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最後一天雙倍月票,求支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最後一天雙倍月票,求支持!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再說安定侯府,丫鬟將安郡王和逸郡王挨罰的事稟告一通后。

老夫人氣的胸口直起伏,呼吸急促,手裡拿著的佛珠都在打顫,臉色鐵青的就跟要暈倒似地。

孫媽媽趕緊勸道,「老夫人彆氣壞了身子,兩位郡王爺不懂事,好在三姑娘福大命大……。」

老夫人手拍在桌子上,怒道,「不懂事?!安郡王十九歲了!逸郡王也有十七了!這般年紀都能當爹了,還不懂事,那要什麼年紀才懂事,他們只顧好玩,卻險些害了他人性命1

想到清韻被太后賜死,要不是鎮南侯府派了暗衛看著,侯府這會兒都在辦喪事了。

這樣的過錯,是一句不懂事就能揭過的嗎?!

大夫人坐在一旁,道,「安郡王和逸郡王是做的過分了些,御史台也彈劾了他們,皇上也罰了,也算是給咱們安定侯府和鎮南侯府一個交待了。」

說著,大夫人把眸光從老夫人身上挪到楚大太太身上,笑道,「楚大太太覺得呢?」

楚大太太端茶輕啜,微笑道,「這事,有老侯爺管呢,我的意見不重要。」

說著,她頓了一頓,繼續道,「御史台這麼迅速的就彈劾了兩位郡王爺,倒是叫我好奇了,御史台哪幾位大人辦事這麼的麻溜?」

丫鬟稟告完,還沒有走,她回道,「是御史趙大人和孫大人。」

聞言,老夫人眉頭動了下。

趙御史和孫御史?

那兩位大人不是江老太爺的門生嗎?

自打江老太爺被貶之後,他那一黨派沒少被鎮南侯和興國公拉攏,和她這兩日經歷差不多,誰都不好得罪,就那麼干晾著。

卻沒想到在關鍵時候,兩位御史大人這麼麻溜的就彈劾了兩位郡王爺。

老夫人心中隱隱有些猜測,兩位御史大人根本就還是江老太爺的人。

如今江家和鎮南侯府聯姻,兩位御史大人這是藉機靠攏鎮南侯埃

怕是江老太爺過不了多久就該官復原職了。

想著,老夫人心情就好轉了許多。

孫媽媽手裡還拿著禮單。她給丫鬟使眼色,讓她趕緊下去,這個話題沒必要再繼續了。

孫媽媽把禮單遞給老夫人,老夫人翻看著。

鎮南侯府抬來的納采禮有六十四抬。送的東西都不輕便,但老夫人也不沒法從禮單上看出別的門道來,楚北是鎮南侯府大少爺,最近十年,沒少爺迎親。不知道鎮南侯府送給其他親家的納采禮是多少。

她看禮單看的細緻,楚大太太笑道,「這禮單,可是經過不少人的手。」

老夫人望著她,楚大太太勾唇淺笑,「禮單是我和幾位弟妹商議著擬定的,老夫人過目后添了十幾樣,交給老侯爺過目后,又添了十幾樣,老侯爺很重視和江家的聯姻。也很看重三姑娘。」

楚大太太這話,可透露了幾個意思。

楚北是庶子身份,她準備的聘禮是依照庶子的份例準備的,老夫人看過後添了十幾樣,就變成嫡子的份例了。

老侯爺看過後,再添了十幾樣,那就是越過了嫡子。

這也從側面反映,清韻在鎮南侯府幾位至關重要主子心中的分量,老侯爺最看重,楚老夫人次之。她楚大太太能做到的只是本分。

安定侯府要有這個心裡準備,不要奢求太多,她的態度擺在那裡呢。

老夫人聽著,眸光又掃了禮單幾眼。果然瞧出來禮單上誰添了什麼東西。

楚大太太端茶輕啜,然後笑道,「這禮單,安定侯府可有不滿意之處?」

清韻抬眸,看了楚大太太一眼,心道。你都那麼說了,誰敢說不滿意啊?

一說不滿意,不是把鎮南侯府上下都給得罪了嗎?

老夫人把禮單合上,笑道,「這禮單我瞧著,沒有不滿意之處,不過,清韻和楚大少爺的親事,是江老太爺求來的,他是清韻的外祖父,又是和鎮南侯府聯姻,這禮單應該讓他過目一番才是。」

老夫人話音未落,外面跑進來個丫鬟,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那喘氣聲大的,叫老夫人臉都青了。

這些個丫鬟到底怎麼回事,屁大點事也來稟告,還這麼的急!

丫鬟不敢上前稟告,偷偷繞過去告訴孫媽媽。

孫媽媽聽后,臉微微白。

老夫人瞥了一眼,問道,「又出什麼事了?

孫媽媽看了楚大太太一眼,才回老夫人道,「納采禮里送來的一雙大雁,死了一隻。」

「死了一隻?」楚大太太驚站起來。

孫媽媽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納采禮里有雁,這是規矩,就跟拜佛要燒香一樣。

這雁,送來的也是有規矩的。

窮人家,用木頭雁。

小家碧玉,用銀子打造的雁。

稍微講究一點的,用金子打造。

再講究點的,用玉打造。

最講究的,還是活雁。

活雁可不好獵取,它飛的高,要射下大雁,必須算準大雁什麼時候張開嘴,那箭穿透大雁喉嚨,不能傷及性命,也不能讓它有一絲的損傷。

活雁難得,就更顯得對這樁親事的看重。

可一雙活雁,好端端的送來,送納采禮的人還未走,就死了一隻。

這不是好兆頭埃

那雙大雁是要放飛的,這死了一隻還怎麼放?

大夫人坐在那裡,她望著楚大太太,嘴角勾起一抹笑來。

大雁是楚大少爺獵的,肯定完好無損的送來。

忽然死了一隻,肯定是有人動了手腳,存心給這樁親事添不快。

她都沒想到這份上來,就有人做了,將來清韻能有好日子過才怪了。

大夫人懷疑是楚大太太動的手。

楚大太太懷疑是大夫人動的手腳,她來侯府,還未進門,就給她難堪,難保不是她動的手腳。

老夫人心沉著,她望著楚大太太道,「那一雙大雁該怎麼辦?」

楚大太太也頭疼的緊,她悶了聲音道,「我沒料到大雁會死一隻,這雙雁我先帶回府,再叫人送一對用羊脂玉雕刻的大雁來。」

聽楚大太太這麼說,大夫人眉頭凝了。

難道她猜錯了,不是楚大太太動的手?

兩隻活雁,貴在心意,但遠遠比不上玉雁來的貴重,尤其還是羊脂玉。

楚大太太送一雙雁,死一隻,是她和送納采禮來的下人辦事不利,是要挨罵的。

挨了罵不算,還得再送一次來,這不是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嗎?

那可真是奇怪了,沒人動手腳,一雙大雁居然死了一隻。

楚大太太站起來,就沒有再坐回去了,她望著老夫人道,「禮單沒問題,那我就先回府了。」

老夫人點點頭,讓大夫人送楚大太太出府。

大夫人請楚大太太先走一步。

楚大太太剛走到屏風處,好了,差點被丫鬟給撞了。

老夫人氣的直拍桌子,「莽莽撞撞的,有什麼火燒眉毛的事要這麼急著稟告的?1

丫鬟縮了脖子,暗叫一聲倒霉,然後趕緊道,「孫公公又來宣旨了1

這事不急嗎?

不急,早上老夫人那麼擔心怕耽誤了孫公公,趕不及找三姑娘的?

她也是怕耽誤事,才這麼跑的埃

PS:呼喚月票,嘎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