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一百五十七章 敲門(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敲門(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方媽媽望著大夫人,其實她也懷疑是鎮南侯府的暗衛做的。

她和大夫人商議事情時,並沒有外人知道,就連碧春這樣的心腹丫鬟都不知道。

也是她親自動的手腳,她確保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可偏偏就出了事。

唯一的解釋就是她和大夫人談話被人聽見了,侯府沒有這等偷聽本事的丫鬟,丫鬟也沒那個膽量。

敢和大夫人為敵的丫鬟,侯府就找不到。

若是那丫鬟是老夫人的,老夫人早發難了,也就不會有這出事了。

只有鎮南侯府的派來守護三姑娘的暗衛

那東西原是要嘔心江家的,江家是三姑娘的外祖家,江老太爺和鎮南侯關係極好。

鎮南侯府的暗衛幫江家出氣,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大夫人幾乎就篤定是衛馳乾的。

可惜,她再篤定也沒用。

沒有證據埃

而且,有證據又如何?

她存心離間江家和安定侯府,這事能被老夫人知道嗎?

今日之苦果,她咽不下,也得咽下。

大夫人雙手攢緊,眸光狠毒,像是一條吐著蛇信子的毒舌一般。

她深呼兩口氣,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生氣。

清韻,她遲早要收拾。

可是,現在這一關,她該怎麼過?

忠義侯府在左相夫人跟前沒了臉,還嘔心了趙大姑娘,這臉面找不回來,她不可能甘心。

大夫人越想越抓狂,要是清韻站在她跟前。這會兒臉估計早花了。

她忍著滿心怒氣,轉身往回走。

她望著兩小廝道,「去稟告老夫人。」

兩小廝不為所動,道,「老夫人有令,不見安定侯府的人。」

大夫人臉色徹底忍不住了,她臉拉的老長。兩小廝見了心底發。

大夫人冷冷的看著兩人。她冷笑一聲道,「今日之事,只是個意外。要不是忠義侯府把大箱子抬回去,我都還不知道,一點誤會,解開了就沒事了。要是忠義侯府和安定侯府就此撕破了臉面,你們擔待的起嗎?」

兩小廝怕了。他們再怎麼樣,也只是個守門小廝,如何跟一個侯夫人比?

小廝望著大夫人道,「我這就去稟告。四姑奶奶先在這裡等著。」

這一等,就是兩刻鐘。

小廝回來道,「行了。四姑奶奶進來吧。」

大夫人朝前走去,她腳步飛快。孫媽媽緊緊跟著。

過了二門,走了沒一會兒,便瞧見一個婦人和一個丫鬟走在前面。

丫鬟聽到腳步聲,回頭看了一眼,道,「太太,四姑奶奶來了。」

那婦人頭也不回道,「怎麼可能,今兒侯府丟了那麼大的臉面,老夫人和大嫂恨死安定侯府了,已經下令不許安定侯府的人登門,又怎麼會允許四姑奶奶再回來?」

丫鬟道,「真的是四姑奶奶,奴婢沒看錯。」

丫鬟說著,大夫人已經走過來了。

她知道那婦人是裝不知道,她喊道,「三嫂?」

那婦人這才回頭,訝然看著她,「真的是你回來了埃」

說著,她頓了頓道,「今兒這事,安定侯府做的忒不地道了,就算安定侯府恢復爵位這事上,侯府沒幫什麼忙,也不該送那些骯髒之物來啊,今兒可是把老夫人氣壞了,尤其是大嫂,她可是儘力哄著左相夫人高興,想她保媒,給大少爺迎娶左相夫人娘家義承侯府陸家姑娘,這麼一鬧,這親事鐵定是成不了了。」

聞言,大夫人臉又是一白,她道,「怎麼沒聽大嫂提過這事?」

王三太太笑道,「事情還未辦成,不好鬧得沸沸揚揚,也就沒告訴你了。」

大夫人暗暗捏拳。

王大太太笑道,「去瞧瞧老夫人吧,這會兒還氣暈在病榻上呢。」

大夫人頭疼,邁步朝前走。

她進了忠義侯府老夫人的屋子,直接進了室。

剛進去,就碰到王老夫人發脾氣。

丫鬟捧了葯碗過來,她一把掀翻,那葯碗砸在了大夫人裙擺上,大夫人還不敢躲開。

她正要說話,王老夫人就冷笑了,「安定侯府慫了兩年,如今才恢復侯爵,又開始趾高氣揚起來了,我忠義侯府還沒什麼事求安定侯府呢,就被人如此糟踐,你還回來做什麼?是想看我有沒有被氣死是不是?」

可憐孫媽媽,她是奉老夫人之命來發泄怒氣的,誰想到是送上門來,被人發泄怒氣,這都叫什麼事埃

大夫人站在一旁,她望著老夫人道,「蜀錦的事,我真不知道,方才忠義侯府送兩箱子禮去安定侯府,箱子一打開,就差點把老夫人氣暈,原先我是來質問忠義侯府的,卻沒想到,那兩大箱子竟是我今兒送來的。」

說著,她聲音哽咽,帶了委屈道,「這些天,侯府恢復了爵位,不少大臣送了賀禮來,蜀錦我原是想留著給清柔做衣裳的,只是那花色婉婷穿更合適,我也沒仔細看,就一併送了來,誰想到裡面,裡面竟然……。」

