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情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春暉院,正堂。

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端茶輕啜,她神情慈藹。

她喝了兩口茶,將茶盞放下,輕擦嘴角,問道,「什麼時辰了?」

站在一旁擺弄高几上花草的丫鬟紅綃趕緊回道,「已經巳時三刻了。」

孫媽媽就笑道,「要不了一會兒,鎮南侯府就該送納采禮登門了。」

老夫人點頭一笑。

賜婚的事解決了,鎮南侯府送納采禮來,她也不用糾結是收好,還是不收好。

不敢拒絕,又擔心收了納采禮,惹太后他們生氣。

這下好了,可以歡歡喜喜的收了納采禮,然後再派人去鎮南侯府問問有什麼禁忌,楚大少爺有什麼不喜歡的,等打聽清楚了,回來也好準備陪嫁。

想著,老夫人吩咐孫媽媽道,「糕點茶果可都準備妥當?」

孫媽媽笑道,「老夫人放心,奴婢親自吩咐的,錯不了。」

老夫人這才放心,隨即眉頭皺緊,「大夫人呢,從接了聖旨,就不見她人了。」

老夫人不說,孫媽媽還沒反應過來呢,是沒見到大夫人了。

「許是在紫檀院,那裡離正院近一些,」孫媽媽猜測道。

孫媽媽剛說完,外面就進來一丫鬟來,「老夫人,鎮南侯府楚大太太親自送納采禮登門了。」

聞言,老夫人微微一怔。

她沒想到送納采禮來的會是楚大太太,還以為是鎮南侯府楚總管,或者其他太太。

楚大太太親自送來,可代表了對這樁親事的滿意。

只是想到要不是楚大太太動手腳,娶清韻的不會是楚大少爺,或許是哪房嫡少爺,甚至連楚二少爺都有可能。

想到楚大少爺一身的毒,再聽楚大太太來,老夫人覺得心裡有些膈應。

她是來表示對這樁親事的滿意,還是存心來氣人的?

老夫人有些生氣。但是氣歸氣,可清韻和楚北的親事,從她收下定親信物起,就板上釘釘了。何況還有聖旨賜婚。

再加上,楚大太太是清韻未來的婆母,安定侯府給楚大太太不快,清韻將來出嫁,還不知道人家會給她什麼小鞋穿呢。

老夫人擺擺手。讓丫鬟退出去。

丫鬟有些愣,她望著老夫人道,「老夫人,大夫人回忠義侯府了,楚大太太登門,沒人迎接……。」

她來稟告鎮南侯府送納采禮來還是其次,重要的是送納采禮這麼重要的日子,讓幾個丫鬟迎接楚大太太,實在不妥埃

聽丫鬟這樣稟告,老夫人的臉青了。「她又回忠義侯府了?」

丫鬟縮著脖子,輕點了下頭。

老夫人氣的嘴皮都哆嗦,這是大夫人第二次回門,沒有跟她稟告了

孫媽媽站在一旁,也是聽得搖頭,大夫人這是存心不讓三姑娘將來好過啊,她這會兒落了鎮南侯府大太太的面子,她心裡能不生氣?

她沒法把安定侯府怎麼樣,往後這口氣,還不是要撒在三姑娘身上。

見老夫人生氣。孫媽媽想勸她兩句,隨即想到什麼,道,「今兒。好像是忠義侯府大太太三十五歲壽辰。」

孫媽媽這麼說,老夫人眉頭緊鎖了,「忠義侯府送請帖來了?」

就算忠義侯府大太太過壽,可事有輕重緩急,大可以備下禮品,讓心腹丫鬟送去。再不行,也可以等鎮南侯府送了納采禮來,再去忠義侯府,忠義侯府還不至於這麼不通情達理,侯府有事晚到一時三刻都不行,偏偏趕在這個時辰,說她不是故意的,誰信?

尤其她出府,還不稟告一聲,是怕她阻攔她吧。

老夫人問著,孫媽媽沒有說話,她也不知道忠義侯府大太太送沒送請帖來,她一個小輩過壽,大夫人去就成了,老夫人不必知道。

孫媽媽望著老夫人道,「現在該怎麼辦?」

大夫人不在,楚大太太來,總要有人去迎接吧?

她雖然是老夫人身邊伺候的心腹媽媽,可去迎接楚大太太,她還沒那個資格。

可老夫人去迎接,那鐵定是不行的,這不像是嫁女兒,倒像是去巴結楚大太太似地了。

老夫人手握著佛珠,握的緊緊的,道,「她人不在,只能你去迎接了。」

孫媽媽在心底一嘆,嘴上應了一聲,便出去了。

泠雪苑,內屋。

清韻坐在小榻上,還在把玩綵線。

好吧,一根綵線沒能變成一個絡子,倒成了一坨,她在努力的解開呢。

外面,青鶯打了帘子進來,還未說話,先跺了下腳。

清韻瞥了她一眼,笑道,「誰惹你生氣了?」

青鶯上前,道,「鎮南侯府今兒送納采禮來,還是楚大太太親自送來的,大夫人卻去忠義侯府給王大太太送壽禮去了,咱們府里沒其他太太,老夫人不便去迎接,只好讓孫媽媽去,結果楚大太太不高興了,尤其她聽說大夫人給忠義侯府大太太送壽禮,她當時就拍了腦門道我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王大太太確實是今兒過壽,我也得給她送份壽禮去說完,就轉身要走。」

聽青鶯稟告,清韻臉冷了,她把手裡的綵線往小几上一丟,問道,「楚大太太走了?」

青鶯搖頭,「倒是沒走,孫媽媽說了一通好話,鎮南侯府楚總管也說了一堆好話,楚大太太這才進的府。」

要是把楚大太太氣走了,安定侯府沒禮的事,怕是要傳遍京都了。

清韻怒極反笑,「侯府能恢復侯爵,鎮南侯府幫了多大的忙,她就這樣給鎮南侯府難堪?」

雖然楚大太太,清韻對她沒多少感情,敢把鎮南侯的話當成耳旁風的,就註定不是一般人。

這樣的人,清韻早早的就決定了,敬而遠之。

可楚大太太來送的是納采禮,是代表整個鎮南侯府來的,給她難堪,就是給整個鎮南侯府難堪

簡直就是忘恩負義了

安定侯府恢復爵位,受益最大的就是她大夫人母子三個,她倒好,得了好處,轉臉就把人情給拋諸腦後了。

想著,清韻自嘲一笑。

人情?

人家指不定壓根就沒記過人情,侯府被貶是因為江家,鎮南侯幫侯府,是看在江家的面子上,她用記什麼情,都是應當應分的

青鶯見清韻生氣,她想勸她兩句,又不知道從何勸起。

她氣性大,憋不住,她勸姑娘,絕對是火上澆油。

索性就不勸了,而且她還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叮囑清韻呢,她忙道,「姑娘,院子里春媽媽說,楚大太太受到了怠慢,一會兒,她肯定會叫姑娘你去她那兒,當面問姑娘幾個問題,要是姑娘沒回答上來,她就會藉機說侯府沒把姑娘你教好,往後出嫁了,她會來教你,然後立規矩什麼的,侯府還不能說什麼。」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