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章 奉承(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奉承(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聽楚大太太這麼問,老夫人大鬆了一口氣。

這個問題難度不算大,魚雁傳書,這個典故,人盡皆知,清韻不可能不知道。

只要答上一點,哪怕答的不全,好歹面子上過的去。

清韻站在那裡,她膚如凝脂,眼如秋水,碧波盈盈,臉上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自信,她望著楚大太太,朱唇輕啟,回道,「大雁是一種叫人欽佩的禽類,他的配合一旦死去,就不再相配,是忠貞不渝愛情的象徵。」

「魚雁和書信有著密切的淵源,書中有許多記載,如關山夢魂長,魚雁音塵少魚書欲寄何由達?水遠山長處處同等,它還代指志向高遠,才能不一般的人,有詩詞曰鴻鵠相隨飛,飛飛適荒裔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哉?」

清韻說到這裡,老夫人鷙場

饒是她,都難一口氣說這麼多關於雁的詩詞。

她看了眼楚大太太,也從楚大太太臉上看到了驚訝,她知道,清韻這一關是過了。

然兒,清韻還沒有停,她繼續道,「大雁是候鳥,冬去春歸,很講信用,此乃信也;南飛的時候隊列齊整,是很有禮貌的,此乃禮也;晚上休息的時候是會放哨,很聰明,此乃智也;同伴受傷了,也不離棄,此乃義也,所以雁可喻君子。」

清韻說完,望著楚大太太。

楚大太太拍手贊道,「三姑娘對大雁的理解叫人刮目相看,京都大家閨秀當真無人可出其右。」

聽著楚大太太的誇讚,清韻臉頰上添了兩抹嫣紅。

老夫人笑道,「只是碰巧讀了本關於大雁的書而已。難當楚大太太的誇讚。」

楚大太太在京都貴夫人中,身份尊貴,她說的話,大家都會放在心上。

清韻沒定親前,她聰慧外露是好事。

定了親,還惹的兩位郡王爺病的病,鬧出家的鬧出家。往後越低調越好。俗話說的好,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這話要是傳揚出去。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和清韻暗中較勁。

楚大太太笑了,「老夫人不必謙虛,三姑娘當的起這稱讚。」

說著,她端起茶盞。

她掀開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著,看杯中茶葉上下起伏。

她嘴角微唬望著清韻,問道,「三姑娘可怨恨我?」

一句話,問的一屋子人都有那麼一瞬間的懵怔。

不過很快。大家都反應過來這話問的是什麼意思了。

要不是楚大太太擅自做主,和三姑娘聯姻的不是楚大少爺。

丫鬟們望著清韻,心道:三姑娘肯定是怨恨的。恨的牙根痒痒都不為過。

清韻只裝傻充愣,「楚大太太這話。清韻不明白。」

楚大太太知道她再裝傻,可是人家要裝傻,她也攔不住,索性就把話挑白了說,她笑道,「當日江老太爺登門,求老侯爺當年許諾的聯姻之事,老侯爺重信守諾,一口應承了,我們並不知情,老侯爺答應了,然後把挑選聯姻之人這事交給我去辦,我也派人打聽了下三姑娘的情況,傳聞和我見到的三姑娘相距甚遠,我很好奇,這流言怎麼就說三姑娘喜歡闖禍了,我鎮南侯府是是非之地,娶個喜歡惹是生非的媳婦回去,誰也承擔不起。」

「只是老侯爺有命,我不得不照辦,但是府中那些弟妹,我也不好得罪,這事,三姑娘不一定會了解,但老夫人應該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掌管內院,和妯娌之間相處,可不是和府中姐妹相處那麼簡單,小心翼翼,唯恐有偏頗徇私之處,挑來挑去,只有大少爺最合適,他是大哥,他未娶妻,其他少爺怎麼好越過他?」

楚大太太解釋了為什麼挑選楚北聯姻的理由。

她之所以選楚北,錯不在她,在那些流言蜚語上。

至於那些流言蜚語怎麼就傳成那樣,那是安定侯府的原因。

縱容下人敗壞主子名聲,她才會受到誤導。

她都這樣說了,清韻好意思說怨恨她嗎?

她雖然給的是問句,卻沒有給清韻選擇的餘地。

清韻只能扯著嘴角,說連她自己都討厭的話,「清韻相信,冥冥之中有定數。」

楚大太太笑了,「那三姑娘如何看待外室所出庶子這個身份?」

這個問題,豈止是刁難啊,直接能把人問暈過去。

這叫清韻怎麼回答?

外室所出庶子,這身份,叫人唾棄。

偏偏這樣的人,是她未來的夫婿,她能鄙視楚北嗎?

她今日不唾棄,往後就不能再在鎮南侯府的人跟前吭半個字。

老夫人眉頭緊鎖,楚大太太這也太刁難人了,她到底想做什麼?

她望著清韻,眸底有焦灼之色。

說實話,這是得罪楚大少爺,要說假話,又有失大家閨秀的身份。

清韻站在那裡沒有說話。

楚大太太好整以暇的又問了一句,顯然不給清韻逃避的機會。

清韻望著楚大太太道,「英雄不問出處。」

只有六個字,言簡意賅。

楚大太太先是一怔,她沒想到清韻會真的回答。

而且這個回答,極好,她就是想雞蛋裡挑骨頭,都挑不出來。

她笑了,笑意淺淡,像是風一吹,就沒了,「三姑娘當真是伶牙俐齒,不過大少爺有毒在身,極少練武,多累一會兒,就會暈倒,想做英雄,難。」

清韻無語了,還有完沒完了,楚大太太是不是一定要聽到她鄙視楚北才高興啊?

楚北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自信,可不是一個外室所出庶子能有的。

而且他還戴著面具,還神神秘秘的不給人看。

撇開他毀容,那就是他的臉酷似他親娘,不能讓外人知道。

清韻倒是好奇楚北的親娘,鎮南侯府大老爺的外室是誰了,要是身份一般,鎮南侯不可能太寵他。

清韻望著楚大太太,柔聲回道,「那日,我和若瑤郡主同坐一輛馬車,馬車出了事,將我和若瑤郡主甩了出來,楚大少爺明知身上有毒,還不惜捨命救我,清韻不管旁人是怎麼看他的,在清韻心中,他就是英雄。」

清韻說著,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真是被逼說些奉茶楚北的話啊,要是叫他聽見了,尾巴還不得翹到天上去?

暗處,衛馳已經默默決定,一字不漏的轉告給楚北知道,讓他高興高興。

清韻說完,恨不得補充一句:楚大太太,我這樣回答,你滿意嗎?

楚大太太臉上是滿意的,然而嘴上卻笑道,「如果有一天,北兒身子復原了,他也抱回來一個外室所出庶子,三姑娘會如何做?」

ps:

第三更送上,繼續碼第四更,求月票,月票,月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