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五章 嘔心(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 嘔心(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開箱子的小廝也驚住了,再聽一堆人尖叫啊啊啊,嚇的他趕緊把箱子給合上了。

孫媽媽趕緊道,「快,把箱子抬出去」

幾個小廝麻溜的把箱子抬走了。

沐清芷幾個冒著腰,控制不住的作嘔起來,周梓婷忍不住,跑外面吐去了。

老夫人額頭青筋暴起,她瞥了大夫人道,「這就是忠義侯府送給我的大禮?」

大夫人臉色慘白,她想替忠義侯府說幾句好話,可嘴動了動,愣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忠義侯府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她這是在羞辱誰呢?

侯府恢復爵位,忠義侯府沒幫忙是實情,老夫人心中有不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就是她,都有些微詞。

如今侯府恢復了爵位,又有鎮南侯府做靠山,忠義侯府不上桿著巴結,還要把親家情分毀的乾乾淨淨嗎?

忠義侯府此舉,還讓她怎麼在侯府立足?

大夫人越想越來氣,她站起來,望著老夫人道,「這禮來的蹊蹺,我要回去問問清楚。」

老夫人冷了聲音,譏笑道,「蹊蹺?忠義侯府送禮來,都不看看清楚,就胡亂送的嗎,把那兩箱子齷蹉之物給我送回去」

老夫人的聲音冰冷,就跟寒冬臘月的料峭寒風一樣,凍的人身子哆嗦。

她不止要大夫人把東西送回忠義侯府,為了以防大夫人息事寧人,她要孫媽媽和大夫人一起去。

大夫人暗氣,惱忠義侯府給她添麻煩,也惱老夫人存心把事情鬧大。

這不是逼的她兩頭不是人嗎?

可那箱子里的東西,著實嘔心人,要是忠義侯府不給個滿意的答覆,怕是難消老夫人的氣了。

大夫人福了福身,然後便出去了。

孫媽媽臨走之前,還想吩咐丫鬟叮囑老夫人吃飯。可是想到那箱子里的嘔心之物,她提這話,那不是勸老夫人,而是在火上澆油。

屋外。幾個小廝把箱子抬了出來,就擱在樹底下。

他們不知道抬去哪兒,只能守在這裡聽下一步的吩咐。

大夫人邁步出來,幾個小廝忙站直了,頭低著。怕臉上嫌棄的表情惹大夫人不快。

大夫人看著那兩個大箱子,在想到方才瞧見那色彩絢爛的蜀錦上,有東西在蠕動,胃裡就翻江倒海了起來。

她午飯也沒吃,但她依然吐了。

險些連苦膽都吐出來。

身後有丫鬟幫她拍後背,還有丫鬟端了茶水和酸果來給她壓味。

孫媽媽走了出來,她臉色也很難看,但是她沒有吐。

她不比大夫人和清韻她們嬌貴,擺了手道,「把這兩箱子裝入巒忠義侯府去。」

幾個小廝麻溜的把箱子抬起來,幾乎是用跑的出了正院。

孫媽媽望著大夫人,道,「大夫人可好些了?要是身子不適,那兩個大箱子就奴婢送忠義侯府去吧。」

大夫人吐的頭髮暈,可是她就是真暈了,也得跟去忠義侯府埃

孫媽媽是老夫人的心腹,可不是她的,孫媽媽肯定是去表達老夫人的憤怒的,她怎麼能坐視安定侯府和忠義侯府就此決裂。那她以後在侯府還有什麼地位可言?

大夫人忍著嘔心道,「我沒事,走吧。」

孫媽媽也不說什麼,她也不希望安定侯府和忠義侯府決裂。

雖然侯府出了什麼事。這個親家有也等於沒有,可親家關係不好,說出去面子上難聽埃

尤其是江家出事,侯爺挺身而出,為其求情被貶。

同樣是親家,差別太大了不合適。

況且將來侯府還是三少爺繼承。忠義侯府是他外祖家……

想著,孫媽媽在心底一嘆。

說時候,她也摸不透忠義侯府想做什麼。

侯府恢復了爵位,忠義侯府大太太巴巴的跑來道賀,怎麼轉過臉,就送那樣嘔心的禮來?

可要說是忠義侯府送錯了人,那又是送給誰的?

