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二章 倒霉(4K,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倒霉(4K,求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丫鬟站在屋子裡,起先她稟告時,老夫人眉頭皺緊,孫媽媽給她使眼色,讓她趕緊下去,丫鬟就知道自己犯錯了。樂-文-

這會兒,聽楚大太太問起來,丫鬟不知道是回答好,還是不回答好。

老夫人見了眉頭又皺緊了,沒眼色的丫鬟,不該說的時候說,該說的時候又不說。

孫媽媽就催道,「到底怎麼回事,詳細說來。」

丫鬟如釋重負,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

清韻站在一旁,聽丫鬟的稟告,越聽眉頭越沉。

一屋子人,聽得憤憤不平。

只恨皇上打安郡王和逸郡王三十大板都是輕的,應該往死里打。

事情是這樣的。

昨天逸郡王從棲霞寺回來,在獻王府休養生息了半天,就憋不住出府玩了。

他在風滿樓叫了一桌好吃的,大魚大肉,大快朵頤。

幾個世家少爺跑過去,敬他酒道,「郡王爺跑棲霞寺,我們幾個就打賭,郡王爺待不了十天就會回來,果不其然叫我們猜准了,人生在世,不過短短數十年,怎麼為了一個女人,放棄那麼多的女人,還有這等美酒佳肴,實在不划算,幸好郡王爺迷途知返,不然我們幾個還真的替你惋惜,生怕你一時想不開。」

這些世家少爺,逸郡王沒少和他們在一起吃吃喝喝,也動過手,有幾分交情,說話也沒什麼顧忌。

有世家少爺道,「要不是安郡王病重,指不定郡王爺就能如願了,只是沒想到,郡王爺還是個痴情種。」

「可不是。逸郡王身份尊貴,人更是長的風流倜儻,想嫁給郡王爺的女人,能從皇宮排到京都外了,」有人奉承道,「只是郡王爺為了安定侯府三姑娘,要落髮出家。也不知道傷了多少大家閨秀的心。這幾天,沐三姑娘是沒上街,不然一準被人扔臭雞蛋爛菜葉。」

這不是笑話。是真的。

逸郡王嘴角抽抽了,他瀟洒不羈的抹了下髮髻,道,「本郡王差點造孽埃」

一群世家少爺差點憋出內傷來。他們還以為逸郡王要誇自己風流不羈一番,誰想他他居然蹦出來這麼一句。

他們跟逸郡王相似好多年了。還琢磨不透逸郡王說話方式,你以為他要夸人的時候,他偏偏損人,你以為他要損人的時候。他就誇別人,他不止損別人,他還損自己。損自己的親祖父,皇上……反正。就沒什麼話,是他不敢說,是他忌諱的。

正內傷著呢,逸郡王把雞腿丟下,把手往一旁世家少爺衣服上擦一擦,道,「這事我得說清楚了,不然哪一天沐三姑娘真的逛街,被人扔了臭雞蛋,我還不得被人剝皮卸骨啊?」

一群世家少爺懵了,不懂逸郡王要說些什麼。

正要問呢,只見逸郡王推開門,走了出去,就站在門口的迴廊上,俯身向下望,冷了臉道,「你們是不是在議論本郡王要出家的事?1

他聲音很大,本來嘈雜的風滿樓,瞬息間安靜了。

他眸光所到之處,大家都不吭聲了。

有嘴裡吃東西的,被他這麼一問,嚇的直接哽了喉嚨,還不敢咳嗽,憋的臉都紅了。

逸郡王眉頭緊鎖,呵道,「說話1

一群人連忙搖頭,「沒有,絕對沒有1

沒有才怪,方才整個風滿樓,除了議論安郡王病重,逸郡王要出家的事,就沒有過別的話題,要是以往,還會討論下柳香閣哪位姑娘身子最軟綿,最讓男人*。

逸郡王輕哼一聲,「本郡王是那麼好騙的嗎?1

一群人不敢說話,不知道逸郡王會拿誰出去。

正忐忑不安著,便聽逸郡王瞧著迴廊道,「都給本郡王把頭抬起來,本郡王有件事要宣布,都給我聽仔細了1

他才說了一句,唰的一下,一群人都抬頭望著他了。

其實,不用逸郡王說,他們也知道,逸郡王肯定是說不許他們再議論他要落髮出家的事,不然絕對會給他點顏色瞧瞧。

「郡王爺,有什麼話,你就直說,我們都洗耳恭聽著呢,」有人狗腿道。

逸郡王瞥了他一眼道,「關於本郡王痴心一片,非沐三姑娘不娶這些話,都是個屁話,安郡王重病在床,昏迷不醒,也是狗屁,這不過是我們兩個打的個賭。」

逸郡王說著,一群人眼珠子都瞪圓了,不是吧,把事情鬧的這麼大,居然是打賭?

