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四十六章 耽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耽擱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清韻不是考慮不周,而是思慮周全,碰到安郡王這樣心懷不軌的人,就不能等閑視之。

衛風很慶幸,幸虧三姑娘留了一手,不然安郡王裝暈,老侯爺沒能完成許諾,在皇上那裡抹了面子不說,太后肯定會不依不饒,到時候她就能反口,不收回懿旨,繼續處死三姑娘。

如此一來,安郡王繼續裝他的暈,太後繼續要處死三姑娘,他們什麼都不用做,安郡王再痛個死去活來兩回,到時候不論他們怎麼囂張,怎麼找茬,那股子氣焰也得給壓下去,還怕他們不求上門來?

衛風走後,清韻繼續塗鴉。

窗外,微風徐徐。

天邊有了一縷晚霞,妖嬈絢麗。

漸漸的,整個天際都布滿了五彩繽紛的霞,丹霞似錦。

門吱嘎一聲打開,喜鵲進來,道,「姑娘,該用晚飯了。」

清韻便放下玉管狼毫筆,站了起來。

剛走出書房,那邊青鶯就跑了過來,笑道,「姑娘,逸郡王回獻王府了。」

喜鵲聽得高興,忙問道,「他不出家了?」

青鶯點頭如搗蒜,她聲音清脆悅耳道,「不出家了,聽說鎮南侯去了獻王府,沒多久,獻王府管事的就去了棲霞寺,告訴逸郡王,姑娘還是嫁給楚大少爺,獻王爺爭取過,可是沒用,如果他今兒不回王府,以後就不用回去了,就跟著慧凈大師,每日敲木魚,誦讀經書,頓頓清湯寡水的過一輩子了。」

說到最後,青鶯笑的一雙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聽說,逸郡王聽管事的說這話,毫不猶豫的就出了棲霞寺,路過小攤前,要了兩斤鹵牛肉。邊吃邊騎馬,然後就回了獻王府。」

想到逸郡王那天在侯府吃東西,就這樣的吃貨,還想出家。要不了幾天就活活把他給嘴饞死了。

清韻聽得嘴角微勾,看來明天,這樁叫她嘔血的倒霉事也該解決了。

清韻回了屋,凈手吃飯。

這兩日,安郡王和逸郡王鬧著要娶她。老夫人怕她食欲不振,食難下咽,特地吩咐大廚房給她準備的吃食多些樣式,精細些。

這不,大廚房送來了六菜一湯。

每個菜,都色香味俱全,聞之,食慾大動。

加上清韻心情又還不錯,這一頓晚飯,直接吃撐著了。

要不是喜鵲攔著。她還能再吃半碗。

吃完了晚飯,兩丫鬟就拉著清韻去花園遛食了。

很巧,不止她一個人吃撐了,還有周梓婷和沐清雪兩個。

兩人瞧見清韻,迎了上來,笑道,「逸郡王出了棲霞寺的事,三姐姐可知道了?」

清韻輕頷首。

周梓婷就笑道,「逸郡王出了棲霞寺,就代表他放棄娶三表妹你了。就只剩一個安郡王了。」

沐清雪手撫著牡丹,笑道,「明兒就是鎮南侯府送納采禮來的日子,之前江老太爺求鎮南侯府聯姻。原本要娶三姐姐的不是楚大少爺,只因楚大太太擅自做主,才有了楚大少爺聯姻一事,鎮南侯為了表示歉意,許諾聘禮多送些來,也不知道會送多少來?」

周梓婷聽著。眸底有些羨慕道,「之前,鎮南侯不是覺得愧疚,給三表妹抬了不少好東西來嗎,還再添呢?」

怎麼說,楚大少爺的身份也擺在那裡呢。

就算他再怎麼受寵,也改變不了他外室所出庶子的尷尬身份埃

鎮南侯府庶子可不止一個,開了楚大少爺的先例,其他人怎麼辦,做長輩的,總要一視同仁吧?

況且,他再怎麼越,也越不過楚二少爺。

人家才是正兒八經的楚家嫡出少爺,將來鎮南侯府的繼承人呢。

可別告訴她,鎮南侯糊塗到,寵溺外室庶子,寵到把嫡親的孫兒撇一邊去的地步。

這事,顯然不大可能埃

嫡庶不分,再大的家業也要玩完。

況且楚大太太,她都敢把鎮南侯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可能會讓她兒子低了楚大少爺去?

