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六章 蜀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 蜀錦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衛馳出手,只有三個字形容:快很准

上一回,他讓沐清柔和沐千染傷了臉,不僅僅給她出了口惡氣,還給她帶來了七萬兩銀子的收入。

這一回,他偷梁換柱,把忠義侯府氣的夠嗆,老夫人勃然大怒,等著大夫人的,可是忠義侯府和老夫人的雙重怒火呢。

忠義侯府以為那兩個大箱子是侯府故意抬去氣他們的。

老夫人以為那兩個大箱子是忠義侯府抬來氣她的。

不論誰氣誰,大夫人夾在中間,都不好受,她倒是好奇,這口黑鍋大夫人最後選擇讓誰背。

清韻哼著小曲回了泠雪苑。

青鶯回屋之後,麻溜的拿了鑰匙把箱子底藏著的小錢匣子拿出來,屁顛屁顛的端到清韻跟前。

清韻見她一臉財迷樣,好笑道,「就那麼喜歡錢啊?」

青鶯數著銀票,數了一遍又一遍,她嗡了聲音道,「當然了,錢可是好東西,手裡有一堆的錢,就可以蔑視大夫人她們了。」

要是沒錢,青鶯就會擔心清韻出嫁時,侯府不給多少陪嫁,往後日子過的清苦。

可現在清韻手裡有十幾萬兩的銀票了還有太后和皇上賞賜的良田,這麼多的錢,能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了。

還有以後五姑娘得瑟買了新頭飾時,姑娘沒有也不會覺得低人一等。

只要有錢,還買不到頭飾嗎?

姑娘想買,可不用找大夫人要錢,也不用去老夫人跟前賣乖奪巧,哄的老夫人高興。才能賞她一套頭飾。

有錢,就不用有求於人了。

清韻就那麼看著青鶯,十幾張銀票,她來回數了又數,樂此不疲埃

喜鵲站在一旁,捂嘴笑道,「行了。再數也還是那麼多張。又不會多一張出來,小心別把銀票磨破了。」

青鶯扭頭瞥了她一眼,道。「這是銀票,很厚實的,又不是豆腐渣做的,哪就那麼容易破了。」

她嘴上這麼說。還真有心擔心把銀票磨壞了,這可都是一萬兩銀子一張的。賣了她也賠不起埃

青鶯依依不捨的把銀票收回錢夾子里,然後拿進大箱子里鎖著。

看著青鶯走,喜鵲望著清韻道,「姑娘。之前鎮南侯府送了你那麼多金錠子來,二姑娘她們就來找你了,這回可是六萬兩銀票埃她們……。」

喜鵲話未說完,但是她話里的意思清韻明白。

錢帛最是動人心。沐清芷她們又容易妒忌人,她們有的,都不許旁人有,何況她們沒有的?

不過沐清芷她並不擔心,倒是大夫人。

聽孫公公說賠償她六萬兩銀票時,她明顯感覺到一道冰冷刺骨的眸光射在她身上,那位置,正是大夫人跪著的地方。

大夫人為了給沐清柔買葯治臉,囊中羞澀了,正巧這時候,一個叫她厭之入骨的人懷裡揣著一堆的錢,她能不動心?

換做是她,估計都動手搶了。

清韻覺得,在她出嫁之前,想安穩的守著這六萬兩銀票不容易埃

青鶯收好錢匣子,把鑰匙拿過來,遞給清韻道,「姑娘,這多麼銀票肯定有人打歪主意,奴婢覺得要不放老夫人那裡收著?老夫人現在對姑娘還算不錯,等姑娘出嫁再收回來,總不至於有人把主意打到老夫人那裡去吧。」

喜鵲不同意道,「放在老夫人那裡,還不如自己收著呢,萬一碰到大夫人她們說這六萬兩銀票是姑娘孝敬老夫人的,那怎麼辦?」

這話,可不是污衊沐清柔她們。

之前清韻在桃花宴上贏得一顆大東珠,沐清柔不就說她要把大東珠孝敬給大夫人?

有些人惹不起,得躲著埃

清韻看著手中鑰匙,眸光輕轉,笑道,「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別事情還未發生,就愁白了頭。」

青鶯和喜鵲兩個臉微微紅,「奴婢這不是防範於未然么?」

「我知道,」清韻點頭輕笑。

青鶯捂嘴笑,「也不知道大夫人她們怎樣了?」

清韻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

再說大夫人,她和孫媽媽坐上馬車之後,就朝忠義侯府奔去。

方媽媽讓小廝去追大夫人,她不放心,自己也坐馬車追去。

方媽媽是大夫人的陪嫁媽媽,大夫人將離間江家和老夫人的事交給她去辦。

辦完之後,稟告方媽媽時,她是這樣說的,「送去江家的綢緞,外面瞧著好,裡面都用剪刀劃破了,一匹布勉強能做兩套小孩的衣服,還有瓷瓶,奴婢磕破了底,還有……。」

說到這裡,大夫人就擺手,笑道,「你辦事,我放心,送這麼些好看不中用的東西去,江家必定大怒,江家忍了便罷,要是忍不住,鬧上門來,侯府沒了臉面,老夫人可不是好說話的。」