只聽逸郡王手撐著欄杆,縱身一躍,就下了樓。

不知何時,他手裡多了把拉風的紅玉骨扇,搖啊搖啊搖的,還真有些像是說書先生。

只聽他道,「諸位都知道,兩年前,江家未貶之前,朝廷分四個黨派,分別以鎮南侯府、江家、興國公府還有就是本郡王的祖父獻王爺為首,江家被貶之後,朝廷三分,想必大家也很想知道,這三人誰的權利更大一些吧?」

他問著,不少人都點頭。

這一點,他們實在是好奇啊,好奇的不行。

見他們點頭,逸郡王唰的一下把玉扇合上了,「沒錯,本郡王和安郡王也好奇,想一試究竟,碰巧鎮南侯府娶媳婦,娶的碰巧又是沒落江老太傅的外孫女,安定侯府三姑娘,要是本郡王和安郡王同時非沐三姑娘不娶,最後誰娶到她,誰的勢力就更大。」

說著,逸郡王輕輕一聳肩,「事情就是這樣的,諸位都聽懂了吧?以後別再說本郡王對沐三姑娘有非分之想,往後本郡王要是娶不到可心的媳婦,就別怪我去搶他媳婦了。」

他說著,有不怕死的道,「郡王爺,就我家那老母豬似地媳婦,您也看不上眼埃」

哄堂大笑。

逸郡王輕飄飄的瞥了他一眼。道,「放心,我不搶你媳婦,本郡王送你進宮。」

送他進宮做什麼,肯定不是做官啊,那就只能做太監了。

那不怕死的,這下臉都嚇白了。連忙道歉求饒。

逸郡王懶得理會他。縱身一躍就上了二樓,回自己包間,該吃吃該喝喝。心情甚爽。

樓下眾人都在議論紛紛。

想想也是,安郡王和逸郡王怎麼可能是那份膚淺之人,去搶人家媳婦呢,再天仙似地姑娘。也不可能為了她相思成疾,落髮出家埃

而且兩人做的事。都極其的相似。

安郡王送養顏膏,逸郡王也送了養顏膏。

安郡王相思成疾,逸郡王要落髮出家。

安郡王逼太後下旨賜婚,逸郡王逼獻王爺求皇上賜婚。

要不是鎮南侯勢力大。要換成搶別人的孫媳婦,早搶到手了。

雖然最後安郡王和逸郡王誰都沒能如願,但也不能因此就斷定兩人勢力比不上鎮南侯。畢竟鎮南侯府佔了理,搶人家的東西。總是有些難度的。

最後沒搶到,兩郡王爺也吃了不少苦,都選擇了放棄。

只是可憐了沐三姑娘,碰到兩個任性郡王爺,憑白多了個紅顏禍水的名聲,還差點把命搭上。

逸郡王幫自己洗白,也幫清韻洗脫紅顏禍水這個罵名。

然而,他就比較倒霉了。

這事,風一刮,就傳遍了京都。

傳到了幾個御史耳朵里,這麼草菅人命的事,豈能當做沒看見啊,這不趕緊寫了奏摺,呈報給皇上。

皇上聽后,那種憤怒,要是安郡王和逸郡王在跟前,估計都忍不住把兩人踹翻,狠狠的碾壓幾腳。

他忍著怒氣,宣兩位郡王爺進宮。

公公去安王府宣旨時,寧太妃就在安王府。

寧王府和安王府離的很近,就隔著一堵牆,依照寧太妃的意思是要打通的,寧王沒有準許,這才作罷。

要是真打通了,那還真是件趣事了。

其實不用公公去傳召他們進宮,安郡王和寧太妃早聽說了逸郡王在風滿樓胡謅的事,氣不打一處來,正寬衣要進宮求皇上主持公道呢。

逸郡王早早的在宮門口等候他們。

兩位郡王爺在皇宮門口差點打起來。

不過安郡王這兩天裝病,沒怎麼吃好,加上又受了三回鑽骨之痛,和逸郡王對上,純粹是找苦吃。

逸郡王騎在馬背上,悠哉悠哉的看著他道,「別那麼看著小爺,小爺也是為了你好,為了個女人要死要活的,名聲不好聽,本郡王知道你惦記著皇位,遲早會娶個能給你助力的大家閨秀,相思成疾,這麼情深意重的郡王爺,能隨隨便便就把心上人給忘記了?」