沐清雪聳肩笑道,「應該會吧,鎮南侯答應的是聘禮,那些送來的應該不算吧。」

說實話,鎮南侯府送一堆的聘禮來,她控制不住的羨慕妒忌恨。

可一想到楚大少爺有毒在身,連行房都做不到,清韻嫁過去……

人家夫君死了,才叫守寡。

她倒好,出嫁就守活寡,真真是叫人替她鞠一把淚。

也難怪鎮南侯府要多送些聘禮來了。

幾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了會兒,等溜達的肚子不撐了,就各回各院了。

清韻沒事,繼續看書。

青鶯和喜鵲兩個就坐在小杌子上針線。

外面,紫箋端了簍子,躡手躡腳的進來,走到喜鵲身邊道,「喜鵲姐姐,我不擅長荷包,我能不能打絡子,我最會打絡子……。」

喜鵲看著她,「你還會打絡子?」

紫箋連連點頭,「我會打二十多種絡子呢。」

青鶯翻騰著簍子,拿了根綵線遞給紫箋,「你打一個試試。」

紫箋接了綵線,兩手一繞一繞,看的人眼花繚亂。

清韻也注意到了,她也瞧見,為紫箋的打絡子的熟練手法驚嘆。

很快,一個蜻蜓結就打了出來。

青鶯睜圓了眼睛,脫口贊道,「好厲害的手法」

紫箋被誇的臉一紅。

清韻也拜服了,她伸手道,「拿過來我瞧瞧。」

青鶯趕緊把絡子遞給清韻看。

清韻看后,也是連連誇讚。

紫箋臉更添了三分嬌艷。

清韻也好奇了,丟了書,要紫箋教她打絡子。

屋子裡,歡聲笑語連連。

很快,紅箋和冬梅冬荷三個二等丫鬟也進了屋。

然後,清韻受了很嚴重的打擊。

紫箋著重教她打絡子,然兒幾個丫鬟學的比她都快。

不但打擊她,還取笑她呢。

喜鵲和青鶯得知清韻兩個月就要出嫁了,想著以前沐清凌出嫁,江媽媽讓丫鬟給她了整整兩箱子的荷包和帕。這些小東西,府里的坊是不會準備的,得靠她們自己。

江媽媽不在,她們又是清韻的貼身大丫鬟。主子懵懂不知,她們得拿主意埃

這不,就把荷包和帕這些任務分派了下去。

一人每天一個荷包,兩個月就有六十了,足夠了。

青鶯了荷包。還遞給清韻看,問她,「姑娘,奴婢幾個的手藝,拿去鎮南侯府打賞下人,會不會失了姑娘的臉面?」

清韻臉騰地一紅,把荷包丟給青鶯道,「一般般。」

說著,把書拿起來,要繼續看。

青鶯也不生氣。她知道她家姑娘臉皮薄啊,受補得打趣,偏她喜歡看姑娘臉紅時的模樣。

姑娘不愛塗脂抹粉,這臉一紅,就跟抹了胭脂似地,嬌艷欲滴。

她捏了荷包道,「奴婢的手藝是差了些,不過打賞一般的丫鬟小廝也夠了,只是像楚大太太身邊的大丫鬟,這荷包她們肯定是看不上眼的。奴婢想,要不回頭找江媽媽,讓她給姑娘二十個雙面繡的荷包,江媽媽的手藝……。」

不等青鶯說完。清韻就道,「江媽媽繡的雙面荷包,就是送鎮南侯府那些姑娘都足夠了。」

簡直是大材小用,虧她想的出來。

她見幾個丫鬟都針線,心中不忍道,「行了。大晚上的燈燭暗的很,針線太傷眼睛,白天有時間再,都回去歇著吧。」

幾個丫鬟聽清韻這麼說,眼睛都紅了。

尤其是紫箋她們幾個新來的,心裡感動的是稀里嘩啦的。

她們之前在春暉院時,辦不好差事,都會挨罵,哪有人關心她們針線傷眼睛啊,恨不得她們不用油燈,抹黑針線才好。

清韻不知道,她隨口兩句話,就俘獲了幾個丫鬟的心。

丫鬟們聽話的回去歇息了,清韻也打了哈欠,輿洗一番,上床就寢了。

一夜安民。

第二天醒的很巧,喜鵲剛要敢她起來,她自己就把眼睛睜開了。

喜鵲笑道,「姑娘,今兒天氣極好,陽光明媚,還沒有什麼風。」

那邊,青鶯在開窗戶。

清韻望著窗外的天。

蔚藍的天空,有幾朵白雲,那雲很厚實,不是那種風吹就散的。

她伸著懶腰道,「這天氣,最合適踏春,再來個野炊什麼的了。」

兩丫鬟面面相覷。

「踏春,奴婢知道,可是野炊是什麼?」青鶯不懂就問。

清韻一邊掀開被子,一邊下床道,「野炊,就是在野外生火做飯。」

喜鵲聽得嘴角直抽。

姑娘真是閑的發慌了,在野外生火做飯,這有什麼好玩的,只有那些趕路的人,沒找到落腳之處,不得不在野外生火做飯,聽著就可憐了,姑娘還想體會一二?

兩丫鬟還真擔心清韻心血來潮,要去試試,忙勸道,「姑娘是大家閨秀,哪有去野外燒火做飯的道理,這要叫外人知道了,肯定會笑話咱們侯府沒姑娘燒飯的灶台和吃飯的桌子,而且,野外多豺狼虎豹,太危險了。」

清韻,「……。」

不就野個炊嗎,有必要說的那麼嚴重嗎?

「我只是說說,不會真去,」清韻無奈道。

她要不改主意,這兩丫鬟還不知道會說什麼來阻攔她。

穿衣洗漱,再梳妝打扮,兩刻鐘就過去了。

她剛坐上桌,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粥,剛要塞進嘴裡。

好了,丫鬟跑來道,「三姑娘,孫公公來傳皇上的聖旨了,老夫人讓你別耽擱時間。」

清韻,「……。」

有沒有搞錯啊,一大清早,早飯還沒吃呢,就來傳聖旨,有這麼急嗎?

ps:求月票onno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