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一章 挨打(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挨打(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這個問題,問的清韻身子一怔。

這問題的難度,比她問她怎麼看待楚北的身份還要難回答。

清韻根本就琢磨不透楚大太太問這個問題的用意。

她是覺得楚大少爺抱回楚大少爺,這麼多年,鎮南侯百般疼他,覺得受了委屈,現在又要娶媳婦了,清韻的回答,直接關係到她以為要是刁難楚北,那都是正常的。

畢竟,嫡妻遭遇這樣的情況,要是坦然接受,還把外室所出庶子當兒子疼,那才是見鬼了。

可清韻是要嫁給楚北的人啊,楚北在鎮南侯府過的不好,她還能有好日子過?

可她要是回答當親兒子看待,往後楚北也抱個庶子回來,她要是做的不好,楚大太太絕對會拿今日的回答嗆她。

她要說不許楚北納妾,還未出嫁呢,就先擔一個妒婦的名聲了。

清韻不知道怎麼回答,老夫人就笑了,「清韻還未出嫁,就想的這麼遠,不妥吧?」

楚大太太笑道,「是想的有些遠,不過多想一些,不是壞事,一來是可以防範於未然,二來有個心理準備,不像我,當年老爺抱回大少爺,弄的我是措手不及。」

當年楚大太太生下女兒,剛剛夭折,楚大少爺就把外室所出庶子抱了回來,讓她當親生骨肉養,設身處地的替楚大太太想想,楚大老爺根本就是拿刀再捅楚大太太的心,楚大少爺就是那把刀,不怪她心裡有氣。

這會兒,她說這麼,只差沒點名了說。上樑不正下樑歪,楚大少爺要是身子好,養外室那都是跟他爹學的,可能性很大,讓清韻儘早做好準備。

還未出嫁,就聽這樣刺耳的話,偏人家還是打著善意的名頭。想表露一絲惱火都不行。

清韻抬手撫額。她想回答讓楚北不舉,只是借她幾個膽子,她都不敢埃只能回道,「能在府外養外室,府內必然有庶子庶女,一般看待就是了。」

總不至於格外準備幾斤砒霜餵養吧?

楚大太太端茶輕笑。「三姑娘賢惠。」

不僅容納的下府內庶子庶女,還容納的下府外庶子。

老夫人不悅了。楚大少爺一身的毒,聽說行房都不行,清韻出嫁,都不一定能有一兒半女的傍身。還提什麼庶子庶女?

老夫人撥弄佛珠,問道,「楚大少爺身上的毒。能解了?」

楚大太太也不隱瞞,「還不能。」

清韻兩眼一翻。還不能,那嘰嘰歪歪,說一堆的比喻,存心在人傷口上撒鹽呢。

楚大太太說完,就有丫鬟進來道,「老夫人,大夫人回來了。」

老夫人的臉拉的老長。

要不是楚大太太還在,她都恨不得拍桌子了,她還知道回來!

她一走,府里都沒個能招待人的正主,惹怒了楚大太太,讓她刁難清韻三回,她還不能說什麼!

她這麼做,是在威脅她是不是?!

她收回了大廚房的管家權,她就給她來個下馬威,侯府沒了她,連最基本的往來都做不到!

老夫人可恨沒多養一個兒子,不然有大夫人耍橫的時候?!

老夫人心底氣憤,臉上又恢復如初了。

她總不能讓楚大太太瞧出來,她這個做婆母還管不住媳婦。

外面,大夫人急切了腳步回來,進門就道,「對不住啊,我回來晚了,慢待了楚大太太了。」

楚大太太沒有說話,老夫人就冷了臉問,「忠義侯府大太太辦壽宴,這麼早就散宴了?」

大夫人知道老夫人生氣了,她既然敢出去,就預料到了,看老夫人的臉色,也知道楚大太太發飆了。

她上前,笑道,「怎麼會,娘家大嫂雖然今兒過壽,不過並未辦宴席,我回娘家,也不是給她賀壽,她壽辰再重要,也比不上鎮南侯府大太太送納采禮登門啊,這不是,我母親病重,丫鬟來說,她高燒不退,我心急如焚,趕回去探望她,原想早早的回來,誰想孫公公來宣旨,耽擱了半個時辰……。」

楚大太太來,還不到半個時辰。

要不是孫公公來宣旨這個意外,她根本不會慢待楚大太太。

而且,她是因為孝心,可不是故意耽誤事的。

有孝心,是好事,誰能怪罪大夫人?

清韻站在一旁,她算是服了,大夫人說話做事,太滴水不漏了,明明是她不對,偏偏你還得誇她。

這不,楚大太太誇大夫人孝順了。

不過誇完,就是損了,「忠義侯府老夫人病重,大夫人孝順,急著回門侍疾,是情理之中的事,不過這麼大的事,怎麼也該告知老夫人一聲,還只當你是回娘家給兄嫂賀壽,也叫我誤以為你是因為我擅自拿大少爺聯姻,心裡生了氣,叫我好一通為難三姑娘,這會兒我都心底愧疚的想回府跟老侯爺告罪了。」

大夫人極好的搪塞理由,就這樣被楚大太太戳破了。

她臉色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要說情況緊急吧,可孫公公來宣旨時,她就打算走了,不是沒時間告訴老夫人一聲埃

最後,只能說老夫人這些日子疲乏,和忠義侯府老夫人關係又好,怕她擔心,所以才瞞著不告訴。

她這麼說,老夫人還得幫她圓謊。

不過老夫人說時,眼神凌厲,清韻瞧見大夫人臉色有些白,眼神還很慌亂。

清韻冷笑,把老夫人當傻子,不被嫌棄才怪。

大夫人坐下,楚大太太回頭看了一眼。

她身邊跟著的楚總管便把禮單送上,楚大太太接過,笑道,「這是今兒納采禮的單子,老夫人請過目。」

孫媽媽趕緊過來接,正要遞到老夫人手裡。

外面,丫鬟跑進來,高興道,「老夫人,安郡王和逸郡王被罰了,皇上打了他們一人三十大板。」

老夫人聽得眉頭一皺,孫媽媽就呵斥道,「沒規沒矩的1

兩位郡王爺挨打,這八卦聽聽也就算了,當著外人的面,表現的這麼高興,沒得叫人以為侯府巴不得兩位郡王爺挨打呢。

老夫人眉頭輕挑,兩位郡王爺才給侯府添麻煩,還給人嗆駁清韻的話柄,被罰了也好。

楚大太太不解道,「安郡王不是說病在床上,疼痛難忍,太后要老侯爺趕緊幫安郡王治病,怎麼皇上打安郡王板子了?

據她所知,安郡王長這麼大,還沒人彈過他一指甲蓋呢,太后居然容忍皇上打他,當真不容易埃

ps:求月票。。。。。。。未完待續。!--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