「想必你想娶的大家閨秀會不樂意吧,這麼好的洗白機會,你自己掂量,還有,現在賜婚聖旨已下,你還有事沒事就疼幾回,聽說是越來越疼,不讓鎮南侯高興了,你以為他會爽快的幫你解痛?」

逸郡王的話,讓安郡王眉頭緊鎖。

不可否認,逸郡王說的他心動了。

逸郡王摸著馬毛笑道,「你身子虛弱,又是太后的心尖兒,就算你任性紈了些,皇上也不可能怎麼把你怎麼樣了,最多挨幾十下板子,罰些俸祿就算了,比起得到的,這些不算什麼吧,況且,還有本郡王倒霉的陪著你。」

越說,逸郡王心情越不爽,他真懷疑在棲霞寺住了兩天,是不是染了什麼毛病了,他居然做好事,做上癮了?

人家紅顏禍水,被丟臭雞蛋關他屁事啊,明明是楚北求他搶他媳婦的好么!

不行,一會兒挨了罰之後,怎麼也得想法子把這口憋屈氣給找回來,不然他不得鑽進死胡同,夜不能寐啊?

安郡王冷著臉,「到底誰倒霉陪著誰?」

要不是逸郡王礙事,讓太后做什麼都要顧及下獻王爺,不然他早如願了。

逸郡王無語,「還講不講道理了,是你搶別人媳婦好吧,你能搶,我就搶不得了?」

說完,逸郡王兩眼一翻道,「行了,你愛怎麼樣怎麼樣,我看你不止被扎的渾身都痛,還扎的腦子出現了失憶症。」

他根本無需管安郡王的意見,他認也好,不認也罷。

只要他一口咬定,他和安郡王是打賭才這麼做的,他安郡王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再說了,安郡王不是愚蠢之人,怎麼樣做,對他最好,他心裡清楚。

就這樣,兩人一同進了宮。

面對皇上的龍顏大怒,兩位郡王爺是招認不諱。

鑒於兩位郡王爺認錯態度良好,加上有太后求情,至於獻王爺……

好吧,老王爺也進宮了,不過他沒有求情,他甚至慫恿皇上多打幾板子。

最後,皇上打了兩位郡王爺三十大板,罰了兩年的俸祿,並讓兩位郡王爺去城北軍營……掃一個月的馬廄。

你以為這樣就沒事了?

鎮南侯的氣還未消呢。

獻老王爺望著孫公公道,「一會兒麻煩孫公公去鎮南侯府一趟,幫本王說幾句好話,這些日子,讓楚大少爺受了不少的氣,據說還發了兩回毒,本王教孫無方,心有愧疚,當賠償他三萬兩銀子,另外還有沐三姑娘,也賠償三萬兩。」

這話,獻老王爺是當著太后的面說的。

他都表示歉意了,太后好意思不彌補下楚北和清韻?

這不,安王府也賠了,還不比獻王爺的少。

然後獻老王爺又望著皇上了,皇上臉黑了,「朕又沒逼他們,朕要彌補他們什麼?」

他夾在中間,還受了不少氣好不好,沒人賠補他就算了,他還得賠補別人?

獻老王爺不說話,臉上就一個意思:皇上要是心裡過意的去,那當本王什麼都沒說。

皇上在心底罵了一聲狐狸,然後手一揮,讓孫公公從他的小庫房挑兩箱子禮物,給清韻送去,算是給她的添妝。

就這樣,獻王爺說了句話,清韻就有了六萬兩銀子的收入,外帶兩箱子添妝。

皇上的小庫房,那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埃

至於楚北,那是一毛沒有。

因為他的六萬兩,全部給逸郡王送去了,還貼了兩萬兩放裡面……

逸郡王拿了八萬兩,才覺得心理舒坦了些,沒白吃幾天的齋菜和挨板子。

可是他正高興呢,獻老王爺進屋了,把銀票又收回去了。

逸郡王,「……。」

「祖父,有兩萬兩是我的1

獻老王爺白了他一眼,「母雞是你祖父我的,母雞生的蛋能不是我的?」

言外之意,就是沒有他的六萬兩,哪來這兩萬兩。

逸郡王一句話,差點把獻王爺氣死,「雞蛋不是還有公雞一半么?

此乃后話,暫且不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