實在是太嘔心了,大夫人都說不出口。

孫媽媽站在一旁,她眉頭皺緊,望著大夫人的眼神,有些肅然。

侯府恢復爵位,侯府並沒有收幾位大臣的禮,就連侯府的匾額都還沒換,就等侯爺回來,讓他親自掛上去。

而且,那幾位大人送的禮,禮單都過了她的手,並沒有蜀錦。

孫媽媽確定大夫人是在撒謊,可偏偏還不能戳破。

大夫人的解釋,老夫人的臉色並沒有好轉多少,依舊鐵青。

但是,心底算是認同了大夫人的話。

安定侯府雖然恢復了侯爵,靠上了鎮南侯府。

可是鎮南侯府做不了大夫人的靠山。人家是江家的靠山

清韻的親娘已經死了,她只有一個嫡親的姐姐,嫁給了定國公府大少爺。

她一旦出嫁,要說安定侯府還有什麼叫她牽挂的,估計只有安定侯了。

老夫人和大夫人為了侯府被貶一事,對她冷眼相待,稍微有點血性的。都會報復。可能會幫安定侯府嗎?

大夫人母子三人能依靠的只有忠義侯府。

這麼多年,她對自己奉承有加,不就是想忠義侯府給她做靠山嗎?

借她幾個膽子。她也不敢那麼對自己。

大夫人說著,一眨不眨的看著忠義侯府老夫人。

雖然她臉上怒氣未消,但是有了些鬆動。

大夫人略鬆了一口氣。

她就猜准了,出了蜀錦的事。大箱子里其他東西都沒有碰,就又抬了回去。不然瓷器底下有洞,這樣的紕漏能不被發現?

大夫人想的極好。

可是王老夫人眼神冰冷,道,「你們都出去。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和四姑奶奶說。」

大夫人心跳不止了。

孫媽媽和丫鬟們都退了出去。

王老夫人靠著大迎枕,望著大夫人道,「蜀錦的事。可以說是意外,那瓷瓶底的破洞呢?這麼明顯的紕漏。都發覺不利?別和我耍花腔」

大夫人頭皮發麻,她望著王老夫人,如實回道,「母親,我實話和您說吧,那兩個大箱子,是我準備了給江家送去的,為的是離間江家和安定侯府的情分,可誰想府里下人辦事不利,抬錯了箱子……。」

這樣的解釋,王老夫人才相信。

因為她就是這樣想的,大夫人當家做主,送這樣的東西給江家才合情理,送給她,那覺得是腦子被門夾了。

大夫人紅了眼眶道,「侯府恢復爵位,江家幫了大忙,老夫人對江家那點埋怨早沒了,反倒是忠義侯府,因為沒有幫忙,所以有些微詞,早忘記侯府是因為江家才被貶的事實,我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現在老夫人還不知道,只當是忠義侯府存心氣她,我都不知道回去該怎麼解釋……。」

大夫人要怎麼解釋,王老夫人管不到。

她只望著大夫人道,「今日之事,就算如你所說,是個意外,可攪黃了大少爺的親事,這口氣,忠義侯府咽不下。」

大夫人聽得一怔。

這是打算原諒她了?只是有條件的原諒。

只是,大少爺想迎娶義承侯府姑娘不容易吧?

人家答沒答應都還不知道呢。

不過,現在擺平忠義侯府才是首要之事。

她望著王大夫人道,「母親有話不妨直說。」

泠雪苑,內屋。

清韻還在解那根打了結的綵線。

將最後一個結借口,清韻這才舒喘了一口氣,輕打了個哈欠。

青鶯端了糕點進來道,「姑娘困了,要不要睡一會兒?」

清韻點頭道,「我眯一會兒。」

說著,她把綵線放下,要上床歇息。

剛脫了外衣呢,窗戶吱嘎一聲打開,楚北跳了進來。

清韻衣裳才脫了一半,四目相對。

楚北,「……。」

清韻,「……。」

楚北耳根輕紅,他好像又忘記做一件事了。

清韻麻溜的把衣裳穿上,咬牙道,「進門之前,先敲門,這是最基本的禮貌好不好?」

楚北瞥了清韻,和他談禮貌,她是不是暈了?

他要和她講禮貌,就沒有偷偷跑來見她的事了。

楚北指著門,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來,「真要我去敲門?」

清韻覺得牙有些癢,特別的想咬人。

她努力平復怒氣道,「算我倒霉。」

楚北點頭,笑道,「我身上的毒還沒清除乾淨,什麼都做不了。」

言外之意,就是清韻多慮了。

清韻臉色一哏,恨不得將楚北踹死算了。

做不了,就能肆無忌憚的看了嗎?

清韻剜了他道,「找我有事?」

楚北點頭,「我是來求葯的,逸郡王為了我挨了三十大板,疼的厲害,他要我尋最好的葯,讓他儘快恢復。」

葯,還是最好的,除了皇宮的貢品,只有清韻有了。

指不定貢品還沒有清韻自己調製的好,所以直接就來了。

ps:onno哈哈~求月票~~~~~未完待續。