方媽媽點頭稱是。

是以,大夫人還真不知道忠義侯府抬來的兩大箱子是她送去的。

因為這是她做夢都沒有想過的事。

侯府離忠義侯府不遠,小廝還沒追上,大夫人和孫媽媽就到忠義侯府了。

不到忠義侯府,都不知道忠義侯府上下有多氣憤。

守門小廝看大夫人和孫媽媽的眼神,就跟冰刀似地。

他們攔著門,不許大夫人和孫媽媽進去。

以前,大夫人回門,都是直接進府的,不需要下人稟告。

大夫人冷了臉,瞥了守門小廝道,「把路讓開」

兩小廝搖頭,「四姑奶奶見諒,這是老夫人和大太太的吩咐。」

小廝說著,身後有丫鬟送太醫出來。

大夫人斂眉,「府上誰病著了?」

大夫人忘記她在老夫人跟前撒謊的事了,孫媽媽可是親耳聽她說忠義侯府老夫人高燒不退,她一早回來是侍疾的,這會兒卻問誰病了?

小廝望著大夫人道,「是老夫人和幾位姑娘病著了,是被安定侯府氣病的。」

大夫人眉頭緊鎖。

她要跟送太醫出來的丫鬟說話,可是丫鬟輕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那趾高氣揚的樣子,叫大夫人恨不得叫人把那丫鬟拖下去打個七八十大板才好。

大夫人沒輒,給丫鬟碧春使眼色。

碧春就拿了銀子塞給小廝,問道,「兩位小哥,可知道老夫人好端端的怎麼就生安定侯府的氣了?」

兩小廝收了五兩銀子,態度就好多了,正要說話呢。

侯府小廝趕到了,騎在馬上,來不及翻身下來就道,「大夫人,方媽媽讓你回府。」

大夫人心底一沉,忙問道,「可是三少爺出了什麼事?」

在大夫人心裡,除了陽哥兒,侯府沒什麼大事,需要方媽媽這麼著急找她的。

小廝搖頭,「方媽媽沒說。」

沒說?

那就不是陽哥兒有事了。

方媽媽要她回去,她是應該回去的,只是這會兒她怎麼也不能走了。

忠義侯府老夫人被安定侯府氣病了,簡直莫名其妙啊,她生哪門子的氣啊?

然後,就聽小廝道,「今兒,四姑奶奶回門,送了兩箱子禮給老夫人,四姑奶奶回門后,左相夫人來了,還把趙大姑娘也帶來了,老夫人見了她,很是喜歡,恰好大夫人送來的蜀錦里,花色很適合趙大姑娘,老夫人就把蜀錦送給她了。」

忠義侯府老夫人把蜀錦送給趙大姑娘之後,丫鬟就抱在懷裡。

正聊著天呢,丫鬟就忽然尖叫了起來,「蜀錦里有東西在動」

這一叫,可是讓左相夫人丟了臉。

相府的丫鬟怎麼能這麼不懂事,蜀錦里能有什麼東西在動?

左相夫人呵斥丫鬟,可是忠義侯府的丫鬟也尖叫了,「真的有東西在動」

忠義侯府老夫人就道,「蜀錦里怎麼會有東西在動呢,打開瞧瞧,是什麼東西。」

然後,蜀錦就被打開了。

從蜀錦里掉出來一塊肉……

打開蜀錦的丫鬟,當時就嚇著了,把手裡的蜀錦一扔。

然後趙大姑娘就倒霉了。

那髒東西,掉她裙擺上了。

趙大姑娘當時就嚇暈了過去。

左相夫人氣的嘴皮直哆嗦,帶著趙大姑娘回府了。

忠義侯府幾位太太也是吐的昏天黑地。

聽小廝說著,大夫人臉白如紙。

那兩個大箱子是她送回來的?

這怎麼可能?

她正欲闖進忠義侯府,那邊有馬車賓士過來。

方媽媽趕來了,她掀開車簾,喊道,「大夫人。」

大夫人回頭望著她,方媽媽有一種恨不得想一頭撞死算了。

她忙下了馬車,上了台階,把大夫人拉到一旁。

她才說了幾句話,大夫人的臉就跟被人連扇了十幾巴掌似地了,「此事當真?」

方媽媽紅著眼眶。

她不想承認,可是她不得不認埃

那塊肉,是她哪來嘔心江家的,誰能想到會嘔心到了忠義侯府。

大夫人恨不得掐死方媽媽了,她咬了牙問,「怎麼會出這樣的紕漏,你是怎麼辦事的?」

方媽媽叫委屈,「奴婢辦事,夫人是知道的,這麼大的事,怎麼可能會弄錯,可偏偏就出岔子了,四個箱子沒變,裡面的東西像是被人調換了……。」

大夫人捏緊拳頭,她望著方媽媽道,「這事,知道的人不多,庫房重地,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去,更沒人有膽量敢害我……。」

想到身邊,大夫人差點把一口銀牙咬碎,「定是那個賤人的暗衛乾的好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