑回來了。」

鎮南侯舉杯,誇讚道,「郡王爺重情重義,隨了老王爺了。」

獻王爺大笑不止,「什麼時候,你也學會拍人馬屁了?」

鎮南侯,「……。」

鎮南侯和獻王爺痛飲烈酒。

安定侯府,春暉院。

內屋。

老夫人跪在蒲團上,誦經祈福。

太后賜死清韻,懿旨和白綾被拿走了,可太后沒有撤回懿旨,那清韻的命就還懸著。

就算以前,江家連累侯府,她也沒想過要清韻的命。

更何況,現在江家還幫侯府恢復了爵位,她已經虧欠了沐清凌和清韻,哪忍心她被賜死。

老夫人一遍一遍的誦讀經文。

外面,孫媽媽進來道,「老夫人,有消息了。」

老夫人忙回頭,問道,「什麼消息?」

孫媽媽忙道,「鎮南侯進了宮,逼的欽天監兩位大人承認是捏造三姑娘的,皇上和太后答應,只要安郡王醒來,逸郡王不出家,就給楚大少爺和三姑娘賜婚。」

老夫人聽得心寬鬆了三分,如此說來,太后是收回了懿旨了。

「那安郡王醒了沒有?」老夫人眼神帶著迫切。

孫媽媽神情有些凝重,「鎮南侯帶著錢太醫去醫治安郡王,安郡王確實醒了,只是又暈了過去……。」

老夫人心咯一下跳了。

醒了又暈,這一回,怕是鎮南侯都難辭其咎了。

泠雪苑,書房。

清韻閑來無事,塗鴉打發時間。

正畫著呢,窗戶忽然傳來當兩聲。

清韻抬眸,就見衛風站在書桌前。

清韻眨了下眼,問道,「有事?」

衛風點頭,問道,「三姑娘開的方子,把安郡王疼醒了過來,只是他醒來沒有片刻,又暈了過去,和之前一樣,怎麼都喚不醒,而且太醫說,他筋脈受損,就是醒過來,還要靜養數日,爺讓我來問問是怎麼一回事。」

清韻把筆放下,道,「安郡王裝昏迷的本事當真不小,幸好我留了一手。」

衛風望著她,「留了一手?」

清韻笑道,「只要施針一回,能管安郡王疼三天,一天疼三次,他想裝睡,可不容易。」

她就是要讓太后以為安郡王中了毒,或者怎麼樣了。

到時候,她不就得乖乖答應鎮南侯府的條件,乖乖給她和楚北賜婚了?

等賜婚聖旨下了,安郡王也就沒有再裝暈的必要了。

衛風嘴角輕抽,道,「那沒有辦法解了安郡王的痛?」

不是他有那好心,饒了跟爺搶女人的人,只是太后不是那麼好威脅的,安郡王受傷害越大,太后越不會善罷甘休。

都說寧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

興國公和老侯爺在朝中勢力又旗鼓相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達到目的就成了。

等爺羽翼豐了,再收拾他不遲,不做留人話柄的事。

清韻點點頭,道,「是我考慮不周了,再依照方子在給安郡王施針一回就沒事了。」

PS:O∩_∩O哈哈~召喚月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