不論送給誰,都有損陰德吧。

就這樣,丫鬟扶著大夫人往前走,孫媽媽尾隨其後。

這裡是外院,距離大門很近,沒一會兒就到了。

小廝已經把大箱子抬上馬車了,等大夫人和孫媽媽她們都上了馬車后,便朝忠義侯府走去。

紫檀院,屋內。

方媽媽正在擺放碗筷,她頻頻張望,道,「去接聖旨都這麼半天了,大夫人怎麼還沒回來,這飯菜都要涼了。」

綠袖在收拾針線簍子,道,「奴婢讓人燒幾個暖爐,把菜溫著?」

方媽媽點點頭,「去吧。」

綠袖便起身要出去,結果剛走到珠簾處。

好了,一個丫鬟火急火燎的跑進來,和她撞上了。

她身子后傾,撞倒了一旁的高几。

高几上擺著的百合花摔落在地,那聲音響的。

綠袖嚇的臉一白,那跑進來的丫鬟更是嚇的不知所措。

方媽媽臉冷著,呵斥道,「毛毛躁躁的把大夫人的百合花給打碎了,看你們怎麼交代」

丫鬟嚇的跪下來,眼眶通紅,連連求救道,「方媽媽救我」

打翻屋子裡的東西,碰到大夫人心情好,呵斥幾句就沒事了。

碰到大夫人心情不好,那是可能送了小命的埃

方媽媽走過來,問道,「有什麼事,跑的這麼急?」

丫鬟這才想起來,趕緊爬起來道,「方媽媽,方才忠義侯府給大夫人送來兩箱子禮物,可是一打開,一塊蜀錦上,爬滿了蛆,還有臘肉的味道,老夫人勃然大怒,命孫媽媽把兩箱子東西抬去送還忠義侯府,大夫人也跟去了。」

蜀錦?臘肉?

她記得她好像把一塊臘肉塞在了老夫人要送去給江家的蜀錦里啊,怎麼會有蛆,還送去了忠義侯府?

想到什麼,方媽媽臉色一白,忙問道,「老夫人可給江家送過東西去?」

丫鬟搖頭。「不知道呢。」

方媽媽心底有不好的預感,她奪門而出。

跑去前院庫房。

庫房裡,還有兩個大箱子。

看著箱子上的花紋,方媽媽略鬆了一口氣。這才是她給江家準備的。

想到方才的事,方媽媽心有餘悸,走過去把箱子打開。

本來計劃的好好的,侯府恢復爵位的第二天,老夫人去鎮南侯府和江家道謝。

可是誰想到半道上殺出安郡王和逸郡王的事來。老夫人去了鎮南侯府,就沒有去江家了,因為江老太爺親自登門了。

這東西,之前沒送,以後就不會再送了。

侯爺過不了幾天就回來了,去江家道謝的肯定是侯爺。

這些東西留著,遲早會惹出事來,得儘快處理了才行。

可是等她打開箱子,翻看幾眼之後,就跌坐在了地上。

東西是她選的。她都記得,這才是她挑選了送給忠義侯府的啊

大夫人特地叮囑了,給江家準備多少,忠義侯府只能多不能少。

方媽媽不死心,又爬起來,翻了兩遍。

她確定,這就是她給忠義侯府準備的

方媽媽面如死灰。

給江家和忠義侯府準備的東西,怎麼會被人調換了,可禮單還在埃

想到大夫人和孫媽媽把兩個大箱子又抬忠義侯府去,方媽媽想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東西是大夫人送去的。忠義侯府抬回來,已經是憤怒至極了,再抬回去,忠義侯府上下要被活活氣死。

想著。方媽媽再不敢耽擱,跑向大門口。

可是她去晚了,馬車已經走了半盞茶的功夫了。

方媽媽吼道,「快去,把大夫人她們追回來」

周總管站在一旁,眉頭隴緊。

追回來做什麼?

忠義侯府送那樣禮物來給老夫人。差點把老夫人活活氣死,不還回去,難道還要留著嗎?

可是方媽媽那急切的神情和語氣,周總管心底有不好的預感。

他趕緊吩咐小廝道,「快去追大夫人她們回來。」

小廝騎馬走了,方媽媽還不放心,又道,「準備馬車,我要出府,快」

等方媽媽走後,周總管問守門小廝道,「今兒大夫人出門,帶了什麼東西去忠義侯府?」

守門小廝搖頭,「沒帶東西啊,大夫人是空著手出去的。」

說著,小廝頓了頓道,「不過,後面多跟了駕馬車。」

周總管聽著,就抬手撫額了。

一旁主子出門,都是兩駕馬車,主子一駕,下人一駕。

今兒多了一駕,連守門小廝都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顯然有貓膩。

再看方媽媽那擔憂樣子,還有忠義侯府冒失送兩箱子登門,只說了兩句話,放下箱子就走,怒氣不輕……

想著,周總管不敢耽擱,忙回去稟告老夫人。

彼時,老夫人剛邁步進春暉院。

聽周總管喚她,老夫人頓住腳步回頭。

周總管上前見了禮,然後走近幾步,低語了幾句。

老夫人眉頭緊鎖,「你是說忠義侯府送來的兩大箱子,有可能是侯府送去的?」

越說,老夫人越憤怒,「我侯府怎麼會做這等有損陰德的事?」

老夫人聲音憤怒,怒不可抑。

周總管嚇了一跳,他只是懷疑啊,而且這懷疑並不是沒有緣由。

老夫人甩了袖子進院子。

清韻站在一旁,青鶯拽她雲袖,壓低聲音道,「姑娘,會不會是……?」

當日,衛馳就說發現大夫人在給江家送的禮里動手腳,清韻想戳穿她。

衛馳笑說,這麼點小事,他就代勞了。

卻沒想到,衛馳偷梁換柱了。

這一招,妙絕

大呼快哉

ps:忠義侯府上下差點氣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