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四十九章 賜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賜教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聞言,清韻的眼神又冷了三分。小說し

用膝蓋想,也知道大夫人打的就是借刀殺人的如意算盤。

她深呼兩口氣,拿了小几上裹成一團的綵線,繼續扯開。

這捲成一團的線,簡直就是她現在的處境。

她只想過安穩平淡的生活,可總有那麼些人不遺餘力的想要阻攔她,給她挖一個又一個的坑。

她這輩子,難不成就一直添坑了?

清韻想著,心頭煩躁,手中線團更是半天解不開。

青鶯默默的拿了把剪刀來,遞給她。

清韻沒有接剪刀。

線團可以剪,大夫人她能剪嗎?

青鶯把剪刀放下,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望著清韻道,「姑娘,要不要奴婢叫衛馳大哥出手,給大夫人一個教訓?」

她不是去忠義侯府了嗎,讓她的馬車出個事,撞的七葷八素的,或者走路摔倒,順帶毀個容,順便掙個幾萬兩銀子,再煩悶的心情也美了。

清韻望著青鶯,她嘴角微揚。

這丫鬟報復心很強啊,不過,她喜歡。

只是,這樣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得想個法子徹底滅了大夫人的氣焰才行。

正想著呢,紫箋走到珠簾外道,「姑娘,老夫人找你。」

青鶯嘟嘴,「麻煩來了。」

清韻從小榻上起來,笑道,「走吧,去春暉院。」

清韻走在前面,青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頭。

她心裡擔心,「姑娘,要是楚大太太的難題,你回答不上來怎麼辦?」

在青鶯心底。楚大太太不是好人,要不是她,清韻不至於嫁給楚北,雖然楚北也很好了,他雖然身上有毒,但是清韻醫術高超,能救他。

可要是姑娘跟以前一樣。沒有醫術怎麼辦。楚大少爺必死無疑,姑娘註定是要守一輩子寡的。

楚大太太把長輩的話當做耳旁風,能是好人才怪了。

要是以後楚大太太刁難她家姑娘。她家姑娘還不能讓衛馳給她兩個顏色瞧瞧,只能憋著,想想就憋屈的很。

清韻笑容明媚,道。「不過是回答不了幾個問題而已,先生還有不恥下問的時候。有什麼好緊張的?」

說完,在心底補充一句:她要是沒了臉,她會讓大夫人更沒臉。

清韻這樣說,青鶯沒再說了。

姑娘這是自欺欺人埃不過這樣想,總比急的跳腳,失了理智好。

清韻神情鎮定。步伐也很從容,朝春暉院走去。

進了春暉院。就收到好些丫鬟同情的眼神。

畢竟,在送納采禮這樣高興的日子裡,卻被人刁難,還是未來婆母,這可不是個好兆頭啊,就是不知道三姑娘能不能化解?

清韻邁步上台階,饒了屏風進屋。

屋內,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還在撥弄著那不離手的佛珠。

孫媽媽站在老夫人身邊,見清韻過來,笑道,「老夫人,三姑娘來了。」

然後,清韻便見到老夫人抬眸望過來,她神情慈藹,眼神帶著疼愛和憐惜。

楚大太太坐在花梨木椅子上,她也望了過來,她掃了清韻兩眼,笑道,「一段時間未見,沐三姑娘出落得越發標緻了,不怪兩位郡王爺一見傾心,相思入骨。」

這話聽著是誇讚,其實是譏諷。

清韻長的是美,可京都比她美的不是沒有,歷史上更是有不少出了名的美女,可還沒誰跟她似地,定了親,還惹出來這麼多事。

當然了,有美若天仙,國色天香,妖媚動人,傾城傾國的女子,惹的君王神魂顛倒,不思朝政,導致亡國的。

可清韻又不是她們之流,雖然在外面看來,她也是了。

楚大太太這樣說,清韻心裡憋屈,偏除了臉上能掛著羞紅外,還真的就無話可說,只能認倒霉了。

老夫人聽著也是心裡不爽,狠狠的咒罵了安郡王和逸郡王兩句,而後笑道,「說來也真是奇怪,鎮南侯府派了暗衛跟著清韻,清韻也沒和兩位郡王爺單獨說過話,怎麼就入了兩位郡王爺的眼?」

這話說的妙極。

清韻是被兩位郡王爺看中了,可她安分守己,可不是那等勾勾搭搭,四處招蜂引蝶的的狐媚之人。

這話,有暗衛作證。

老夫人如此反問,楚大太太一時無話可說,只笑道,「暗衛辦事也真是不利,知道府上大夫人有事出門了,也不事先通知我一聲,我明兒再送納采禮來也好埃」

這話,又換老夫人啞巴了。

楚大太太登門送納采禮,府里沒個正經主子迎接,說到哪裡去都是侯府沒理。

清韻適時上前,給老夫人行禮,道,「祖母,你喚清韻來,可是有什麼事?」

清韻這麼一打岔,老夫人就笑道,「我倒沒什麼事找你,是楚大太太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

清韻眼皮跳了下,朝楚大太太福身,道,「清韻愚鈍,還請楚大太太賜教。」

楚大太太笑了,「三姑娘太謙虛了,你的口舌和膽識,老侯爺讚賞有加,沒少拿來教育小輩,幾位少爺都不例外,原是想等你進府了再瞧瞧,今兒我是等不及了。」

清韻嘴角抽了,腦殼也一陣陣做疼。

楚大太太打頭陣,鎮南侯府還有一堆人會為難她,還美其名曰討教,她還不能拒絕。

鎮南侯欣賞她,可別拿她做榜樣啊,這不是給她拉仇恨值嗎?

別人家的,尤其是優秀的孩子,最討厭了埃

老夫人聽著,心底對大夫人的怒氣又深了三分,只是臉上不能表露出來,笑道,「我倒是好奇楚大太太要問的問題了,清韻年輕,又一直養在深閨,沒多少的見識,她敢在宣王府桃花宴和議政殿大膽,那全是因為鎮南侯給她的膽量,要沒有鎮南侯,就是借她幾個虎膽,她也是萬萬不敢的。」

楚大太太嘴角劃過一抹笑來。

她要為難清韻,安定侯府老夫人就借老侯爺來壓她,她是老侯爺看中的孫媳婦又如何,她會怕嗎?

楚大太太嘴角的笑越發深刻,「今兒我送納采禮來,送了一對活雁,是大少爺親手射下來的,三姑娘可知納采禮為何送雁是必須的?」

ps:還有兩更,吃了晚飯,繼續碼字,快餓暈了~~~呼喚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